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五十五、救场达人

作品:《 你的距离

       救场这个事分两种结局,一种是事了拂衣千里无痕型,还有一种可以称之为——



       尬救。



       庭霜现在就属于后者。



       尬救的特点是,救不救得成场完全不取决于救场者的行动,而取决于在场的其他人给不给面子。



       柏仲衍喝了一口水,说:“好,好,喝水。”



       苏屏也喝了一口水,说:“嗯,嗯,喝水。”



       喝水的同时,他们复杂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柏昌意。



       柏昌意尽量维持着严肃的表情,说:“Ting,这么叫不太合适。”



       庭霜赶紧跟随柏昌意递过来的台阶往下走:“是……不太合适,我以后不这么叫了,我还是叫叔叔阿姨。”



       “柏昌意你少吓唬小孩。”苏屏瞪了一眼柏昌意,对庭霜和蔼道,“庭庭,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不用管他。”



       庭霜连忙应道:“嗯……”

m.quanzhifashi.com

       苏屏满意地点点头,问:“庭庭,你和昌意是怎么认识的?”



       柏昌意以前和人交往,苏屏从来不问这个问题,但是这一次情况太特殊,儿子同性恋、离婚事小,弄个这么年轻的小男孩不穿衣服关在家里挨打喊爸爸事大。



       这种事你情我愿倒也罢了,要是人家小孩心里委屈,那可不行。



       在苏屏的记忆里,她儿子跟其他人交往的时候完全不是现在这样。柏昌意对待伴侣一向很绅士,体贴有礼,哪像现在,板着个脸,把人家小孩吓得战战兢兢的。



       “我们是……”庭霜拿不准该不该说他是柏昌意的学生,但他又不想骗苏屏,毕竟往后还有那么多日子,这些事柏昌意的家人迟早是要知道的,“我们是在社交网络上认识的……”



       网络?



       苏屏第一时间联想到的是她最近看到的暗网人口买卖新闻。



       这孩子该不会是她儿子买回来的吧?



       应该不至于。



       苏屏正要再说什么,只听见“咕噜”一声,响彻客厅。



       声源是庭霜的肚子。



       他有点脸红:“不好意思……”



       一早上惊心动魄,直到现在他都还没吃上早饭。



       苏屏不能再忍:“柏昌意,你连饭都不给他吃?”



       柏昌意心说:这不是你们来了么?您儿子也没吃。



       “没有没有,我做了早饭,等昌意回来一起吃。要不然……”庭霜看看苏屏,又看看柏仲衍,Mama和Papa这两个称呼真的再叫不出口第二次,“阿姨叔叔,还有昌意,咱们四个人一起去吃点?”



       “昌意,你不是买了蛋糕回来么?去厨房把蛋糕切一下。”苏屏把柏昌意支走,拉着庭霜一起去餐厅,“庭庭,现在昌意不在,你告诉阿姨,昌意平时到底对你好不好?有没有欺负你?你不要怕,要是他欺负你了,你就跟阿姨说。”



       庭霜还从没有跟长辈聊过这些。



       他爸一向就听不了“男朋友”这三个字,虽然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松动了一些,但也远没有到可以聊具体感情生活的地步;他妈又有了新家庭,过得也很幸福,所以他从来不上门去打扰,在国外的时候给她打个视频电话、在国内的时候一起出去吃个饭,他也永远都是报喜不报忧,怕她担心。



       他没想才第一次见面的苏屏会问柏昌意对他好不好。



       本来面对苏屏和柏仲衍还很紧张,但现在,他一边想着他和柏昌意的日常生活,一边如实说来,说着说着,也就不紧张了。



       “他对我特别好……”庭霜抿了一下唇,脸上的笑容带着点羞涩,眼睛里有夏日的太阳从树叶缝隙中落下来的光,“周一到周五我都要去学校上课,他不管去不去学校,只要没出差,都会接送我……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会早点出门,两个人骑车去学校。晚上只要他在家,我们就会一起吃饭。其实平时一般都是他做饭,他做饭特别好吃,我就不太会做……周六我去咖啡馆打工,他会在能看到我的地方看书……周日要是他有时间,我们就带Vico出去玩。有一次在树林里,Vico看见一根很长的树枝,想把树枝叼回来给我们,但那根树枝太长了,他跑回来的时候被卡在两棵树中间过不来,然后我和柏……昌意就一起过去救他……嗯。”



       说到这里,庭霜渐渐声音变小,然后有点难为情地停了下来。



       苏屏和柏仲衍都笑眯眯地看着他,眼神非常慈祥。



       庭霜低下头,掩饰性地拿起咖啡壶,太丢脸了,他居然没忍住在柏老板爸妈面前秀恩爱,讲他和柏老板之间的小故事。



       这时候,他忽然发现,其实他一直都很想跟人说柏昌意有多好,只是没有合适的人可以讲。



       “怎么了?”端着蛋糕过来的柏昌意摸了一下庭霜的头,“拿着咖啡壶干什么?”



       “噢……我准备倒咖啡,四个人,少了两个杯子,我去柜子里拿两个出来……”庭霜放下咖啡壶,起身走向柜子。



       不好。



       刚走了两步,他忽然想起来,口枷和兔装现在就躺在那个放各类杯子的柜子里。



       这柜门要是一开……



       那就真是要给两位长辈打开一个新世界了。



       “怎么了?是这个柜子吗?”苏屏正好坐在那个柜子旁边,看庭霜为难,就自己动手了,“我来拿吧。”



       庭霜大惊失色:“等等——”



       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



       连无所不能的柏昌意都回天乏术,他最后进的餐厅,坐在最外侧,离柜子太远。



       庭霜咽了一口唾沫。



       柏昌意扶了一下眼镜。



       柏仲衍的注意力跟随其他人的目光也转向了柜子,但他的视线被苏屏挡住了,看不到柜子里的东西。



       苏屏的目光落在口枷上。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



       但口枷旁边的东西她认识,兔耳朵,兔尾巴,蝴蝶结,吊带袜。



       餐厅里陷入了一片死寂。



       庭霜觉得自己也接近于死亡了。



       就在他以为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从此以后再也无颜面对柏昌意的父母时,柏昌意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到柜子边,看了一眼柜子里的东西,淡淡说:“Ting,你怎么又乱放东西?”



       乱放东西?



       庭霜还没反应过来要怎么接话,柏昌意就像拿一叠教学资料那样坦然地把那身兔装和口枷拿了出来,并用教育小孩的口吻对庭霜说:“你不是说等你考完八月初的考试,就要去汉堡参加LGBT骄傲游行吗?游行穿戴的衣服和头饰随手乱放,到时候怎么找得到?”



       庭霜:?



       操。



       这也可以?



       还头饰?



       牛逼。



       柏老板真他妈牛逼。



       柏昌意看了庭霜一眼,提醒道:“还不去把东西收好?”



       庭霜收到柏昌意的眼色,接过兔装和口枷,认错姿态良好:“嗯……我马上收好。我以后一定不乱放东西了。”



       柏昌意点点头,看着庭霜出去,才跟苏屏和柏仲衍解释道,“是这样的,这是Ting给游行准备的服饰。今年德国各地的LGBT骄傲游行从六月底持续到八月初,八月初之前他都要准备考试,我没同意他去。他拿着衣服跟我闹过两次,说准备了很久,他们同学都要去,他也一定要去。我看汉堡那场游行的最后一天正好在他考完试之后,就同意了。小孩么,想去就让他去吧,稍微穿得出格点也没什么,何况还是跟同学一起,你们平时在柏林也知道,年年夏天这个时候都有游行,街上穿什么的都有。妈,刚才没吓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