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七十、成长2

作品:《 你的距离

       “阿姨,您说话我听不太懂。”庭霜拿出手机,“这是我爸给我发的最近一条消息,他还等着跟我视频。我一个人在外面读书,把我爸托付给您,以为您能照顾好他,没想到……算了,一家人,一家人没什么过不去的,您也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是谁造的孽……家我就不回去了,饭也不吃了。我爸都这样了,亏您还吃得下……”



       他说完,没等翁韵宜说话,又看向他爸的好友严立谦:“严伯伯,谢谢您来看我爸。我还记得小时候我爸跟我说,您跟他,还有我妈,你们这些长辈怎么一起创业……我们这代人真是羡慕你们那个时代啊,遍地机会,人也勤奋,最关键是纯良,人和人之间能相互信任,我们这代人再想做出那种成绩,难了……您肯定忘不了那时候,光辉岁月……突然想起来,我小时候您还抱过我呢,您记得吗?”



       严立谦点头,眼角的笑纹漫开来:“一晃这么多年了。小霜毕业了吗?毕业了进公司,研发部很多你这样的年轻小孩。”



       “快毕业了,现在正好放假,加上我爸现在这样,我也放不下心回去读书。”庭霜想了想,“我在考虑,要不然我休一学期假,进公司实习半年,顺便也能常来看我爸,等他好了,还能陪陪他……噢对了。”



       他跟严立谦介绍柏昌意:“看我,见到您太高兴,我都忘了介绍重要人物了。柏教授,跟RoboRun合作了好几个项目,RoboRun欧洲伙伴中的半壁江山,您不负责那边的业务,但是肯定也知道。这次他来,一是来看我爸,二也是带着新项目来的。”



       严立谦的目光立马不同了,伸手去跟柏昌意握手。



       双方寒暄一阵,留了联系方式,庭霜和柏昌意离开医院,庭霜自己叫的出租车,没有让司机送。祝文嘉跟出来,欲言又止:“哥,我……”



       “你知道的,我性格差,讲话难听。”庭霜笑了笑,“你回去陪阿姨吧,我想跟你嫂子单独待着。”



       “……哥,你以后真的都不回家吃饭了?”祝文嘉夹在中间实在不好受。



       “你想什么呢?”庭霜拍了一下祝文嘉的后背,“等爸好了,咱们肯定得一起吃饭。”



       祝文嘉这才好过了一些:“那就快了,说不定下个礼拜爸就好了。”

m.quanzhifashi.com

       “我觉得也是。”庭霜笑说。



       上了出租车,庭霜脸上的笑才彻底淡下来。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和没吃没睡的消耗感一下子袭上来,身心俱疲。



       他也管不了出租车司机会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们了,就像平时在家里一样靠在了柏昌意肩头。



       大概是因为刚才在医院里精神太紧绷,现在他头闷闷的痛,可就是睡不着。



       “……柏昌意,我是不是挺坏的?”他低声说,“会不会太心机了?我都觉得自己阴险。”



       坏倒没有,只是有点过于可爱。



       “还好。”柏昌意的声音也很低,“气人高手。”



       “……是。”庭霜承认,“这方面我是行家。”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他刚才应该克制一下的,气人不过是出一口气,爽一下,起不到什么实际作用。



       “我还有一个疑问。”柏昌意语带一丝隐约笑意,“我带来的新项目是什么?”



       “新项目你赶紧想。”庭霜也有点想笑,可没有笑出来,“尽快想一个出来,不然我就露馅了。”



       “你就喜欢抓免费劳动力。”柏昌意说。



       “我不喜欢免费劳动力。”庭霜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司机,用气声在柏昌意耳边说,“我喜欢你。”



       “我知道。”柏昌意勾唇。



       “不过……”庭霜顿了一下,语气认真起来,“剩下的事,都让我自己来处理,行么。你……你看着我就行。我想自己来,我不想你掺和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里。可能我在你面前的时候,什么都不用想,所以看起来挺傻,但其实没有你的时候……我还是得自己想挺多事。”



       “我感觉得到。”柏昌意说。



       如果庭霜真的从小无忧无虑地长大,什么也不用想,那他也不会有那么多恐惧,那么缺乏安全感。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柏昌意的声音越来越轻,不知不觉庭霜就靠在他肩上睡着了。



       柏昌意低头看着庭霜的睡颜,好像一天之间,小孩就长大了。



       柏昌意原本只休了一周假,因为陪庭霜回国,他把所有不能远距离完成的工作全部推迟了两周,可以远距离完成的工作则提前到了接下来的两周,这样不会太耽误工作。



       到酒店以后,庭霜倒头睡到晚上十点才醒,醒来冲个澡,说要出去吃宵夜。他没那么多时间去难过,或者胡思乱想。他需要打起精神,需要食物,需要弄清楚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你吃过路边摊吗?”下电梯的时候庭霜问柏昌意。



       柏昌意想了一下:“圣诞市场那种算么。”



       “唔……也算吧,不过比国内的差远了。”庭霜趿拉着人字拖往前走,东张西望找东西吃,柏昌意落后他半步,看着他,怕他不留心脚下。



       “前面有个小区,旁边应该挺多吃的。”庭霜说,“再往前是高新科技园,公司总部就在那里。”他指了一下远处,“你能看到那栋高楼上的牌子么?”



       “嗯。”柏昌意看见牌子上亮着的蓝色的字:RoboRun。



       “哎那儿有卖铁板鱿鱼的。”庭霜过去买了十串,让柏昌意拿着九串,自己负责吃,吃完一串再去柏昌意手里拿下一串。



       “那边还有羊肉串。”鱿鱼还没吃完,他又去买了二十串羊肉串。



       “欸,手抓饼。”



       “你再帮我买碗麻辣烫。”



       他就这么边走边吃了一路。



       走到街尾的时候,他忽然脚步一顿,把手上咬了半口的鱼丸递给柏昌意。



       “不吃了?”柏昌意把剩下的那半鱼丸吃了。



       “……RoboRun的员工。”庭霜说。



       柏昌意顺着庭霜的视线看去,两个穿着工作服戴着胸牌的年轻人正在奶茶店门口买奶茶。



       “咱们去买两杯奶茶。”庭霜说。



       这个点奶茶店没人排队,他和柏昌意就站在那两个RoboRun员工后面。庭霜看见他们胸牌上的“研发部”三个字,又看他们点了二十多杯奶茶,就随口说:“哟,加班啊。买这么多杯,怎么不点外卖?”



       “这家没外卖,正好也下楼休息会儿。”其中一个员工转头对庭霜说,“不好意思啊,二十六杯,你们得等会儿了。要不然让他们先给你们做吧?”



       庭霜连忙说:“不用不用,我们不急。”



       他还等着偷听人聊天,万不能先走。



       那人对庭霜笑了一下,又转过头去跟他同事继续说话:“FND那个芯片已经连着报废好多个了,这么短时间弄得出来么?”



       “我怎么知道?非要下周一之前弄出来……哎你听说了么,这么赶好像是因为下周一他们股东临时开会。”



       “临时开会?我感觉咱们大老板平时不是这个作风啊……”



       “那我就不清楚了。说起来,FND那个……”



       庭霜边听边吃东西,这样就不会显得太像在偷听。等那两个员工拎着奶茶走远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



       “你知道FND是什么吗?”他吸了一口奶茶,问柏昌意。



       柏昌意说:“不知道,可能是某种产品的型号。”



       庭霜走了几步,靠在一根路灯柱子上:“股东临时开会……”



       他掏出手机,翻到严立谦的手机号码,看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不发消息问情况。



       在这个关头,谁都算不上可靠,除了……



       “如果你是我,你现在会干什么?”庭霜看向柏昌意。



       柏昌意思考两秒,说:“如果我是你,那我今晚就查一下RoboRun的高层组成,再看一下中国的《公司法》。周末的时候,逼迫我的男朋友写项目计划书,并用恰当的方式慰劳他。然后周一带着他大摇大摆进公司谈新项目。”



       庭霜不敢置信:“你真是……”



       柏昌意:“阴险?”



       庭霜喝完最后一口奶茶,捏扁了纸杯,扬手远远一投。



       正中垃圾桶。



       “不,性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