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七十九、选择

作品:《 你的距离

       交代案情很快,庭霜早已写好陈述,相关的文件也一应准备俱全,都放在他的文件袋里,连同证据一起上交。至于后续的法律程序,就全部交给律师代劳。



       庭霜从公安局出来的时候,灰色的天空顶端裂开了一丝缝隙,阳光从缝隙中透下来,打在他肩头。



       “啊,放晴了。”他伸了个懒腰,从口袋里摸出方才跟警察讨的一根烟。



       当时警察笑他说,都是犯了事被抓进来的,交代案情的时候才扛不住压力要找烟抽,你一个报案的,讨烟干嘛?



       把人送进牢里压力也挺大的,他说完,闻了闻烟,继续讲案情,一直到最后也没把烟点燃。



       现在,他站在公安局门口,问过路的人借了个火,点燃了那根烟,慢慢地抽完,然后给祝文嘉发了一条消息:答应你的事我没做到,给你妈请个好律师吧。



       消息发出去,他关闭手机,将烟头按熄,叫了辆车,先去了一趟珠宝行,再去医院看他爸。



       他本以为今天下午只会有他一个人来探视,没想到三点差几分的时候,祝文嘉来了。



       两人隔着十来步远,相顾无言。偶有医生或护士从他们中间经过,使他们在彼此视线中消失,然后又突兀地出现。



       庭霜率先收回了目光,看向另一边。



       祝文嘉在原地站了几秒,走过来,说:“我打电话问过我妈怎么回事了。”

m.quanzhifashi.com

       庭霜说:“嗯。”



       祝文嘉顿了一下,说:“可能要判刑。”



       庭霜说:“我知道。”



       “你知道?”祝文嘉一拳打在庭霜脸上。



       你他妈知道还报案?



       下一秒,庭霜回了一拳到祝文嘉脸上:“你不知道?”



       你他妈不知道那根本就是个该判刑的事?



       “干什么呢?这里是医院。”护士快步走过来,“你们是来探视的还是来打架的?”



       “他欠揍。”庭霜说。



       “你他妈才欠揍。”祝文嘉捂着脸说。



       “要打出去打。”护士说。



       “没事,打完了。”庭霜冷着脸跟祝文嘉确认,“是吧?”



       祝文嘉不情不愿地说:“……嗯。”



       各挨一拳以后,好像两人积在心里的东西都少了点。



       护士看了一下时间,说:“可以进去探视了。”



       庭霜和祝文嘉都没动。



       “这两天的事,进去以后讲不讲,讲多少,先说好了再进去。”庭霜怕说得太具体刺激到祝敖。



       祝文嘉语气嘲讽:“你还怕我进去跟老头子告状吗?反正他眼睛里只有你。”



       “所以你把他的遗嘱,还有我的奖状一起扔碎纸机里了?”庭霜的声音一点波澜都没有。



       “如果保险柜里有哪怕一个关于我的东西,那我也让你随便扔。”祝文嘉想起那个以庭霜生日为密码的保险柜,那里面放着庭霜小时候的照片、写着将名下所有财产全部交由庭霜继承的遗嘱、庭霜高中时获得的一张足球比赛第二名的奖状……



       好像他爸只有庭霜一个儿子。



       其实他知道把遗嘱丢进碎纸机没有任何好处,那是一式多份的遗嘱,律师事务所、银行保险柜都有备份,何况他爸现在都已经醒了,根本用不到遗嘱。他也知道把庭霜高中的奖状丢进碎纸机更没有好处,但他就是忍不住。



       “我不进去了。”祝文嘉说,“你自己进去吧。”



       庭霜沉默了一下,说:“那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不知道。”祝文嘉想了想,说,“不来这里,不知道还能去哪儿。”



       他是真的没地方可去,在国外混了几年,乍一回来身边没一个真朋友,他妈那边他既见不着人又忙不上忙。



       庭霜在病房里陪了祝敖近一个小时,出来的时候祝文嘉还站在走廊上。



       “他怎么样?”祝文嘉说。



       “他?”庭霜说,“你说谁?”



       “你知道我在说谁。”祝文嘉声音低了点,“爸。”



       “清醒的时间长了点,从我进去到走他都没睡着。”庭霜往外面走,“过两天应该能转普通病房了。这两天的事我都没跟他说,我跟他说什么事也没出,让他放心。”



       祝文嘉跟在庭霜身后,不吭声。



       两人走了一段,又向上次那样走到了行道树的两侧,庭霜说:“刚在病房里,我问爸,为什么保险柜里没有你的东西。”



       祝文嘉默默地走了十几米,才咧开嘴嗤笑了一声,说:“因为你牛逼呗。你像他。我不像他,我就是个只会败家的废物。”



       庭霜也像祝文嘉刚才那样,默默地走了十几米,才说:“如果我告诉你,书桌下面的另一侧还有一个柜子,柜子里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保险柜,密码是你生日,你会后悔么。”



       祝文嘉僵在了原地。



       啪。



       雨后的树叶上还有积水,一大滴水突然落下来,砸在他脸上,响亮如耳光。



       “这两个保险柜的密码,你妈都不知道。”庭霜余光察觉到祝文嘉不动了,却没有停下脚步等待。



       如果你早知道还有一个属于你的保险柜,你的选择会不一样么。



       庭霜想这么问,但是他没有问。他只背对着祝文嘉说:“去打开看看吧。”



       祝文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



       他飞奔进书房,找到另一个放着保险柜的柜子,打开,像上次庭霜教他的那样,按照他的生日去转保险柜的密码转盘。



       转动把手,密码对了,门开了。



       和庭霜那个保险柜一样,这个保险柜里也有一些文件,几个信封。祝文嘉打开一个厚信封,发现里面全是他的照片,而且大概因为他从小拍照就多的缘故,他的照片比庭霜那边的照片多得多。



       他再去看那些文件,发现大多都是他爸以他的名字购置的资产,好像他爸也知道他烂泥扶不上墙,没人管就得饿死,留公司给他估计也得赔光,不如留点钱让他去作。



       一阵剧烈的后悔袭上来。



       他想起昨天,他挂断庭霜的视频后,看到保险柜里的那些东西,惊觉这个家里会全心全意为他考虑的只有翁韵宜,唯一不用讨好也会无条件对他好的只有翁韵宜。他便给她打电话,说:“妈,我哥要我在我爸的保险柜里拿个盒子给他,盒子里装的好像是爸的印章。盒子旁边还有我爸的遗嘱,遗嘱上的继承人只有我哥一个人。”



       如果早知道其实事实不是他想的那样……



       一切可以重来吗?



       想到这里,他立马拿出手机,给庭霜打电话。



       庭霜没有开机。



       此时他正在商场美妆专柜的镜子前看自己挨了一拳的脸,这么大一块淤青,还怎么回去见人?家里的老头儿看了不得心疼死?



       “请问,你们这儿有那种能遮瑕的东西吗?”他跟柜员指了指自己的脸。



       柜员帮他上了妆,效果还挺不错,他说:“就这个吧。”



       “还需要什么别的吗?”柜员问。



       庭霜想了想,说:“有延缓衰老的产品吗?给三十多岁的美男子用的那种。”



       柜员询问了一番该美男子的具体状况,然后推荐了几种。



       庭霜于是刷卡,拎东西,回酒店。



       “我回来了。”他就像刚下班回家似的,朝房间里喊,“猜猜我给你买了什么?”



       正在书桌前办公的柏昌意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上面有两条今天下午收到的信息。第一条通知他,他的某张卡在某珠宝行有一笔消费,第二条通知他,他的同一张卡在某百货商店的某品牌专柜有一笔消费。



       “咳,猜不到。”柏昌意想笑。



       “一会儿给你看。”庭霜跑过来,迎面跨坐到柏昌意大腿上,接吻。他没有跟柏昌意提起今天发生的任何事,并且,似乎就在他坐在柏昌意大腿上接吻的时候,他切身体会到了从前柏昌意令他觉得惊艳而极致性感的那种不动声色是从何而来。



       “唔……我买了对戒指……”吻完,庭霜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丝绒盒子,“最朴素的那种。”



       柏昌意在收到珠宝行消费信息的时候想过这种可能,但没料到这么突然,他以为庭霜会在顶楼吃晚饭的时候说。



       “倒不是那个意思……那个,那个事儿不能这么草率,对吧……”庭霜组织了一下语言,“就,你看,之后我们得远距离一段时间,你手上不戴个圈儿吧,我就老怕有人来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