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完结章】

作品:《 你的距离

       深夜,庭霜在二楼卧室醒来,光着脚下楼,循着光源去找柏昌意。他依稀记得柏昌意下午叫他吃饭,他起不来,柏昌意便把他抱上楼去睡了。



       他走到书房门口,没打扰,就安安静静地看柏昌意工作,直到柏昌意抬头的时候看到他。



       “醒了。”柏昌意放下工作,起身见庭霜没穿鞋,顺手把人抱起来,往厨房走。



       庭霜被放在料理台上,喝一碗一直煨着的海鲜汤暖胃,顺便等柏昌意给他热饭菜。



       雪停了,窗外积下厚厚一层白,被厨房灯光照亮的雪地上可以看见Vico留下的一串脚印。



       庭霜想起他们的第一次约会,还有之后的无数次,都像现在这样。但冬天的感觉格外不一样。冬天让人倍觉温暖。



       喝完汤,庭霜一颗一颗地吃汤里的蛤蜊,挑出肉,把壳远远地往垃圾桶里一扔。



       “还有三个多月下个学期才开学。”他边吃边讲他考虑了几个月的事,断断续续、有一句没一句地,很随意,“这段时间,我打算像你以前那样……自己开车去不同的地方去看看,去跟不同的人聊聊……我之前也跟你说过这个想法。我觉得我应该有这样的经历。”



       要不然,他不知道他的那栋楼应该建在哪个地方。



       他不急于把那栋楼建在某个已知的、确定的地方,也不急于在某个年龄开始建那栋楼。他只是想离开既定的轨道,四处走走,停下来喘一口气,捡两块砖头。



       他是在陪柏昌意过完圣诞和新年之后出发的。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他租了一辆普通的吉普车,加满油,带上从冬季到夏季的衣服,然后去理发店剃了一个比光头长那么一点的发型,说是方便。



       “是不是有点像少年犯?”庭霜照着镜子,摸自己的一头青茬。



       柏昌意揽过他的腰,低头吻下去:“告诉我你被关在哪座监狱。”



       庭霜回吻,开玩笑说:“怎么,你要去劫狱?”



       柏昌意低笑说:“我去做典狱长。”



       庭霜咬柏昌意的下巴,说:“你就这么想把我关起来?”



       柏昌意心里叹了口气,能关起来就好了。



       小孩么,总得放他出去野。



       临出门前,Vico扑到拎着行李箱的庭霜身上,蹭个不停,庭霜摸着他儿子的头说:“好儿子,爸爸现在看起来确实是有点像净身出户……但其实只是出去三个月不到,你在家好好看家,防火防盗防漂亮叔叔。”



       说完,庭霜把行李放到后备箱,上了车。



       柏昌意站在车外,庭霜打开车窗,在新年的第一场雪里跟柏昌意隔着车窗接吻。



       雪很大,吻完的时候,柏昌意的头上已经落了不少雪。



       “我能想象你满头白发的样子了。”庭霜拂去那些雪,说。



       柏昌意说:“不要在临别的时候说这种话吓我。”



       庭霜笑起来,笑完又很认真地说:“我会很快回来。”



       柏昌意点头,眼里都是温柔笑意:“嗯。”



       庭霜继续说:“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给你写信或者明信片。”



       柏昌意:“嗯。”



       庭霜:“我会经常给你打电话。”



       柏昌意:“好。”



       庭霜:“我会一直很想你。”



       柏昌意:“嗯。”



       庭霜发动车:“我准备走了。”



       柏昌意说:“注意安全。”



       庭霜看了几秒道路前方,突然推门下车,紧紧拥住柏昌意,说:“……谢谢。”



       柏昌意撸了两下庭霜那头扎手的刺毛,说:“谢什么?谢我还没见上你几天就肯放你出去疯玩三个月?”



       “嗯……也不完全是这个。”庭霜不知道该怎么说。



       柏昌意笑说:“我懂,去吧。”



       庭霜点点头,亲一口柏昌意,钻进车里。



       柏昌意站在原地,看着雪地上的车辙渐渐伸长。



       院门没关,Vico跑出来,蹭柏昌意的腿,又朝车开走的方向叫了两声。



       柏昌意摸了摸Vico的头,说:“进去吧,空巢儿童。”跟我这个空巢老人一起。



       一月七号,柏昌意回学校上班,上班后没几天他就收到了庭霜的第一封信,邮票和邮戳都还是德国的。



       傍晚,柏昌意坐在壁炉边,用裁纸刀拆开信封,取出信来读。Vico也凑过来,用鼻子碰那页信纸。炉火明明暗暗,映得纸上的字摇摇曳曳——



       亲爱的柏老板,



       我到阿尔卑斯山脚下了。



       我住在山下的农场里,在这里能远远看见勃朗峰的雪顶。



       现在是晚上,我在炉火边给你写信,壁炉里的柴是我自己劈的,我脚边有一只——这段你不要给Vico看,以免他认为我在外面有私生子——我脚边有一只刚满一岁的牧羊犬。



       昨天我熟悉了一下农场的环境,今天跟人一起放了一天羊,休息的时候我躺在草地上,有只很大的山雀竟然飞过来踩我的脸,我跟它搏斗一番,最终败北。



       离开城市的感觉很奇妙。



       在人多的地方我觉得我像个必须跟周围都配合得上的零部件,跑到没什么人的地方反而觉得自己更像个人。



       今天白天,我看着羊群,想人跟它们的区别。



       没想出来。



       羊身上有股怪味。



       山里的星星很亮,很多,就像我们那次开车出去在山里看到的一样。



       庭



       信纸的背面还有一幅用钢笔随手画的速写,寥寥几笔勾勒出壮阔连绵的雪山,还有一些星星点点的,不知是天上繁星还是人间灯火。



       柏昌意将信读了三四遍,方收进信封里。



       约半个月后,他又收到一箱子熏香肠,箱子里附了纸条,庭霜的笔迹,说是他在农场里学做的香肠,让柏昌意吃。



       在整个一月,柏昌意收到了十封信。庭霜几乎保持着每两天就写一封信的频率,跟柏昌意讲些琐事。



       他去挤奶,挤了半天才发现那是只公羊,而且,他挤的也不是能出奶的地方……之后他洗了半个小时手。



       他去登山,遇到暴风雪,和同伴被困在山上一夜,大家围在一块巨石后,强撑着精神讲话,等待希望。



       清晨,暴风雪停了,他们看见声势浩大的鹿群从巨石的另一侧经过,鹿群如山脉,鹿角如山巅巨木的枝。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和静止的雪山融为一体。



       收到这封讲暴风雪的信后,柏昌意虽然知道庭霜早已平安下山,可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把人训了一顿。



       接那个电话时庭霜正在从奥地利穿越阿尔卑斯山脉去意大利,公路两侧雪山高耸,云在山腰,他老老实实听完训,打开车窗,让柏昌意跟他一起听窗外呼啸的风声。



       “柏昌意,你以前是不是也这样一个人开车穿越阿尔卑斯山脉?”他在风中大声问。



       “是。”柏昌意有点无奈地说,“Ting,但那时候我没想过,有人会为我的安全担心。”



       庭霜连忙说:“我绝对不做危险的事了。”



       柏昌意说:“做之前先想想我。”



       庭霜关上车窗,放慢车速,低低“嗯”了一声。



       二月的第一封信,邮戳来自佛罗伦萨。



       柏昌意在早晨出门的时候从信箱里拿到信,到办公室才拆开看——



       宝贝儿,



       我在一个咖啡大师班里学习拉花设计,晚上我在咖啡馆里弹吉他,和人聊天。



       我住的地方就在这个咖啡馆的楼上。我隔壁住了一个研究艺术史的学生,她带我去看了圣若翰洗礼堂门上的浮雕,比较Pisano和Ghiberti的作品有什么不同。



       她自己也画画,想雇我给她做一天人体模特,我拒绝了。



       我觉得我身材没你好。



       我去看了很多美术馆和博物馆,但那些艺术品我都不太记得住,我记住的反而是在佛罗伦萨的街头,一个满身颜料的老太太在石头做的地面上画画,画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的一个局部。



       我早上从那里路过,她在画,傍晚我去河边跑步再经过那里,她还在画,好像快画完了。



       等我跑步回来,地面只有洗刷后的水迹,人群散了,以后可能没人知道这块人人都能用脚踩的地方也有维纳斯诞生过。



       那天晚上我在咖啡馆唱了《开车去北方》,虽然没人听得懂我在唱什么,但我把歌词里的“光阴不可平”改成了“光阴亦可平”。



       我周末想去一趟罗马。



       庭



       果然下一张明信片就是从罗马寄来的了。



       庭霜知道他看过的这些东西柏昌意都看过,但他还是想再跟柏昌意讲一遍。



       三月底,希腊。



       经过一个月,庭霜对于这里的鱼市已经有了了解,他在三月的信里画了各种鱼类和蚌类。



       他还花了两周去爱琴海观察海龟。



       他的头发长回了出发前的长度,皮肤被海风和阳光浸成了蜜色。



       他准备返程回德国的那天,附近的海岸边正好搁浅了一头鲸。他为了去看那头鲸,耽搁了行程。他的计划本来是开两天车,周日到家,然后第二天周一,他正好跟柏昌意一起去上这个学期的Robotik第一节课。



       但是为了看那头鲸,他可能面临和一年前一模一样的那个问题——



       第一节课就缺席。



       他想改飞机,偏偏没有合适的航班,只能开车赶回去。



       周日上午柏昌意给他电话,问他到哪里了,他说快到了。下午柏昌意没等到人,又打了个电话,问他怎么还没到家,他说就快到了。



       到了晚上,还是没见到人,柏昌意沉着声音问他到底到哪里了。



       他看了一眼导航地图,说:“宝贝儿,你先别生气。我真的快到家了。”



       柏昌意说:“你先告诉我,你在哪。”



       庭霜只好如实说:“我到匈牙利境内了。”



       柏昌意:“……”



       庭霜:“亲爱的……我们可以明早学校见。”



       柏昌意:“你打算连续开一整夜车?”



       “我今天白天在车上睡了好几个小时,不会困的。”庭霜小声转移话题,“你不知道近距离见到一头鲸有多震撼……后来我看着他们把它送回海里了。”



       柏昌意一口气上不来,想说你以后再也别想这么一个人跑出去,但到底还是把这话压了下来,只说:“你给我开慢点。”



       庭霜在黑夜中开车,偶尔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开。



       直到朝阳从他的身后追上他。



       他在八点十分的时候把车停到了学校门口,下车便朝S17教室跑去。



       跑到教室门口的时候走廊上一片寂静,他看一眼手表,刚过8:15。



       他连忙推门进去。



       刚进教室的柏昌意扫了一眼教室里的学生,发现庭霜不在,下一秒,教室门忽然被推开,撞到了他。



       柏昌意回过头。



       一瞥之间,只见推门的男孩风尘仆仆,眼神清亮,却一点疲色也没有。



       两人的目光只交汇了一秒,庭霜去找座位,柏昌意走向讲台,两人擦肩的时候,牵了一下手,只是转瞬,没让任何人察觉,就松开了。



       庭霜坐下来,从口袋里拿出柏昌意给他的那支钢笔,开始听课。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