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9章 带我走

作品:《 飞鸥不下

       舞池里妖男妖女群魔乱舞,音乐震得鼓膜都发疼,天花板上的激光射灯让人眼花缭乱。



       这已经是今晚第三家夜店,如果还蹲不到罗峥云,我也待不下去了,只好放弃先撤。



       “枫哥,我穿成这样那死变态真能看上我?”沈小石抚了抚厚重的眼镜,似乎有些不太适应。



       我看了眼他身上的格纹衬衫和白T恤,回想了下莫秋的穿着,点点头道:“能,肯定能,对你自己有点信心。”我替他调整了下针孔摄像机的镜头位置,“别慌,你猴哥远程都能看到,有危险我们马上赶过去。”



       沈小石咧嘴一笑:“嗯,死变态快要被我打死的时候,你们记得动作快点。”



       连着转了三个场子,喝了三杯果粒橙,我库存有些满了,让沈小石继续等着,起身去了厕所。



       放水时,裤兜里的手机震了震,门外监控车里的易大壮发来了信息,罗峥云终于来了。



       我擦干手迅速出了厕所,夜店共有上下两层,光线昏暗难辨,一时也不知道他人是在哪里。



       挤过摩肩接踵的舞池,我坐回卡座,告诉沈小石罗峥云来了。



       沈小石背脊一下挺直,表情显得十分紧张,姿势也变得扭捏无比。



       我一皱眉:“你冷静一点。”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沈小石小声道:“我突然有点尿急……”



       我闭了闭眼,让他快去快回。



       沈小石走后,我伸展胳膊往后靠去,脖颈后仰着,突然就与二楼的一束视线对上了。



       那视线阴冷又粘腻,像条伺机而动的毒蛇,只是在与我对上的瞬间,生出了温和的笑意。



       他装模作样,我也就装模作样,并不错开视线,丝毫不让地也回了一个假笑。



       最终是他先错开了目光,片刻后,一名高大健壮,穿着西装的外国佬忽然出现在卡座前,将一张纸条递给了我。



       “罗峥云罗先生给你的。”指了指字条,又指了指我,不等我多问什么,他很快反身往二楼走去。



       我打开纸条一看,那上面十分简单明了的写着一个时间,一个地点。



       【1点,后门】



       翻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还差五分钟到一点。操,他能更猴急一点吗?



       等了两分钟,沈小石仍不见踪影,不知道是不是掉茅坑里了。



       心里不断骂脏话,我迅速给易大壮发去短信,告诉他计划有变,我只能亲自上了,让他祝我好运。



       后门巷子尽头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车旁立着一名高大的身影。



       由于距离和背光,直到足够近了,我才确认那个高大的身影正是不久前给我递小纸条的外国人。



       口袋里的手机不断震动着,可能是易大壮的来电,我没有理,探进去悄悄给挂断了。



       来到车前,外国佬拦住我,示意我要搜身。



       “搜身?”我皱了皱眉,佯装不快,“是你们给我递的纸条,不是我自己要来的,你们别搞错了。”



       他并不让步:“为了罗先生的安全,必须搜身。”



       我犹豫着是就此作罢还是继续争取,正对我的后排车窗忽然缓缓降下一道缝,从中泄出温雅嗓音。



       “算了,让他上来吧。”



       保镖闻言错开身位,替我拉开车门。



       罗峥云坐在另一边,手里握着杯暗金的威士忌,冲我遥遥敬了敬。



       我心里暗骂了句死变态,脸上装作雀跃又兴奋的模样,弯身钻进了车里。



       “我一早就注意到你了。”前后排座位间有道不透光的隔板,使之形成一个私密空间,罗峥云从中央储物箱内拎出一瓶威士忌,摇晃着问我,“要吗?”



       我哪里敢喝他递我的东西,摇摇头道:“我酒精过敏。”



       罗峥云轻轻“啊”了声:“那真是可惜了。”



       要不是莫秋的遭遇摆在眼前,眼前这人衣冠楚楚,谈吐非凡,又拥有让许多人艳羡的出色事业,任谁都不会将他与变态强奸犯画上等号。



       或许也正因为这样,他才如此肆无忌惮,根本不怕孽力反噬。



       “我要怎么称呼你?”罗峥云问。



       “陆枫。”



       “风雨交加的风?”



       “枫叶的枫。”



       “好可爱的名字。”他好似对我有无比的好奇,“你看起来很年轻,还在读书吗?”



       我假装不知道他在跟我调情:“没,工作了,在朋友的公司担任评估师。”



       他有些惊讶:“评估师?评估哪方面的?”



       “任何方面的。奢侈品、古董、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主要评估它们值不值钱。”



       他放下酒杯,冰块与玻璃互相碰撞着,发出轻响。



       “那你评估一下我值多少钱?”他凑近我,身体前倾,语气暧昧。



       我盯着他的唇,仿佛受到蛊惑。



       “无价。”



       他一愣,笑着退后,似乎心情颇好。



       “你都不问我要带你去哪儿吗?”



       我也对着他笑,靠进座椅里,不以为意道:“你那么大个大明星,总不见得卖了我。”



       他手肘撑在扶手上,食指弯曲抵着下颚,嗓音低沉道:“那可不一定。”



       他当然不会卖了我,但也没带我到啥好地方。



       车开了许久,进入一扇大门后穿过茂密森林,出现在眼前的是座外表十分富丽堂皇的欧式建筑。



       没招牌,有保镖,直接从地下车库下车,由专属电梯送达指定楼层。这应该就是莫秋所说的高级私人会所了。



       罗峥云的保镖并没有跟着上楼,除了走廊里安安静静不见人影,这地方其实就跟个大型豪华酒店差不多。



       “随便坐。”罗峥云熟练的刷开房卡,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间大到离谱的多功能套房,吧台、桌球、音影设备,还有靠向落地窗的巨大浴缸,这空间再叫十个人来都绰绰有余。



       “楼下有赌场,楼上有无边泳池,要是晚点你感兴趣,我们或许可以一起去玩一玩。”说到“晚点”的时候,他意有所指,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我胃里直泛恶心,装似好奇地打量着四周,问:“这里隔音怎么样?”



       他想了想:“很好,好到……你尽情尖叫也不会有人听到。”



       操,这死变态。



       我离他远远的:“那你……去洗个澡?”



       我也正好布置一下手机方位。



       罗峥云看着我,没有动:“你是第一次吗?”



       我眉心一蹙,条件反射地否认:“当然不是。”



       “那就好,不然我就得慢慢来了。”他靠近我,几乎与我身体相贴,指尖如蜻蜓一般点在我手背上,又滑到我裤袋里。



       “做什么?”我吓出一身冷汗,一把按住他的手。他却只是握住我裤袋里的手机,缓缓将它抽出。



       “做什么?”他似乎对我的反应很惊讶,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我希望我们的手机全程都能待在保险柜里,可以吗?请你谅解,我也有我的顾虑。”



       都到这地方了,摇头就等于前功尽弃。



       我故作犹豫,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可以。”



       罗峥云当着我的面将两部手机都放进了保险箱,但密码却挡住了没给我看。



       果然是千年的狐狸,真是狡猾的没边了。



       然而……我也不差。



       他冲我飞了吻,进到浴室洗漱。我听到里面传出水声,冷笑一声,这才从外套内侧袋中掏出另一部手机。



       沈小石去上厕所时没带手机,我感觉可能用得上,就一起带来了。



       我找了个隐蔽又对着床的角落,将手机支好,打开了录像功能。



       “没想到我有两部手机吧,死变态。”



       我脱掉外套,活动筋骨,为接下来的激战做准备。



       水声渐小,有那么两分钟,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我缓缓靠近,将耳朵贴在门板上。



       “啊!”耳边响起惊呼,接着好像是人体撞到什么的闷响。



       我蹙了蹙眉,将手按到门把上:“罗先生?”



       里面传出一连串呻吟。



       “能进来扶我一下吗?”罗峥云语含痛苦,“我好像……扭到脚了。”



       我暗骂一声“麻烦”,旋开门把,推门进到浴室。



       罗峥云似乎没开排风,浴室内雾气缭绕,让人呼吸都有些微微发窒。



       一眼看去,并不见他身影。



       没来由的我心头一跳,觉得有些不对。正要退出去,眼角余光瞥到一抹黑影从门后猛地窜出,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叫人勒住脖颈,接着颈侧一痛,像是被人扎了一针。



       模糊的镜子上倒映出身后罗峥云兴奋到有些狰狞的面容,我瞬间背脊汗毛倒竖,挣扎着狠狠一肘击中他胸膛。



       罗峥云闷哼一声,手上掉下一枚袖珍注射器,踉跄着退到了门外。



       我捂住脖颈,脚下晃了晃,与此同时身上也迅速产生了一股燥热。



       这操作莫秋可没提到……



       “我一早就注意到你了。”罗峥云敞着浴袍,头发上还在滴水,他轻抚着胸膛上被我砸红的地方,神经质地笑起来,“你的眼睛像匹狼,够野。”



       我努力支撑着意识,问:“你给我打了什么?”



       他用食指与拇指比划了一个微小的距离:“一点点助兴的东西,它能让你乖乖听话。”



       虽然我刚才挣扎时打断了他的注射,但只是一部分的药物也效力强大,发作迅速,我这会儿已经开始呼吸急促了。



       在完全失去意识前,我得离开这里。



       我先发制人,一把抓过洗手台上的玻璃杯便向他砸去。他吃了一惊,连忙闪身躲避,我又一脚踹向他下腹。



       这次他仍然避开了,但还是被我带到点皮肉。



       我不去管他,摇晃着跑向大门。他从后面追上来,粗暴地抓住我的头发,将我倒拖到床上。



       “看来你还挺烈。”他眼里闪过恼怒,一拳砸在我腹部。



       我难受地蜷缩起来,意识倒是因为这波激痛清醒了几分。



       “放开我……救命……”我放松下身体,好似已经放弃抵抗,嘴里不住发出虚弱的求饶。



       “我说过,这里可以让你尽情尖叫。”罗峥云不为所动,缓缓解开了浴袍,“我实在太喜欢看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人在见到我的真面目后,惶恐又不敢置信的表情。太有意思了,你们哭起来实在太有意思了。让人兴致勃勃。”



       他抚上我的脖子,指甲刮擦着针孔的地方,像是要刮下一层肉来。



       “你会杀了我吗?”我无力地侧着头,声音都在发抖。



       “你乖乖的就不会。”罗峥云俯下身,宛如缠住猎物的毒蛇,接下来就要到品尝美味的时候了,“但也说不好我一兴奋起来,就把你玩死了。”



       我一刹那停止颤抖,冷冷看向他:“那我把你打死,应该算正当防卫吧?”



       话音方落,他脸上错愕刚刚浮现,我勾过床头柜上的电话一股脑朝他砸去,对准他的太阳穴,使出浑身力气,丝毫不手软,砸到他额角淌血失去意识为止。



       “我可去你妈的吧!”



       将支离破碎的电话扔到一边,我跳下床抓起电视柜上被我藏起来的手机就往门外跑去。



       砸晕罗峥云那两下已经是我超实力发挥,接下来的每一步,我都越走越飘忽,整个人都像是踩在柔软的棉花上。



       脚下厚实的地毯吸去了所有声音,我无头苍蝇一样在走廊里胡乱晃着,想打电话叫人,奈何按键都是重影。



       “有……有没有人?”随便谁也好,好歹来个人啊。



       转过拐角,就在我怀疑这地方是不是根本没有第三个人时,忽然闷头闷脑撞上迎面走来的一具结实人体,手上握着的手机掉到地毯上,人也失去平衡差一点摔倒下去。



       我下意识攀住那人胳膊,鼻端嗅到一股淡淡的皮革与乌木的香气。



       盛珉鸥也用这种香水……



       熟悉的气息安抚了我的焦躁,身体不断下滑,我不受控制地眼皮耷拉下来。



       “带……带我走……”



       对方揽住我的腰,扶住我的同时,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手机。



       意识的最后,耳边隐隐约约似乎听到我自己的声音。



       【放开我……救命……】



       不同以往,满是哀求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