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1章 surprise

作品:《 飞鸥不下

       头疼欲裂着醒来,屋里满室阳光,我趴伏在床上,手脚已全都恢复自由。



       静止两秒,我一个翻身从床上跃起,顺便抄起一只床头的花瓶灯,去了灯罩。



       环伺周围,没发现有人,我小心翼翼抬脚往外走,开始搜寻房间的各个部分。



       腿间滑过湿凉,我往那处看了眼,脸色更黑。



       这房间无论装饰还是布局都和罗峥云的那间差不多,我应该还在昨天那会所里没有离开。



       呵,前脚刚出狼窝,后脚又进虎穴。这里客人还真不讲究,随便撞到个人都能睡。物以类聚,全是畜生。



       想着想着,我越发咬牙切齿,紧了紧手里的灯,一脚踹开了半掩的浴室门。



       门里干干净净,浴缸里没人,门后也没人。



       我走进查看,浴巾和淋浴都有用过的痕迹,那人还在这里游刃有余的洗了个澡……



       整间屋子除了我再没第二人。知道人肯定一早就走了,我压着怒火将手中“凶器”丢进浴缸里。转身打算离开浴室时,不期然便看见了镜中自己此时的模样。



       我怔了怔,走近细看。

m.quanzhifashi.com

       镜中的我脸色十分苍白,眼底很红,最可怖的是脖颈上的一枚咬痕,又紫又肿,一碰就疼。细看的话,还能看到牙印间一枚针尖大小的注射痕迹。



       他竟然正好咬在了罗峥云给我打针的地方。



       指尖摸着那块地方,转过身体,背后果然有更多的痕迹。



       压下去的怒火又有熊熊燃烧的趋势,我闭了闭眼,拉开一旁淋浴房门,钻进去迅速冲了把澡。



       等清洗完身上乱七八糟的事物,我这才想起一样十分重要但一直被自己遗忘的东西——手机。



       为了那视频我以身饲虎还阴沟里翻船,要是到头来一场空,我能把这地方都给炸了。



       回到卧室一通翻找,最后在枕头下找到了,而且还有电。



       我稍稍松了口气,忙调出昨天拍的视频查看。



       从罗峥云洗澡开始,骗我进浴室那段虽然没拍到,只有声音,但之后他将我拖到床上实施暴力的过程却清清楚楚,全在里面。特别是“但也说不好我一兴奋起来,就把你玩死了”那一段,语气之险恶,令人发指。



       砸晕罗峥云后,我跌跌撞撞拿着手机往外走去,到这里录像并没有关。



       我呼吸一轻,继续往下看。



       “有……有没有人?”



       我凑近屏幕,已经能在转角看到一角衣摆,可还没等拍到那人长相,视频里我已经和对方撞到一起,手机也掉落下去。



       镜头短暂的陷入黑暗。



       “带……带我走……”



       手机被人拾起,摇晃的镜头里,拍到一闪而过的一只脚,穿着黑色德比鞋与深蓝西裤。我还想挖出更多细节,可视频却在这时突兀地结束了。



       对方捡起了手机,同时关闭了录像功能。



       我瞪着视频结束的时间点,以及屏幕里定格的那只脚,恨不得能穿进手机将那人五马分尸。



       心中郁闷无处发泄,我抬起手,有一瞬难以抑制暴力的冲动,想把手机砸了,又在最后一刻及时打住。



       而就像是临危时的自救,那小白机忽然在我手中震颤起来。



       一看屏幕,是易大壮的来电。



       做了几次深呼吸,等彻底冷静下来了,我这才接起电话。



       “喂。”



       易大壮又喜又急的声音瞬间刺透我耳膜:“我操!枫哥,枫哥你还活着!枫哥你在哪儿啊?我找了你一夜,枫哥你没事吧?”



       不知是不是昨晚骂得太凶,我喉咙有些痛,声音也像含着一捧沙。



       “没事,你现在在哪儿?”



       “我昨天跟着你们的车到了‘圣伊甸园高级会所’大门口,但没会员不能进去,就在外面等了一夜。快天亮的时候我实在等不住了,打你手机不接,又不见你出来,一时情急就报了警。”易大壮悲愤不已,“结果对方一听我是报朋友跟着罗峥云进了会所不出来的警,竟然问我是不是喝醉了?还警告我报假警是要坐牢的!”



       我一哂,任谁听了这话都会觉得是在恶作剧吧,毕竟罗峥云的确将自己伪装的很好。



       “行了,你在门口等我十分钟,我马上出来。”



       挂了电话,我一件件拾起地上的衣服穿上。脖子上的伤太明显,未免被易大壮发现,我只能将外套拉链拉到顶,竖起衣领遮掩。



       跟着指示牌下到一楼,我总算是看到了这家会所的大门。



       巨大的水晶吊灯下,各色少见的鲜花绿植摆置在一张倒置圆锥状的大理石台面上。台下铺着浅灰色的石块,散发着淡淡香气的薄雾如流水般从石台边缘倾泻而下,坠进地上的灰石里,场景颇为梦幻。



       如果昨晚我没被那人绑床上乘人之危,今天应该会很有闲情逸致欣赏此番美景。



       可惜没有如果。



       空旷而高挑的大厅尽头,设立着一座不起眼的服务台,只有一名身穿制服的女性员工伫立在那儿。不仔细看很容易以为她是个装饰模特。



       “你好,我想查一下昨晚1344号房是谁订的。”知道了那个王八蛋的名字,我就算再坐十年牢也要上门去把他阉了。



       “对不起,我们无权透漏顾客的姓名。”女员工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笑容得体,嗓音温柔。



       我咬了咬牙,不甘心道:“那我能不能调阅昨晚11楼的监控?我……在走廊里掉了东西。”



       “那您可能先要申请一张搜查令。”对方好似早就看透了一切,态度游刃有余,半步不让。



       嘴够硬的。



       纵然满心愤愤,撬不开对方的嘴,我也只好先行离去。



       走出那座欧式建筑,立马有人开来高尔夫车将我送了出去,白天光线充足,我这才发现这里到处都有安保巡逻,守卫堪称严密。



       大门外的门头上,整齐又低调的排列着一行金色的金属字——圣伊甸园。



       名字倒是挺好听,可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到了大门口,我又打了易大壮的电话,让他将车开过来。



       等到我俩顺利接头,易大壮上上下下仔细打量我,表情纠结又挣扎,几次欲言又止。



       “枫哥,你……”



       我知道他要问什么,我失踪一整晚没消息,他脑海里一定做了许多猜想。



       “闭嘴。”我放下椅背,微侧过身背对着他闭上眼,“什么也不要问。”



       车室里安静下来,我其实也睡不着,只是觉得头疼,想静一静。



       这会儿我可总算是明白莫秋的感受了,的确不好受。但我不想自己死,只想把对方搞死。



       约莫行驶了一个小时,易大壮停下车,小声唤我:“枫哥,到你家了。”



       我睁开眼坐起身,从兜里摸出手机给他。



       “我什么事都没有,你别瞎想。就是昨天被罗峥云偷袭打了一针,今天还有些头疼。”



       易大壮大吃一惊:“打,打针?他给你打什么东西啊,操,咱们这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别给你打坏了!”



       他说着要拉我袖子查看,我好笑地拍开他,实在说不出口罗峥云给我注射的是催忄青药。



       “没事,可能是一种镇定剂,注射了一点就被我打掉了。”昨晚的事,直到我逃出房门在走廊里撞到另外一个人,我都一点不差告知易大壮。但再后面的,经我信口那么一掰,故事走向完全由一个刑事案件,转到了十分正能量的主旋律道路上。



       “有个好心人救了你,把你留在房里睡了一夜?”易大壮惊诧道,“你都没来得及和对方道谢,他挥一挥衣袖,不带一片云彩的就走了?”



       “是。我今早还想问前台要对方联系方式,可惜他们太敬业了……”说到这里,我几乎要维持不住笑脸,嘴角都抽了抽,“不肯给我。”



       易大壮看起来还有些怀疑,但也不敢审问我,轻咳一声,低头看向我手里的手机。



       “这是小石的手机吧?”



       昨夜不过上了个洗手间的功夫,回来后我和手机双双失踪,沈小石茫然了会儿,跑出夜店想找易大壮,结果发现易大壮的车也没了。



       他只好转回店里,问路人借了手机,登录自己的企鹅,给易大壮打了电话。



       而易大壮那会儿已经在路上了,也不可能回去接他,就让他回家睡觉。



       沈小石本是被委以重任,结果莫名其妙的来了,又莫名其妙的走了。



       不过还好不是他……从昨晚维持到今天的愤怒里,我忽然生出一点庆幸来,又因为这点可悲的庆幸,生出更多的荒谬。



       这都什么事啊。



       我揉了揉鼻根:“我自己手机落在了罗峥云那儿,应该是拿不回来了,要再去买一部,顺便……远程销毁下手机里的数据。”



       易大壮看了遍我昨晚拍的视频,边看边骂脏话:“妈呀,这视频一出去能把他锤死,什么垃圾,简直太不是人了!”



       我不予置评,从他手中抽出手机,放回自己兜里,道:“走吧,去买手机。”



       易大壮答应一声,调转车头往附近商场驶去。



       这件事,由莫秋开始,自然也该由莫秋结束。



       用新手机联系了莫秋,与他说事情差不多可以解决了,他慌张地问我怎么解决,我没有多说,只是约了时间去他家细谈。



       进屋前,我特地拉了拉领子,遮住脖子上那枚尚且狰狞的咬痕。



       莫秋看着气色仍旧不好,但手腕上的伤起码没再被他扯烂。



       他为我倒了一杯水,局促地坐在那里,问:“陆枫,你电话里说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的解决,到底要怎么解决?”



       我掏出手机,将视频发送给他。



       沈小石的那支手机我已经还了回去,现在视频原件分别在我和易大壮的手里,我给莫秋发的,是打过码、遮住我脸的修改视频。



       莫秋看到茶几上手机震了震,迟疑地拿起查看,不一会儿,扬声器里传出让我耳熟到都要背下的对话,将罗峥云的银邪歹毒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是……”莫秋瞪大眼,脸色不见好转,反而更白了几分。



       他看向我,不敢置信道:“陆枫,你……你做了什么?”



       视频虽然抹了我的脸,但声音却没有变化,他认出来也不奇怪。



       我故作潇洒地一笑:“钓鱼执法罢了。没事,他什么也没对我做,反而是我把他狠狠揍了一顿,你不用担心。”



       对我做什么的另有其人,我总有一天会把他找出来,让他后悔那天轻率的决定。



       莫秋愣愣看着我:“你……”



       我发现他盯着的地方不对,连忙捂住颈侧。



       看到我的反应,他好似确认了什么,面孔一点点扭曲,不受控制地皱起来,我心觉不好,刚想说点什么活跃气氛,他已经爆出了响亮的嚎哭。



       不同于他之前总是怯弱的、默默的流泪方式,他这次哭得非常大声,眼泪鼻涕流了满脸,跟个伤心到了极致的小孩子一样,已顾不得维持成人的形象。



       “对不起……”他几乎是对着我用嘶吼的方式说出这三个字,“呜呜呜……对不起……我要是更果断一点……你……你就不用这样……都是我的错……我总是连累你……对不起……”



       一大颗一大颗的眼泪砸在手机屏幕上,他用手不断抹去脸上的眼泪,却怎么也抹不干净。



       我心里轻轻叹息一声,安慰他道:“没有,什么也没发生,你别多想。这都是为了下套做的牺牲,只是被咬了一口而已,没什么的……”



       莫秋依然故我的痛哭着,不断向我说着对不起,说着都是他的错。



       我见劝不住他,索性等他发泄完。



       哭了一刻钟左右,他嗓子哑了,眼泪干了,鼻子也通不了气了,这才打着嗝平静下来。



       “把这个发给罗峥云,要他以后不许再靠近你威胁你,不然你就把这个发给媒体,发到网上。”我指尖点着他的手机,嘱咐道,“明白吗?”



       莫秋抿着唇点了点头。



       “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感到内疚。”我起身要走,不太放心,同他再次申明。



       莫秋浑身一震,抬头看向我,冲我露出一抹难看至极地微笑。



       “嗯。”



       我不知道他相没相信,也许是不信的吧,但没关系,从今以后这些就和他彻底没关系了,剩下的都是我自己的事。



       我以为是这样。



       我以为会这样。



       但世事难料,当我隔天正在当铺里为客人鉴定一枚钻戒时,柳悦惊呼一声,念出了电脑上弹出的一则突发新闻。



       “影星罗峥云因涉嫌性侵袭击一名莫姓男子,被警方带走调查?天啊,怎么会这样?罗峥云是gay,还强暴男人?这都什么鬼啊!”



       钻戒失手掉到桌上,我错愕抬起头。



       那个胆小又懦弱的莫秋,那个一直说着自己做不到的莫秋……竟然报了警。



       而更让人没想到的是,24小时后罗峥云便被自己的律师保释出警局。罗峥云全程戴着口罩墨镜,半点不露。他身边的律师则坦然许多,就算被无数长枪短炮对着,都快戳到脸上,步伐依旧从容,英俊的面容也不见丝毫恼怒。



       风度翩翩,高大挺拔,与罗峥云走在一起,体面的好似另一位明星。



       这位律师,便是我那许久不见的养兄,盛珉鸥盛大律师。



       盯着屏幕里的直播画面,我简直想要朝着老天鼓鼓掌,再赞一句:“真是好大的surprise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