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8章 会

作品:《 飞鸥不下

       姚婧当庭释放,盛珉鸥作为她的辩护律师,一时风头无两,吸引了许多媒体关注。



       他虽说业内口碑本就不错,可到底名气还欠缺一些,经此一役,大家皆知,算是彻底打响了名号。



       就像盛珉鸥一开始说的,这是双赢,谁也不吃亏。



       官司结束后,他比以前更忙碌,我去了几次他们律所,每次他都在会客,往日里井然有序的办公室也变得门庭若市,多了不少上门咨询的人。而与飞速发展的事业相比,我和他的感情却有些触礁嫌疑。



       这几天他都不怎么理我,虽然他平时对我也不热络,但我奇异地就是能分出其中不同。



       就说我每天给他发的短信,要他注意休息按时吃饭的。往日里他也不回我,但我知道他会看,这两天却有些说不准,冥冥中有种感应,告诉我他可能点都不会点开,甚至收到就给直接删除了。



       到底怎么就又生气了呢?



       “哎,哥哥的心真是海底针啊……”



       我盯着毫无动静的信息栏唉声叹气,沈小石路过我,不解道:“枫哥,快六点半了,还不走吗?”



       我撑着脸,一句话要叹三叹:“才六点半而已,不是还早着吗?”



       沈小石一愣,又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没错啊,今天我请盛律师他们吃饭,你忘了吗?上礼拜就跟你说过的。”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吃饭?好像是有这回事,只是我这几天神思不属,都把这茬忘了。



       等等……



       我一下站起身,抓住沈小石胳膊:“我哥去吗?”



       沈小石吓一跳:“应该……应该去的吧?”



       柳悦这时候已经关了电脑,挎着包就要走,中途却被我们挡住去路,只能站在一旁等待。



       “不走吗?”



       我退开一步让她先走,注意到她今天化了淡妆,还涂了口红,诧异道:“你今天去约会啊?”



       柳悦回眸看我,娇羞地拢了拢头发:“不是一起去吃饭吗?因为要见枫哥你那个据说超级帅的哥哥,我还特地盛装打扮了下。”



       我挑着眉去看沈小石,他嘿嘿一笑,解释道:“柳悦比较会活跃气氛,有她可嗨了。”



       沈小石让我和柳悦先走,他来关门,等我叫好车,他正好也来了,手上却还拿着个大箱子。



       我看那箱子眼熟,努力回忆了阵,猛然想起之前清理仓库,沈小石说这是测谎仪,因为不是很生活化的东西,一直都卖不出去。



       沈小石看出我好奇,拍了拍箱子道:“做游戏用的。我订的那家饭店包厢里能唱k,但光唱歌也有点无聊,柳悦就说要不玩点小游戏。”



       “拿测谎仪玩游戏?”



       柳悦从副驾驶回头道:“枫哥你不懂,这样才刺激啊。”



       此时的我仍然半信半疑,觉得一个测谎仪的加入能增加多少刺激。但两个小时后,我就会承认,这个游戏的确很刺激。



       三人到了饭店,整整二十人的桌子,冷菜已都上齐,自动转盘缓慢旋转着,墙上装饰着红黄二色的彩带气球,气氛十分到位。一旁副厅沙发茶几俱全,上面摆放色子骰盅、各色桌游,正前方一面巨大投影幕布,如沈小石所说,可以点歌。



       倒是个多功能的好地方。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锦上的人一起到了,浩浩荡荡十几人涌进包厢。我探头张望,发现人群中不见盛珉鸥身影,叫住吴伊询问:“我哥呢?”



       吴伊见了我神色仍有些尴尬,也不敢与我对视,轻咳一声道:“老师还在外面会客,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可能要晚些过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那就兴许也赶不过来。



       我失落地“哦”了声,兴致一下子失了大半,之后用餐全程心不在焉,眼睛抑制不住地一直往门口瞟。但直到一顿饭结束,盛珉鸥都没有出现。



       吃完饭也才八点不到,灯光调暗,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玩骰子的玩骰子。这时候柳悦的“会玩”就显露无疑,她让沈小石打开测谎仪,一群人围坐一圈,玩起真心话大冒险。



       “我做裁判,这里有五个骰子,大家依次猜点数,最接近那个人算输。真心话要戴上测谎仪进行,大冒险就直接干掉一杯红的,来不来?”柳悦边说边手里摇晃骰盅,一副老手的模样。



       看不出来她一个沉迷追剧追星的小女孩花样这么多,也不知是不是电视里学的。



       “来来来!”吴伊积极响应,冲在第一个,“我还没玩过测谎仪呢,这么高端!”



       结果越是积极输得也越快,第一局他就猜中点数,成为首个尝鲜测谎仪的用户。



       沈小石替他穿戴好设备,柳悦坐他正对面,让他随便报个数:“我这个小程序里有一千个真心话问题,大家选到哪个是哪个,跟我无关哈,这些问题真不是我想问的。当然,要是实在答不上,十秒后会有个轻微电击处罚,然后必须再换一个问题回答,但是如果你说谎,机器响了,也不算过关,还是会被电击,又要继续选问题。所以,不想被电,就要说真话。”



       吴伊这时候脸色也有点变了,没想到就玩个游戏竟然还带电击这么刺激的,就有些紧张。



       “电击……疼吗?”



       沈小石安慰他:“也还好吧,就跟被橡皮筋弹到一样。”



       吴伊还要再说什么,柳悦已经示意大家安静,并读出了他选中序号后面的问题。



       “八十九,在场最想与之上床的一个人是谁?”



       吴伊瞬间面如土色:“这……能不能换一个?”



       柳悦道:“真心话不就这么玩的吗,不带换的啊。”



       她话音刚落,吴伊那边就五官扭曲着“啊”了声,同时缩了缩手。



       柳悦掩唇一笑:“哎呦不好意思,说着说着就到时间了,那你再换一个吧。”



       吴伊嘶着气,小心翼翼换了另一个数,这次问题没那么劲爆,问他最不为人知的秘密是什么。



       由于十秒钟时限,吴伊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下意识看了我一眼,语速飞快地喊出声:“不小心知道了老师的秘密!”



       虽然没明确什么秘密,但就关于盛珉鸥这一点已经足够点燃全场。



       一时大伙儿七嘴八舌追问吴伊,到底知道了盛珉鸥什么秘密,为什么他还没被灭口。



       “你们别问了,我不会说的!”吴伊慌忙扯下测谎仪,完全不见一开始的兴致勃勃,逃也似的远离这个是非地跑去一边唱歌。



       “看来这个秘密真的很秘密,吴伊怕成这样。”一位律师双手环胸分析道。



       “真的好想知道盛律师的秘密啊,什么时候把吴伊灌醉问一下吧。”另一位律师道。



       两人相视一笑,达成共识。



       我远远拍了张大家一起玩闹的照片,发给盛珉鸥,并附上一段肉麻的情话:“这份热闹少了你,快乐都不真实。哥,我想你了,你还有多久才能到?”



       我这边点了发送没多久,门口突然传来“叮”地一声轻响,紧接着服务员推开包厢门,将一高大身影引入进来。



       盛珉鸥拿起手机查看,只是一眼便又收起来。



       我说什么来着,我就知道他现在都不看我信息了!



       他一抬头,正巧与我对视,脚步稍顿。我冲他挥手,装作无事发生一样,依旧热情地迎接他的到来。



       “哥,你总算来了。”我上去拉他胳膊,将他拽到副厅玩测谎仪的那摊里。



       他没挣扎,任我拽着往里走。



       大家一见他来了,忙让开位置,并且强烈要求他也加入到这个游戏里来,一个个被电到胆肥的模样。



       盛珉鸥不明就里地坐下了,柳悦让他随便选个五到三十以内的数,他选了个五,结果其他人都互相使眼色,选十五以后的数,柳悦一开盅,八点,盛珉鸥输。



       能见识老板玩真心话的场面不多,众人都隐去能选大冒险这点,催着沈小石给他穿戴上测谎仪装备。



       盛珉鸥挽着袖子,才刚到五分钟,屁股都没坐热就被拉上“刑椅”,轻拧的眉间满是莫名。



       在外威风八面的盛大状,玩骰子竟惨被全体同事套路,连大冒险的机会都不给他,强制真心话。我看他这样实在很有意思,倒在沙发上笑得直不起腰。



       可能我笑得实在忘形,他忽地一个眼神递过来,带着点嫌弃,我瞬间就跟回到小时候那样,别说笑,他一个眼神我立马老老实实坐好,再不敢胡作非为。



       我坐直身体,并拢双膝,冲他露出一抹讨好的笑。他接收到了,却像我给他发的那些短信,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淡淡移开了视线。



       这时吴伊那边唱完了一首歌,正是新起一首的时候,见盛珉鸥上了测谎仪,索性也不唱了,都来看热闹。



       柳悦给盛珉鸥重新科普完规则,让他随便选一个数字。



       “十九。”盛珉鸥没多犹豫便选好了数。



       “请问……”柳悦刚开口要读问题,我从她手上抽过手机,示意让我来。她没说什么,让开位置,我坐到盛珉鸥对面,看了眼手机,将它反扣到茶几上。



       微微倾身,我直视着盛珉鸥的双眸,好似只是要与他谈论今天天气如何。



       先是笑一笑活跃气氛,再是毫不婉转地问他:“你喜欢我吗?”



       众人皆发出无趣的起哄声,这个问题在他们看来丝毫没挑战性,毕竟兄弟间说句喜欢又能如何。除了柳悦,她看过问题,知道我根本没按照手机上的说,因而显得格外错愕。



       十秒转瞬即过,这个在众人看来没什么挑战性的问题,盛珉鸥却始终没有回答出口。电流窜过手腕的一瞬间,他眉心骤然蹙起,除此之外一如寻常,反应是所有人里最小的。



       “老大你是不是觉得这个问题太简单了,所以故意不回答,想再换一个?”



       “老大你再挑个数吧?”



       “挑个吉利点的数。”



       沈小石控制着机器,语气有点虚地询问盛珉鸥:“还来吗?”



       盛珉鸥没回他,盯着我,直接又报了个数。



       “五三二。”



       我翻开手机,输入数字,看到问题时一下笑出来。



       这真是天助我也。



       “你想和我上床吗?”



       众人一阵惊呼,柳悦凑过来看了眼,砸吧着嘴道:“哇塞,好禁忌好刺激啊!”



       盛珉鸥抿着唇,怎么回答都不是,便只能被电。这次他有了经验,被电也面不改色,沈小石却十分惶恐,有点为难:“还,还来啊?”



       盛珉鸥毕竟也算他救母恩人,他一次次实施电刑,难免心里要有负担。



       被电两回,盛珉鸥可能也觉得我在耍他,沉着脸一声不响就要取电极片。我赶走沈小石,自己坐到他身旁,一把按住他的手。



       “之前两个问题我可没瞎问,都是手机随机的,不信你问柳悦。”我厚着脸皮胡说八道,柳悦倒也配合地点了点头。



       盛珉鸥不再动作,只是看着我:“那你想怎样?”



       我将电极片贴回他手上,朝他眨眨眼道:“继续呗,你不是玩不起吧?”



       男人有时候就是不能激,一激必中套。



       不行和玩不起分量难分伯仲。



       果然,盛珉鸥嗤笑一声:“那就继续。”



       他第三次报出一个数,柳悦将手机递给我,我看了眼问题,凑到盛珉鸥耳边吹着气问他:“我和别人有肢体接触,非常亲密那种,会让你感到生气吗?”



       这当然不是手机上的问题,从头到尾,我只是想调戏他而已。



       时间一秒秒飞速过去,是沉默被电,还是说谎被电,又或者干脆拔掉电极片斥我白日做梦?思来想去,第一种可能性最高。



       只剩最后几秒,眼看盛珉鸥这次也不会回答,心里叹口气,我暗暗想着:“哎,算了,都电两次了,看之前吴伊反应,该也是挺疼的,不回答就不回答吧。”



       我正要俯身关掉机器,始终沉默着的男人却在最后一秒忽然开了口。



       “会。”



       他声音不如何大,却很清晰。



       我整个人静止在那里,怔怔盯着测谎仪的屏幕。



       机器没响,心率平缓,他说了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