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8章 别让我说第二遍

作品:《 飞鸥不下

       小猫太小了,可能就一两个月,远远观察着我,小心又谨慎。



       我丢了垃圾,站原地看它片刻,试图靠近。它似乎被吓到了,一下子压低身子,警惕地往后退。



       “来,过来。”我蹲下身,试图降低自己的威胁性,“咪,过来。”



       小橘猫怯怯看着我,杏仁状的眼睛里透出好奇与恐惧。



       它身上很脏,粉色的鼻头沾着黑泥,就和它身上其它地方一样。



       我曾经听我爸说过,猫是很爱干净的生物,一旦野猫看着脏兮兮的,说明它已经生存艰难,根本无心打理自己,也就离死不远了。



       而且最近降温,这么小的猫,才刚刚断奶,离了妈妈恐怕无法熬过这个冬天。



       如果我现在转身就走,可能明天就会在垃圾桶旁看到它的尸体。



       这世间野猫很多,可怜的大有猫在,我不可能每只都救。但这只不同,这只不仅长得太像当年那只猫,还出现在盛珉鸥家楼下,还被我看到了。



       武侠小说里,主角要成大事,必定要遭一番磨难,成就自己的机缘。



       长得像“故猫”,流离失所,还被妈妈抛弃,这多主角猫设?所以,我就是它的机缘,就是那个助它重生的“隐世高人”。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你乖乖的过来,我给你吃顿饱的,再给你找个好人家,不比你流浪街头有上顿没下顿好多了?你考虑下。”



       小橘猫没有转身就逃,它与我静静对峙片刻,可能感到我对它没什么威胁,一点点靠过来。



       它仍然胆怯,只是小心翼翼嗅闻我的指尖。如果我有一点异动,便会像受惊的兔子般跳开,随后等我再次静止,它又会靠过来,如此反复。



       “好了好了,别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我耐心等它完全信任我,开始主动拱我的手掌时,手指轻柔抚过它板结的被毛,一把逮住了命运的后脖颈。



       奶猫这时候还留有被猫妈妈叼着到处走的记忆,一般不会挣扎。我带着它回了家,一进门就将它关到了淋浴间。



       面对陌生的环境,小猫重新对我升起戒备,将自己缩到角落,同时开始朝我哈气。



       这点不像当年那只猫,当年那只橘猫可没这么凶,又胖又软,一见盛珉鸥就撒娇,会冲他露出肚皮喵喵叫。



       我关了玻璃门,从冰箱里翻出前不久才买的冻鸡翅,用白水煮过,凉水冲凉,撕成一条条放到小碟子里,送到小猫面前。



       “这鸡翅本来我是想自己吃的,便宜你了。”吃了快一个月流食,我现在做梦都在吃火锅,路过炸鸡店我都咽口水。



       本来想趁这几天盛珉鸥不在偷偷沾点荤腥,结果不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口都吃不到。



       小猫忌惮我,有我在吃饭都不香,我只好关上门,退出浴室,将它一只猫留在了那里。



       在四人聊天群里@沈小石,叫他在当铺那个号上发布一则领养启示,看有没有人要养猫的。



       沈小石让我给他张照片,我拿着碗又进去,盛了点水放到淋浴间里,顺便拍下一张小猫狼吞虎咽吃鸡肉的照片。



       “……”沈小石一阵沉默。



       “怎么了?”



       “这真的不是只大老鼠吗?它也太脏了吧。”



       我端详照片须臾,强行替小橘猫辩解:“它只是不上照,脸还是蛮清秀的……”



       沈小石表示怀疑:“枫哥,你明天带它到宠物店洗个澡吧?它这个卖相肯定没人要领养的。我们做这行的应该最清楚,现在的人啊无论看中个啥带回家都是要看品相的,更何况猫这种要养十几年的活物是吧。”



       我觉着他说得十分有道理,让他暂缓了登领养启示这件事,打开软件开始查阅附近的宠物店。



       盛珉鸥这公寓地段极好,周边从吃到穿什么店都有,五百米就是大型购物中心,一条街上一家宠物生活馆,一家宠物美容店,还有家宠物医院。



       第二天一大早,我先带小猫去了宠物医院做检查。经过医生诊断,小猫除了有轻微猫藓和营养不良,其它都没问题。



       医生建议我给小猫打个疫苗,做个体内驱虫,他是专业的,我是门外汉,我当然听他的。



       打完针后,小猫更害怕了,缩在背包里瑟瑟发抖,我摸了摸它小脑袋,它抬头看向我,软软喵了声。经历过昨晚的信任破裂,我以为它没那么快与我重修旧好,想不到这就对我示好了,还挺傻白甜。



       拿上配好的药剂和营养罐头,我又带小猫去了宠物店,由于接种疫苗后七天不能洗澡,我只是叫店员剪掉了它身上的毛结,并给它涂上药膏。



       小猫没了毛,皮肉下的骨头更加清晰可见,不知道是冷还是怕,一直在发抖。店员给我拿了块毯子将它包裹起来,又为我推荐了新手养猫套装——猫砂、猫粮、猫厕所。



       我全都买了,又选购了两只宠物碗和一个看着十分柔软的猫窝,背着猫大包小包回了家。



       忙碌一天,刚喘口气,送家具的又打来电话,与我约好时间,说明天一早送货。



       人类既顽强又脆弱,才一个月,我腹部的枪伤便只剩下一道新长出的,淡红色的疤。然而毕竟是做了场大手术的人,面上好了,体力却不能一下子恢复,一累就容易出虚汗。



       白天帮着搬家具,晚上还要给小猫铲屎喂药,第二天我就不行了,彻底躺床上没起来,脑袋晕眩不止。



       听到浴室里小猫凄惨的叫声,不知道是水没了还是粮没了,我强撑着从新买的大床上爬起来,经过已经大变样的客厅,来到浴室。



       小猫坐在玻璃门后,见到我立时叫得更大声了。



       我一时心软,将门打开,想让它在浴室里活动活动。



       没想到它预谋已久,从缝里一下窜出来,穿过我两腿间,往身后浴室门冲去,消失在了我眼前。



       我瞪大眼,为这发展错愕万分。



       之前盛珉鸥这房子东西少,别说猫了,有个苍蝇都看得清清楚楚,可自从我的入住,此间画风日渐杂乱,多了不少角角落落。小猫体型小,要和我玩躲猫猫,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咪咪,出来,吃罐头了……”我蹲在地上,开了个营养罐头,用勺子敲击罐身想引它出来。



       一次次俯身观察沙发底、窗帘后,甚至搬开茶几柜子查看,一无所获。



       我脑袋更晕了。而就在我打算放任自流,随它爱出来不出来,自己回床上躺好继续睡时,门外传来开门声。



       电子门锁验证指纹成功,机械女声报告“已开锁”,接着下一秒,门缓缓被推开。



       我眼疾手快在盛珉鸥进屋的一瞬间把手里罐头塞到了茶几下。



       盛珉鸥提着行李箱,抬头看见屋内摆设时愣在那里,微微蹙起了眉。



       “哥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我用他账户买东西,他不可能不知道,但知道是一回事,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负责萧蒙案的检察官要我们明天去他办公室见他,我发了信息给你,”他换鞋进屋,将行李箱放在进门处,开始打量他看到的每一处变化,“你没看到吗?”



       “我下午在睡觉,没注意。”



       我讪笑着站起身,给他一一介绍:“哥你看,这个沙发能坐能睡,还有储物空间,还有这个茶几,也是可以放东西的,这个是电视柜……电视过几天才来,我买了个72寸的,以后我们可以躺在沙发上一起看电影……”



       盛珉鸥这套公寓可能是大平层的关系,虽然才两间房,但每个区域的空间都奇大无比,客厅尤其如此。我没动原本悬挂的沙袋,将客厅划成两个区域,一个盛珉鸥打拳的区域,一个休闲娱乐的区域,竟然也不觉拥挤。



       “卧室里我买了张床,还买了个书柜,这样以后我们可以睡前一起在床上看书。”我忐忑地将手背到身后,绞着手指,苦恼于该怎么和他说猫的事。



       我总有种预感,他该不会喜欢它。不仅因为他的洁癖,也因为……它实在太像当年那只猫,那只曾让他失控的猫。



       “挺好。”



       盛珉鸥简单评价一句,解着领带进了卧室,似乎是换衣服去了。



       我火急火燎冲进浴室,将那些猫盆猫厕所全都塞进洗手台下的柜子里,又用水冲洗了淋浴间的地面,以期盛珉鸥看不出任何破绽。



       “陆枫,过来。”



       我刚藏好“罪证”,卧室就传来盛珉鸥的声音。



       “来了!”我没有多想,起身赶过去,却在见到房里情形时一下刹住脚步,见鬼似地盯着盛珉鸥的脚边。



       那只小橘猫,我找了老半天都不出来的小混蛋,此刻正绕在盛珉鸥的脚边喵喵叫,喉咙里发出的咕噜声我大老远都能听见。



       盛珉鸥上辈子难道是根木天蓼吗?怎么这么受猫欢迎?



       “这是什么?你养的豚鼠?”盛珉鸥抬了抬脚,小奶猫也跟着上上下下。



       我本来就热,一紧张就更热了,脑门不停出汗。



       “不,不是,是我捡的小野猫。”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我放轻动作挨近盛珉鸥,想趁小猫不注意逮住它,“哥你放心,很快就会把它送走的,但是……要先让我抓到它!”



       我一扑,小猫炸着毛逃走,再次不见踪影,我则因为惯性一头栽进了盛珉鸥怀里。



       不行了,头好晕。



       盛珉鸥一把托住我,稳稳支撑住我的重量。



       可能是看我脸色不对,他靠上来,与我额头相抵。我粗重地喘着气,微微闭上眼,眼皮都觉得滚烫起来。



       盛珉鸥退开的同时,轻轻啧了声:“你发烧了。”



       突然整个人一轻,我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被盛珉鸥拦腰抱了起来。



       他几步将我送到床上,脸不红气不喘,完全看不出刚刚抱起了一个一百多斤大男人的样子。



       反观我,虚得不行,连只猫都抓不住。



       盛珉鸥出去又进来,不知道哪里找出一支水银温度计。



       他消着毒,甩去上面温度,递到我嘴边:“含住。”



       我拉住他袖子:“那只猫……”



       他眯起眼:“别让我说第二遍。”



       我乖乖张嘴含住温度计,没再啰嗦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