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魏狮X沈小石《五》

作品:《 飞鸥不下

       现场一度十分混乱,所幸最后被陆枫和魏狮两人联手控制住了。



       魏狮紧紧从身后环抱住沈小石,防止他再动手,陆枫也八爪鱼一样桎梏住邵洋,不让他上前。



       沈小石醉着,早已忘记自己现在和魏狮处于绝交状态,只是见不得有人死皮赖脸骚扰魏狮。但是为什么见不得,他现在的大脑却想不明白。



       被魏狮抱住后,他行动受限,嘴倒是很利索,什么难听说什么,呛得邵洋脸色铁青。



       “怪不得你处处避开我,原来是有了新欢。”邵洋盯着魏狮,语气哀怨,颠倒黑白,好似魏狮才是那个负心薄幸的渣男。



       沈小石听不得他说话,他一说话就好像一捧热油浇在了沈小石的理智上,让怒火更炽。他挣了挣,还想骂人,耳边响起魏狮冰冷又低沉的一字低呵。



       “滚。”



       邵洋被这声“滚”震得浑身一颤,慑于魏狮凶悍,不甘不愿看了对面两人片刻,这才叫陆枫放开他。



       他是个讲究体面,总是活得很光鲜的人,刚刚被沈小石踹倒,身上染了层灰尘,叫他十分难忍。他拧着眉,嫌恶地拍去浮灰,整了整衣襟,这才像没事人一样离去。



       沈小石见他走了,警戒消除,方才聚积的力气一下散去,直接软软倒了下去,还好魏狮一直注意着,眼明手快将他捞到怀里,这才没摔着他。



       魏狮的体温太高了,热到烫人的程度,沈小石喝了酒本就燥热,被对方再这样圈在怀里,简直热得汗都要出来。

m.quanzhifashi.com

       只是现在睁眼,可就太尴尬了。



       沈小石听到魏狮叫他,动了动睫毛,没睁眼,依旧装死。



       魏狮与陆枫架着他,去到路边拦车,边走边说着话。沈小石听了一路,从两人话语中,得知刚刚那只骚鸡竟然已经缠着魏狮有些时日了,而且似乎、可能、也许……是魏狮的前男友。



       知道不是炮友,沈小石心里的不爽少了些,但一想到魏狮和那种人谈过恋爱,他又觉得不可思议,怀疑魏狮眼睛是不是有问题。



       魏狮别过陆枫,架着沈小石上了出租。车上沈小石脑袋枕在魏狮肩头,思维随着时间推移越发清晰起来。



       他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办了。



       他从小脑子不好,想不来太复杂的事情。朋友就是朋友,仇人就是仇人,他做着这样简单又明了的区分,到现在的人生也没出过问题。



       可如今,像魏狮这种既不是朋友也不是仇人却还是能牵动他心绪的存在,叫他犯了难。他不知道该把魏狮分到哪一类了。朋友?仇人?路人?似乎哪个都不太对。



       他嘴里能十分冷硬地吐出狠绝的话,可一看到魏狮被人“欺负”,却又控制不住地冲上去替他出气,这可一点不像是对待仇人和路人的态度。



       那,他内心深处难道还是将魏狮当做朋友的?



       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了。走一步算一步,船到桥头自然直。沈小石不是个纠结的人,他很情绪化,同时也颇为相信一种名为“感觉”,玄而又玄的东西。



       迷茫的时候,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就对了。



       沈小石在一番简单的思想斗争后,彻底抛开了复杂的思绪,改为相信自己野兽般的直觉。



       魏狮叫司机在巷口停下,将沈小石从出租车里扶出来,架着他往他住的那栋楼走。



       深夜十分,小巷内不见人影,只有几盏路灯孤零零矗立在路旁。



       魏狮走了一段,始终不发一语,沈小石也乖乖巧巧当个醉鬼,双眼紧闭。



       “刚刚那个男的,是我前任。”魏狮站在明亮的路灯下,突然停下不走了。



       他开始诉说自己和邵洋的过往。他们是怎么相识的,怎么一起创业的,又是怎么闹到了如今的地步。



       “他喜欢女人,却又答应和我在一起;他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却不能和我好聚好散。”



       恶心是真的,曾经付出的感情也是真的。魏狮知道遇到渣男不是自己的错,但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想,是不是因为他是同性恋,他不正常,所以情路才会格外坎坷。



       “他背着我找女人,小三还找上了门。我想分手,他却不愿意,后来生意上也不顺利,我赚的钱都给了他,到了要用的时候,他却一毛不拔,和我说都花完了。我一气之下绑了他,狠揍一顿丢在荒郊野外,再将他的车开走变卖。”魏狮轻轻叹气,“几天后,警察上门,问我认不认识他。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之后就是五年不得自由,还在里面认识了他们几个……



       沈小石再装不了睡,一下抬起头,突兀地道:“我后悔了。”



       魏狮一愣,看他醺红的脸,又看他黑亮的眼,顺着他的话问:“后悔什么?”



       沈小石抽回自己的胳膊,脚步有点不稳地摇晃着往前走去,没有回答魏狮的问题。



       魏狮怕他跌倒,默默跟在后头。



       沈小石双手插兜,走得很慢,虽然他此时头脑清楚,但到底喝了酒,对身体掌控力减弱不少,不知怎么的,前脚绊后脚,一踉跄就要跌倒。



       身后赶上来的魏狮急忙将他扶住,一手架起他胳膊,一手搂在他腰间,随后强硬地、不容拒绝地再次架着他往前走去。



       “我后悔了。”沈小石吸了吸鼻子,说,“我刚刚那脚踹轻了。”



       就应该踹在他裆下,踹得他断子绝孙。



       魏狮闻言无声勾了勾唇,眼里带上笑意:“你干嘛突然窜出来?不是讨厌我再也不想看到我吗?”



       沈小石垂着头,没说话。



       魏狮也不再追问,两人就这样一路无言地到了沈小石家楼下。



       “行了,我自己上楼。”沈小石低头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转身插进了门锁里,像是怕魏狮误会,又补充了一句,“我妈最近住我这呢。”



       魏狮注视着沈小石的背影,和他以往审美截然不同的背影。



       光论外貌,如果说邵洋是高傲的雄孔雀,那沈小石就是只纯白无害的小兔子。



       不耀眼,不惊艳,还很小只。



       “我们算和好了吗?”他对着沈小石背影道。



       沈小石开门的动作一顿,然后很轻很轻的,嗯了一声。



       他头脑简单,想不了太复杂的事。既然没法言出必行,狠心绝交,那就只有和好这条路。



       他不是纠结的人,做决定一向很快。



       直觉告诉他,和好比较好,那他就和魏狮和好。



       不过,两个人和好是和好了,但关系如初还是有点困难。以前看似随意的勾肩搭背,现在不能随便做了,一些口嗨用语,操来操去的,沈小石也会尽量避免。



       总得来说,比绝交是好一点,但也相处尴尬。



       沈小石猛地睁开眼,他又做梦梦到了那个醉酒的夜晚,梦到魏狮灼热的呼吸,还有他轻哄自己的那些话语。



       他身上出了些汗,很热,还很渴,不得不下床去厨房倒凉水喝才能压下心中的烦躁。



       就在这时,魏狮的电话来了,陆枫和易大壮出了事。



       他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魏狮已经在了,正陪着易大壮到处做检查处理伤口。从他俩的嘴里,他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易大壮失踪这几天,原来根本不是去跟明星,而是被绑架了。那些绑匪穷凶极恶,绑了他不算,还将陆枫也绑了去。



       还好盛珉鸥机敏,察觉有异,不动声色报了警,又与歹徒周旋,这才救下两人。



       不巧的是,歹徒有枪,在搏斗中不幸射中陆枫。虽然及时送医,但人现在还在抢救,没有从手术室出来。



       易大壮心里有愧,做ct的时候没撑住,突然崩溃般痛哭起来。



       “枫哥要是有什么事,我拿这条命赔他!”



       沈小石虽然气他坑人,但也知道这事最该责怪的是凶犯,是萧蒙,实在也说不出重话。



       “别胡说,枫哥不会有事的,你盼点好的行不行,别老说丧气话!”



       他掏出纸巾塞给易大壮,没一会儿魏狮拿着报告回来,两人又一起扶着他去了下一处。



       等易大壮全部检查都做好,身上的伤也都处理好,由沈小石扶着,三人来到了陆枫手术室门口静静等待。



       沈小石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这么难熬的三小时。但看看盛珉鸥的背影,他又觉得自己好像不是最煎熬的那个。



       盛珉鸥衣服染血,双手赤红,裸露在外的肌肤苍白得吓人,要不是他神情无异,站得笔直,沈小石都要怀疑他身上是不是也带了什么伤。



       他现在是一根紧紧绷着的弦,陆枫的生死,决定这根弦要不要断。



       沈小石说不清楚,但直觉告诉他,如果这根弦断了,某些不好的东西就会吞没眼前这个男人,将他拖往深不见底的深渊。



       那可不是简单能用“恐怖”二字形容的地方。



       沈小石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寒颤,虔诚祈祷着,祈祷陆枫一定要没事,一定要渡过这一难关。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诚心祈祷被老天爷听到了,又或者陆枫本身运气就不差,没多久手术室的灯熄灭,陆枫被推了出来,手术顺利,生命体征平稳。



       沈小石长长吁出口气,迈开腿走路时,才发现自己关节都僵住了。



       陆枫阴曹地府走了圈又回来,沈小石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心得体会,反正对他影响挺大。



       及时行乐,珍惜当下。



       他很庆幸,自己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能悟明白这几个字的真正含义。



       所以当他又一次在梦里梦见魏狮,梦见急促的喘息与汗湿的肢体时,他决定不再坐以待毙。



       他披上衣服,拿上手机,轻手轻脚出了家门,接着一路狂奔。奔到气喘吁吁,喉头跟被刀割一样,扶着膝盖停下,在路口拦了辆车,前往魏狮的住处。



       一路上他看着车窗外安静的街道,不时擦身而过的各色车辆,脑子里除了“去见魏狮”这一个目的,什么也没想,也避免去想。



       等到了魏狮家楼下,他握着手机上前,在按响门铃的时候,又有点犹豫。



       深夜打扰,是不是太冒昧了?



       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十二点半了,这么晚,魏狮应该睡了吧。



       要不,明天再来?



       沈小石不想承认是他怂了,他觉得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他转身飞快顺着台阶而下,才刚来又要走,哪想闷头闷脑差点和身后正要往楼里走的一个人撞上。



       那人趿着拖鞋,手里拎着袋热气腾腾的烤串,手臂上花里胡哨的刺青从手腕一路蔓延到被衣物遮挡住的地方。



       这么晚了,魏狮不仅没睡,还出去买了个宵夜。



       “小石,你怎么来了?”他惊讶不已,“出什么事了?”



       沈小石被抓了个正着,脸不可抑制地就红了,只是灯光昏暗,魏狮一时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



       “我,我……”沈小石“我”啊“我”的,就是没有下文。



       “上楼去我家说吧。”魏狮见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掏出钥匙开了大门,邀他上楼。



       沈小石低着头,默默跟着魏狮往楼上走,鼻端正好能闻见魏狮手里拎着的烤串香。



       闻着闻着,就觉得有点饿了。



       “我本来已经睡了,但又醒了。”沈小石说,“因为我做了一个梦,之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走在前头的魏狮微微偏过脸,问:“噩梦吗?”



       沈小石摇了摇头:“不是,是那天……就是我俩都喝醉酒的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又梦到了。”



       魏狮身形明显地一僵,迟迟没有踏出下一步。



       沈小石垂着头,思索着要怎么将这个话题顺利进行下去,又不会显得自己过于唐突。



       “……那就是噩梦了。”魏狮自嘲一笑,抬起脚继续往上走,“怎么,想明白了,又开始讨厌我了?”



       沈小石否认道:“没有,没有讨厌你。”



       魏狮家楼层不算高,这会儿也正好到了。他掏出钥匙串,抖出房门钥匙,开了门,正要去开灯,就听身后沈小石用微弱但是清晰的声音道:“我可能也变成同性恋了。”



       烤串砸在地上,塑料袋发出悲鸣,魏狮震惊转身看向沈小石。



       “什么?”



       沈小石的脸在昏黄楼道灯的映衬下,越发显得无辜稚嫩。但他的表情乃至语气,却又和“无辜”、“无害”、“乖巧”这些形容词完全沾不上边,透着一股横劲儿。



       “我说,我可能变成同性恋了。”他蹙着眉,声音甚至更大了些,“就是喜欢男人那种。”



       魏狮愣愣看着他,咽了口唾沫,问:“那你……现在怎么个打算?”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突然到他甚至都忘了要沈小石进屋说话,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门口继续着这个叫人措手不及的话题。



       沈小石盯着那袋烤串,脑袋放空,将一切交给直觉,跟着心走。



       “我找你,就是想问你……能不能和我谈恋爱?我应该是喜欢你的,不然不可能被男人亲一亲就变成同性恋了,只不过以前我自己不知道,也不会往那方面想。”



       谁能想到?谁也想不到,他一个恐同也会弯成回形针。



       “经过我妈和枫哥的事后,我想了很多。我怕人生会后悔,也怕因为自己的自负,错过了本应该珍惜的事物。我想过的,要是咱俩以后不幸分手了,连兄弟都没得做可怎么办?但比起‘不想后悔’,这点‘万一’实在不算什么……”沈小石咬了咬唇,抬头看向魏狮,“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当老子的男朋友啊?”



       魏狮呼吸都放轻了,他眨了眨眼,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眼前这个人不是自己幻觉后,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用行动直接回答了沈小石。



       他紧紧按住沈小石的后脑,略微俯下身,激动不已地将人牢牢吻住。



       “唔……”沈小石猛地瞪大眼,两手抵在对方胸前,不自觉抓紧手下衣物,缩了缩手指,没有将人推开。



       既然都和人谈恋爱了,那亲亲抱抱也是正常的。又不是小学生了,这点准备他还是有的。



       “我当真了,你不能反悔啊。”魏狮轻轻用下巴蹭着沈小石的脸颊,铁钳一样的手臂揽住他的腰,将他更压向自己,好似要把他揉进自己身体里一般。



       沈小石被他下巴上的胡渣扎得有点疼,夹起一边眼尾,嘴里爽气道:“不反悔。”



       他才不会像魏狮前男友那个烂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没想好就去招惹人家。



       “我要和你谈恋爱,就绝对是想好的,不是说说的。”



       魏狮一会儿心跳急促,一会儿心又软成一片,简直怀疑自己快被这只小白兔撩的生出心脏病了。



       他单手施力,托住沈小石臀部,将人从地上直接抱起来,力气大到惊人。



       沈小石双脚离地,惊呼一声,搂住了魏狮的脖子。



       “那我们进屋细说。”



       魏狮转身就要进屋,沈小石忽然紧了紧胳膊,提醒他:“烤串。”



       魏狮一顿,回身又去捡掉地上的烤串,随后用脚一勾,带上了房门。



       至此清湾F4,只余易大壮一根直苗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