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五章 往事如风

作品:《 英雄联盟之全能魔王

        知道不可能再依靠队友,此刻的lwx作为一个adc把自己的输出拉满,将手速飙升到极限,导致游戏中的韦鲁斯好像在摇头似的走砍。

        但陈子昂好像不带怕的,剑魔稳稳的将重剑抗在肩膀上,扇动着巨大的双翼,顶着韦鲁斯的伤害向他冲去。

        先不说双方的移速如何,单凭剑魔叠满cd之后不到4秒就能作一次位移的e技能,根本没有理由不追上韦鲁斯这种短腿adc。

        尽管韦鲁斯再怎么挣扎,在剑魔释放下一个e技能的时候,就宣告了FPX下路二人组将正式退出这场团战。

        已经冷却完毕的一段q随着e技能向前斩出,将好不容易利用吸血补全状态的韦鲁斯再次斩成残血。

        让lwx更绝望的是,陈子昂往自己身上丢了一个w技能,“恶火束链”提供的减速效果使得韦鲁斯几乎是拖着身子走的。

        剑魔手中重剑再斩,二段q在刷新的一瞬间直接出手,宛若天神下凡的亚托克斯在空中霸气的扭腰,重剑的剑锋重重的劈在前方的扇形区域,在地上留下痕深的同时也带走了韦鲁斯的生命。

        “Double kill!”

        峡谷里响起蓝色方双杀的提示音,

        “nice!”

        见FPX下路双人组的头像相继黯淡,黄晓天像是被打了一针强心剂,他操纵着岩雀一马当先,激动地喊道:

        “兄弟们冲啊!属于我们的胜利就要到来了!”

        “冲冲冲!”

        憋屈了好几场的曹逸轩此时也大声吼道,瑞兹直接闪现上前,想要用ew把蜘蛛禁锢在原地,可惜被Tian反应极快的e技能“盘丝”躲掉了。

        此时的陈子昂再次刷新“大灭”的被动,利用其提供的巨额移速,包抄到了FPX中路水晶处。

        再次用二段q挑起略显笨重的红色方英雄,在一次次的eq中不断刷新了“大灭”的持续时间,配合着队友的伤害完成了一波团灭。

        “ACE!”

        带着兵线上高的YMG一鼓作气,在短暂的商量后,决定直接一波。

        毕竟复活时间最短的莫甘娜,也还有十几秒才能到达战场,而己方根本没有减员,只要不浪的话绝对能够拆掉。

        此时的YMG,将之前四把受的欺负和积攒的怨气全都发泄在了红色方的防御塔上。

        在接近三十分钟的关头,人均两件半的蓝色方英雄推起塔来简直不要太轻松。

        随着剑魔阔剑劈向红色方水晶,公屏里出现了FPX众人打出的“GG”。

        于是双方十人同时按下“ALT+F4”,惊心动魄的最后一把对局,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LOL的服务器里。

        对局结束之后,YMG训练室一改之前的喧闹,陷入了鸦雀无声的沉寂之中,反倒由韩永先打破了这安静的氛围。

        “呼~”

        只见韩永瘫倒在椅子上,整个身子像是被身后的椅子所吞噬了一样。

        黄晓天和曹逸轩也没力气再大喊大叫了,只是呆呆的看着画面上空空如也的客户端,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陈子昂在刚才击杀FPX下路二人组之后,眼皮子就开始打架,是心中的执念让他屏幕里的剑魔一下下挥舞着重剑。

        最后还差点忘记训练赛的规则,险些一剑将对面的水晶戳爆。

        他感觉视野中的一切都变得异常模糊,脑袋也越来越沉重,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躺下来好好睡一觉。

        风哥看着这群队员,心中竟流出一丝感动,虽说这把最大的功臣还是陈子昂的剑魔,但其它路队员的表现也在逐渐改善。

        如果前期不是他们死死顶住FPX攻势的话,也不可能给陈子昂后来天神下凡的机会。

        “好了好了,该吃饭了,今天让阿姨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风哥拍拍手,像以前训练赛结束时一样,叫队员们去吃饭。

        打游戏当然累,这样高强度聚精会神的打游戏更累,所以补充点营养也是应该的。

        但还没等他说完,陈子昂座位上就已经传出了一阵鼾声,众人靠近看的时候,发现陈子昂已经靠在键盘上睡着了,

        就连键帽戳在他脸上都没有将他搞醒,看来这家伙真的是累了。

        风哥心中突然有些说不清楚的感觉,当初是自己把陈子昂叫到YMG来的,他也很爽快的答应了。

        而原因居然如此可笑:自己是第一个联系他打职业的国内队伍的教练,可是现在看来,让他待在YMG,或多或少有点屈才的意味。

        毕竟每一把都得让陈子昂来c,无论是训练赛还是正式的比赛,就连在辅助位上也要选个派克帮队友打开优势。

        要是让他去了那些缺中单的老牌强队,说不定就不用这么累了,甚至还能比在YMG更有出息。

        也不用像之前在杭城对阵LGD时那样,受尽主场劣势,或许还会因为他的实力获得一大批的粉丝,比起在这里做一个无名的小中单,不知道要舒服多少......

        想到这里,风哥摇摇头,既然是自己把他挖过来的,那自己就要对他负责,而且不仅仅是对陈子昂负责,其它四个队员也是。

        既然他们选择了YMG,那么就要将他们培养成比之前更好的选手,这才不愧于这群充满天赋的年轻人,也不愧于自己的真心。

        此时,风哥深藏于心底的另外五个年轻人的身影,时隔许久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那年在鸟巢主场,那万众瞩目的半决赛,那五把加里奥,那差几秒转好的闪现,那无助的小炮,那残酷的双双出局,那句“鸟巢无国队”蕴含着的悲伤。

        在自己的主场将奖杯拱手让人,令无数LPL的粉丝心碎当场,也正是这场总决赛,让自己离开了LPL。

        时隔一年后再次归来,IG已经帮LPL拿下了第一个S赛冠军,原先的冠军之师如今也摇摇欲坠。

        那么自己回来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在LPL混吃等死吗?那为什么不留在LMS呢?至少在那里能拿更多的工资、做更轻松的工作。

        做教练的,不就是为了带出一支冠军队伍吗?像极了那些退役后转型成为教练的选手们,既然在自己的当打之年拿不到冠军,那就带着队伍拿下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