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八你们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作品:《 清穿的日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清穿的日子最新章节!

        今天皇上来见江南学子,都没带着太子出来,这人心里是多没有逼数才会看不出来,皇上这是不想待见太子啊。

        自己刚才居然还会嫉妒这样一个没脑子的。

        想想简直心酸。

        只是他没想到更叫人恼火的还在后面。

        很多人见那人这么说,居然跟着一起跪了下来,请见太子。

        请见个鬼啊,这会儿姓黄的学子心里面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自己当初为啥非要参加这次召见。

        以自己的学识,就算不用跟皇上奏对,自己也有把握可以考中进士,也能凭着自己的努力慢慢得到皇上的青眼,为什么非要这么想不开。

        来这儿有什么用啊。

        到时候万一皇上把他们全都问罪了,自己冤不冤。

        冤*屏蔽的关键字*简直。

        当然皇上肯定不会干这么没品的事。

        可是暗中疏远这批学子却是肯定的了。

        自己这次算是完全被填进坑里去了。

        真真是欲哭无泪啊。

        这么一想,姓黄的学子差点也给跪了。

        好在他回神的早,要真跪下来了,皇上说不定就得以为自己跟他们是一伙的。

        这里面清醒的人不止姓黄的一个。

        毕竟在哪都是有聪明人的。

        其他几人,现在也是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想想真是心酸,自己寒窗苦读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结果就被别人给坑了。

        坑了自己居然都不知道该怎么自救。

        还是姓黄的机灵点,这会儿看跪的差不多了,上边皇上的脸色也没有刚刚那么黑。

        他才三两步走到了边上,跪下说到,“皇上万安。”又转头跟旁边跪着的这些人怒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太子爷连日来随皇上东奔西走的,累的生了病,皇上体恤,叫太子在行宫歇息,还专门留了十三爷看着,皇上强忍着对太子的担心来跟你们奏对,你们就是这么逼迫皇上的吗,啊,你们的良心呢。”你们的良心就不会痛的吗!!

        对就是逼迫,在他看来这群人疯了,居然敢逼迫皇上。

        上面康熙听他这么说,脸色才渐渐好看了起来。

        其他几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姓黄的学子,这才反应过来,居然叫他抢了先。

        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么好的说辞。

        其他跪在地上的人更是傻眼了。

        除了个别真是脑子不转弯的,以为太子真的病了。

        其他*屏蔽的关键字*多数都反应了过来。

        自己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居然疯了一样跟着那人一起跪了下来。

        这会儿反应过来的人,心里边都差点没悔死。

        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了呢。

        第一个跪下来的人这才觉得有些不对,为什么所有人都对自己怒目相视,感觉下一瞬就要有人扑上来咬死自己了。

        等他彻底反应过来,脸唰的就白了。

        自己居然做了这样作死的事。

        怎么办!!

        皇上会不会想要打死自己。

        会!

        康熙现在就看他很不顺眼,很想打死他。

        可康熙一向标榜宽容,这时候还真不好当着众人的面把他怎么样。

        可康熙这会儿更气的却是太子。

        太子到现在了,居然还不老实。

        京城四爷府。

        胤禛看着手里的消息,嘴角轻轻翘了翘。

        静娴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没看出什么好笑的地方啊。

        不就是有一个学子作死,非得在跟皇上奏对的时候,提出要叫太子吗,有啥好笑的。

        胤禛见她过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到,“你这小脑袋,不用想的那么明白。”

        静娴白了他一眼,这人真是会装相,就不能说出来叫我也乐一乐啊。

        胤禛看她这副模样,也乐了,“行吧,爷给你说说。”

        说着胤禛沉吟了一会儿说到,“你觉得这次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静娴看了眼他手里的情报。

        那眼神明明白白的写着,不就是你手里的情报上那样吗。

        胤禛笑了笑,“你呀,只看到了表面上,你说那个学子为什么会突然提起太子来。”

        静娴心说,我怎么能知道。。。不对,会不会是太子找的人,是太子!

        胤禛这才点了点头,“就是你想的那样,是太子。太子这是想要动一动了。”

        “太子这么做能有什么好处,这样不是叫皇上更加忌惮他了吗。”静娴有些不明白这些人心里都想些什么。

        胤禛摇了摇头说到,“皇上本来就很忌惮太子,不管太子有没有这样一出,都是不会改变的。太子。。。太子这是在拿江南的学子跟皇上掰腕子呢。”

        “掰腕子?那是谁赢了。”静娴眼里的好奇简直都快冒绿光了。

        胤禛失笑,“当然是皇上赢了,没看见情报里有个姓黄的学子给皇上解了围吗,虽然就算没有姓黄的,皇上也不会输。”

        静娴更加不解了,“那太子根本就是没有胜算啦?”那他到底图的什么啊。

        胤禛点头,“确实没有任何胜算,可是太子并不是想要赢过皇上,他要的不过就是翻腾两下而已,他想要告诉皇上,哪怕皇上对他再提防,太子仍旧还是太子。”

        静娴已经眼冒金星了,“就为了这个吗,太子这是没别的事干了吧。”

        可不就是嘛,太子不就是没别的事可干,所以只能自己出来制造一下存在感。

        不然呢,慢慢的被皇上关着,关到死,或者关到疯吗。

        胤禛从心底为太子掬了一把同情泪。

        太子真的会疯的,若皇上干脆利落的废了他,他还能自己自娱自乐一下。

        至少到时候自己不用担心别的兄弟拿自己作梗了。

        可皇上就这么晾着他才叫他难受呢。

        上上不去,下下不来。

        简直要疯。

        胤禛想象了一下,把自己放在太子现在所处的位置跟环境里,他大概也不会比太子好太多吧。

        不是被皇上逼疯,就是被兄弟们逼疯,或者只能大逆不道。

        胤禛忽而笑了起来,自己真是想多了。

        若是自己站在太子的位置上,大概从一开始就不会叫自己掉进现在的境地里。

        太子有今天大多数还是因为自己作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