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三章 想办法搞点钱

作品:《 械灵使徒

        提着刚买的蛋白质块,许言呆板的站在街上,无比痛苦的情绪刺激着他的内心。

        算着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去捡垃圾了,账户里的余额正在以血崩式的速度缩水,尤其是家里又添了一副碗筷,情况更是捉襟见肘。

        五天前,六一继承了唐老头的遗产,除了一家不用付水电租金的书店外,就只有五千块钱,算是唐老头剩下的所有东西了。

        “唉……我原以为你唐老头很有钱,没想到就这点,不过也算是解了燃眉之急了。”

        许言摇着头继续向家走去,路过一家小卖店的时候,他转身走了回来,又是呆板的问道:

        “请问有钢铁市场的老烟卷么?”

        “啥?没有,那种货在钢铁市场都得淘。”老板吸溜着面条,含糊不清的说道。

        “请问铁沫子牌烟卷多少钱?”

        “五块!”老板有些不耐烦。

        “一包。”

        回到家里,将晚饭放在桌上,许言来到小屋旁边的巷子里,悄悄蹲下,轻轻的在地上立了三根铁沫子牌香烟,用小拇指依次点着。

        身后跟出来的老猫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口蛋白质块,垫着脚朝里看了看。

        “这什么意思?你已经连着弄了五天了,是联系你母星的神秘仪式?”

        “我家乡的习俗。”

        老猫跳了一下,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铁基生命体会抽烟?”

        “……我们抽火种能量块,身体好的还抽能源矩阵呢,那个劲儿大。”许言转过身平视着老猫,“六一呢,又没吃饭?”

        “今天吃了,看样子好多了。”老猫捡起烟盒,抽出一根,“不知道的话,我还以为六一是唐先生的孙女呢。”

        “差不多。”许言双手放在膝盖上,“那时候我带着六一刚到这里,就是唐老头帮的忙,第一次见面我差点想一拳头给他撂倒,然后跑路,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复杂的身份。”

        “在舰队服役,一家人都搭进去了,这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话说回来,咱们什么时候能改善改善伙食?这种蛋白质块我们都是用来发展畜牧业的,我已经受够了。”

        “……是时候想办法搞点钱了。”许言颇为同意的点了点头。

        …………

        第二天一早,六一反常的在九点钟之前起了床,睁眼的第一幕就是忙碌的许言,正在打包家里仅有的锅碗瓢盆。

        听到动静的许言回头看了一眼,六一今天的气色不错,看来是挺过来了。

        唐老头的死对一个十七岁的女孩来说是沉重的,他能理解这种复杂的心情,因为十七年前他经历过更残酷的。

        至于老猫,他的世界观和许言二人完全不同,不过作为跨种族战友,舍小家为大家,他对唐老头倒是挺敬佩。

        “要搬家么,老许?”六一揉着迷糊的眼睛。

        “对,搬到热闹点的地方去,那边来消息说已经修好了,但是协议上只说给了咱们那间书店,所以这间屋子商会要收回,不愧是做生意的。”

        “哦……老猫呢?”

        “我回来了!”打开的窗子窜进一道黑影,胡须抖了抖,老猫轻巧的落在桌子上,“大概看了一下,那书店居然占了两层,二十三层同位置的地方被封死了。”

        许言点了点头:“还有呢?”

        “书店落地窗对面是个大排档,露天烧烤和火锅,你们这里居然把吃饭的地方建这么高,这要是一言不合打起来,一锅热汤泼下去……”

        “……我不是叫你去看看商会有没有偷偷搬东西么?”

        “你……确定在这里有人会贪那些玩意?”老猫挑着右眼,“这不像这里的风格。”

        “这还能论风格?”六一捅着牙刷,扭头看着今天有点奇怪的老猫,“我觉得那些书挺好的。”

        老猫拍着自己的肚皮,咂着嘴巴:“没见识了啊,不同文明体系之间的发展和审美有着很大差距,我见过一个星球,他们所有的重要数据都是刻在石板上的,就连星际舰船都是一水的铁片包石头,控制台纯手工打磨,和古墓机关一样,嚓嚓响,除了有点脆,飞的挺快的。”

        “喔……老许,咱们什么时候能有一艘飞船?”

        “……要什么自行车,我还是抽空把答应你的飞车焊好吧。”许言将一块飞盘扔到包裹上,金属绳索自动弹出,系紧,“老猫,晚上改善伙食,你先去踩个点。”

        “成交,长官!”老猫眼眸冒着诡异的绿光,从窗子跳了出去。

        这时六一凑到跟前,嘴里带着牙膏沫子,用手挡着小声说道:“我知道今天老猫哪里奇怪了,他今天居然四脚着地,我怀疑他退化了。”

        许言郑重其事的伸出一根手指:“为了环境生存,退化就是进化,晚上可以喝酒,算是为了庆祝老猫向原始野兽亚种迈出重要一步!”

        …………

        说实话,许言打心眼里是为了提前给六一庆生,明天就是六月一日,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大方过。

        但将心比心,他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您好,您的辣锅~”

        铁皮邮箱一样的智能服务生将热气腾腾的火锅端了上来,许言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扭头与其对视,对方的显示屏上露出了一个微笑的颜表情,气氛有些尴尬。

        “别看了老许,单纯的硬件上,你比它高端多了。”老猫坐在婴儿椅上,完美的适应了如何伪装成一只宠物。

        “我怎么觉得你在骂人。”许言将头扭了回来,“有空你能再造一个翻译器不,或者里面信息给我导入一下也行,就一个咱俩还得来回倒腾着用。”

        “下肉啦!”六一高声喊着,将一叠肉片倒进了锅里。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阴沉的天空并不能阻挡这座城市的明亮,造型浮夸的广告牌电力十足,红紫色为主的霓虹灯插满了视线所及之处,远处的高大投影正在宣传着某位明星的最新单曲,违规私建出来的大排档平台上热火朝天。

        在其他人眼里,靠近边缘一桌客人一定是个疯子,那个女孩手里攥着酒瓶,正在不停的和一只猫还有一个机器人说话。

        时间逐渐过去,许言肉痛的为自己完全没有参与的饭局付了账,背着六一顺着两楼之间的空中阶梯回到了书店。

        两地相聚并不远,书店在二十二楼,而露天悬空、只有一圈栏杆的火锅平台在对面的二十四楼。

        如老猫所说,唐老头这间书店有两层,商场同等位置的二十三楼是封死的,只能从书店进入。

        此时楼上空荡荡的,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许言还没来得及收拾和改造,起码地方够大,弄出个三室一厅绰绰有余。

        将喝醉的六一扶到床上,盖好被子,许言摸了摸她的额头,拽着非要一起睡的老猫回到了楼下。

        “说好的帝国道德呢?对异性的尊重呢?”许言一边关上了书店的大门,一边咬着牙说道。

        “嗬!我不能总睡地板,你好歹都有个底座充电……话说你的充电口在哪里?”

        “玩蛋去!那酒你就舔了两口,装什么醉猫呢。”

        许言坐到唐老头经常坐的柜台后面,翻着那本唐老头经常翻的书,陷入了沉思。

        这里人都穷疯了,但凡有一点赚钱的门路,早就被别人挤破了头。

        “老猫,以你们的科技,你对银行账户怎么看?”

        “嗝……想都别想,数字战争不在我的专业范畴,这是那群经常患有头顶毛发稀缺症族人的对口工作。”

        “那该怎么办,靠这书店咱们都得喝西北风……”许言拉长了尾音,手中的书页里突然掉落出一张蓝色卡片。

        他疑惑的拿在手中,透着光看了看,晶莹的蓝色明显不是纸张,但上面却印着‘负一百块’的字样。

        “这是蓝星货币虚拟化之前的纸币?唐老头还有这古董?怎么是—100?假币?”

        看了又看,许言没琢磨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而柜台上的老猫已经打起了呼噜。

        他摇了摇头,将印着—100的蓝色钞票夹进书里,收进了柜台的抽屉,起身回到了机械底座上充电。

        明天他还有点事,电量得预备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