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26、理由

作品:《 第一姝

        只是袁少驹实在太少根筋,他都提示了,还不明白。

        袁白驹只得提醒的更直白一些:“我那些钱只能买一个最差的,你跟妹妹借。”

        说这些话并没有避开袁明珠。

        还冲着走在前头回头看过来的袁明珠挤挤眼。

        大家互惠互利,袁明珠也乐得他们在这种时候有所需求。

        袁少驹如梦方醒,很狗腿的凑到袁明珠跟前:“妹妹,我那个陀螺买了还差个鞭子,我自己做的鞭子又不好看,抽起来转的时候也不长。

        你还有钱吧?借我点钱我买个鞭子。”

        袁明珠做思考状。

        袁少驹央求:“借五哥点吧,你也可以玩。”

        袁明珠才纡尊降贵的答应下来。

        “嗯,下次你们休沐,跟曾祖母说一声咱们去潜下镇,我收的那些药材也该拿去卖了,卖的钱咱们这回都花完。”

        王弼在德仁堂做坐堂大夫,袁明珠平日按照季节跟村民收购药材,简单炮制之后卖给药铺。

        借着这个便利,他们能经常去德仁堂转转,袁白驹也能趁机打听到郑家的消息。

        袁少驹傻乐呵。

        妹妹收来的药材不仅收拾的干净,还经过加工炮制,德仁堂从来不压价,每次都能卖不少钱,买个鞭子足够了。

        袁明珠:“我估计曾祖父也得去一趟,应该跟咱们一起去。”

        袁少驹小脸垮下来。

        曾祖父也去的话就不能买太花哨的了。

        “曾祖父去做什么啊?”袁少驹哀嚎。

        袁明珠回到家,曾祖父正在宴客,正好说到下次休沐日带他们进城,“……顺便去打听一下这次迁徙究竟怎么个章程。”

        吴正吉等人也说要同路过去。

        袁明珠知道,他们家是一定要走的。

        曾祖父这次进城,除了帮着大姑家走门路,还得跟宋梁两家谈拆股的事。

        此外,还得跟梁家解释清楚走与不走的利弊,获得梁家的谅解,不要影响两家的亲事。

        送走客人,只剩下自家人,袁弘德说:“我们家不管抽没抽中,这次都有去。”

        陈袁氏舍不得娘家走,问:“为什么啊?咱们家又不是出不起钱,就算门路走不通,花钱找一家替咱们去也行啊!”

        除了买通官府,还能买人代替。

        有些人家人口众多去没钱没地,就愿意替人迁徙,除了挣一份钱之外也赌一个前程。

        新安居地不管怎么难,总不会比如今更难吧?要知道去了之后官府会发耕牛和土地。

        陈玉贵拍一下她的胳膊,让她不要多说,听听叔祖怎么说。

        袁弘德没有说,而是问底下曾孙们:“你们都说说咱们家为什么非得走?”

        又对袁伯驹说:“好好听听,听完了依此写一遍经义,回头拿给你岳父母看。”

        袁明珠歪着头看看众人,兄弟姐妹都面面相觑。

        此处虽也不是家乡,但是也是大家自小生活的地方,故土难离。

        她是曾祖父的最坚定支持者,大家都不说她说。

        袁明珠甜甜的对袁弘德说:“曾祖父,我先说。”

        袁弘德捋着胡须点点头。

        袁明珠得到首肯,掰着小手说:“第一,这次抽人迁徙不知道是不是唯一一次,要是只此一次还好,咱们抽不中就不用去了,

        要是不是就这一次,以后再来一回就糟了,要知道大哥今年过了就满十六了,十六岁成丁,也就是说再有迁徙大哥就不能跟咱们一处了……。”

        袁明珠的话让杜氏脸上陡变,其他没听过这个说法的也脸色焦急。

        袁明珠放下最大的一颗雷,不管大家如何反应,又掰了一根手指,说:“第二,花钱走门路还是找人顶替,大姑家是白身倒没有妨碍,

        可是大哥是准备走科举之途的,人品不能有瑕疵,这些事情做了,一旦被人检举,肯定要被夺了功名。”

        周围都安静下来,静静的听着她说话。

        袁明珠再掰起一根指头:“第三,袁大牛家屡屡前来纠缠,那一家子是没有脸面的,咱们家顾着脸面只能让他们屡次得逞,

        若只是花些小钱还好说,他们那样的人,丝毫没有做人的底线,就怕有一人犯下株连的重罪,牵连咱们。”

        趁这次迁徙,也是摆脱这些人的一个机会。

        “咱们在这里是孤门独户,以往没少受大户族的欺凌,也就是这几年靠着宋家曾祖的庇护才好些,但是以后谁能保证是什么情形?

        这次咱们迁徙的地方,是黄河的下游,那里有大片的田地,只要勤劳是不会活不下去的,

        大家过去,都是孤门独户,哪家也不会比其他人强,哥哥们长大了就能撑门立户,也就不怕有欺凌之事了”

        这个理由大家都认同,说到大家心坎里了。

        “还有最后一个理由……,”袁明珠把手握成拳头,往袁伯驹的方向看了看。

        给大哥留一个说话的机会。

        袁伯驹得到她的示意,点点头,接道:“新的迁徙地,百废待兴,朝廷必然要派去得力的父母官前去治理,

        怎么能考核治理的如何?

        除了人口增长和粮食产量,还得看对民众的教化,官府必然加大对书院的投入,去了迁徙地,乡试和院试就更有把握了。”

        袁明珠笑了,大哥果然聪明,跟她所想的一样。

        几个哥哥的底子都不错,运气好的话被当地的父母官看中,重点栽培,他们家也不会三代四代积累了,一代就能翻身,从农家变成耕读之家。

        若是哥哥们再争气一点,直接跳到官宦之家也有可能。

        杜氏是只要儿女好,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只最后一个理由就足够让她抛下现有的一切去天涯海角了。

        袁弘德看着袁明珠笑容满面,心里却有些失落,这个曾孙女是他们夫妇一手教养长大,果然见识非凡,只可惜是个女娃。

        如是男儿,好生教养,只怕比伯驹也不差。

        看向袁白驹,几年观察下来,这个孩子也还行,要不就不让他入赘了吧。

        不是赘婿就能科举了。

        家里也不缺银子,不像一些人家得让赘婿替亲儿孙们去服劳役,好生培养,让他也给明珠挣一份诰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