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27、孝敬土地公

作品:《 第一姝

        袁明珠不知道自己被怜悯、被可惜了。

        曾祖父在怜惜她的抱负在这儿得不到施展,好在她也没有需要施展的抱负,她觉得她就像一个过客,把周围的一切当成她要观赏的风景。

        却不知道曾祖父已经在帮她安排未来,总结起来就是: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听起来还挺文艺。

        待到再次休沐的日子,袁明珠跟着曾祖父他们一起进城。

        袁弘德因为要跟大家去打听这次迁徙的具体章程,半路上把袁明珠他们放下来。

        “你们先去德仁堂把药材卖掉,中午去客栈吃饭。”

        然后带着袁伯驹和袁仲驹走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待到曾祖父的牛车走远,袁少驹催促道:“快点,快点,快点,咱们赶紧去把药材卖掉,卖完以后我去买鞭子,

        咱们中午别去客栈吃饭了吧?听说前头有家饭馆做的菜特别好吃,去那尝尝!”

        指了指前头挂着幌子的一家菜馆。

        曾祖父不在跟前,跟前跟着的是财大气粗的小妹,得趁机把平日没机会吃喝玩乐的都尝试一下。

        袁季驹照着他的后脑勺拍一下:“不能这么浪费,咱们节俭一些,马上就要去往东迁了,能带的东西不多,从现在开始能不添置的东西就别添置了。”

        袁少驹有些挣扎,不过最终说:“鞭子不买了。”

        袁明珠:“鞭子暂时不买了,等到了新的安居地,我给五哥买个最好的。”

        他们家就一驾牛车,能拉走的东西有限,有些个东西,比如那些不当吃不当用的玩具,肯定就得舍弃。

        现在买了也玩不了几天,是挺可惜的。

        “不买鞭子,饭还是可以吃的,咱们中午就去五哥说的那家馆子,然后再买些隆泰的点心回家。”

        听说还有的吃,袁少驹马上又恢复了活力。

        自告奋勇道:“你们去德仁堂卖药材,我去隆泰排队去。”

        隆泰每天会做一托盘龙须糖,午时上柜,早早就有人去排队,去晚了就买不上。

        袁白驹:“还是我去排队吧。”

        袁少驹就是泼猴属性,坐不住,跟多动症儿童似的,让他排队真是难为他。

        袁白驹主动要求去排队,他马上应下:“好啊,六弟你去吧,回头你多买一个自己吃。”

        客气一下都不敢,生怕六弟改变主意。

        拿袁明珠的钱做人情一点都不心虚。

        袁明珠拿了钱给他,“买好以后到菜馆跟我们汇合。”

        看到袁明珠他们过来,小伙计热情的招呼:“哥儿姐儿来了,去后院过称吧!”

        看到袁叔驹和袁季驹抬着的大包,说:“呦,这么多。”

        受冯氏那件事情影响,德仁堂关张了一些时日,袁明珠手里的药材累积了不少,这也是袁少驹要买鞭子还要下馆子的原因。

        袁叔驹:“咱们是老主顾,俺们不会卖与别人,就认德仁堂。”

        掌柜的听了十分受用。

        不知道是不是手上次事情的影响,东家有心把药铺兑出去,这让上上下下人心惶惶。

        袁叔驹的话让他感慨万千,说:“还是哥儿念旧。”

        袁明珠正在跟伙计说品级,听了这话,抬眸看了掌柜的一眼。

        她三哥说的就是一句八面玲珑的客套话,掌柜的这样迎来送往的老江湖了,至于说的如此情深义重吗?

        难不成德仁堂有什么变故不成?

        袁明珠把品级分好,跟伙计核对好重量,装作闲话家常道:“刘大叔在德仁堂做了不少年了吧?”

        伙计:“那可不,俺从十三岁被家里送来做学徒,到如今在这干了十五年了,那时候还是故戎朝呢。”

        叹了口气:“唉,换了新店家也不知道俺们这些人人家还要不要了。”

        人吃五谷杂粮就没有不生病的,这药店生意自古以来就生意兴隆。

        挣钱的买卖郑家为何要兑出去?

        难道说……?

        袁明珠劝道:“药铺不是其它买卖,换个人上手就能干,像您这样干了十来年经验丰富的,新东家也舍不得放您走。”

        离开药铺,袁明珠想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袁白驹,说:“咱们从隆泰那边过,看看六哥排到哪儿了。”

        袁少驹:“你们去吧,我先去菜馆占座。”

        袁明珠:“行,要个二楼的雅间。”

        袁少驹已经跑出去老远了,回头应着:“知道啦,老规矩,要临窗的雅间。”

        袁珍珠劝道:“在楼下吃吧,雅间多贵。”

        “钱是王八蛋,花完咱再赚,姐姐就别操心了。”袁明珠嬉笑道。

        袁珍珠说不过她,只说了一句:“你呀!”

        袁明珠浑不在意,她可不想跟孙检芳他爹孙老财似的,一辈子从自己一家人身上刻骨头刮肉省下的钱,都埋在地下孝敬土地公了。

        既没自己享受,也没惠及儿孙。

        这些年家里的状况蒸蒸日上,前院枣树下埋的那些金银一直也没用上,她也就没就花费心思去挖出来。

        若是真要东迁,走之前还得想着那些银子不能忘了。

        兄妹几个绕到隆泰那边,远远看过去,排队的人里头没有袁白驹。

        龙须糖,顾名思义,就是把糖加上其它材料,拉成细细的丝,然后挽成固定的形状。

        味道也就那么回事。

        不过因为做工复杂,每天都是限量供应,所以颇受推崇。

        没有看到袁白驹,袁叔驹说:“可能六弟已经买走了回去了,咱们也过去吧?”

        到了菜馆,跑堂的伙计问:“客官几位?”

        “我五弟过来了吗?他之前来订的楼上的雅间。”

        “来了来了,在楼上呢!”

        伙计松了一口气。

        一个十岁上下的孩子单独来订雅间,不给订怕得罪他后头的大人,订给他有心里嘀咕,怕到时候没人来给付账。

        阿米豆腐,多亏来人了。

        把人迎上去。

        袁明珠他们进了雅间,雅间内只有袁少驹一人。

        袁叔驹问:“六弟呢?怎么还没来?”

        袁少驹:“他不是排队去买龙须糖了吗?哪有那么快?咱们等他一会就是了,我还没饿呢,你饿啦?你要是饿了,咱们就先点两样你先吃着。”

        “我没饿,就是刚刚在隆泰没看到他,以为他已经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