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 入宫

作品:《 逍遥皇子俏皇妃

        小妹手哆嗦的拿出一颗药瓶子,从中倒出一枚丹药给自家主人吃下去。笑嘻嘻的说:“团团和小暖昨天受了点伤,今天在自己房间中休息就不能出来服侍小姐了。这是团团给我的丹药,说是只要小姐吃下去就能很快的恢复过啦。团团还说了!”

        “还说什么?”

        "团团说,小姐是人间圣女。掌控人间生命之力和人间的孕育之力,所以就算你的修为在高。在成仙之前,作为女人的本能还是和凡人一样的。"小妹说完还是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子,看到主人杀人的目光连忙说:“小姐,你怎么了?”

        原来昨天晚上偷听的人是那两个家伙,等过两天自己身体好了点会后。肯定会让那两个家伙好看的。

        丹药滑入喉咙的时候,身体丧失的力量逐渐回归。可是下一刻她的火气有蹭蹭的涌了上来,这丹药有问题。这丹药是限制了自己身适应丹药的能力 。说的明白点就是,从今天开始三年之内除了疗伤的丹药之外,省下的丹药只要进入她的体内就回瞬间消失的。

        沈千凤坐了起来吐出了一口浊气,这死丫头真的还是担心她给自己下药。不让自己怀孕呀,她沈千凤真的像她想得那样是一个说话不算话的主子吗?

        凤栖宫,皇上今天没有上朝。昨天的事情太多睡得有点完了。想来到时候身边的已经没有人了。床边一直守护着的小太监立刻将皇上给扶了起来,随后好好的服侍皇上穿衣洗漱。

        一切都整理好了之后,皇上才开了口:“三王爷和王妃进宫了没有?还有皇后呢?”

        服侍皇上的小太监早就得了曹公公吩咐,将他知道的事情告诉了皇上。

        “回皇上,三王爷一个时辰之前进了宫。交上了了落红帕,现在正在和皇后娘娘还有敏妃娘娘在前厅说话了。只是王妃没有进宫,说是王妃身子有一些不适。”

        皇上哈哈大笑:“这小子也是的,走我们一起去看看!”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刚刚走了一步皇上就觉得眼前的景色突然的模糊了一下,随后有回复了清明。小太监也是下了一跳,赶忙扶着皇上说:“皇上,你没事吧?要不奴才现在就传太医给您看看?”

        皇上怎么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了,前些日子敏妃早就告诫过自己。要是不服用延寿丹的话,最多也就是只有一年不到的寿命。这段时间他不去无月宫,就是不想让敏妃娘娘还在唠叨这个事情。

        就算是吃了那延长寿命的丹药又能如何呢?只不过浑浑噩噩在过上个几百年,然后一样会从新进入轮回在来一次而已。

        “你看到了就行, 出去之后不能向任何一个人说起这件事情,否则朕诛你九族!”

        小太监身子一个哆嗦差点就直接昏了过去,只是若现在昏迷了。皇上可能就直接要了他的命了。

        皇上去见自己儿子的时候,三王府也迎来了两位不该今天今王府的人。

        司徒兰也不知道小公主为什么会登门,让她带着过来看望自己的三嫂。

        沈小乐带着消息走进花厅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主子正坐在桌前。一边喝着大补的燕窝粥,一边正在和跪在地上的两个人畅谈人生呢?

        就听沈千凤苦口婆心的问:“你们两个真的知道错了吗?”小样敢听你主人的墙角,不给个小小的惩罚那她就不是沈千凤。

        挥了挥手让两个手下站起来,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容:“既然你们两个这么喜欢听墙角,那就好好的听一下。”

        沈千凤思索了一会道:“帝都城最有名气的是***,你们的任务就是每天晚上怕在***的楼顶上给我听上三个夜晚就行了!”

        团团在心里骂了一声:“主人真变态!”

        春颖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给沈千凤行了个礼说:“夫人和小公主过来了,要件王妃娘娘!”

        沈千凤端着汤碗的手一顿,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这娘亲过来还算是说的过去。这个小公主过来是什么意思?

        吐了吐舌头沈千凤小声的说:“让她们进啦吧!”

        随后扫了一眼下面跪着的两个人,挥了挥手:“你们起来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团团和小暖从地上站了起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小暖问:“主人,那惩罚我们还去不去?”

        沈千凤一掌排在桌子上:“你要在啰嗦一下!”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小暖就让团团给拉下去了。

        这两个神兽好像是越来越不听自己的话了。咬了咬牙她还是要在这里装一下清高的样子。否则,让娘亲看到了总是要说上一句两句的。

        就在沈千凤思索的时候,第一个闯进花厅的不是自己的娘亲。而是一向活泼的小公主,她看着比昨天有美上几分的她的。更加的嬉皮笑脸起来,上来抓着自家三嫂的手说:“果然是变的更加的风情万种起来,娘亲说的一点也没从呀!”

        跟着走进来的司徒月听到了自己侄女的那句风情万种,心想是不是哪一天和自己的妹妹好好的去谈一下人生了。把自己的女儿教育的是不是有点长歪了。

        “咳咳!”

        声音传入沈千凤的耳朵的时候,她就看到自己的娘亲站在花厅的门口。急忙站了起来,走了几步给娘亲跪下。

        “你都是大人了,以后就没有必要说跪就跪我了。起来吧!”

        沈千凤站来来的时候,扯得小腹又是一阵坠痛。该死的男人,今天不是三天之内都别再想进我的屋子。

        司徒兰很快的发现了女儿不对劲,上前扶着自己的女儿坐在的刚才的椅子上。责怪的说:“不让人省心的丫头,不老老实实的呆在房间里。还出来乱走动,这江奇也不知道个轻重。”

        团团为三王爷鞠了一把辛酸泪,小声回道:“回夫人,这个真的不愿王爷。主人是人间圣女,在繁衍子嗣的事情上。所有的反应都会在主人的身上放大十倍不止,不过夫人不要担心。只是第一次而以。”

        沈千凤的心咯噔一下,放大十倍。狠狠的挡了一下自己的神兽碎碎念:“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团团直摇头:“没了,没了,然后拽着小暖直接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司徒兰无奈的笑了笑,宠溺的在女儿的头上点了点:“好了,我这次过来不是看你教训人的,而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重要的事情,娘亲昨天才是你女儿的大婚之日。最起码能不能让你女儿好好的过一个蜜月呀。

        沈千凤用着慵懒的目光看着自家娘亲:“有什么事情不能过两天再说!”她慵懒的看着娘亲,用着苦哈哈的眼神看着司徒兰。

        “你这丫头,这件事情不让你出手的。你只需要出个注意就行了。”

        出个注意,沈千凤皱了皱眉头:“什么事情,娘亲你说给我听听!”

        沈千凤将昨天晚上才收到的消息给了沈千凤,消息上说东海最近波涛汹涌。常常有出海打鱼的凡人莫名其妙的小时,司徒家族的弟子曾经派人去调查过。怀疑是海中妖兽所谓,所有将这件事报了过来。

        “娘亲的意思是,怀疑这件事情和封印之地有关。”沈千凤说:“那这件事情真的要好好的查一查,我们的手里只有封印之地一般的钥匙。必须要尽快找到另一半才行。”沈千凤摸着自己的下巴思考道:“恩,昨天鲁家的力量被我们彻底拔出。我们下一步关注的重点还是翰墨城以北的那头青狮的手下,会不会直接对人族开战的问题。”

        司徒兰虽然得了夏蓉的记忆,但是短时间之内对人间个各族力量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想了想还是说:“好吧,既然这是你的建议。我还是早点去见你外公,将你的意思转达。”

        一直莫不成声的小公主脸色变了变,急忙开口询问:“真的要爆发妖兽战争吗?”

        帝国也不是没有爆发过与妖兽的战争,只是凡人对妖兽还是输多赢少的。每一次都是隐世家族出手才能彻底平息下来的。

        司徒兰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不想将还没有发声的事情当作一定要发生都是回请来说。出口安慰道:“应该不会的,乖你陪着你嫂子说话。我还有别的事情。我明天一早过来陪着你一起入宫。”

        江奇是吃完饭的时候才回到王府的,留小公主吃了晚饭之后就将人个送走了。该走的人走了之后,沈千凤自己一个人会了房间。随后直接用阵法封闭了近来的门和窗户。

        江奇回来的时候,笑嘻嘻的敲着门。时不时的说上一句两句,总之就是要是他这个王爷。要是第二天就背自己娘子给关在了门外,他肯定会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的。

        在房门外面捣鼓了大半个时辰,屋里面才传出来沈千凤的声音:“近来可以,不过你要老实一点。只准睡觉,其他的什么都不许做!否则就去睡书房去!”

        江奇咬了咬牙,还是同意了。反正无论外面还是家中,只要这个小丫头动动嘴自己肯定是无条件的接受。不对不是无条件的接受,这是牵涉到自己后半生幸福的事情。

        算了,昨天就先放过这丫头吧。门开的时候,江奇走了进去。脚步轻松的走了内室,看到慵懒的躺在床上的女子。那颗心有开始的悸动起来,沈千凤此时此刻只穿最贴身的衣服。双脚和双腿都露在外面,房间的中的光线柔和。

        少女的缎子般的肌肤,如今看上去竟然散发着蒙蒙的光。

        江奇的喉咙不由的吞咽了一声,这声音还是传进了某人的耳朵中。、

        “你要是不睡,我要谁了!”

        男人被这一嗓子给弄得兴趣全无,身上一层凉意动头窜到了脚后跟。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柜子中拿了薄被来道床边。首先给沈千凤盖上,然后自己脱了外衣也钻了进去。

        如今的他搂着沈千凤香软的身子,放松身心。心里美滋滋的,灯被吹灭之后。月光撒了进来,江奇自言自语:“说实话,我还真的不愿意做这个皇帝。如果有一天可以逍遥天下那该多好呀。”

        本以为睡着的沈千凤确实转过头来,将自己的下巴埋入男人的肩窝闷闷的说:“那怎么可能呢?我们的肩膀上都有自己的使命,等到一切过去之后。我一定会陪着奇哥哥逍遥天下的。”

        不过这个理想还是太远了,无奈寂静无声。而此时此刻,翰墨城西北千里之外的原始树林之中。那个被人族关注的青狮正在聚集着自己的族人,还有来自远方的可人。一起密谋着一件了不得大事情。

        沈千凤在男人问暖的怀抱中舒舒服服的睡了一晚上,想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身边还是没有人。自己下床穿好了衣服,才喊了外面守着的丫鬟。到了三王府之后,只有你小妹和春颖在一旁服侍着。

        昨天和今天都没有看到小乐,沈千凤便问了小妹:“小乐怎么最近老是看不着她!”

        沈小乐最近在做什么,小妹真的是不知道。站在一旁的春颖倒是说:“王爷让她进了神阁,说是沈家这几天有写不同的声音。”

        小妹正在给沈千凤梳头,听到了关于沈家的消息的时候,她忽的转过头来。还抓在小妹手中的头发,没有来得及松开。

        沈千凤就觉得头皮一疼,立刻就不敢乱动了。

        就在这个时候,江奇从门外走进来。凶狠的目光瞪了一下小妹:“有你这样给主子梳头的吗?”

        沈千凤觉得自己在不出声,小妹肯定要吃苦头了。才立刻出声:“没事,你这么大惊小怪干什么?你看都都吓着小妹了。”

        小妹梳头的手更加的小心,原本需要一刻钟的工序。竟然多花了半刻钟的时间才给弄好。可是江奇还是十分不满意,嘴里嘟囔着等小花生完孩子之后。让她在回到沈千凤身边伺候。

        沈千凤确是等了他一下,恶狠狠的说:“你吧人家孩子她娘给弄过来,不怕星云丢下手中的工作回家照顾孩子去呀。”

        江奇想了想还是最终打消了这个年头,带着自己的媳妇出了门。坐上了进宫的马车,向着皇宫缓慢的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