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 遇袭

作品:《 逍遥皇子俏皇妃

        这个时候有死人,是不是有人针对于她。江奇紧了紧怀中的少女说了一声:“小妹,你过去看一看!”

        坐在车辕上的小妹立刻跳下车去,小心翼翼的接近躺在道路中央的男子。没错那是一个男子,大概是三十岁出头的样子。还没有接近的时候,就看到那个男子忽然动了动。

        忽然抬起头来:“救,救我!”

        男人再次昏过去之后,四周一下子跑出了十几个黑衣人。小花不敢上前,因为这些黑衣杀手之中竟然有两个修士。

        小妹身子一闪就挡在了男子的身前,冷冷的对视那些杀手:“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当街杀人!”

        杀手看到了后面马车就知道不好,这里面的人是得罪不起的。杀手头子瞄了一眼自己的身边,一个高个子的中年人说:“仙长,这些人一个都不能留。否则回去之后主子是绕不过我们的。”

        听到这声音沈千凤是在是躺不下去了,从男人的会中坐了起来。这帮家伙是在逗自己玩,马车上赫然写着的是什么三王府的马车。就算是不把她这个王妃娘娘放在眼中,难道江奇这个赫赫有名的战神王爷都给无视了。

        就在这个时候,杀手头子再次说道:“麻烦仙长解决了马车中的人,我们来搞定目标就离开。”

        小妹刚刚已经得到了主人的命令,一定不要让这些人伤者了后面的人。那个看似修为很高的修士这个时候才发现,当在半死不活男人面前的小姑娘竟然也是个修士。

        但是她不打算去招呼在的同伴,而是转身向着马车走去。一边走,一边举起自己手。小妹看到了什么,那个杀手的手中拖着一团小小的雷电。

        马车中的沈千凤皱了皱眉,这个人是雷灵根。修为已经还没有到元婴期,估摸了一下她还是能对付的。正要跳出马车的时候,天灵剑醒了过来让她将今天的收到的礼物拿出来。对付这个雷灵根修士。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隐藏在暗中的白霜凝只是扫了一眼,就打消了出去弄死这个不知死活修士的想法。这个人太弱了,估摸着能接得住主人一招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修士见到马车中跳下一个人来,眼睛一下子差点瞪了出来。这个人他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呢?

        肚面少女那种上位者的其实直接压了过来,明明那个小丫头的修为比起自己低了好多等级的。怎么在面对她的时候竟有一种浑身冰寒的感觉。

        “你是谁?”

        沈千凤撇了撇嘴,什么时候杀手还能问上一问呢?不是见面就要拔剑,然后以命相搏的吗?

        沈千凤右手握着手中的宝剑,慢慢的拔了出来。那宝剑出窍的声音听的所有的杀手身子就是一抖。果然是一把宝剑,只是。等等,她明白了刚刚出来的时候天灵剑为什么告诉自己。要那这个和对面的那人交战了。狠狠的咬了咬牙,看样子要押着点打了,不能将这个人直接给弄死了。

        否则去哪里寻雷灵根如此修为的对手了,想到这里沈千凤手持长剑指着修士道:“放了那个人,今天本姑娘可以绕你们一名。否则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一听到这样挑衅的话,是个比对手高的人都是忍不住的。男人好像是有些失控了,掌心有一团雷电的那只手朝着天空一抛。霎时间天空风起云涌起来,天空中有银白色的雷电从天际降落下来。

        不远处还真的去跑去挨罚的两个人,猛地抬起头来。看了看帝都城上空的天空。心不由的抽了抽:"主人这是怎么干什么,搞这么大的动静。"

        团团确是立刻立刻超绝到了什么,狠狠的打了一下哆嗦:“你糊涂了,主人的气息就在那篇雷云之间。”说着就要冲过去救驾,只是人还没有飞起来的就被后面的伸出来的手给拽了回去。

        “小暖,主人有难,难道我们什么都不管了吗?”

        小暖嘴角抽了抽:“你会吐呀,这并不是天雷。这只是阵法和自身修为聚集的灵气天象而已。”

        实际上外面看着很吓人,危机四伏的。其实在电光落下的那一刹那间。小暖没哟发现沈千凤嘴角漏出的诡异笑容而已。

        事实也真如小暖说的那样,这个人释放出来的雷电就是一个假象。并不是什么天劫等级的雷电,沈千凤就举着那把剑将天下将落下的神殿全部给吸收了。

        那些杀手怎么可能是小妹的对手,三两下子都给打趴下了正在痛苦的哀嚎。

        修士在出手的下一刻就后悔了,其实很简单对手那把剑能够吸收雷电。而吸收的雷电越多,等级升级的就越快。

        男修士这时候想要收手已经不可能了,自己的修为和灵力好像是要钱的向外涌去。男修士脸色大变直接喊了一声:“前辈,前辈饶命!”

        沈千凤看到那个人的修为也只能到这里的,心念一动断了灵力输送。对面的男修士双腿一软件直接瘫软在地上。以为大势已去的修士这时候听刚刚的那个少女轻哼了一声:“说,光天化日你为什么要追杀这个人。只要说实话,本公主或许能饶你们一命。”

        好不容易帝都城安静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自己成亲了。老天爷也不给她休息喘气的时候,第三天就要给她找事情做。沈千凤的心情十分不爽,刚刚真的想要直接抽干这个男人得了。

        本公主?男修士脸色大变,能在帝都城敢这么嚣张的公主肯定不是皇上的掌上明珠。那是现如今的三王爷的正妃,千凤公主。

        想到为了几个高品质的丹药,直接得罪的是隐世家族的圣女大人。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现在的生死就在面前小姑娘的一念之间。

        男修士急忙肯头,将昨天晚上有人找到了他说是自己手中有他需要的丹药。只要他帮着他除掉一个人,珍贵的丹药就会奉上。

        为了就自己儿子的性命,男修士答应了下来。他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散修,若不是机缘巧合加上资质相当的好。也绝对不可能子啊弱冠之年就有能进阶元婴的希望。

        “那幕后之人你认识?”沈千凤皱眉问道。

        男人摇了摇头:“不认识,还请圣女放我一条性命。”

        沈千凤冷哼:“你这么容你将你的性命给交出去,你的妻子和儿子怎么办?可是想过她们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

        男人低些了头,这个时候街道的对面冲过来一对侍卫打扮的人。这些侍卫打扮有些古怪,刚刚探出头来的江奇眉头皱了皱。下了马车站在自家媳妇的身边小声说:“这是西岳国的侍女,没有想到这个二皇子竟然吧皇室的护卫队都给弄进城了。这风无痕是不是皮痒痒了。”

        正在一群侍卫保护和的二皇子眼神锐利的看着被侍卫包裹的江奇。怎么在这里会遇到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

        可是为了地上快要死去的那个人,风无痕只有乖乖的下了马。赶紧上前检查了一下躺在地上的那个人。人还没有死就行,只要还活着那就还有希望。

        风无痕看着依然站在那里和杀手聊天的沈千凤,不由喊道:“王妃娘娘还是来先看看病人吧!”

        “嗯?”沈千凤知道风无痕叫自己又说了病人的事情,难道那个倒在地上的男子就是秦眠的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吗?

        伸手在对面男人的身上拍了一张符箓,然后急忙走了过去。地上的男子身上并没有什么外伤,可是当沈千凤搭脉的时候眉心慢慢的拧在了一起。

        这个男人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病,而是中毒了。是从小到大用自己的身子在养着毒,现在各种毒素的平衡已经给打断了。

        她恶狠狠的瞪了二皇子一眼,滴滴的说出了两个字:“毒人!”

        “毒人!”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风无痕也是吓了一跳,心想这个男人是受过多少的苦痛,才能撑到如今。他的声音有些低缓:“能救吗?”

        沈千凤对视了一眼自己的相公,看到奇哥哥的眼神她思索了一会:“有救,但是需要时间。只是你们付出的代价不够。”

        风无痕脸色阴沉,一把上古神剑还不够吗?就听沈千凤的声音轻轻的响起:“西岳国,四目雪山之巅的千年雪莲。我要两朵,一朵为了就这个男人。另一颗作为报酬付给我。”

        传闻四目山的千年雪莲,每千年才能开一次花。花期很短只有一刻钟,若是不在一刻钟摘下来的话。就要在等上千年才行,西岳国皇室早在十几年前就顺利的将那四朵千年雪莲给取了下来,如今都放在皇室的境地之中。

        某人的牙都快要咬碎了,最好还是长长的叹了口气:“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把东西给你带来!但是你一定要保证治好这个人。”

        风无痕眼神盯着沈千凤,就是要她给一个承诺而已。沈千凤从自己的随身空间的炼丹房中找到了一个灰扑扑的瓶子,心念一动那个瓶子就出现在她的手中。

        抖出瓶子中唯一一颗丹药给地上的那个服用上,风无痕就看到本来快已经没有了人气的男人。竟然眼皮子动了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我只是暂时压制了他身体的毒素爆发的时间,最多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如果你的药还是送不来的话。那这个人神仙难救。”

        沈千凤挥手之间,那个人已经消失在了地上。她对着二皇子笑道:“我就是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让秦眠还有你这位二皇子不遗余力的救他?”

        风无痕已经上了马背,对着沈千凤和江奇抚了抚道:“秦家和皇室联姻生下的不止我一个孩子,这个故事还是以后等着他毒解开以后。让他来告诉你们把!”说着抱拳:“三王爷,千凤公主我们后会有期。虽然我不想说那些话,但我还是要提心你们。小心那些做做的小人。”

        话毕双腿一夹住马腹,单人单骑向着城门而去。后面十几个护卫紧跟而去,仿佛是在万一刻就追不上的感觉。

        沈千凤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修士最终叹了口气道:“你走吧!明天带着你的儿子到三王府来一趟,我相信你要走的话。那些人是拦不住你的。”随后扔个那个男修一个小瓶子,之后头也不回的和江奇离开了。

        而被小妹击毙的那些杀手如今连尸体都没有了踪迹。估计是那小丫头肯定是用储物袋给装了起来,准备何时的时候处理了。

        男修士再也不敢多想,倒出瓷瓶中的丹药。只是调戏半个时辰,他的修为就恢复了过来,几个纵身就消失在就消失在夕阳之下。

        男修士回到租住的小院子中,见到自己的妻子正在给儿子喂药。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妻子看到自己的丈夫回来了,于是逼问:“你今天去哪里了?”

        看着妻子憔悴的面容,男修士依然哭着脸:“没去哪里了,红儿,这个地方不能在住了。明天我带你去另一个地方,那个人说能治疗儿子的病。”

        那个叫红儿的女子身体一颤:“另一个地方,什么地方?我们的儿子不是得了绝症了吗?”对在她的那个世界是叫做绝症的,得了这个病只能等死的份。

        男修士好久没有露出笑脸来:“能救我们儿子的人是千凤公主呀!”

        “就是那个大家伙穿的神乎其神的人间圣女。”红儿的脸色变了变在考虑是不是要去求这个人。

        男修士好像是看出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急忙说:“你认识圣女?”

        红儿也是有些不确定,只是名字相同而已。那次大爆炸之后,她是在这个男**子的身上苏醒过来的。重活一世,她已经不再期望回到那个血腥冰冷的前世。只是万一是自己想的那个样子,希望能够得到她的一点点照顾也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男修士愣了愣:“你说的圣女,肯定有你说的那个厉害的。放心了,我们的儿子肯定会没事的。”他上前抱起红儿慢慢的抚摸着她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