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28章 拦车成功

作品:《 农门茶香,拐个权臣来种田

        第728章 拦车成功

        话说被白荼扔了荷包的李善英和珍儿把荷包捡回来之后,又继续拦车,这一次运气好,拦住了一户寻常人家的马车。

        妇人带着两个还未入学的孩子上山去烧香,正好也摘杏儿。妇人心善,见她两个姑娘家在烈日地下拦车,也不像是坏人,就答应了。

        李善英看着马车外面还算不错,可是没想到进来竟然如此狭小,便有些不满,便绝了那给银子的心思。

        心里只想着,我即便是侧妃,那也是云国大成王的妃子,屈尊降贵坐这样的破车,算是他们家的荣幸了,凭何还要给银子?

        毕竟是个人,从来都不会嫌自己的银子多。

        妇人本还热情款待的,特意叫自己两个孩在挤在一处,将宽敞的地方腾出来给她主仆二人,自己带着两个孩子挤在桌子着一旁。

        哪里晓得对方眼里竟然露出那样嫌弃之色,叫她心中好生难受,本打算拿出来招待她的百味轩糕点,也就只分给两个孩子。

        然李善英一看这分明就是蛋糕,顿时一脸激动得失了态,抓起这妇人的手腕问:“这是你做的?”

        她此举不但吓着妇人,还有两个孩子都朝她露出害怕的表情来。

        妇人赶紧挣扎,伸手护住两个孩子,“这是百味轩买来的蛋糕。”一面又觉得好奇,即便她不是琼州本地人,那这大楚人,哪个不晓得百味轩的糕点?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李善英闻言,这才将她松开了,脑子里却乱糟糟的。先是有面膜,如今又有蛋糕……可是一想起兰筝迟迟不回自己的消息,便心中烦恼不已。

        蛋糕虽然自己也会做,但是学艺不精,做出来硬邦邦的,哪里像是这两个小孩手里拿着的这样软。

        妇人被她吓到,赶紧将剩余的海面蛋糕拿出来,心惊胆颤的,心中百万个后悔,刚才为何就心软要捎她们?

        瞧这眼下她把孩子吓成了什么样子……

        吃了这蛋糕,李善英心中越发不是滋味了,心说觉得同样是穿越者,为什么自己做什么都做不好?

        其实这些白荼也做不好,可是白荼愿意将自己知道的分享出来给专业的人,然后结合他们的实际操作,这样便能做出最好的来。

        可是李善英不一样,她觉得这些是宝藏,是她发财的秘诀,如果别人都会了,那么怎么体现她跟别人的不一样呢?

        而且自己连最基本的琴棋书画都不会,跟这个时代大家所喜欢的大家闺秀差得太远,所以这些技能她要留来傍身。

        当然,也不止一次后悔,当初自己要是上课多用几分心,或者晓得要穿越的话,应该去将制作火药的配方背下来,还有做玻璃什么的……尤其是云国,最离不开的交通工具就是船,她应该去买一本制作船只的书籍带着一起穿越来才是。

        就在李善英闷闷不乐与后悔中,马车终于爬上了五指山,在五庄观的山门口停下来了。

        道家清净之地,是禁止车辆进入的。

        而白荼和卫淳此刻正带着孩子们进入道观。

        来都来了,三清祖师爷那是要拜一拜的,九阳听闻她来了,便赶紧迎出来,又关忧的问:“伤势怎样?”

        “已无大碍了,不过我听周一仙说,您老不是闭关了么?”白荼回着。据说九阳被周一仙拉着从回眸一笑里走了一趟,就吓得赶紧跑回五指山念经。

        听白荼提起周一仙,九阳脸色就不大好。不过落到白荼身后的几个孩子身上,顺势转开话题道:“也要来摘杏子么?”

        几个孩子甜甜的喊了一声道长爷爷,顿时将他乐得,“别去前头,那边的杏子结得不好,酸,还小。我带你们去别处摘,那儿的杏子又大又甜。”于是立即叫了小道取篮子来,亲自领着六个孩子去了。

        卫淳跟白荼相视一眼,倒显得她们俩多余,然后赶紧跟了过去。

        前面的杏子其实也不是不好,就是给来摘的人多,白荼他们来得晚了,不免就是人家挑剩下的,或是还没有熟透的。

        但是旁边是五庄观的私园了,里头的果树是不对外开放的,就他们道观里的,一时半会儿也吃不完这么多,所以自然一个个熟透了挂在树枝上。

        小孩儿家本就贪嘴,如今看着这满树的杏儿越发兴奋不已,几个孩子就立刻脚底离地,直接用轻功飞到树上去,看得地下的白荼好不眼馋。

        九阳也不阻止他们,反而笑道:“这样好,这样好,比拿竹竿捅还要好,瞧中哪一个就摘哪一个,没熟的下一次来又能摘了。”

        白想想听着九阳的话,一定没有要责怪他们的意思,心想要是在家里,肯定都被大姨拿着扫帚打下来了。于是觉得九阳真是个好人。但心中也有疑惑,一面往嘴巴里塞杏儿,一面问道:“道长爷爷,您不会等我们吃饱了,然后把我们扔进你的丹炉吧?”

        九阳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连忙笑道:“听谁说的,爷爷又不是大妖怪,怎么会把你们扔进丹炉呢?”

        凌沫刚才已经看到了广场中央那顶大炉子了,有点小怕怕:“可是周爷爷总说我们要是不听话,就把我们送给您,给您扔进丹炉里炼丹。”

        九阳得了这话,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但也只是一瞬就继续慈祥的笑道:“没有的事,爷爷不炼丹,那丹炉都是摆设。”只是下一刻回过头看朝白荼,一张老脸满是狰狞:“荼荼,你这样不公平,怎么能叫周一仙如此在背后中伤我呢?”

        白荼满脸无辜,连忙解释:“这个我真没听说过……”不然,她也不能叫周一仙如此妖言惑众吓唬人啊。所谓三人成虎事多有,这要是传出去,对五庄观名声也不好啊。

        卫淳也觉得这周一仙怎么背地里胡说八道……

        九阳有些不信,直至白荼都快指天发誓了,他那脸色才好了几分:“这个死老头,看我下次不打死他才怪。”

        白荼听了别过头去直翻白眼,这两老头相爱相杀,为什么每次要牵连自己。问题是还什么都喜欢较劲儿!

        不多会儿,几个小家伙在树上就各自摘了一小篮杏儿,高高兴兴的提着下来,给白荼和卫淳炫耀。

        少不得是要将他们都夸一遍,这才甘心,然后高高兴兴的跟着九阳回去,吃他准备的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