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章 劫货

作品:《 临晚镜伤流景

        县令推开挡路的手下,动手翻看地上的箱子,里面全是精致的布匹。县令看着梅台平淡定的样子,愤怒的踹倒每一口箱子,布料散了一地。

        “梅台平,能耐啊。”县令斜眼。

        “草民只是一介良民,奉公守法,不明白大人此番是何缘故。”

        “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哼,我们走…”说完县令带着众人离开了码头。

        梅台平看着县令离开的背影,哼…

        …

        此时城中另一个角落。陆流景、林显几人躲在暗处,眼前的马车正在装货。

        根据白夜递回来的消息,今晚星宿教装的货不是在码头就是在这处,他们赌对了,梅台平去码头显然是调虎离山之计。

        星宿教的六个人鬼鬼祟祟,两个人看马车,四个人搬货。来回数趟后,就将货物全部装上了马车。马车沿着街道缓缓驶出,原本三辆马车的货物现在全集中在一辆马车上,马匹乏力的大喘气,烦躁无比。

        陆流景等人悄悄跟着马车,粗粗估算,如果箱子里都是黄金的话,这里得有几十万银两。这么大笔银钱就算是陆家,也不是说凑就能马上凑齐的,这些钱从宁国流出又会去向何处。梅台平来回宁国已不知几回,如果每次都是运黄金,那加起来得是多大的数量。

        马车行了一路,最后还是到了码头,码头上梅台平还在装货,只是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辆马车上。只见原本停在码头边缘的一艘小破船上出来一个人,一身黑衣带着斗笠让人看不清样貌。

        来人迅速朝着新到的马车走去,几个人合力,一趟就将货物都提了起来。

        至此,梅台平紧绷的心终于和缓了些。催促着大船的工人加紧装货,眼神却不自禁往小船上飘。

        听说此次来接货的是核心人物,以往每次送货,对方都保密的紧。

        此时,一个星宿教的门人急匆匆走到梅台平身边,跟他低声说着什么,还未说完,码头的灯火再一次大亮,梅台平看看小船,小船又重新蛰伏,船上的人已不知去了何处。

        给小船抬货的人因为突然消失的助力,货掉在了地上,一角露出了金灿灿的黄金。众人慌忙将东西掩护好。

        “哈哈…”随着一声贼笑,县令带着众人又出现在码头。原来刚才他们一直没有离开,悄悄躲在了暗处。

        “梅台平,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不明白大人是什么意思。”梅台平余光里一直注意着货物,单手藏在身后,向身后人摆摆手。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县令一挥手,身后的队伍迅速围将过来。

        正要动手,出乎意料的,另一帮黑衣人从天而降,将货物围在中央。三人将货物往后拖,另外十几人拦在前面。

        “梅台平,你反了不成。”

        “我不懂大人什么意思,这些人我并不认识。我的货已经全上船了,就不打扰大人办案了。告退。”说完梅台平带着手下离开码头,到了僻静处才停下来。

        县令看着眼前出现的黑衣人,神色阴鹜,这个官职做了这么多年,也快到了养老的年纪,本来想趁机捞一笔,没想到尽然是块硬铁板,不踢又不甘心。

        “上。”

        一众差人与黑衣人战到一起,刀光火影,黑衣人有货物这个累赘退的并不快,且打且退,退到一个路口,突然两边又各冲出一拨黑衣人。几个黑衣人接手货物,提货的人瞬间轻松很多,松开货物加入了阻拦的队伍。

        提货的几人互看一眼,心领神悟飞速朝后退去。与差人战到一处的一人回头看看货物又看看周遭的人,暗叫不对。刚想脱身去追又被差人缠上。眼睁睁看着几人消失在夜色中,眼珠子都快瞪出了眼眶。

        县令见货物已消失在路口,挥挥手,差人们渐渐退出打斗的队伍。

        黑衣人们见围势松动下来,聚在一处,得了命令,集体四处散开,逃了出去。

        “大人,为何不绞杀了他们?”

        “东西没找到,派人跟着他们。”

        “是。”县令微眯起眼,不能死太多人,节外生枝没有好处。

        黑衣人退到一处,拉下蒙面汗巾,黑沉的眼色,赫然是梅台平。梅台平愤怒一掌打在身边的手下身上。被打中的人摔飞在地,捂着胸口起身跪下。

        “一帮废物,给我查。查不出来我们都得死。”众人不敢言语,四散开去。

        再看另一帮黑衣人,将货物拖进陆家仓库,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往地窖内丢去。

        几人迅速回房换了衣裳回到院内。

        “清谷,去准备一万两黄金送去县令府,记住低调。”

        “是。”

        “转告县令,可以缉拿梅台平了。”

        “是。”

        “这东西来历不明,说不好这几日会有人找来,这些天估计会有异动,先观察几日再说。能让梅台平弑兄,这背后必定有什么惊人的秘密。”要想知道梅台平到底做的什么勾当就要把身后的人引出来。

        “少爷,今日出手抢货时,我感觉旁边有人一直在盯着我们。”白夜说道。

        陆流景思考了一阵,“如果是货的主人应该会出手阻拦,这人是敌是友…”

        ……

        县令频退众人,打开陆家送来的金子,没想到刚才那货物居然是被陆流景的人劫走的,虽不知道星宿教运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万两黄金已够养老了,县令眯起眼睛,决定此事就此搁下。

        ……

        城外一座破庙内,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似在等着什么人。

        “少爷。”白衣男子转过身,洛晚镜如果此时看见此人定会一惊。

        “情况如何?”

        “梅台平的人没有成功。”

        “东西呢?”

        “东西进了陆家,另一班黑衣人估计是陆公子的人。”

        “有没有追查到小船上的人?”

        “那人轻功了得,我们的人跟丢了。”

        白衣男子沉默了会,“守着城门口继续追查。”

        “是。”

        说完白衣男子带着几人从破庙中走出,身影消失在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