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40章 慕少凌滔天的怒火!

作品:《 此情惟你独钟

        一楼,二楼全部戒备森严,每隔几步,就有若干黑衣人守在那里。

        雷在一楼的别墅大厅,接待了慕少凌。

        令慕少凌稍感诧异的是,他原以为杀人不眨眼的雷,可能是个古板严苛的老头,或是个暴戾又凶狠中年男人,却不曾想,他如此年轻。

        雷有着俄国男人特有的高大和壮硕,但他的相貌却斯文,噙着的笑容,温煦如阳。

        这样帅气的男人,的确很难和传闻中那个,让人不寒而栗的黑手党教父联想到一起。

        慕少凌在观察雷的同时,雷也不动声色的将他观察了一遍。

        这个将集团生意遍布亚欧大陆的男人,相貌极为出色,尽管他只是一介普通的商人,但他浑身散发出来的王者气势,还有面对这龙潭虎穴,依旧坦然自若的态度,的确让人不容小觑。

        两个同样气势凛然的男人,在大厅相对而坐。

        空气中的气压,瞬间变得低迷起来。

        雷抽出一根雪茄,递给了慕少凌:“慕先生远道而来,那我就长话短说。你兄弟泡了我唯一的姐姐薇薇安,现在他却不想负责,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但我那姐姐是个死心眼,非要嫁给他,那小子宁死也不娶。今天我就给他两个选择,娶了薇薇安,一切都好说,要是他非要坚持不娶,看在慕先生的面上,我饶他一条狗命,但是要卸了他一只手!”

        慕少凌稳坐沙发上,吐了一口烟圈,点了点头。 m.quanzhifashi.com

        黑色世界的规则,向来残酷。

        慕少凌知道,雷能勉强说出第二种选择,已经算是大大的仁慈了。

        雷对着属下做了一个手势。

        不一会儿,一个浑身是血,鼻青脸肿,几乎看不出真面目的男人,被扔到了大厅。

        尽管南宫肆伤的很重,但他依然倔强的大声咒骂着雷:“雷,你个狗娘养的,有本事你杀了我!我南宫肆就算死,也不会娶你那恐龙姐!”

        但当南宫肆的目光落到慕少凌身上的时候,眼神愧疚的躲闪着:“大,大哥……”

        他也没想到,此事弄得这么严重,原本以为泡了一个无权无势的丑姑娘,没想到却是雷的亲姐姐,甚至因为此事,连累到他千里迢迢从国内跑来救自己。

        慕少凌掐熄了雪茄,对雷道:“我想跟我兄弟单独谈谈。”

        雷想着,或许他能让南宫肆改变注意。

        他大手一挥,黑衣人次序而出。

        少顷,慕少凌对上南宫肆的眸,沉冷的问:“你到底有什么打算?你要是娶了薇薇安,一切皆大欢喜,但你要是不肯,雷已经放话,他定要了你一只手。”

        南宫肆倔强的说:“我是不会娶那恐龙女的!大哥,你不知道那女人长得有多丑,我看了都倒胃口啊,就连那次跟她上床,都是闭着眼睛……其实,其实我在国内有个相好的,她断断续续跟了我有将近十年,现在她还怀了我的孩子,都已经好几个月了。大哥,就算结婚,我也只会娶那个女人,而非这个恐龙女……”

        他的话,让慕少凌向来温润的瞳,迸射出冰寒的光芒,还有滔天怒火。

        他一脚将南宫肆踢翻在地,让本就伤重的他,更是吐了好几口鲜血。

        慕少凌的皮鞋,重重的碾在南宫肆那张勾魂的俊脸上,他一边碾一边骂:“你他妈的已经有相好的了,还在外面沾花惹草,当初我就不该将你的脸给换过来,真是该死!”

        南宫肆一声不吭任由慕少凌打骂,本来就是他做了亏心事。

        但他知道,慕大哥肯定不会不管自己的。

        果然,十分钟后。

        雷重新回到大厅,慕少凌深邃的眸子望着他,沉重的吐出了几个字:“雷先生,抱歉。”

        他的话刚落,十几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的脑袋。

        雷脸色极为难堪,他冷哼一声,一把闪着寒光的锋利匕首,扔到了南宫肆的面前。

        慕少凌拿起那把匕首,将匕首搁到了自己的手腕处,语气淡然无波:“雷先生,我这兄弟是个倔脾气,他性格风流,人品也不好,你姐姐跟着他也不会幸福,他配不上薇薇安。不过,我欠我这兄弟一个人情,既然他犯了错,我这个做大哥的替他还。如果非要卸掉一只手,那就要我的。”

        张景轩脸色骤变:“慕先生……”

        南宫肆脸色愈发苍白,紧张的喊出声:“大哥,不要!”

        慕少凌对他摇了摇头,竖起了匕首,对准自己的手腕,用力的往下一按……

        *

        A市。

        “少凌……”

        阮白再次从噩梦的纠缠中惊醒过来,心里的焦虑显而易见。

        她第一时间就是翻看自己的手机。

        没有,没有慕少凌的电话,也没有他发来的信息,这让她心里的忐忑更甚。

        勉强吃完食之无味的早餐,李妮过来找阮白,要拉着她去逛街。

        阮白心里有事,不想出门。

        李妮看她无精打采的样子,十分好奇:“小白,你今天是怎么了?看起来蔫蔫的样子?”

        阮白的右眼皮一直狂跳。

        她用手捂住了好一会儿,但右眼皮还是止不住的跳,她焦急的问:“李妮,右眼皮是跳福,还是跳灾?”

        李妮不由得取笑她:“哟,我们向来最不迷信的阮白,竟然也信这些东西?那些都是骗人的,不能当真的啦……”

        阮白却盯着她的眼睛,一直认真的等着她的回答。

        李妮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一般来说,都是左眼跳福,右眼跳祸。但我觉得这不真实,有次我左眼皮一直一直跳,我以为自己福来运转了,没想到那次竟然被车撞到,差点丢了命,自此以后我就不信那些了。”

        阮白将信将疑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木木的坐在那里,看起来有一种无助的悲伤。

        李妮走到她面前,将自己的温热的手掌,放到阮白的大肚子上,颇为豪爽的说:“走吧,我知道你心情不好,越是呆在家越是心烦,咱们出去散散心,。今天我请客,你想买什么,想吃什么都可以,好不好?更何况,我们的小宝贝在家里呆了那么久了,它肯定想到外面转转……”

        阮白拗不过李妮,只得随了她。

        【我是堆堆,小说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