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96章

作品:《 我老婆是花木兰

        树敦城。

        帐篷里的吊锅底下烧着柴火,吊锅里的羊汤煮得翻翻滚。

        柴火烧得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李继手上拿着一份诏令,看完后卷了起来。

        这时尉眷和常昆先后走了进来,“李大人,听说乾京来了诏令?怎么说的?”

        李继起身做手势请他们二人就坐,用勺子舀了两碗羊汤给他们二人,说道:“陛下召我回京述职,这次回去搞不好不但无功,反而会下狱啊!”

        “怎么啦?拿来我看看!”常昆说着从李继手里拿过诏书打开看了看,抬头道;“这诏书里也没有斥责你的话啊,只是让你回京,你想多了吧?”

        “不!”李继摇头,“诏书里连一句与有关战事的话都没提,这不正常!我怀疑是我们不经过请示就擅自以陛下的名义给党项人承诺的事情被陛下知道了!”

        “不会吧,这事就我们几个知道啊,谁会向陛下打小报告?”尉眷有些不太相信。

        李继瞟了尉眷一眼:“尉将军,你太天真了,我敢说军中有很多陛下的耳目,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常昆说:“这事我来背,我立刻上书向陛下请罪坦白这事的始末!”

        李继摇头:“这可是欺君之罪!主意是我出的,罪责自然要我来承担!”

        尉眷却说:“话不能这么说,你只是使臣,统军作战是我和常将军的事情,出了任何问题都要由我和常将军承担,这事本与你无关,是我和老常请你帮忙的,这个锅无论如何不能让你来背!老常,请罪奏疏写好了让我加上签名!”

        三人正说着话,营地里传来高喊声:“报——紧急消息!”

        尉眷、常昆、李继一听立即起身走出帐篷,尉眷一看是自己派出去的骑哨,立即举手大喊:“在这里!”

        骑哨跑过来禀报:“启禀将军,收到党项人和吐谷浑人的消息!”说完递上来一个小竹筒。

        尉眷拿过小竹筒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小纸卷,把纸卷展开,上面写满了细小的文字,他迅速看完,抬头对李继和常昆说:“党项人完了,吐谷浑人也几近灭族!”

        李继立即从尉眷手里拿过纸卷仔细看了一遍,看完后长呼一口气,把纸卷递给了常昆。

        常昆看完纸条上的消息后,对二人说:“看来捷报和请罪的奏疏可以合并写了。李大人,你就当做完全不知道那件事情,如果陛下真要追究,由我和尉将军来扛着,以我们俩的战功,陛下就算要追究,我们顶多被革除军职,大不了告老还乡!”

        李继张了张嘴,尉眷就抢在他前面说:“我们不能让李大人替我们出主意却又让你跟着我们一起受罚,我老尉做不出来!”

        鉴于这次用计成功让党项人与吐谷浑人火拼得两败俱伤,已经算是一次大捷,尉眷和常昆分别下令犒赏大军,军中杀牛宰羊,酒肉管够,当天夜里两军将士个个酒足饭饱。

        营地里将士们一个个互相敬酒、划拳的喧闹声不停,大帐内安静得很。

        李继对尉眷和常昆说:“我以为二位将军可以暂时按兵不动,一方面让将士们有更多的时间适应高原地区的气候,另一方面可以让吐谷浑人有更多的时间做他们想做的事情!”

        常昆有些不明白:“让将士们有更多的时间适应高原地形这个我懂,可让吐谷浑人有更多的时间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意思?他们想做什么?”

        尉眷也有些不明白,一脸的疑惑看向李继。

        李继笑着说:“二位将军想想,先前党项人把吐谷浑人打得那么惨,吐谷浑人被欺负得蜷缩在城里瑟瑟发抖,如今党项人先是自己内讧实力大损,接着又被吐谷浑人歼灭了所有兵马,他们的领地里只剩下老弱病残和妇孺了,吐谷浑人难道还会任由党项人再次发展崛起?我听说党项人都很记仇,吐谷浑人也不是什么善茬吧?”

        “明白了!”尉眷和常昆二人互相看了一眼。

        第二天,李继收拾行李带着随从启程返回京城。

        尉眷和常昆听从了李继的建议,在树敦城依旧按兵不动。

        两个月之内,残存的吐谷浑人在拾寅的统带和指挥下对党项人的领地进行了疯狂的报复性屠杀和掠夺,所有老弱病残全部被杀死,吐谷浑人抢走了所有适龄妇女和牲畜,党项人就此消失。

        八月初八,尉眷和常昆商量之后,由常昆带兵守树敦城、伏俟城兵向周边地区扩散,收编当地蛮族,上书朝廷请求派官员前来建立官府进行治理,为尉眷大军提供稳定的后勤补给。

        同时由尉眷统带两万骑兵向白兰地区进军。

        得知乾军大举来犯的消息,拾寅让弟弟扶阳带五千人护送百姓离开白兰,往西迁徙,他亲自带一万人马迎击尉眷大军。

        八月二十一,双方大军在白兰河边遭遇,一场血战,拾寅及麾下吐谷浑大军尽数被歼,尉眷大军也损失颇大。

        休整了数日,尉眷再次率军向西追击,带着十几万吐谷浑人老弱的扶阳大军行军速度太慢,只用了五天,尉眷就带着大军追上了吐谷浑人。

        吐谷浑人吓得丢弃了所有的牲畜和辎重,只带着一些御寒的衣物、吃食和营帐拼命赶路。

        在逃命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吐谷浑老弱累死在途中。

        扶阳为避免所有人被乾军追上,不得不派部将拔努带三千人马留下断后。

        当尉眷带着大军追上来时,拔努带着三千吐谷浑骑兵向尉眷大军发起了决死冲锋,早有准备的尉眷从容指挥把拔努和三千吐谷浑骑兵包围在一片谷地围歼。

        两天后,尉眷再次率军追上了吐谷浑人,扶阳已经失去了与乾军最后决战的本钱,他不得不从所有族人当中挑选健壮的年轻男女,让他们骑上马、带上足够的粮食、衣物和营帐跟着他仅剩的两千骑兵快速向西逃跑。

        十万吐谷浑老弱病残被扶阳抛弃在途中了,尉眷带着大军追上来之后抢光了他们的食物之后继续向西追击,几天以后,这十万没有食物,也没有兵器的吐谷浑老弱病残尽数饿死和冻死在附近。

        尉眷大军沿着扶阳带领的残余吐谷浑人一万余人所走过的路线向西追击,途中经过了戈壁、荒漠、沙漠、谷地、丘陵、河流、湖泊、高原、盐碱地。

        九月初四,尉眷大军来到一片大湖边,湖边长满了草,前面是一条高高的山脉,呈东北直西南走向,一眼也看不到尽头。

        尉眷下令在湖边扎营,派人寻找当地人询问。

        不久哨骑返回禀报:“将军,当地的羌人牧民说山的那边就是西域了!”

        尉眷命人拿来地图查看,他随后召集部将说:“根据我们收到的消息,吐谷浑人的头领是拾寅弟弟扶阳,他们当时抛弃老弱的时候应该还有一万多青壮年男女,这些天陆续有人掉队被我们捕获或死去的多大两千多人,根据哨骑来报说,他们离去的方向应该是向于阗方向去了!”

        “现在我们的补给已经很困难了,西域的气候、地形和局势又狠复杂,我们不能再追了,所以本将军决定率军返回,不过在班师之前在这里留下一幢兵将修建戍堡镇守!”

        数日之后,一座大型戍堡修建在湖边,留守在这里的兵将需要自己种一些田地、养一些牛羊作为口粮,至于军械兵甲弓弩箭矢会由西海方面运送过来。

        九月初九,尉眷率军返回,一路穿过柴达木盆地回到了伏俟城。

        却说扶阳带着不足八千吐谷浑最后的年轻男女翻过阿尔金山一路穿过沙漠前往于阗,途中累死、饿死、渴死、被流沙吞没、被沙城暴卷走的不计其数,抵达于阗时已经不足三千人。

        后来,谁也不知道这支吐谷浑人怎么样了,他们消失了,也许是攻打于阗时失败都死在了沙漠里了,也许是分散在西域各国逐渐与当地人融合。

        ······

        乾京。

        迁都的时间已经是迫在眉睫,尉眷和常昆的联名捷报和请罪书比李继先行抵达乾京城。

        李继抵达乾京时已经是八月上旬了,赵俊生在勤政殿接见了他。

        在面圣时,李继先向赵俊生禀报了攻打吐谷浑的战事过程,全程赵俊生没有出声,静静的听着,等到他说完才问:“尉眷和常昆在捷报最后请罪,说这次之所以能大获全胜,一举解决吐谷浑和党项人是因为假节朕的名义向党项人承诺谁能拿到慕利延的人头就封他为党项王,事前事后都没有上奏,有欺君之罪,你说说这事吧!”

        李继小心的回答说:“陛下,这个计谋是臣出的,也是由臣亲自去向党项各部首领宣布的,尉眷和常昆只是代臣背黑锅,此前没有上奏是担心走漏消息,毕竟战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赵俊生拿出尉眷和常昆请罪的奏章翻了翻,往桌子上一丢,“这二人出征在外,以为有点战功朕就不能把他们怎么样,所以主动背负了全部的责任,不过他们背责任也冤枉,他们毕竟是这次作战的主要指挥官,你其实只是相当于一个军师的身份,朕要追责的话,惩罚的对象主要是他们,你才是次要的!这次是事情暂且放下,等尉眷和常昆率军返回之后,朕再一并处置!”

        ()

        1秒记住爱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