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210章 是否正确

作品:《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这把大火烧的可谓是惊天动地,空中的浓烟遮天蔽日,熊熊火光二、三十里外都清晰可见,而燃烧后的灰烬飘飘洒洒铺满湖面,即使周边十数里也有黑灰落下,就像是天降了一场黑雪。直至两日后下了一场雨,烧了一天两夜的大火才渐渐熄灭。

        宋军大营虽也遭波及,但因为早有准备,并未造成什么损失,可营地已经暴露不易再留。而当时火势太大,人员无法进入,赵昺下令留少数战船和骑兵在外围监视,捕捉逃出的残敌,全军转往备用营地,重新下寨。而他则暂时留在御舟之上。

        “陛下真是好手艺,这才半日便钓了这么多鱼!”罗大同在侍卫的陪同下上了御舟的后甲板,见小皇帝正在钓鱼,其光着脚,两条腿卷着裤腿耷拉舷外,头上戴着一顶大斗笠,身上穿着件小褂,若是不明真相,谁能知道这农家打扮的小子会是手握亿万人生杀大权的皇帝。而在其边上的几个大木盆中盛放着十余条大鱼,目测小的也不下七、八斤,显然收获颇丰,他连忙上前笑着施礼道。

        “非是朕手艺好,实在是湖中的鱼傻,见饵就吃!”赵昺扭脸看了其一眼,脸上波澜不惊地道,“战场打扫完了,你是来向朕报捷的!”

        “禀陛下,今日属下遣兵进入苇荡,里边敌军遗尸无数,可是皆被烧的面目全非无法分辨,大略点检约有二千余具。侵入营中之敌大部被歼,得首级八百余,俘敌五十余人。水军在昨日天明后搜索湖面,又俘获失散的敌船二十余艘,俘敌四百余!”罗大同面带喜色地报告道。此战不仅保住了粮草辎重,还歼敌三千有余,这战绩说起来也算不小了。

        “嗯,成绩还算勉强。”赵昺点点头,将鱼竿交予身边的小黄门站起身,然后又看看今日所获道,“挑几条大的,收拾干净,朕亲手烹煮为罗都统及诸将庆功!”

        “是,属下也是很长时间没有尝过陛下的手艺了!”罗大同听了兴奋地道。时间不长,除了值守的官员外,罗大同将旅中的统制以上官员悉数召集一起上了御舟,将刀枪等违禁物交予侍卫暂时保管后,在小黄门的引领下登上御舟的顶甲板。

        但见此时的甲板上已经支起了两口大锅,郑永已经在边上收拾几条大鱼,其是疍人出身常年在海上生活,收拾鱼获十分在行,刮鳞、破膛极为娴熟。而谭飞在旁劈柴、生火。小皇帝则挂上了围裙切葱、拍蒜,准备调料。而大内总管王德正刷洗盆盏,连御前办的几个人也是忙着打水、煮茶,摆放几凳,搭凉棚。

        “快、快、快……自己找活干,否则有饭吃,没酒喝!”诸将见状有些发呆,从前这些人皆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他们只有仰视的份儿,而此时却都干着杂役的活儿,实在让他们难以相信。而罗大同是老营出身,又在小皇帝身边当过侍卫,眼前的情形却是熟悉又亲切,连忙卷袖子招呼众人上前干活。

        “这……”众人听了确是有些发懵,他们虽然也是从基层摸爬滚打上来的,即便也曾帮过厨,但是在家中是从来不会进厨房的,更不要说那些出身俚族的人了,嘴里答应着却是无从下手。

        “呵呵,你们这些人看样子就没下过厨,去那边喝茶吧,否则也是帮倒忙!”赵昺扭脸看着众人的囧样,挥挥手笑道。

        “陛下有事尽管吩咐,我们怎么好……”

        “去吧,你们尽歼来袭敌军,乃是功臣,等着吃喝便是了!”赵昺看他们拘谨的样子,点点罗大同言道。

        “那属下就受之不恭了!”罗大同瞪了眼一帮不知所措部下,有些恨铁不成钢,将如此亲近陛下的机会丢掉了。但也只能无奈领着一帮部下,协助一边同样不通厨艺的御前办一班人支搭凉棚,这些活儿对于出身行伍的他们倒是擅长。

        “陈主事,还是我来吧!”这些杂活本就没多少,十几个人七手八脚就做完了,他们便聚在凉棚下席地而坐等着开饭,罗大同见陈识时将煮好的茶拿上来,急忙起身道。

        “不必客气,我也只能做些煮茶端水的事情,不比诸位能上阵杀敌,只要不嫌就好!”陈识时拦了下,示意其坐下轻笑着道。

        “谢过陈主事了,我们皆是粗人,哪里懂得品茶,反而糟蹋了主事的美意!”罗大同确是笑着道。他知道御前办这些人皆是陛下心腹幕僚,且皆家世高贵,而这陈识时的父亲乃是户部尚书,叔父是兵部尚书,其也是前途无量,自不敢轻慢。

        “解渴就是好茶,是不是啊!大同?”江宗杰将茶碗一一布好,一屁股坐在罗大同身边,不客气的端起杯茶,吹了吹,咂了口道。

        “呵呵,还是江主事明白我等的心意!”罗大同见是江宗杰笑着轻声道。当前御前办的诸人多是夺取江南后新入选的,他又在绍兴练兵,不比与原来的林之武、蔡乔等人熟悉,自然还有些拘谨。而江宗杰却是在帅府时便曾在亲卫营任职,与他们当时这些半大孩子相熟,常在一起嬉闹玩耍,只是后来其调入兵部职方司任职,前时才被抽调到御前办,而大家也分赴各地才渐渐疏远,但当年共患难的感情还在,自然热络了许多,说话也随便些。

        “自然,咱们这些人都被陛下带坏了,不知风雅为何物。”江宗杰看着亲手操刀剁鱼的小皇帝,又对罗大同挤挤眼睛轻声道。

        “话虽如此,可我喜欢。还记得当年在崖山外海,陛下领着我们一班人驾船猎鲸,回来后就在海滩上切割、分配,就地架锅烹煮,满营皆是肉香,真是快活!”罗大同喝着茶水回忆道。

        “是啊,陛下那时也是时时下厨亲手烹饪,与众人同食,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为此还常被师傅教训,却也不改半分,弄得我如今用饭也是如此,常被家兄训斥!”江宗杰也是想着往事回忆道。

        “陛下如今国事繁忙,日理万机,我等也是军职在身,难以脱身,再无昔日的好日子了!”此时陛下已经开始起火,将鱼下锅,江宗杰看着陛下利落的动作叹口气道。

        “是啊,我听闻陛下对于此战十分不满,说不得要收拾你!”江宗杰突然凑到其耳边神秘地言道。

        “唉,别说陛下,就是我也觉得此战虽然胜了,可处处别扭,拖拖拉拉,好像事事不顺,没有那种痛快淋漓之感。也正想向陛下请教,此次即便被骂也比被无视要强!”罗大同怔了下,却又释然道。

        “你能想明白就好,陛下即便骂正是你是可造之才。看那应主事,陛下对其倒是客客气气的,听说却要被调离御前办,前往兵部做个闲职郎中了。”江宗杰拍拍其肩膀似是十分欣慰地道。

        “哦?!”罗大同十分惊异,可想想这也符合陛下的脾气……

        赵昺好一阵忙乎,才将两大锅鱼打理好,在他看来烹饪鲜鱼也无需多么繁琐,也不需要诸多中的调料,他也只用到葱、姜、蒜及花椒、八角、绍酒这些常用的香料,然后慢火烹煮而已。此时他常常咸淡,又看看灶中的火,便坐下暂歇,看着灶中跳跃的火苗渐渐出神,反思自己将这场战斗出现的问题归咎于诸将谋划不利上是否恰当,问题的根源是不是在自己身上。

        在前世赵昺无聊之时也是常常阅读穿越,对主角到了古代后利用现代的知识在朝堂上搬弄风雨,发展科技造现代兵器,改革军队,挥军大杀四方,也曾十分神往。但是当他真正的设身处地后,才知道那根本就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因为穿越中往往会忽视战争本身的成本和收益问题。除此之外,军队的发展,其实和所在国家地区的社会状况、文化,以及技术发展,乃至军队面对的作战环境,都是有着很大的关系。因此,历史上的每一次军事改革,没有一次是平平淡淡无风无浪渡过的。

        改革者们即使是何等强大的君主,也要面对就军事制度的既得利益者的强烈反弹。甚至在改革成功后,也往往会面对财政过渡消耗所带来的国力损耗,甚至是旧势力的反噬。可以说,任何在军事上的改革想要获得成功,实际上都无法避免在更大程度上,对整个社会制度的相应改革。

        且不论穿越者们是否能够拥有这样的公信力,改革本身的所具有的长期性,和其中政治斗争的危险性,都并非大多数只有书本知识的穿越者所能够玩得转。即便你可以用暴力手段将旧势力一扫而空,从而为引用现代军事技术和战术铺路,若是没有响应的金融和政治制度相配合,一系列改革措施,则可能已经完全超出了当时社会的承受能力,导致改革遭到反对而失败,甚至以十分滑稽的结局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