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河底血骷

作品:《 大神的后裔

        震耳欲聋的喊冤声响彻云霄,浓重的黑雾将众人紧紧包裹,那一堵巨大的城墙依然矗立在眼前……

        关涂涂让大家不要慌张,这只是幻象,千万不要乱了心智,九人围在一起不要走散,梅兰竹菊分别把守前后左右,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远离石墙。

        大家都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喊冤声来自何方,冷汗在本就紧绷的皮肤上一点一点地沁出、滚动、滑落,仿佛是幽灵的指甲在身上划动。

        扑通扑通的心跳越来越快,喉咙也仿佛被人掐住。

        “卧——”

        姜伦一句卧槽都没有叫出来,颤颤巍巍的躲在关涂涂的身后,随着大家的脚步一点一点挪动。

        刘伟、李开明二人心惊胆战噤若寒蝉,紧紧的挨着关梅关兰。

        梅兰竹菊四人果然不是平常之辈,各自手握钢刀将五人围在中心,面对四面的黑暗和此起彼伏的喊冤怪声也未怯阵。

        “冤枉啊……”

        怪声依然没有停,还比之前更凄厉更尖细——是女人的声音。

        喊声回响四方,犹如千万根细细的钢针从四面八方飞来,不断刺击着众人的鼓膜和皮肤。

        秦丘嘴上不说,心里着实有些害怕,握着刀柄的手心全是冷汗。

        一群人围成一团,错乱四散的灯光将黑暗撕裂。

        雾更浓了,那颗头骨的两眼之中还在不断的流出东西,颜色与之前不同。

        秦丘的手电刚好照到它,小声对关涂涂说,“你看那头骨,好像不对。”

        关涂涂转身一看,不由得一惊,只见那头骨上两个黑乎乎的眼孔之中竟然流着鲜血,像汩汩泉水。

        血水越积越多,形成一片水汪,灯光照射之下泛着血红的光,终于,那滩血水破出一个口子,仿若一条巨蟒从血池窜出,飞速超众人游来。

        “快跑!”

        一股不祥之兆袭上心头,关涂涂大叫着,推着众人往前。

        众人也不知何故,慌乱着加快了脚步。

        “卧槽。”

        “踩到我脚了。”

        ……

        骚动之声响起。

        关涂涂一边跑一边回头,只见那“血蟒”奔涌之势丝毫未减,顺着河床,穿梭在泥石之间,眼看就要追上了。

        凭它速度之快,要跑肯定是跑不过的。

        秦丘和关涂涂同时发现奔袭而来的血流,只是刚才他的反应比较慢,现在才反应过来,想到一味往前跑是不行的,便放开喉咙叫道。

        “分开跑,散开!”

        关涂涂也发现了,显然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血流虽然迅速,但是只有一股,人一分散,就降低了危险。

        她也立刻命令梅兰竹菊散开。

        梅兰竹菊收到命令,马上照做,顺势把刘伟、李开明拉向一边。

        关梅旁边就是姜伦,他顺手一提就把姜伦拎了起来。由于用力过度,姜伦整个人就飘出去了,加上他人小头也小,帽子没戴牢,刚好掉在血流之中。

        “滋……”

        帽子在血流中发出滋滋之声,随着血流漂去,留下股股黑烟飘散,片刻间就消失在黑暗里。

        众人停下脚步,远远的站在血流两旁,无人不惊,倘若刚才自己被这血水沾身,岂不是也会如这帽子一样烟消云散?

        姜伦冷汗直冒、汗毛倒竖,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血流,心里默默的感谢上天让自己躲过了这一劫。

        关梅见他一动不动,以为吓傻了,便拍了他一下。

        他回过神来,尚心有余悸,也对关梅表达了真挚的谢意,在此之前他心里讥笑关梅许多次,觉着一个大老爷们儿用这名字太丢人太搞笑。

        而现在自己却被他所救,对于信仰袍哥文化的他来说,关梅此时就是他的再生父母。

        秦丘发现关涂涂的这四个手下真不是平凡之辈,他们没有恐惧,没有表情,连话都很少说,只有唯命是从的服从。

        他们是怎么训练出来的?刚才明明是自己先叫的分开跑,却没有一个人听。想到此处不由得打个寒噤,如此厉害的人却唯关涂涂马首是瞻,那么真实的关涂涂又是什么样的人?

        众人错落的站在血流两边,交织的光束将黑雾分成形状各异的块状。

        这是他们进入河底遇到的第一个困难,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条血流竟然暗藏如此的危机,之后肯定比现在危险百倍。

        刘伟依然喘着粗气,胸膛起起伏伏,汗水已将他的衣服湿透,紧紧的贴在身上,甚是难受。

        关涂涂见血流没有扩散的趋势,就让大家小心跨过来,组成一队,继续赶路,不能继续待着不动,待下去除了耗费时间还容易消磨斗志。

        “你们听,那声音没有了!”

        姜伦小声说道。

        果然,喊冤之声没了,四周又恢复了寂静。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是一个好兆头。

        “吓死我了。”姜伦又说道。

        “呵呵呵,胆小鬼!”刘伟说。

        “你说啥子?你刚才还不是怕的要死,哈麻皮!”姜伦反击道。

        “谁怕啦!”刘伟吼道,他实在有点讨厌这个小鬼。

        “不要吵了,你们看那墙在慢慢消失。”秦丘小声的说。

        透过浓雾,捍海石塘果然在逐渐的消失,笼罩着它的黑雾也在消散,秦丘将手电射向头骨的位置,发现头骨已经不翼而飞,地上的鲜血也在逐渐消失。

        奇怪!

        “秦丘哥哥你刚才说那是啥子塘来着?”姜伦问,他虽不情愿叫人哥,但是,此时刘伟已经跟他不和,他需要盟友,混迹多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嘴巴甜不吃亏。

        “捍海石塘。”秦丘说,想到这小子叫关涂涂姐叫他哥,心中一喜。

        “哪个修的?”

        “笨蛋,刚才都说了。”刘伟接嘴道。

        “老子又没有问你,搞得好像你晓得一样的。”姜伦厉声道。

        刘伟大怒,大声道:“我当然知道,是钱王修的,你个大傻逼。”

        钱王二字说得尤其大声。

        姜伦鄙视的看他一眼,见这死胖子着实很生气,自己打架肯定是打不赢的,便小声嘀咕一句:“日你先人板板,好要不完!”

        “冤枉啊……”

        忽然,刚消失声音又冒出来了,而且比之前更大。

        “又来了?”秦丘叫道。

        随着喊冤之声突起,众人不约而同的朝那正在消失的城墙望去,只见刚要消失殆尽的捍海石塘突然又完完整整的矗立在那里。

        “这是怎么回事?”李开明战战兢兢的说。

        关涂涂好像想到了什么,说:“你们不是说这捍海石塘是钱王修的吗?刚才两次提到钱王,每一次说了钱王之后都有这个叫声——”

        “你是说这些人是在向钱王喊冤?”刘伟说。

        “很有可能,我们不能再说钱王了,一说钱王……”说到此处关涂涂脸色大变,“糟了,已经超过七次,封禁被解除了,快跑——”

        她想到一种封禁之术,通过特定的咒语将尸体封禁,要想解开封禁也很简单,只需要连说七次约定的暗语就行。

        此种情况看来,这些尸骨就是被封禁的,而钱王二字就是暗语无疑。

        关涂涂跑字还未出口,脚步已经迈开,推着秦丘等人快速往前走,正在此时身后传来滚滚巨响。

        “轰轰……”

        刚刚恢复的巨大城墙竟然一下子轰然倒塌,碎石,箩筐,断木,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混着粘稠的绿色液体如泥石流一般狂泻而下。

        “快跑!”

        众人齐声喊道。

        “卧槽——快跑啊。”

        姜伦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滚滚乱流排山倒海而来,地面被震的摇摇晃晃。

        众人不敢回头,拼命狂奔,耳边呼呼作响。

        刘伟太胖,没跑出两步就气喘吁吁,急忙松开李开明的手,大骂道:“妈的,大哥你先跑,不要管我,我跑不动了——”

        “快走。”李开明又抓着他,使劲把他往前拉。

        “不要停。”关涂涂回头一看,大声道。

        “冤枉啊……冤枉啊……冤枉啊……”

        喊冤之声成百上千,越来越大越来越密。

        秦丘深感不对,停住脚步,回头一看,光线下,只见泥石流的后面突然出现众多的骷髅,手中还挥舞着各种武器。

        “停下干嘛,快走!”关梅叫道。

        ……

        众人一口气跑出七八十米,地势也变得平缓,泥石流动的速度也随之变缓。

        “你们快看。”秦丘叫道。

        李开明姜伦体力不行,一停下来就弯腰喘气,刘伟头晕目眩,哇哇大呕。

        交错的光束下,石流已经不再前进,成千上百的骷髅舞着武器朝他们摇摇晃晃的扑过来。

        虽说是扑,但是动作却相当迟缓和笨拙,像是提线木偶一般。

        它们只有白骨,五官之处尽是黑洞,有牙没牙的大口中鲜血直流,凄厉的叫声也由此而发,武器更是千奇百怪,有棒子、锄头、菜单、钢钎、扁担……

        “卧槽,妈呀,这——”姜伦已经失魂落魄。

        “冤枉啊……冤枉啊……冤枉啊……”

        “怎么办?”李开明和刘伟同时叫道。

        秦丘也是怕的要命,情不自禁的抓着关涂涂的胳膊,问到:“怎么办?”

        “把符拿出来贴在胸口。”关涂涂说,“这很可能是幻象,我们不要怕。”

        众人这才想起邵大师给的符,慌忙在身上到处掏。

        秦丘掏出符,发现黄色安魂符上的八卦中的坤卦已经消失了两爻,就是说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

        “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时间过得太快了。”

        “看来这结界里的时间很诡异。”关涂涂看看手中的安魂符说。

        “邵大师邵大师!”关涂涂拿起对讲机说。

        “涂涂,收到,你们怎样?”是邵大师的声音。

        “我们遇到捍海石塘,还有很多骷髅人,现在该怎么办?”

        众人听关涂涂在向邵大师请教,惊恐的脸上多了几分期许,希望绍大师能提出解决之法。

        “涂涂,涂涂,不管出现什么都要面对,不要逃,时间有限,记住我之前跟你说的话,抓紧时间。”邵大师说。

        ……

        骷髅大军越来越近……

        关涂涂关掉对讲机,对大家说:“每个幻象都要面对,我们不能逃,必须解决,要不然会一直轮回。这些骷髅都是幻象,我们必须打破它。你们的刀是邵大师加持过的,威力无比,还有邵大师的神符保佑,我们没有退路……”

        “冲啊——”

        关涂涂话还没有说完,刘伟、李开明和姜伦三人就像中邪一样,同时大喊大叫着朝骷髅大军冲去。

        “这是这么回事?”秦丘满脸疑惑,拉着关涂涂问。

        “大师给的安魂符对于不同的人效果不一样,受个人意志影响,意志越强,符的作用越小,我们都是经过特殊的训练的人,这符就几乎没用,他们三人都是普通人,心中充满了欲望和仇恨,符会放大他们的欲望和仇恨,任何的恐惧都阻止不了。”关涂涂说。

        秦丘将信将疑,看着冲上去的三人已经和骷髅群短兵相接,李开明像发疯一样,手中长刀已经砍碎三具骷髅。

        姜伦身手灵活多变,左跳右闪,猴子一般;刘伟太胖,动作很是笨拙,像个陀螺,即便如此他也砍碎了两个。

        秦丘摸着符,一脸懵逼,说:“我感觉对我没用啊,为什么?”

        “我不知道。”关涂涂直视秦丘的眼睛,她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疑心,恳切的说,“我不是什么都知道,不要怀疑我,他们找上你可能有理由,但是我找上你真的只是因为王教授给了你东西。”

        秦丘不知该说什么,心中很是矛盾,气血上涌,举起刀就冲了上去。

        “小心。”关涂涂见秦丘突然冲上前去,大叫着也冲了上去,“一起上。”

        梅兰竹菊也跟着冲了上去。

        由于履水术的缘故,众人虽然踩在松软的泥泞之中也没有下陷。

        “杀啊——”姜伦此时越砍越兴奋,脸上鲜血斑斑,只见一个高个子骷髅拿着斧头正朝他头上砸去。

        他没有慌,双膝一跪,向前一滑,刀一挥便断了对方腿骨。

        “哈哈哈……”姜伦大笑,骷髅口眼里的鲜血四散飘飞,没人知道骷髅哪里来的血。

        秦丘带着矛盾的心情不顾一切冲上去,交错的光束中只见姜伦这个小个子连连砍倒几具骷髅,血花飞溅。

        李开明个子较大,体力稍好,动作虽然慢一点,但是一砍一劈都力道十足,骷髅一接触他的刀就碎倒下去,只有刘伟比较吃力,好像已经受伤。

        关涂涂快步追上秦丘,她知道符对他没用,很可能他的刀的加持也是无用的,他这样贸然冲进去就太危险了。

        终于,秦丘跑入了骷髅群中。

        一个手持扁担的骷髅正从他身旁走过,突然它的头转过来看向秦丘,两个流着鲜血的黑色窟窿盯着他,全身的骨头仿佛有了某种力量,动作骤然变得迅速凌厉,舞起扁担就朝秦丘砍去。

        秦丘的目标也是它,并率先砍了出去,钢刀和扁担撞在一起。

        “铛锵——”一声金属碎裂的声音,钢刀断成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