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370:录音

作品:《 婚途不知返

        果然……

        小依并不知道温知夏是心理医生的事情。

        刚刚在听对方说原因的时候,秋书语就觉得奇怪。

        这间会所是会员制的,能到这儿来的人都是“刷脸”进来的,真要是朋友带过来的,事先也一定会知会会所这边,因为这里要进行身份核实。

        所以,根本不可能存在无法结账走不了的这样的事情。

        也就是说……

        那位温医生骗了向南依。

        秋书语虽然看破了,却并不打算说破。

        这间会所是什么样的存在,连服务员都在配合温知夏演戏,可想而知肯定是有人在幕后安排。在连清川和叶成蹊的眼皮子底下弄这样的事,看来多半是和他们认识的人。

        和他们相熟,又得认识向南依,那就在那间包厢里了。

        想起温知夏之前在电话里说要过几天来A市,那时尚在S市,秋书语就猜了个大概。

        难道……

        是小依也也有什么心理问题,所以安尘才用这么迂回的办法让心理医生接近她?

        未免自己破坏了他们的安排,秋书语故作不知,什么都没提。

        一直到他们聚会散了场,她和叶成蹊回家的路上才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不过,叶大少爷向来对别人家的事情“漠不关心”,他对顾安尘这个朋友都未必有多上心,更不要说是对方的女朋友了。

        因此,对于秋书语的疑问,他给出的回答是这样的,“不清楚。”

        秋书语:“……”

        她早该猜到的。

        出神的时候,她的电话忽然响起,她看了一眼那个号码,眸光微凝。

        见她挂断不接,叶成蹊扬眉,“怎么不接?”

        “……不认识的号码。”

        秋书语淡定的把手机放回到包里,叫人看不出一丝异样。

        叶成蹊不疑有他,也就没再追问。

        晚点回了家,趁着他在浴室洗澡的工夫,秋书语才去楼下给温知夏回了一通电话,两人约好了第二天见面。挂掉电话,她返身往楼上走,却见叶成蹊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缓步台那。

        也不知……

        有没有听到她讲的话。

        见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秋书语故作淡定的朝他走去,“怎么站在这?”

        “我明天要出差。”

        “又要走?!”她蹙眉,想着他明明才刚回来没几天。

        墨眸微沉,叶成蹊低头避开了她的视线,担心被她发现什么异样,“……这次很快,两三天就能回来。”

        “那我去帮你收拾行李。”

        尽管她知道,他不是为了工作的事准备出国。

        “几点的飞机?”她准备在见过知夏之后也飞去F国,不过还是先别告诉他比较好,免得自己自己要是没办法和他一起走他又要胡思乱想。

        “明天一早。”

        “我去送你。”

        刚好送完他回去见知夏,然后……

        再慢他几个钟头去找他。

        *

        秋书语原本计划的很好,却没想到,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快,第二天去见温知夏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儿。

        早上她开车送叶成蹊去了机场,然后去了和温知夏昨晚约好的那个咖啡厅。

        再次见到秋书语,温知夏明显一愣,“我们……”

        “昨天刚刚见过。”

        秋书语笑着接过她的话。

        “原来是你!”温知夏后知后觉的一笑,感慨这世上的缘分有时候真的很奇妙。

        “嗯。”

        虽说是第一次见,但之前两人已经在电话里联系过几次了,倒也不算陌生,所以温知夏也没绕圈子,开门见山的问道,“你先生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

        他最近失眠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每天只睡那么一会儿,还总是从梦里惊醒。

        原本只在醉后才会吐露的话语,现在在清醒时偶尔也会说两句。

        稍有不随心的地方,他就会说什么“她不爱他”、“要和他离婚”之类的话,担心会刺激到他某根脆弱的神经,秋书语也不敢和他争辩,只是默默听着。

        她知道,他自己也很痛苦。

        “他在国外找了一名心理医生,正在接受治疗。”但秋书语觉得,他接受治疗之后情况反而恶化了。

        本来只是失眠多梦,情绪躁动,可现在却开始疑神疑鬼,弄混了现实与梦境。

        闻言,温知夏了然的点了点头,眉头缓缓皱起,“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不建议你把话一次性挑明的原因。”

        她们现在知道的情况有限,冒然安慰的话,很容易弄巧成拙。

        而且……

        按照秋书语的描述,她丈夫应该是一个极其骄傲的人,这样的一个人让他全盘否定自己曾经的过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所以,他的思绪肯定会很乱。

        接受心理治疗这种事,本身就容易引起病人的抵触。

        如果方法不当,是会适得其反的。

        就像一个晕针的人,你一味给他讲解打针之后的好处是没有用的,单纯施压只会让他暂时狠下心打那一阵,心里的恐惧却依旧在。

        “我无法直接和你先生接触,也就没办法直接分析他的心理,这一点比较麻烦。”

        “如果……”秋书语抬眸看向她,眼神坚定,“我能拿到他在接受治疗时的录音,会不会对你有些帮助?”

        “什么?!”

        治疗时的录音?

        错愕的看着秋书语,温知夏一时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犹豫了一下,她才适当提醒,“这种录音都属于客户的隐私,没有任何一个心理医生会把它交给除病人以外的人,即使你是他的妻子也不行。因为一旦被曝光,就不要想再在这行生存下去了。”

        “嗯。”秋书语轻轻应了一声,却有些意味不明。

        温知夏有些不懂她的打算,以为她是太过心急、无计可施才有此一言,于是赶紧安慰道,“你先生原本是意志坚定的人,但这样的人通常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在面对其他人和事时心有多冷硬,在面对你事就会有多脆弱娇气,所以你现在的作用至关重要,要是连你都慌了,那他的情况会更麻烦。”

        “我知道,谢谢。”

        秋书语微微笑着,心里却还在盘算自己刚刚的那番话。

        那份录音,绝对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