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38章 138连降四级,祸及赵家,断绝关系

作品:《 全能千金燃翻天

       赵书启是真的慌了。



       很慌很慌。



       恨不得从手机钻出来,直接把赵书宁掐死。



       如果不是赵书宁的话,他现在已经收到任命书了。



       可现在。



       他不但没收到任命书,反而被连降数级。



       十分钟前。



       赵书启刚把将升迁报告提交上去,可转眼就被升迁审核组给驳回了。



       驳回?



       赵书启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直接就傻眼了。



       他升迁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打报告只是为了走个流程而已。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他没想到,自己的报告会被驳回!



       难道是搞错了?



       赵书启刚想拿起话筒打电话去上级领导那边问问,座机就适时地响起来。



       “喂。”赵书启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愤怒的男声,“赵书启在吗?”



       赵书启听出这是顶头上司的声音,“刘书记是我。”



       刘书记接着道:“赵书启,我问你,叶小姐的名字是谁改的?”



       叶小姐?



       难道是叶灼?



       赵书启楞了下,然后道:“是我让孙培源改的。”



       不就改个名字吗?



       这种事还用惊动上级领导?



       赵书启压根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眼下,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升迁问题。



       天大地大,没有升职大!



       “刘书记,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想找您,我的升迁报告怎么被审核组驳回了?是不是内部审核系统出现什么问题了?”



       “赵书启!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升迁?”电话那头的刘书记怒不可遏,气得直拍桌子,“究竟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改叶小姐的名字的!我看你是好日子过到头了!居然连叶小姐的名字都敢改!你知道叶小姐是什么人吗?S3!你知道S3代表什么吗?”



       S3?



       听到这话,赵书启先是愣了下,然后道:“刘书记,您说的叶小姐是叶灼吗?”



       “对!就是叶小姐!”



       赵书启笑着出声,“刘书记别开玩笑了!叶灼怎么可能是S3呢!她就是林家刚找回来的女儿而已!而且,是林家的老太太亲自来局里改的名字!”



       身为厅长,赵书启自然知道S3代表什么。



       可叶灼不就是林锦城在外面养的女儿吗?



       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能跟S3有什么关系?



       很显然,肯定是刘书记搞错了。



       语落,赵书启接着道:“刘书记,咱们还是说正事吧!我的升迁报告是怎么回事?”



       “老子可没空跟你开玩笑!赵书启我告诉你,你在今天之内要是不把叶小姐的名字改回来的话,你们整个赵家都得跟着完蛋!”



       说完这句话,刘书记就挂了电话。



       赵书启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皱了皱眉,打开电脑上的内部搜索引擎,将叶灼的名字输入进去。



       这一看。



       他直接就傻眼了。



       S3!



       叶灼居然是S3。



       赵书启这才想起来,在给叶灼改名期间,孙培源给他打过电话,说起了S3的事情。



       可那会儿,赵书启忙着升迁事宜,根本就没听进去。



       怪他。



       都怪他。



       如果当时他把孙培源的话听进去的话,现在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改了S3的名字。



       这不相当于在太岁头上动土吗?



       想到这里,赵书启额头上冷汗涔涔,双脚发软。



       怎么办?



       现在怎么办?



       对!



       改名字!



       赶紧把名字改回去。



       赵书启颤抖着手拿起话筒,按了一串数字出去。



       赵书宁接到赵书启的电话时,也楞了下。



       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难道叶灼是什么了不得大人物吗?



       要不然怎么让赵书启这么着急上火?



       赵书宁皱眉,“哥,你在说什么?”



       名字已经改好了,如果现在再改回去的话,她和林老太太的脸往哪里放?



       赵书启几乎是吼出来的,“赵书宁!你聋了吗?我让你去把叶小姐的名字改回来!现在立刻马上!你知不知道我这次被你害惨了!”



       别说降级了。



       这件事如果解决不好的话是要被双开的!



       赵书宁被吼得一哆嗦,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哥到底怎么了?你、你不是马上要升迁了吗?”一个即将连升三级的厅长,难道连改个名字的权利都没有吗?



       赵书启都要被赵书宁给气死了,“赵书宁!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让你现在马上去公安局把叶小姐的名字给我改回来,要不然咱们整个赵家全都要玩完!”



       赵家从文不从商。



       家里家几代人都有官职在身。



       真查起来,带着显微镜找问题,谁身上还找不出点问题?



       到时候,就不是赵书启一个人的事情了。



       而是整个赵氏家族的事情。



       话落,赵书启就摔了电话,因为血压狂飙的缘故,赵书启的整张脸都红了,太阳穴突突的!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仕途一天会毁在亲妹妹的手上。



       连降四级!



       直接从厅长降到普通科员。



       原本他是孙培源的顶头上司,这件事一出,他以后连将孙培源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赵书启气得挥落了办公桌上的摆设。



       这边的赵书宁还没反应过来,赵父的电话接着又打了进来。



       赵父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甚至扬言要跟赵书宁断绝父女关系。



       赵书宁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背脊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赶紧挂掉电话,走到林老太太身边,“妈,出事了。”



       林老太太正在教训林锦城,听到这话,回头看向赵书宁,“怎么了?”



       赵书宁的脸色很不好看,低头在林老太太身边耳语了几句。



       闻言,林老太太的神色变了变,眼底压着怒火,抬头看向林锦城。



       “锦城!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林锦城被问的莫名其妙,“什么事?”



       林老太太拍了下桌子,很生气的道:“就是给我孙女改名字的事情!难道我这个做奶奶还改不得孙女的名字吗?你现在赶紧打电话给那些人,让他们不要再去找书宁哥哥的麻烦!”



       这件事除了林锦城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能做到让赵书启受牵连。



       林锦城打理林氏集团这么多年,发展了不少势力。



       林老太太可不认为叶灼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有多大的能耐!



       叶灼还能威胁到树大根深的赵家?



       很显然,根本不可能!



       “原来这件事还有赵书启的份儿!”林锦城看向赵书宁,“四嫂,这是你的主意吧?”



       赵书宁也觉得这件事跟林锦城脱不了干系,“锦城,灼灼是妈的孙女,让她跟着妈姓有什么不对?我哥也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



       这件事跟赵书启根本就没有半点关系,林锦城凭什么迁怒上赵书启?



       叶灼慢悠悠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四婶,您有时间在这里废话,还不如早点带着奶奶去公安把我的名字改回来。去晚了,可就保不住你们赵家了。”



       最后一句话,颇有些威胁的味道。



       赵书宁脸色一白,“你敢!”



       叶灼轻轻抬眸,眼底流光溢彩,“敢不敢您试试不就知道了。不过我可提醒您,这个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唯独没有后悔药。”



       这句话让赵书宁心里很慌,也很乱。



       语落,叶灼微微转头,“爸妈哥,我们先回去吧。”



       叶舒和林锦城相互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不解,但还是点点头,跟上了叶灼的脚步。



       走出门外,林锦城有些好奇的问道:“灼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叶灼微微挑眉,“爸,您觉得我的名字是那么容易就能改的?”



       林锦城楞了下。



       虽然和叶灼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知道,他这个女儿远不止看上去那么简单,尽管她才十九岁而已。



       叶舒接着问道:“这么说,你奶奶真的会去公安局把你名字改回来?”



       “嗯。”叶灼微微点头,“所以这件事你们就不用担心了。”



       语落,叶灼看向林泽,“哥,你不是说下午要跟我一起去看舅舅吗?”



       原本林锦城在林家庄园准备了叶森的房间的,可叶森却怎么也不愿意过来住。



       说是他一个小舅子住在姐姐家里不合适。



       所以,叶森暂时还住在他们之前租的那个房子里。



       林泽点点头,问道:“咱们现在去吗?”



       “对,现在去。”



       “好。”林泽接着道:“我先回房间一趟,把给舅舅买的东西带上。”



       “我跟你一起去。”叶灼跟上林泽的脚步。



       看着一家四口离开的的背影,赵书宁气得脸都白了。



       她哪里能想到林锦城为了叶灼,会对赵家动手?



       林老太太也被气得不轻。



       就在这时,赵书宁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还是赵书启打过来的。



       “哥你别着急,我们马上去!马上去!”



       挂完电话,赵书宁便拉起林老太太的手腕,“妈,我们先去公安局吧!”



       林老太太虽然很生气,却也知道要以大局为重,赶紧跟着赵书宁去公安局,叹了口气道:“自从这叶舒进门之后,锦城心里是越来越没有我这个妈了!”



       这要是换成以前,林锦城哪里敢对她这样?



       怪来怪去,这都怪叶舒。



       如果不是叶舒的话,林锦城肯定不会变成这样。



       很快,车子便停在公安局门口。



       孙培源早就接到了上面领导的通知,看到林老太太和赵书宁过来,就赶紧带着两人把手续办了。



       十分钟不到。



       叶灼的名字就被重新改回来了。



       看着又被改回来的名字,林老太太心里郁闷不已,“小孙!身为奶奶,我为什么连自己孙女的名字都改不了?”



       在林老太太看来,叶灼就应该姓赵。



       叶舒那个贱人有什么资格让孩子跟她姓?



       孙培源也是后怕不已,他现在非常庆幸当时改名字的时候,他打电话咨询过赵书启,这才没有引火烧身。



       要不然,这次倒霉的就不止赵书启了。



       恐怕连带着他也要连降好几级!



       孙培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老太太,您孙女叶小姐不是什么普通人,除非她本人过来,要不然谁也没有权限更改叶小姐的名字。”



       不是普通人?



       叶灼连冯纤纤的一半都比不上,不是普通人还能是什么人?



       她唯一不普通的地方,恐怕就是林家的大小姐。



       如果不是林家大小姐的话。



       叶灼算什么?



       乡下来的小麻雀而已。



       林老太太满脸不屑,“非要她本人过来吗?”



       “是的。”孙培源点点头。



       林老太太紧紧皱着眉。



       赵书宁现在比较担心赵书启,“小孙,名字已经改回来了,我哥那边会不会受牵连?”



       孙培源摇摇头,“这个不好说,要不您还是亲自过去看看吧。”目前相关文书还没下来,孙培源也不知道赵书启的具体情况。



       但是,按照上面对叶灼的重视程度来看,赵书启应该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毕竟,他前脚让小楚把叶灼的名字改了,后脚就被上面的人发现了。



       赵书宁回头看向林老太太,“妈,您先回去吧,我去我哥那儿看看!”



       “行。”林老太太点点头,接着道:“代我向你哥说句抱歉,是我这个老婆子对不住他。”



       赵书宁坐车先走了。



       刚来到赵书启的工作单位,才到大厅,就看到赵书启失魂落魄的从里面往外走。



       “哥,你没事吧?”



       看到赵书宁过来,赵书启反手就是一巴掌。



       从来都是赵书宁甩林清轩巴掌,赵书宁什么时候挨过别人的巴掌,这一巴掌,直接把赵书宁打懵了,“哥?”



       赵书启抬手又是一巴掌。



       赵书宁一个踉跄,直接倒在地上。



       挨巴掌的滋味并不好受,赵书宁只感觉自己的脑袋瓜子嗡嗡的,眼前直冒金星,痛到发慌,几乎不能呼吸。



       赵书启就这么看着赵书宁,“就因为你让我给叶小姐改名,我现在被上面处分连降四级,这下你高兴了!”



       连降四级?



       听到这句话,赵书宁不可思议地抬头。



       怎么会这样?



       就算林锦城再厉害,也不可能让赵书启直接连降四级!



       毕竟,目前赵书启正处于事业的巅峰期。



       “哥,搞错了!”赵书宁抬头看向赵书启,“一定是搞错了!改个名字而已,你怎么会被连降四级呢?”



       赵书启怒吼道:“滚!你给我滚!以后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连降四级从厅长到普通科员,以后再也没有了升迁的希望。



       这对赵书启来说,是一种煎熬,更是一种羞辱。



       妹妹虽然重要,可仕途对于赵书启来说更重要!



       可现在。



       全毁了!



       全部毁在了赵书宁的手上。



       别说断绝关系了,赵书启现在甚至有要杀人的心。



       赵书宁也慌了。



       她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看着赵书启离开的背影,她大喊道:“哥!哥!”



       可赵书启却并没有回头。



       好半晌,赵书宁才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走到路边的车上,开车去赵家。



       赵父被赵书宁气得半死。



       此时正躺在床上输液。



       原本赵书启是他最得意的儿子。



       可现在。



       这个最得意的儿子,转眼间就成了赵家的屈辱。



       连降四级,日后他在官场上还有什么作为?



       赵书启被降级了。



       赵家的希望也没了。



       赵夫人站在床前,有些犹豫的道:“老赵,书宁回来了。”



       “滚!让她给我滚!”听到赵书宁这三个字,赵父恨不得从床上爬起来,狠狠地打赵书宁一顿。



       赵夫人抹了把眼泪。



       儿子女儿都是她生的,身为母亲,她既心疼儿子,又心疼女儿,“书宁也不是故意的,再说,孩子已经知道错了。”



       就是改个名字而已,谁知道会引起这么大的麻烦。



       赵父看向赵夫人,怒声道:“妇人之仁!那丫头都被惯坏可!你给老子闭嘴!”



       赵夫人立即噤声。



       赵父深吸一口气,接着道:“书启现在怎么样了?”



       “在楼上书房呢。”赵夫人回答。



       赵父接着道:“书启也是没脑子!我早都跟他说了,不要得意忘形,不要得意忘形,得意忘形容易乐极生悲!你看他才哪次听过我的话?”



       这次疏忽赵书启完全可以避免掉,可他太骄傲了。



       说到底,这也不是赵书宁一个人的错。



       赵夫人叹气。



       须臾,赵夫人从房间里走出来。



       客厅里,佣人正在用冰块给赵书宁的脸消肿,看到赵夫人,赵书宁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妈,我爸怎么说的?”



       赵夫人摇摇头,“你还是先回去吧。”



       赵书宁往里面看了眼,而后收回目光,“那......那我先回去了。”



       “回去吧。”赵夫人叹了口气,“事情已经发生了,说再多也是于事无补。你放心,你爸和你哥那边,我会好好劝他们的。”



       “嗯。”赵书宁点点头,只能先回去。



       赵书宁刚走出赵家门口,赵夫人就从里面追了出来。



       “书宁!等一下!”



       “妈,怎么了?”赵书宁回头看向赵夫人。



       赵夫人接着道:“你爸让我告诉你,下次做事情之前记得长点脑子,林锦城那个闺女不是什么普通人,身份非常神秘,你千万不能再得罪了她!”



       叶灼?



       赵书宁实在是不知道,叶灼除了会说阿拉伯语之外,还有哪里不普通了?



       还身份神秘!



       这分明是林锦城在背后搞的鬼!



       但眼下,为了不再惹父母生气,赵书宁只好点头道:“我知道了。”



       等着。



       她一定要让叶舒和叶灼付出代价!



       赵书宁握了握拳,低垂的眼底闪过一道阴狠的光。



       林家。



       张嫂得知改名事件的最后结果时,立即打电话通知冯倩华。



       闻言,冯倩华微微皱眉,“这么说,没闹起来?”



       她本想借此机会,让叶舒在林家大闹一场,然后愤怒的带着叶灼和林泽离开林家。



       一旦叶舒主动离开林家,那她就会坐收渔翁之利。



       没想到,叶舒还没开始发作,事情就让林锦城解决了。



       “是的,没闹起来。”说到这里,张嫂压低了嗓音,“不但没闹起来,赵书宁的娘家哥哥,好像还被降了职,现在老太太正在安慰她呢。”



       冯倩华眯了眯眼睛,“那麻烦您再帮我盯着那边,一旦有什么消息的话,就马上电话通知我。”



       “好的你放心。”



       冯倩华挂了电话后,将桌子上的日历往后翻了一页。



       赵书启被降级了?



       那现在赵书宁一定很生气吧?



       ......



       另一边。



       叶灼和林泽带着东西去盛东快递看叶森。



       他们去的时候,叶森正在接待一个M国的客户。



       如今的叶森和从前大不一样。



       他现在已经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M国的客户侃侃而谈,整个过程都没有皱一下眉头。



       隔着一道玻璃,叶灼朝他伸出大拇指。



       叶森对叶灼眨了下眼睛。



       林泽有些意外的道:“没想到舅舅的英语也这么厉害。”毕竟根据他之前的查到资料来看,叶森连高中都没考上。



       十几岁就出来混社会。



       如今看来,他哪里像是一个连高中都没读的人?



       怕是连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做不到像他这般,能随心所欲的和M国人交流。



       叶灼道:“舅舅练了一年多呢。”叶森不光在学习英语,最近还想通过自习考夜大,提升自己。



       就在这时,林泽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手机,而后道:“我出去接个电话。”



       叶灼微微点头。



       林泽出去接电话了。



       直至走到门外,林泽才接起电话,“喂。”



       也不知那边说了什么,林泽接着道:“最近一段时间可能不行。”



       过了一会儿,叶森谈好合作从里面走出来,好奇的道:“阿泽呢?”



       “去接电话了。”叶灼接着道:“喏,这些都是我哥给你带的。”



       “这小子,来看我还带东西干什么?挺浪费钱的!”虽然嘴里说着浪费钱,但叶森的手还是很诚实地将这些东西都拆了,“对了,你们俩晚上想去吃什么?”



       “我随便,”叶灼跟个大爷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我哥吧。”



       叶森拿着手里的东西拍了下她,“女孩子家家的,坐姿就不能文雅点?”



       “怕什么,”叶灼语调淡淡,“反正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又不用担心没人要。



       叶森看了看门外,接着道:“你跟少卿在一起,阿泽知道吗?”



       叶灼摇摇头,压着嗓子道:“暂时还不知道。”



       “那你打算什么是告诉他们?”叶森又问。



       叶灼眯了眯眼睛,“再等等吧。”



       不一会儿,林泽从外面走进来,叶森又问林泽想去吃什么。



       林泽道:“去江畔明厨吧。”



       江畔明厨以甜品出名。



       一个大男孩哪里会喜欢吃甜品?



       不用想也知道林泽是因为叶灼去的。



       叶灼笑着道:“哥,我白天和我朋友她们吃了好多甜品,现在不想吃甜品,你挑个你喜欢的地儿吧。”



       林泽道:“我也很喜欢吃甜品。”



       虽然和叶灼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林泽知道,叶灼视甜品为命,哪怕天天吃甜品,顿顿吃甜品,她也是可以的。



       ......



       林家。



       因为赵书启的那两巴掌,赵书宁现在的脸肿的像个猪头。



       林清轩看到赵书宁突然变成这样,被吓了一跳,“书宁,你这是怎么了?”



       赵书宁咬牙道:“还不是因为你那个好侄女!”



       “灼灼?”林清轩皱眉,“灼灼怎么了?”



       赵书宁添油加醋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下。



       闻言,林清轩微微皱眉,“我早都跟你说了,让你不要去插手管这件事......”



       “林清轩,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都是我自找的吗?”赵书宁怒视着林清轩,“如果不是你弟弟和你侄女的话,我哥会被连降四级吗?我会挨我哥的两巴掌吗?”



       林清轩默了默,接着道:“我这里有可以快速去瘀消肿的药膏,给你试试。”说着,林清轩就拧开药膏的盖子,给赵书宁抹药。



       药膏的味道并不是很好闻,赵书宁皱着眉,“哪里来的药膏?”



       林清轩刚想说是叶灼给的,但是想到赵书宁对叶灼的抵触,便道:“这是我早上去药店买的。”



       赵书宁抬头一看,只见林清轩脸上确实看不出什么痕迹了,“接着涂吧,一会儿涂好之后,就去把卫生间衣服洗了。”



       赵书宁身子金贵,穿不得机洗的衣服,但是又不放心家里的保姆洗,怕她们在她的衣服上吐口水,所以,洗衣服的活,都落在了林清轩身上。



       林清轩给赵书宁洗了二十多年的衣服,早就已经习惯了。



       “好的。”语落,林清轩犹豫了下,接着道:“书宁,咱们什么时候可以领养孩子?”



       “在等等吧,乡下那边暂时还没有消息。”



       林清轩点点头,接着又道:“要不,咱们领养个一儿一女吧?”



       一儿一女?



       赵书宁皱了皱眉,回头看向林清轩,“你什么意思?”



       林清轩道:“家里有两个孩子也热闹些。”



       赵书宁冷哼一声,“林清轩,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么多年了,外面都说是我不能生,我看你也认为是我不能生了吧!林清轩我告诉你,不能生的人是你!”



       “书宁,我没有那个意思......”他只是羡慕林锦城有一对优秀的儿女,因此也想领养一儿一女。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赵书宁哭着道:“林清轩,你扪心自问,你究竟还有没有良心!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我为你们林家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还要被你们嫌弃!如果当年我要是没有嫁给你的话,现在已经有儿有女了!我是因为什么嫁给你的?还不是因为爱你,可你却仗着我爱你,就糟践我!”



       “现在我哥已经要跟我断绝关系了!你是不是也想跟我断绝关系?”



       赵书宁越想越慌。



       赵书启突然倒台,父亲还没有原谅她,林清轩想甩掉她,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行。



       她不能让林清轩就这么的甩了她。



       林清轩微微皱着眉,他不明白,为什么赵书宁会对领养孩子这件事情这么敏感。



       这些年来,只要他在外面多看别人家的孩子一眼,赵书宁就会拿他不会生这件事说事。



       因此一直到现在,他们夫妻俩都没有领养个孩子。



       赵书宁甚至不允许他在外面跟其他女性说话。



       但凡那个女性跟他稍微亲近一点,赵书宁就会疑神疑鬼,将他不会生的事情摆到桌面上来。



       就比如叶舒这件事。



       他不过是下意识为叶舒说了几句话而已,赵书宁就大骂叶舒是狐狸精!



       可能,是赵书宁太想做一个母亲了。



       他剥夺了赵书宁做母亲的权利,而赵书宁又跟了他半辈子,她怕自己有一天会突然嫌弃她,会突然跟她离婚,毕竟赵书宁已经错过了生育的最佳时期,因此有些怅然若失也正常。



       可能这种感觉,就像他失去生育能力,却又极度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的感觉是一样的。



       每每想到这些,林清轩心里所有的怒气,都会化成一声叹息。



       比起赵书宁受的委屈,他经历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林清轩深吸一口气,看着赵书宁道:“书宁,对不起,领养的事情以后你说了算!”



       “我要你跪下对天发誓!”



       跪什么的,对林清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林清轩二话不说,立即跪下对天发誓。



       听到林清轩的誓言,赵书宁才满意。



       另一边。



       东院。



       林老太太找到林锦城,说起了赵书启的事情。



       说到底,赵书启也是因为林家的事情才被牵连的,林老太太希望林锦城可以手下留情。



       “锦城,那毕竟是书宁的哥哥,你不觉得你做的太过分了吗?”



       “妈,我再说一遍,我什么都没做。”林锦城接着道:“是赵书启自己做了违反组织纪律的事情,才会被连降四级的!”



       “我不管!”林老太太接着道:“你必须马上让书启官复原职!”



       林锦城直接笑出声,“妈,您真以为您儿子我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一个厅长连降四级?”



       此言一出。



       林老太太楞了下,“可不是你的话,还能是谁?”



       总不能是那个野丫头吧?



       一个野丫头,有这么大的能耐?



       语落,林老太太又道:“公安局那边说了,需要那丫头亲自去一趟,他们才能改名字,你让她明天上午跟我去一趟。”



       林锦城压住心里的怒火,“妈,我说过了,我不会给灼灼改名字的。”



       林老太太将拐杖敲得啪啪响,“林锦城!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儿子!你别忘了,你这条小命还是我给的!我现在让我孙女跟着我姓怎么了?”



       叶灼可以跟着林锦城姓,也可以跟着她姓,就是不能跟着叶舒姓。



       林老太太无法忍受一个外姓人,成天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的。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孩子就是没良心,倩华等了你那么多年,你去熟视无睹!那个叶舒就那么好?”说到这里,林老太太红了眼眶,“你别忘了,我这条命还是倩华救回来的!你拍着良心问问你自己,如果不是倩华的话,我能活到现在吗?”



       当年林老太太身患重病差点死掉,如果不是冯倩华十年如一日的送养生汤,她恐怕早死了。



       她为什么那么喜欢冯纤纤?



       还不是因为冯纤纤从小在她身边长大,乖巧又听话。



       她要是想给冯纤纤改姓的话,冯纤纤肯定不会说任何拒绝的话。



       哪里像叶灼。



       居然闹出这么多鸡飞狗跳的事情来!



       “妈,时间不早了,您早些回去些着吧。”林锦城有些疲惫地捏了捏太阳穴,“吴嫂,送老太太回屋。”



       如果不是看在林老太太养育过他,后来又养育过林泽的份儿上,林锦城早就翻脸不认人了。



       “老太太,我送您回去吧?”吴嫂走到林老太太身边。



       林老太太气得脸都白了,挥开吴嫂的手,“我用不着你送!”



       翌日早上。



       林清轩正常去花园里跑步,很巧,今天早上他又碰到了出来晨跑的叶灼。



       “灼灼,早。”



       “四叔。”



       林清轩接着道:“灼灼,谢谢你给的药膏,我的脸已经全部好了。”



       “都是一家人,四叔太客气了。”



       早晨的空气很好,花园里鸟语花香,今天早上赵书宁没在花园,林清轩边跑便和叶灼聊天。



       从聊天中叶灼得知,原来林清轩非常渴望能有个自己的孩子。



       叶灼微微蹙眉。



       看林清轩那么怕赵书宁的样子,她还以为林清轩不喜欢孩子呢。



       可如果林清轩喜欢孩子的话,赵书宁为什么在林清轩面前那么嚣张呢?



       正常家庭,如果夫妻双方有一方不能生的话,要么以离婚收尾,要么家庭和睦。



       哪像林清轩,怕赵书宁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刚好两人聊到大学的事情,林清轩问叶灼有没有在学校找男朋友。



       叶灼笑着摇头,接着道:“四叔,您跟四婶年轻的时候是怎么认识的?你们是大学同学吗?”



       林清轩道:“我跟你四婶是相亲认识的。”



       他和赵书宁没有任何感情基础。



       林清轩是个很听话的儿子,当年,他在大学有个感情很好的初恋。



       可惜,初恋家里条件太差了,被林老太太嫌弃,为了彻底断掉林清轩的念头,林老太太便做主给林清轩相亲。



       赵书宁和林林老太太的娘家有点亲戚关系,加上赵家是走仕途的,官商结合有利于林清轩以后的发展,所以,这件事就这么的定了下来。



       结婚之后,赵书宁一直不孕,林老太太急了,拉着小两口去医院检查。



       本以为是赵书宁的问题,没想到,却是林清轩的问题。



       可赵书宁不仅没有提出离婚,反而主动将问题揽在了她身上,主动对外公布,是她不能生。



       直至今天。



       林家除了他和林老太太外,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件事情,哪怕是三个哥哥和林锦城都不知道。



       相亲?



       叶灼不着痕迹地挑眉。



       本以为他跟赵书宁是自由恋爱,没想到是相亲认识的。



       叶灼笑着道:“那四叔您和四婶的感情一定非常好吧?”



       林清轩道:“你四婶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



       好女人?



       哪个好女人像赵书宁这样?



       叶灼怀疑林清轩在开玩笑,但是她没有证据。



       看样子,这两夫妻之间肯定有故事。



       叶灼眯了眯眼睛。



       中午11点。



       冯倩华准时来给林老太太送养生汤。



       赵书宁因为涂了药膏的原因,脸上瘀肿已经全部散掉了,此时,正陪着林老太太在屋里说话。



       冯倩华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林老太太唉声叹气。



       “林姨,叹气对身体不好,笑一笑才能十年少。”



       冯纤纤笑着跑进去,“奶奶,谁又惹您生气了?您说给我听,我去帮您教训她。”



       看到冯纤纤,林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这么好的孙女,可惜不是她家的。



       冯倩华把养生汤递给冯纤纤,“纤纤,把这汤盛给你奶奶喝了。”



       “好的妈。”



       冯倩华转头看向赵书宁,“书宁,听说花园里的玫瑰开了,你陪我去看看?”



       赵书宁知道冯倩华话里有话,笑着站起来,“好啊。”



       两人来到花园。



       冯倩华关心的道:“书宁,你哥的事怎么样?严不严重?”



       提及此事,赵书宁眉头紧锁。



       冯倩华拍了拍赵书宁的手,叹气道:“早知道改名这件事会这么麻烦的话,当初你就不应该插手的。”



       “这都怪叶灼那个小贱人!”赵书宁的眼底全是阴狠的神色,“如果不是她在里面挑唆的话,锦城不会对我哥下这样的狠手!”



       冯倩华接着道:“我倒是有个法子,可以让你把她赶出去。”



       “什么办法?”赵书宁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总归都是个女孩儿,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找个人嫁出去,不就眼不见心不烦了吗?”



       赵书宁的眼底闪过一道亮光,但很快有黯淡下去,“可我就只是她的四婶而已......”



       “你可以给林姨出主意啊。”冯倩华接着道:“不管怎么说,林姨都是她的奶奶,做奶奶的给孙女说人家,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对!倩华!你说得对!”赵书宁抓着冯倩华的手,“我看城东的李家就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