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31章 230虐渣,善恶终有报

作品:《 全能千金燃翻天

       取消继承人身份?



       闻言,席薇月眯了眯眼睛。



       她的继承人身份是叶琅桦亲自承认的!



       赵雪吟有什么资格取消?



       赵雪吟之所以想取消她的继承人身份,肯定是因为妒忌她!



       她这么优秀,又是叶老爷子的继承人,占股比赵雪吟高,一旦加入顺羲财团,那别人还能看到赵雪吟吗?



       所以赵雪吟才想把她赶出顺羲财团!



       可她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赵雪吟真以为她是软柿子呢?



       能任人拿捏?



       席薇月抬头看向赵雪吟,眼底全是讥讽的神色,“取消我的继承人身份?就凭你?赵小姐,我看你是在痴人说梦!”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赵雪吟面色不变,转头看向司律,声音依旧温柔,“司大哥,麻烦你把她请出去。”



       司律楞了下,再看赵雪吟神色坚定,转头看向席薇月,“席小姐,请吧!”



       席薇月怒声道:“我是我外公的继承人!我外公拥有顺羲财团百分之60的股权!你们谁都没有资格取消我的继承人身份!”



       赵雪吟看向席薇月,“席小姐,我好言相劝,请你自重!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女孩子,总归还是要点脸的。”



       语调温柔,可每个字都好像带了刀,换成普通人还真招架不住。



       席薇月笑出声,“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罚酒呢!今天我倒是想看看,这罚酒到底是什么个滋味儿!”



       赵雪吟看了司律一眼。



       司律立即会意,摁了下胸前的通讯器,“让安保组上58层一趟!”



       “收到。”通讯器那边立即传来回应声。



       席薇月眯了眯眼睛。



       安保组来的很快,一共六个人,不仅配有电棍,还配有枪支,“理事长,请问有什么吩咐?”



       司律转头看向席薇月,目光很冷的开口,“把这个人给我扔出去!”



       虽然席薇月是叶琅桦亲口承认的继承人,可赵雪吟从来就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她既然都这么说了,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的。



       司律对赵雪吟是无条件相信的!



       “好的理事长。”领头的安保人员点点头,看了边上的队员一眼。



       队员立即会意,伸手就要摸向腰间的电棍。



       席薇月就这么的站在那里,微抬着下巴,桀骜的开口,“我是叶老爷子唯一的继承人,是顺羲财团未来的首席!我倒是想看看你们谁敢动我一下!”



       他们敢动她吗?



       当然不敢!



       见安保站在那里没了下一步动作,席薇月眼底得意的神色更加浓烈。



       她就知道他们是不敢的!



       可下一秒,席薇月就愣住了。



       当个安保走到席薇月身边,直接把她架起来拖走。



       席薇月哪里是几个壮汉的对手!



       而且,她也没想到,赵雪吟会真的敢对她下手!



       反了!反了!简直是反了!



       难道席薇月不想在顺羲财团呆下去了吗?



       席薇月怒喊道:“放开我!大胆!你们太大胆了!敢这样对我,你们全都完了!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们看到不到明天的太阳!”



       几个安保人员就像没听到席薇月的话一样。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



       转眼间,席薇月就被拖出了办公室。



       司律这才转头看向赵雪吟,“雪吟,咱们这么对席薇月真的没事吗?”



       虽然说叶琅桦已经不在金融界很多年,但叶老爷子在金融界有很高的威信,如果席薇月真的把事情闹大的话,传出去也不好听,尤其是赵雪吟现在正是在建立人脉的时候。



       如果这个时候有什么流言蜚语传出去的话,对赵雪吟有很大的影响!



       赵雪吟微微一笑,“放心吧司大哥!我知道你的意思,刚刚的电话是周会长打过来的,是叶琅桦亲自取消了席薇月继承人的身份。”



       司律一愣。



       叶琅桦怎么会突然取消席薇月的继承人身份呢?



       继承人不是儿戏,叶琅桦虽然不比当年那般风光无限,可她并不糊涂。



       如此出尔反尔的事情,更不是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雪吟接着道:“司大哥,你去席家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叶琅桦的亲生女儿?”



       叶琅桦突然取消席薇月的继承人身份,肯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她是想扶自己的亲生女儿上来。



       席薇月在好,始终都是外人,怎么跟亲生女儿比?



       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门道。



       司律点点头,“看到了。”



       “怎么样?”赵雪吟问道。



       席薇月跟叶琅桦没有半点关系,资质普通很正常,如果是席薇月进入顺羲财团的话,赵雪吟完全没有必要把席薇月放在心上。



       可叶琅桦就不一样了。



       叶琅桦当年可是大名鼎鼎的京城才女,如果不是突发意外的话,她的人生绝对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叶半月叶琅桦的亲生女儿,多多少少会继承些叶琅桦的基因!



       赵家想拿下顺羲财团的所有权,晋升世家,就必须得把叶家一脉拿捏在鼓掌之中。



       毕竟叶老爷子占有顺羲财团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赵雪吟从不打无准备的战。



       司律回忆了下去席家的场景,当时姜燕连跟他说句话都在哆嗦,这种人根本不值得赵雪吟忌惮。



       “叶琅桦的亲生女儿叶半月是个很普通的普通人,普通到掉在人群中都看不见的那种,你不用担心。”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我怕事情有变化。司大哥,能不能麻烦你再去就看看?”



       不查清楚的话,她始终都有些不放心。



       “可以。”司律点点头。



       “谢谢你司大哥。”



       司律笑着道:“跟我不用这么客气。”



       席薇月被几个安保人员直接扔在顺羲财团的楼下。



       衣服乱了,头发也乱了,看上去有些狼狈。



       就在前二十分钟,席薇月还风光无限的跟在司律身后,可二十分钟后,席薇月就这么狼狈的被扔到楼下,惹得一楼大厅的员工好奇不已,纷纷侧眸相看,眼底全是看戏的神色。



       席薇月长这么大,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



       赵雪吟真是太大胆了!



       居然敢这么对她!



       她一定要让赵雪吟付出代价。



       叶琅桦虽然不在顺羲财团任职,但她在顺羲财团的地位还在。



       等着!



       她一定要把赵雪吟赶出财团!



       席薇月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叶琅桦。



       就在这时,突然看到司律从楼上走下来。



       席薇月眯了眯眼睛。



       司律来干什么?



       难道是跟她道歉的?



       肯定是的!



       赵雪吟这是想干什么?



       先打一巴掌,再给一颗枣?



       真以为她是那么好欺负的?



       席薇月走到司律身边,“你是来替赵雪吟道歉的?”



       司律边上的保镖刚要拦住席薇月,却被司律的眼神制止。



       席薇月接着道:“我不接受你的道歉!赵雪吟要是想让我原谅她的话,就让她赶紧滚下来,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我鞠躬道歉!”



       司律的嘴角浮现出几分淡淡的弧度,“席小姐还搞清楚自身的境况吧?想让雪吟给你道歉?下辈子吧!”



       席薇月脸上的笑容一僵,“司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搞清楚,我可是叶老爷子的继承人!我是叶老爷子外孙女!”



       司律看了她一眼,而后便转身离去。



       虽然只是一眼,可席薇月却清晰的看到了眼底的讽刺。



       席薇月也不是什么傻子。



       此时的她已经隐隐意识到,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对劲,赶紧摸出手机,继续打电话给叶琅桦。



       可打过去却是占线状态。



       正常情况下,只有在被拉黑了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占线的状态。



       叶琅桦会把她拉黑吗?



       当然不会!



       难道是叶琅桦的手机丢了?



       席薇月又打电话给席穆文,可那边始终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杨娇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



       席穆文这边现在正是一地鸡毛的时候。



       先是席氏集团的产品被人举报,导致股票一跌再跌,然后又突降神秘老总,强行收购席氏集团!



       现在能救席氏集团的人就只有叶琅桦了!



       只要叶琅桦把手里的金矿图拿出来。



       别说一个席氏集团,就算是十个席氏集团,也能保得住!



       不过席穆文的电话没人接听是因为忙公司的事情,而杨娇的电话没人接听是在忙着打麻将。



       席穆文回来看到杨娇在打麻将,气得太阳穴突突的,但是碍于有外人在场,他也不好直接发作。



       牌桌上的王太太转头看向杨娇,“杨娇,我看你们家老穆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对劲!要不咱们玩完这把就结束吧!”



       杨娇翻了个白眼,“不用管他!”她已经很久都没玩上两把了,现在好不容易才打上一局,还得看席穆文的脸色?



       边上的李太太附和道:“我觉得王太太说的对,咱们玩完这把就赶紧走吧!”



       她们这群富太太们,平时过惯了被人奉承的日子,可受不得一点点眼色。



       “对对对,咱们快结束这牌!”



       杨娇微微蹙眉,心里头有些不高兴。



       席穆文来到姜燕的房间门口。



       叶琅桦大多数时间都是跟姜燕在一起的,今天肯定也不例外。



       整理好情绪之后,席穆文便伸手敲门。



       很快,门就开了。



       姜燕看到席穆文,惊讶的道:“爸,您怎么现在回来了?”



       席穆文懒得应付姜燕,直接道:“你妈呢?”



       姜燕道:“我妈?我妈好像出去有事了!”



       “打电话给你妈,让她赶紧回来!”席穆文打过电话个叶琅桦,可叶琅桦一直不接。



       “好。”姜燕点点头,立即拿起手机打电话。



       须臾,她放下手机,“我妈可能是在忙吧!没接电话!”



       席穆文皱了皱眉,心下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她是什么时候走的?走的时候有没有说要去哪儿?”



       姜燕摇摇头,“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闻言,席穆文的眉头皱的更深。



       “席穆文,你摆着副臭脸给谁看呢!我好不容易才把王老太太李太太约过来打一圈麻将,你还把人都吓走了!”身后传来杨娇的声音。



       席穆文尽量压住心底的怒气,“叶琅桦呢?”



       “上午的时候出去了,说是有事情!”杨娇道。



       “去哪儿了?”席穆文紧接着问道。



       杨娇无语的道:“这我怎么知道!腿长在她身上,又不长在我身上!”



       “废物!我看你就是个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席穆文怒不可遏!



       “你发什么神经呢?”说完这句话,杨娇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赶紧问道:“难道出什么事了?”



       席穆文把公文包里的资料扔给杨娇,“你自己看!”



       杨娇看完资料,吓得脸都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席穆文接着道:“当务之急是马上找到叶琅桦!”



       就在这时,佣人把杨娇的手机送过来,“太太,你的手机已经响了好长时间了!”



       杨娇接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是席薇月打过来的,脸色缓和了几分。



       “喂,薇月啊!你现在到顺羲财团了没?”



       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杨娇脸色一白,“什么?!”



       席穆文也意识到不对劲,直接抢走杨娇的手机,“薇月怎么了?”



       “什么?!”席穆文也是一愣。



       先是席氏集团突遭变故,现在又是席薇月的继承人身份被取消!



       紧接着叶琅桦又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叶琅桦故意而为之?



       席穆文的心里慌成了一片,但他还是极力的稳住自己的情绪,“薇月,你先别着急,我这边已经在联系叶琅桦了!”



       “爸,那你快点。”



       “嗯,放心。”



       安慰好席薇月之后,席穆文便挂了电话,转头看向姜燕,“再打电话给叶琅桦!直到打通为止!”



       “好的。”姜燕点点头。



       杨娇道:“老穆你别太担心,现在姜燕还在这里呢!叶琅桦找了小半月三十六年,难道她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要了?而且,她上午的时候还跟我说,她很感谢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报答我们才好,话里话外都有要把那张图纸给我们的意思,我相信她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的!”



       闻言,席穆文松了口气,转头看向杨娇,“你确定她是这么说的?”



       “当然!”杨娇接着道:“我亲耳听见的,难道还能有错吗?”



       席穆文拿起桌子上的公文包,“那我先公司一趟,叶琅桦要是回来的话,你一定要打电话通知我!”



       “好的,你放心!”



       席氏集团突遭变故,现在人人自危,看到席穆文过来,秘书立即迎上来,“席总!您来了!”



       席穆文接着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秘书紧紧皱着眉,“情况不是很乐观,马上叶氏集团的叶总会来做交接工作。”



       “叶氏集团?哪个叶氏集团?”席穆文问道。



       秘书解释道:“就是......就是收购咱们集团的叶氏集团。”



       叶氏集团?



       叶总?



       京城有这号人物吗?



       席穆文心里非常乱,“他们什么时候到?”



       秘书道:“还有二十分钟。”



       “我知道了。”席穆文点点头,“你先出去把!”



       “好的。”秘书弯了弯腰,往外走去。



       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秘书来通知席穆文,叶氏集团的人已经到了,让席穆文去会议室。



       席穆文立即放下手中的香烟,往会议室走去。



       刚推开门,就看到会议室里坐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琅桦!”



       席穆文没想到来人是叶琅桦,眼底的担忧之色全部变成欣喜。



       不用想也知道,叶琅桦肯定是过来帮他的!



       叶琅桦微微抬眸,“来了。”



       席穆文接着道:“琅桦,你去哪儿了?怎么不接电话啊?”



       “把这份文件签了。”叶琅桦将面前的文件推到席穆文面前。



       席穆文低头一看,是收购合同,笑着道:“咱们都是一家人,没必要搞这些虚的!琅桦啊,我是真没想到叶氏集团的叶总是你!谢谢你,谢谢你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拉了我一把!琅桦,我会永远记住你的恩情的!”



       在席穆文看来,叶琅桦之所以成立叶氏集团收购席氏集团,就是为了他。



       她想帮他。



       叶琅桦虽然已经老了,可她对他的爱不是假的。



       当年,那么多人阻止他们在一起,可叶琅桦还是选择了他。



       甚至不惜倒贴!



       叶琅桦就这么看着席穆文。



       脸上说不出个什么神色。



       她从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席穆文是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呢?



       三十六年。



       整整三十六年。



       对别人来说,这就是一个故事。



       可对她来说,却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



       席穆文接着道:“对了琅桦,你接到薇月的电话了吗?薇月说她被顺羲财团的赵雪吟给赶出来了!赵雪吟还要取消她继承人的身份,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一家人?”叶琅桦的嘴角全是讥诮的弧度,“席穆文,你也有脸跟我提一家人!”



       席穆文皱了皱眉,“琅桦,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都知道了。”叶琅桦语调平静。



       席穆文心里一个咯噔,面上表情依旧,“你知道什么了?”



       “席穆文,别装了!”叶琅桦转头看向席穆文,“在我面前装了三十六年,你就不累吗?”



       难道叶琅桦发现三十六年前的事情了?



       不!



       不会的!



       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十六年,哪那么容易就查到什么。



       席穆文接着道:“琅桦,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怪我,怪我另娶了杨娇,可我是在我们办理离婚手续之后,才娶了杨娇的!在婚内,我从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换位思考下,我也只是个正常的男人而已!”



       “小半月没了之后,我比任何人都要伤心!包括你这个母亲在内!”



       席穆文几乎声泪俱下,伤心的不行。



       那样子,好像真的在为小半月难受一样。



       从他的表情里根本看不出来,小半月的失踪跟他有半点关系。



       这也是为什么,叶琅桦一直没有怀疑过席穆文的原因。



       小半月自从出生后,席穆文就跟她还有叶老爷子一样,把小半月放在手心里宠着。



       小半月也非常黏席穆文这个父亲,每次席穆文不管多忙,哪怕是半夜回来,都要抱一抱小半月。



       恐怕就连小半月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最爱自己的父亲,会对自己下手。



       她还那么小。



       她才三岁。



       每每想到小半月这些年所受的苦,叶琅桦就控制不住自己。



       “呵......”叶琅桦冷笑一声,“伤心?你要是伤心的话,就不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手!席穆文,你还是人吗!”



       席穆文眉心一跳,“琅桦,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叶琅桦看向席穆文,“我问你,三十六年前小半月失踪的时候,你人在哪里?”



       席穆文道:“当时爸身体不好,那几天我一直都在外地出差,你又不是不知道!”



       啪--



       叶琅桦直接拿出一叠资料扔在会议桌上。



       “那你看看这些是什么?你当年是在云京出差的吗?是抱着小半月一起去出差的吗?”叶琅桦几乎是怒吼着出声,“席穆文,小半月是你的亲女儿!她的身上流着你的血!你是怎么忍心做出这种事的!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席穆文拿起桌子上的资料,忍不住手都在颤抖。



       他没想到叶琅桦会发现这些事情。



       三十六年了!



       叶琅桦要是能发现的话,早就发现了,根本不会等到现在!



       难道,叶琅桦的身后有高人在支招?



       如果不是有人在叶琅桦身后支招的话,叶琅桦根本不会发现这些!



       席穆文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咽了咽喉咙,抬头看向叶琅桦,“琅桦,你听说我说,事情真的不是这样的!这是有人在陷害我!他想离间我们夫妻间的感情!你千万不要上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装!你这么做,对得起小半月吗?”



       席穆文接着道:“琅桦,现在小半月已经找回来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以后咱们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你要是不喜欢杨娇,介意杨娇的话,我可以马上跟杨娇离婚!我们带着小半月搬出来!对!复婚!琅桦,我们复婚吧!”



       复婚!



       马上复婚!



       叶琅桦那么爱他肯定会同意复婚的!



       可是,席穆文一句话说完之后,叶琅桦脸上并没有出现欣喜的神色,“复婚?席穆文你怎么还有脸说出这种话!”



       “就算是为了小半月好不好?琅桦我们复婚吧!”



       叶琅桦从椅子上站起来,“你是不是忘记她还有一个名字叫姜燕了?”



       姜燕!



       听到这个名字,席穆文眉心一跳,叶琅桦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难道,她连姜燕的身份也发现了?



       席穆文还没来得及细想,会议室的门被人打开。



       几名身穿制服的民警从外面鱼贯而入。



       “谁是席穆文?”



       席穆文楞了下,“我,我是。”



       走在前头的民警出示了警官证,接着道:“我们是双河路的警察,现在怀疑你跟一宗故意遗弃罪、和杀人未遂罪有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席穆文赶紧解释道:“警官同志,你们肯定是误会了!”



       “是不是误会跟我们到局里再说吧!放心,我们警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这话音刚落,一把冰冷的手铐就铐在了席穆文的手腕上。



       席穆文回头看向叶琅桦,“琅桦!我是冤枉的!你要相信我!琅桦......琅桦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叶琅桦就这么看着席穆文的背影,脸上没什么表情。



       三十六年前她已经错了一回。



       这一回绝对不会再错了!



       另一边。



       席家别墅。



       杨娇正在家等着叶琅桦。



       谁知叶琅桦没有等到,反而等到了法院的人。



       席氏集团亏损严重,这栋别墅已经抵押给法院了,法院那边要求杨娇他们在七天之内搬出别墅!



       杨娇慌的不行,立即联系席穆文,可接电话的人却变成了民警。



       民警把电话转交给席穆文。



       电话里,席穆文把事情言简意赅的说了下,并且嘱咐杨娇给他找律师。



       闻言,杨娇当场便晕了过去。



       ......



       等席薇月回到席家别墅的时候,就看到贴在墙上的法院的通知书。



       席薇月眉心一跳,“妈!这是怎么回事啊?”



       姜燕从屋里走出来,脸色有些不好看,“你妈晕倒了......”



       席薇月快速地往屋里跑去,便看到躺在床上的杨娇。



       杨娇也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薇月。”



       席薇月脸色苍白的道:“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咱们家别墅为什么会被抵押给法院?我爸的公司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叶琅桦呢?”



       席薇月心里有太多的为什么。



       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一天前她还是叶老爷子的继承人,席家的千金大小姐。



       可一天后,她就什么都不是了,甚至连家都没有了。



       杨娇哭着说出了事情的大概经过。



       啪--



       闻言,姜燕手里的杯子瞬间便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她才没过多久的富贵生活,难道就要被打回原形了吗?



       席薇月的心也慌成了一团,“叶琅桦是怎么发现这些事情的?”难怪赵雪吟敢取消她继承人的身份!



       席薇月本来以为回来这趟,可以把叶琅桦请过去给她做主的。



       没想到,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杨娇叹了口气,“薇月,咱们走吧!去你姥姥家!”



       “那我爸怎么办?”席薇月问道。



       杨娇和席穆文本就是老少夫妻,老少夫妻能有多少真感情,“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咱们现在要是不走的话,到时候你爸的债主能放过咱们吗?”



       如果叶琅桦没发现真相也就算了。



       现在叶琅桦已经知道姜燕不是小半月了。



       叶琅桦还会帮他们吗?



       现在他们只能自救!



       杨娇还藏了些私房钱,如果现在不走的话,到时候她们母女就只能住到天桥底下去了!



       席薇月也是个聪明人,很快便明白过来其中的利害关系,“好!那咱们现在马上走!”



       杨娇点点头。



       “我也要跟你们一起走!”姜燕道。



       席薇月冷着脸道:“你就哪里来的滚到哪里去吧!”



       向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姜燕可不想再回到救助站,“当初是你们俩把我从救助站里弄出来的,现在你们想让我回去我就回去吗?世界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你们俩必须要对我的下半生负责!”



       席薇月已经顾不得理会姜燕了,她和杨娇必须马上走,越快越好,“妈,您快起来,咱们收拾下一下,马上就走!”



       “好!”杨娇从床上坐起来。



       见这母女俩居然敢无视自己,姜燕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伸手推了下席薇月,“我在跟你说话呢!”



       “滚!”席薇月直接挥开姜燕的手。



       姜燕也不是个好欺负的,一把揪住席薇月的头发,给了席薇月一巴掌,“小贱人!你个小贱人!真以为老娘是好欺负的?想利用老娘的时候就使劲利用,现在想把老娘一觉踹开?门都没有!”



       席薇月那里是姜燕的对手,一下子就被姜燕按到在地上。



       杨娇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姜燕会突然对席薇月下手,立即和姜燕扭打成一团。



       ......



       顺羲财团。



       司律回到顶层办公室。



       赵雪吟迫不及待的问道:“司大哥怎么样?”



       司律道:“叶琅桦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什么意思?”赵雪吟蹙眉,“她不是早找到亲生女儿了吗?”



       司律解释道:“叶家那个不是的叶半月,真正的叶半月是京城林家家主的妻子,叶舒。”



       语落,司律将一份文件放在赵雪吟面前,“这是叶舒的资料?”



       赵雪吟拿起资料,看了眼道:“乡下长大的?”



       “嗯。”司律点点头。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乡下长大的女孩子,怎么会突然变成林家家主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