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239:直接吊打,后悔莫及!

作品:《 全能千金燃翻天

       曾柔和叶灼认识十几年了。



       叶灼是什么德行,曾柔在清楚不过。



       之前叶灼还是穆灼的时候,9岁才上一年级,上了一年级之后,连26个拼音字母都分不清楚,再后来,都高中了,连最基本日常汉字都认不全。



       简直就是云京圈子里的笑话!



       凡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谁家不拿叶灼当方面教材?



       后来,穆灼变成叶灼,也不知道叶灼的生母那边使了什么手段,居然让叶灼考上了云京市的状元,被京城大学录取。



       就叶灼?



       叶灼能考上京城大学!?



       说什么曾柔也是不信的。



       一直道现在,曾柔还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叶灼长这么漂亮,她的生母肯定也不丑,这里面的门道还多着呢!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这个世界上的黑暗远比想象中的要多得多。



       当着众人的面,叶灼就是想弄虚作假,也没办法。



       曾柔笑看叶灼,“灼灼,你就帮帮朵朵吧,她马上就要去F国深造了,F语不过关怎么行呢?”



       曾秋雯跟着接话,“朵朵说得对,我才虚学浅,虽然在F国呆过几年,但学到的都只是皮毛而已。哪里比的上灼灼的真才实学,五爷真是有福气,交了个才貌双全的女朋友。”



       这堂姐妹俩,一唱一和的,看似把叶灼捧得高高的。



       实则是捧杀。



       俗话说,站的越高,摔的就越惨。



       法语可不是什么国际用语言,如果叶灼要是不会的话,众目睽睽之下,岂不是要丢脸?



       叶灼淡淡一笑,“我没你们说的那么厉害。”



       “是灼灼你太谦虚了!”曾柔笑着道:“我们云京谁不知道灼灼你是个大才女啊!”



       白淑没听出来曾柔这话里的意思,惊讶的道:“真的吗?灼灼在你们云京是个大才女!”



       “嗯,”曾柔点点头,“还是家喻户晓的那种。所以啊,法语根本难不倒灼灼的,灼灼可比我们想象中的厉害了!”



       叶灼神色淡淡,脸上并没有特殊的表情变化,转眸看向赵朵朵,“朵朵,你把书拿来我看看。”



       “好的表嫂。”赵朵朵将法语书拿到叶灼身边,“你看,就是这题。”



       “嗯,我看看。”叶灼音调浅浅。



       “我不急。”赵朵朵道。



       叶灼一目十看的看着,须臾,接着道:“还有哪里不懂吗?我可以一起跟你说了!”



       “真的吗?”赵朵朵惊讶的道。



       叶灼微微点头,“当然是真的。”



       曾柔看着这边,眼底全是讽刺的笑。



       叶灼明明是不会。



       还在那里装模作样。



       简直是可笑。



       那个赵朵朵也傻,连叶灼在演戏都看不出来。



       曾秋雯看向曾柔,压低声音道:“你看她那个样子,还挺会装的!脸不红心不跳的,我都替她害臊!”



       曾柔冷哼一声,“我早都说了她是装的,姐你还不信。”



       “现在信了。”曾秋雯道。



       就在这时,叶灼缓缓开口,“其实这道题在法语中很常见,它就像我们中国的多音字一样......”



       还多音字呢!



       曾柔眼底的讥讽之色越来越明显。



       她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叶灼这么能装?



       曾秋雯微微蹙眉,她是懂法语的,自然知道,叶灼说的在点子上。



       难道,叶灼真的懂法语。



       叶灼说的认真,赵朵朵听得也认真的,到最后,一句完整的F语从叶灼嘴里说出来,曾秋雯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曾柔不会法语,转头看向曾秋雯,“姐,她说的什么啊?”



       “是F语。”曾秋雯也满脸的不敢置信。



       她本以为叶灼是装的,谁知道,叶灼的F语居然说的这么好,连她这个在F国呆了好几年的人,恐怕都比不上。



       闻言,曾柔瞪大眼睛,“F语?”



       “嗯。”曾秋雯点点头。



       曾柔咽了咽喉咙,“这么说,叶灼真的懂F语?”



       曾秋雯微微蹙眉,“是的。”



       曾柔心里难受的很。



       她本来是想让叶灼当众出丑,无法收场,谁知道,叶灼居然懂F语!



       叶灼是什么时候学会法语的?



       叶灼明明连汉字都认不全的。



       叶灼继续给赵朵朵讲解F语。



       她语调清晰,发音纯正,深入浅出,听得赵朵朵脸上全是崇拜的光。



       不仅是赵朵朵,连屋子里的其他人都非常震惊。



       语言是一门艺术。



       虽然他们对法语不是很了解,但是听着叶灼的发音,也是一种听觉上的享受。



       说是听觉盛宴一点也不过分!



       十分钟后,叶灼把赵朵朵遇到的问题全部讲解清楚。



       赵朵朵激动的道:“表嫂!你真是太厉害了,连我们F语老师说的都没你好!”



       叶灼语调清浅,“等你学成了,肯定比我说的还好。”



       赵朵朵笑着道:“我不奢求说的有多好,只要能过关就行。对了表嫂,我们加个微信吧,如果我碰到问题的话,就在微信上请教你。”



       “行。”叶灼拿出手机。



       袁菲走过来,“表嫂,我也要加你微信。”



       三人交换了微信。



       “看看你办的好事!”曾秋雯剜了眼曾柔。



       原本在赵家,赵朵朵还对她客客气气的,毕竟赵家只有她在F国深造过!



       现在倒好。



       曾柔把叶灼推出来,叶灼的法语说得那么好,有珠玉在前,以后她在赵朵朵眼中还能算得上什么?这个堂妹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曾柔也很难受,她哪里知道叶灼额的F语说的那么好!



       早知道这样的话,她肯定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曾柔深吸一口气,接着道:“姐,你别着急,我总有办法让她露出马脚的!”



       叶灼曾经劣迹斑斑,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么大的转变?



       就算她法语说的话,她肯定还会有别的缺点。



       “你省省吧。”曾秋雯转头看向曾柔,压着眼底的怒气,“别丢人现眼了!这里是赵家,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的地方!能让你丢脸!”



       曾秋雯越是这么说,曾柔就越难受。



       总不能让叶灼抢走了全部的风光。



       叶灼身边站着的是岑五爷。



       岑五爷是谁?



       岑五爷是她都不敢肖想的人。



       叶灼到底凭什么?



       只要一想想,曾柔心里就酸水直冒,非常难受。



       就算知道岑少卿可能是耍着叶灼玩都不行。



       而且,看岑少卿的样子,他似乎动了真情。



       就叶灼?



       叶灼到底凭什么?



       要家世没家世,要背景没背景,还是个私生女。



       她虽然长得不如叶灼,可她的出生比叶灼好。



       怎么好事就让叶灼一个人占了?



       要是跟以前一样,叶灼是个蠢货也就算了。



       偏偏现在叶灼好像不蠢了!



       不行。



       她一定要让叶灼当众丢脸。



       要不然,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曾柔捏了捏手指。



       曾柔这副样子,都被边上的曾秋雯看在眼里。



       曾秋雯眯了眯眼睛,接着道:“我警告你,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曾秋雯是一个很冷静,很聪明的人,要不然也不会顺利怀上赵家栋的骨肉,成功上位,曾柔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太沉不住气!



       她也不想想,这叶灼既然能让岑五爷



       曾柔撇撇嘴,“我知道了。”



       语落,曾柔接着道:“姐,你知道这个叶灼是什么来路吗?”



       “你什么意思?”曾秋雯问道。



       曾柔看了看坐在岑少卿身边的叶灼,压低声音道:“叶灼之前是穆家的假千金,穆大兵你应该知道吧!后来这件事被穆家人曝光出来,叶灼就回到她亲生母亲那边去了,你知道她亲生母亲是什么人吗?是给人当小三的......”



       曾柔本来还想拿‘小三’这件事来做点文章,哪曾想,曾秋雯一听到这句话,神色就暗了下去。



       曾柔暗道不好,赶紧道:“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叶灼就是个私生女而已!你想想,像岑五爷那样的人,”



       曾柔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叶灼了,因此,她并不知道叶灼是林家千金这件事。



       这大户人家不都重视出生吗?



       如果岑少卿知道叶灼的身世,他还会跟叶灼在一起吗?



       “你确定她是私生女?”曾秋雯看向曾柔。



       “嗯,我确定。”曾柔点点头,接着道:“我从小就认识她!还能搞错吗?”



       曾秋雯冷哼一声,“从小就认识又怎样,还不是低估了人家!”



       曾柔没话了,咬了咬嘴唇。



       不行。



       她一定要翻身!



       语落,曾秋雯接着道:“你就消停会吧!别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不知道有句话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吗?”岑少卿是什么人,他在交女朋友之前,能不把女方的家底摸得清清楚楚?



       曾秋雯现在有些怀疑,把曾柔弄到赵家来,到底是对还是错了!



       她是想给自己树立帮手的,可不是让曾柔来拉胯的。



       以前怎么没发现,曾柔这么蠢?



       “嗯。”曾柔心不甘情不愿地点点头。



       她一定要证明给曾秋雯看,她没有聪明反被聪明误!



       叶灼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叶灼就是配不上岑少卿!



       思及此,曾柔眯了眯眼睛。



       这边。



       白淑看向叶灼,接着道:“灼灼,你去你小姨婆那儿,你小姨婆身体怎么样?”



       叶灼笑着道:“您放心,小姨婆身体挺好的。”



       “那你小姨公呢?”白淑又问。



       叶灼道:“小姨公的身体也非常好。”



       “那就好,”白淑接着道:“等过几天闲了,我也去看看他们。我们老了,以后见一面少一面,这姐妹之间,只有这一世,没有来世。”



       说到这里,白淑又抬头看向岑少卿,“少卿啊,回去也劝劝你奶奶,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岑少卿微微抬眸,接着道:“姨婆您放心,我奶奶已经打算这几天过来看小姨婆了,只是最近家里有客人,她抽不出空。”



       “真的吗?”白淑不敢置信的问道。



       岑少卿微微颔首。



       白淑笑着道:“那我可真是太开心了!这老姐俩,可算是想开了!”



       语落,白淑接着道:“少卿,你跟灼灼好不容易来一趟,可得要陪灼灼在这边好好玩玩。”



       “我们明天下午12点的飞机。”岑少卿道。



       “这么快就要走?”白淑一愣的。



       岑少卿微微颔首,“回去还有其它事要处理。”



       白淑还想再留留岑少卿,边上找阿牛开口,“奶奶,表哥他公务繁忙,您别耽误了他的正事。”



       “说的也是。”白淑点点头,抬头看向岑少卿,接着道:“那少卿你有时间记得常带灼灼过来玩儿!”



       “好的。”岑少卿微微颔首。



       看着这一幕,曾柔眯了眯眼睛。



       明天叶灼就要走了。



       她今天晚上就得让叶灼出丑。



       想个什么样的办法呢?



       曾柔咬着唇瓣。



       法语叶灼会。



       还有什么是叶灼不会的?



       刚好是她擅长的。



       曾柔有些苦恼。



       她在家里确实是学了不少东西,可这里是赵家,其他人会的不一定比她少......



       万一弄巧成拙,给别人做了嫁衣就不好了。



       看来。



       还得从叶灼的出生下手。



       赵家人肯定都还不知道叶灼的身世。



       他们要是知道叶灼是个小三生的女儿,那场面,肯定很精彩。



       目前为止,就这个办法对曾柔来说,非常安全!



       这身世问题,叶灼还能辩解吗?



       须臾,曾柔抬眸看向叶灼,问道:“灼灼,我听说阿姨和你舅舅都去京城了是吗?”



       “嗯。”叶灼微微颔首。



       曾柔笑着道:“怪不得我上次去你家那个地下室去找你,没找到你!原来真的都去京城了!”



       地下室?



       这话音一落,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疑惑。



       叶灼怎么会住在地下室呢?



       赵家的远房表亲,范依依笑着接话,“小柔,你是不是搞错了,叶小姐怎么会住在地下室呢?”



       “我跟灼灼认识十几年了,怎么会搞错?”曾柔接话又道:“对了灼灼,阿姨现在还单着不?要我说,阿姨现在年纪也大了,总是这么单着也不行!虽然之前总有人讨论阿姨的生活作风,还怀疑你是私生女,可那毕竟只是传言而已。灼灼,你回去让阿姨不要计较那些事情,做人得往前看!”



       “曾柔!你有病啊!你知道我表嫂是什么身份吗?轮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赵朵朵拍桌而起,怒声道:“她可是林氏集团的千金!果然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什么话都能说的出口!小婶,这就是你娘家的好堂妹?”



       这句上不了台面东西,指的可不只是曾柔,还间接的打了曾秋雯的脸。



       毕竟,曾柔是曾秋雯的堂妹。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曾秋雯的脸色非常难看,她就知道曾柔肯定会给她丢人。



       这个扶不起来的东西!



       曾柔愣住了!



       刚刚赵朵朵说叶灼是谁?



       林氏集团的千金?



       叶灼怎么可能是林氏集团的千金呢?



       不。



       不会的。



       啪!



       曾秋雯二话不说,直接给了曾柔一巴掌,“蠢货!还不快给叶小姐道歉!”



       “姐,你.....”曾柔刚想解释什么,曾秋雯对着曾柔的脸又是一巴掌,“我让你给叶小姐道歉,你聋了吗?”



       让她给叶灼道歉?



       凭什么啊?



       她又没说错!



       可当下,除了给叶灼道歉之外,曾柔也没有其他办法。



       曾柔走到叶灼面前,红着眼睛道歉,“灼、灼灼,对不起,我是有口无心的,不知者无罪......”



       曾秋雯跟着赔笑,“叶小姐,我堂妹还小,请您不要跟她一般计较。”



       岑少卿微微抬眸,深邃的眸子里一片寒意,直接拉着叶灼的手从座位上站起来,“姨婆,我们先回去了!”



       说罢转身就走。



       “少卿!”白淑立即跟着站起来。



       岑少卿拉着叶灼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赵家。



       看着岑少卿的背影,白淑气得脸都白了,捂着胸口道:“老三啊老三!你让我怎么说你好!你早晚都得把这个家折腾散!”



       如果不是赵家栋惹了曾秋雯回来,今天晚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赵家栋有些冤枉,祸都是曾柔惹出来的,跟他有什么关系,“妈!妈!您放心!我马上就把曾柔给送走!”



       曾秋雯也赶紧跟着求情,“妈,都是我的错,您要怪就怪我!从今以后,我再也没有曾柔这个妹妹,求您不要怪家栋!”



       曾柔不但挨了两巴掌,现在还要被赵家赶出去。



       她是来赵家找钻石王老五的。



       现在什么都没得到。



       反而落了一身不是。



       这让她怎么甘心,立即跪下来,拽着曾秋雯的衣角道:“姐!姐!你不能送我走!姐!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蠢货就是蠢货!



       曾秋雯脸上全是怒气。



       难道曾柔没看出来,这赵家是白淑做主的吗?



       求她有什么用?



       “你给我闭嘴!”曾秋雯看着曾柔。



       曾柔攸地闭嘴。



       “小三就是小三,”空气中陡然出现一道冷冷的女声,“吃的碗里还看着锅里的,这下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小三?



       曾秋雯现在最听不得词语就是这两个字。



       她是接受过高等文化的人。



       她知道介入别人的婚姻是不道德的行为。



       但她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做了不道德的事情。



       毕竟,她是为了爱才跟赵家栋在一起的。



       爱都是情不自禁,无法控制的。



       再说,赵家栋的前任杜盈盈跟赵家栋在一起那么久,都没能怀孕,一个不能怀孕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继续霸占赵家栋。



       所以。



       不道德的人应该是杜盈盈才对。



       杜盈盈这种行为,说的不好听的,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而她不一样。



       她能给赵家栋生个儿子,给赵家栋传宗接代,所以,曾秋雯从不认为自己是小三,她不但不是小三,反而应该是赵家和赵家栋的救世主。



       可赵家人呢?



       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反而个个瞧不起她,对她冷嘲热讽。



       简直是不知好歹。



       曾秋雯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来人是赵家栋的姐姐,赵有灵,曾秋雯也不敢说些什么,只能当没听见。



       “姐!你乱说什么呢!谁是小三?”赵家栋抬头看向赵有灵,“姐,你说话太难听了!”



       赵有灵冷哼一声,“究竟是我说话难听,还是你做事难看?”



       语落,赵有灵上下打量了曾秋雯和曾柔一眼,接着道:“某些人,自己用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攀上了高枝,还想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也不看看,这条犬有没有这个资格!”



       赵有灵这番话就差没有指着曾柔的鼻子骂了。



       曾柔浑身都在发抖。



       曾秋雯也是气得脸都白了,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赵家栋皱着眉道:“姐,秋雯现在怀着孕呢!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那她就不能少做两件上不了台面的事?”赵有灵反问道。



       赵有灵非常不喜欢曾秋雯。



       杜盈盈嫁到赵家二十年,除了没给赵家生个娃,她对赵家可谓是劳苦功高,没有当年的杜盈盈,哪里有现在的赵家?



       赵家栋倒好,转眼就跟这个狐狸精搞到一起去了,半点夫妻情分都不讲。



       “这事跟秋雯没关系!行,我不跟你说了!”赵家栋转头看向曾柔,“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



       曾柔哭着跑走了。



       就在此时,曾秋雯捂着肚子,“疼!疼!家栋!我肚子不舒服!”



       “秋雯你没事吧?”曾秋雯肚子里怀的可是他唯一的种,赵家栋非常紧张,立即抱起曾秋雯,匆匆往卧室的方向走去,临走之前,回眸看向赵有灵,“姐,如果秋雯肚子里孩子今天有什么闪失的话,我跟你没完!”



       赵有灵冷哼一声,“真是恶狗反扑!这种人就算生出个儿子,那也是个败家子!”



       这边,曾柔刚回到房间,赵家的管家就过来了,“曾小姐,限你在半个小时之内整理好东西,离开这里!”



       离开?



       曾秋雯居然真的让她离开?



       她本以为她回房之后就没事了!



       没想到,管家居然来撵人了。



       “我姐呢!我要见我姐!”既然来了这富贵窝,曾柔又怎么舍得离开?



       “三太太没空见你!不过,她倒是让我带了一句话给你,以后不太再来了,她没有你这个妹妹。”



       曾秋雯是个拎得清的人。



       经过这一遭,曾柔在赵家再也没有立足的地方,就算她利用肚子里的孩子,强行把曾柔留下,也只是丢人现眼而已。



       所以,曾柔必须。



       闻言,曾柔的脸色瞬间从苍白转变成惨白。



       不行。



       她不能离开。



       见她这样,管家看了看腕表,接着道:“曾小姐,你现在还剩下28分钟,如果在28分钟之内你还没有收拾好东西走人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你敢!”



       管家笑了笑,“那曾小姐就试试我们敢不敢吧。”



       曾柔知道管家不敢对她怎么样的。



       她毕竟是这个家的三太太的亲堂妹,而管家不过是个下人而已,一个下人,难道还敢对主人放肆?



       曾柔就这么的坐在凳子上,她倒是想看看,她不走,管家能拿她怎么办!



       半个小时后。



       管家再次开口,“既然曾小姐不配合,那我们只能强制性请您离开了。来人!”



       曾柔抬头看向管家,瞪大眼睛。



       管家这话音一落,立即有人从外面走进来,“管家。”



       “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出去!”



       “是!”



       “我看你们谁敢!”曾柔从凳子上站起来,怒声道:“我可是你们赵家三太太的亲堂妹!”



       谁知,这三个保镖就像没听到曾柔的话一样,一左一右,直接就把曾柔给架起来了。



       “放开我!姐!姐夫,救救我!”曾柔拼命的喊叫着,却没有喊来曾秋雯,反而引来了一堆看热闹的下人。



       “活该!”



       “报应!”



       “看她平时那么狂,我还以为她能成为这个院子的主人之一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报应了!”



       曾柔虽然不是赵家什么正经亲戚,可平日里对下人摆的谱,可比正儿八经的主人还要大。



       因为,赵家的下人都不是很喜欢她。



       很快。



       曾柔就被人扔在赵家的别墅外。



       ......



       白淑连夜打电话给岑老太太,希望岑老太太能帮着劝劝岑少卿,让岑少卿别生气。



       岑老太太暗暗给岑少卿鼓掌,对待一个小三,就应该那样,“小淑啊,你也知道少卿的脾气,前几年闹出家,我是怎么劝也劝不住。现在你们家那个新三儿媳得罪少卿的媳妇儿,你这不等于在太岁头上动土吗?少卿是有多护媳妇儿你是知道的。我看少卿这辈子都不会再踏你家的家门了!”



       岑老太太倒也没开玩笑。



       岑少卿本就不喜欢那种出轨的男人,现在又因为这个出轨的男人,让叶灼不开心,这岑少卿能行吗?



       肯定不能行!



       当场就走,没有为难赵家栋算是客气的了。



       白淑直叹气。



       岑老太太接着道:“小淑,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我还是要说一说。盈盈多好一孩子,多好一媳妇儿,你们赵家要是没她的话,能有今天吗?你就因为人家不能生,所以让那个狐狸精进门?”



       杜盈盈是个很标准的女强人。



       这些年来,赵家的里里外外都是她一个人在操持着,早些年,赵家发生一些事情,差点撑不下去,如果不是杜盈盈的话,赵家哪里还有今天的样子?



       赵家错失这么个秀外慧中的儿媳妇,岑老太太是真的非常心痛!



       语落,岑老太太又道:“小淑,分家吧!别把孩子们都绑在一起了,你要是在不分家的话,老大家早晚都得被你们家老三连累!”



       “嗯,”白淑叹了口气,“这几天我也在想着这事。”



       “你好好想想,我还有事,先挂电话了。”岑老太太道。



       “好的。”



       挂了电话,白淑按了按脑袋,难受的很。



       不成器的老三!



       都怪那个不成器的老三!



       转眼便到了第二日。



       叶灼和岑少卿回到京城。



       本来叶灼是准备直接回家的,但岑老太太那边发来短信,说是三大娘今天要回去,所以,叶灼就跟着岑少卿一起回去,顺便送送三大娘。



       岑家庄园外面。



       送三大娘的车子已经停在门口了,岑老太太拉着三大娘的手道:“他三大娘,以后可要带着小天顺常来家里看看。”



       “嗯,一定的,”三大娘握着岑老太太的手,“海峰他娘,谢谢你没有嫌弃我这个穷亲戚,谢谢!”



       三大娘是真的非常感动。



       她在岑家呆了四天。



       通过这四天时间,可以看的出来,岑老太太是真的不嫌弃他们增祖孙俩。



       换成其他人的话,恐怕做不到岑老太太这样。



       “瞧你这老太太,瞎说什么呢!”岑老太太紧紧握着三大娘的手,“都是自己人,我呀,欢迎你们常来家里做客。”



       “嗯。”三大娘点点头。



       就在这时,管家走过来道:“老太太,东西都准备好了,您过来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缺的。”



       岑老太太看向管家,“都是按照我给的单子整理的?”



       “对。”管家点点头。



       岑老太太接着吩咐道:“你送他三大娘回去之后,给他们庄子上的每一户人家都送点礼品过去,让他们多帮忙照应着他三大娘,以后我们岑家不会亏待他们的!”



       “好的。”



       三大娘看着岑老太太,“海峰他娘,你这又给东西有给钱,现在又为我做了这些,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谢你才好!天顺,天顺!快给祖祖磕个头,谢谢你祖祖!”



       目前三大娘他们在村子里是受排挤的存在,岑老太太此时派人过去,就是为了给三大娘他们撑腰,让那些村民知道,三大娘家在城里是有靠山的,他们要是善待三大娘的话,以后就会有好处拿。



       只要有利可图,那些人肯定不会再继续排挤三大娘他们。



       三大娘虽然人老了,但这点道理还是想得通的。



       小天顺立即跪下来,磕了个响头,“谢谢祖祖。”



       岑老太太赶紧把小天顺拉起来,“这傻孩子,还真磕啊!”



       三大娘又抹了把眼泪。



       就在这时,岑少卿和叶灼从外面走进来,“三奶奶,您不带着小天顺在家里多玩几天了?”



       “这是?”三大娘年纪大了,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岑少卿和叶灼,须臾,才反应过来,“这是灼灼和少卿吧!已经在这里打扰你们奶奶好几天了,该回去了!”



       叶灼半蹲下来,看着周天顺道:“小天顺,你这几天流鼻涕的情况有没有好些?”



       “好多了,谢谢漂亮姐姐。”小天顺道。



       三大娘赶紧道:“你这傻孩子,可不能叫姐姐,按照辈分,你应该叫表婶的。”



       “谢谢漂亮表婶!”小天顺立即改口。



       叶灼微微一笑,“不客气,以后记得常来玩。”



       “好的。”小天顺点点头。



       岑老太太又吩咐了管家一些事情,这才让司机送他们离开。



       “他三大娘,一路平安。管家,到地儿了别忘记打个电话过来。”



       “好的老夫人,我知道的。”



       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岑老太太叹了口气,“你们三大娘是个可怜人。”



       叶灼挽着岑老太太的胳膊,笑着道:“幸好她老人家遇到了奶奶您。”



       岑老太太被叶灼哄得咧不开嘴,接着道:“这趟去南城感觉怎么样?见着你小姨婆了没?”



       叶灼微微点头,“见着了,两位老人家都非常热情。”



       “好。”岑老太太点点头,转头看向岑少卿,“你跟你小姨公小姨婆说了我要去看他们没?”



       岑少卿微微颔首。



       岑老太太接着道:“那你小姨婆是什么反应?”



       “等你去了就知道了。“岑少卿道。



       岑老太太对着岑少卿的腿就是一脚,“臭小子,真是够讨厌的,对你奶奶还卖什么关子!”



       叶灼挽着岑老太太的胳膊,“岑奶奶,小姨婆听了您要去看她之后,她非常高兴,还给您准备了很多礼物,塞了满满一车厢,最后还嫌弃我们的车子不如拖拉机空间大。”



       岑老太太笑呵呵的道:“还是我孙媳妇儿好,不像那个臭小子!看到就烦!太阳他个仙人板板!”



       最后一句话,叶灼有些没听懂,“太阳个仙人板板是什么意思?”



       岑老太太想起周湘给岑毓颜的解释,笑着道:“就是仙女满天飞的意思!”



       “哦。”叶灼微微点头。



       岑少卿:“......”他怎么总是忘记他是捡来的?



       ------题外话------



       小仙女们早上好鸭~



       来个小剧场:



       【喝鱼汤篇】



       自从叶灼跟五爷有了小团子,就由周湘亲自带着。



       周湘听说吃鱼聪明,于是,就每天都让厨房炖一碗鱼汤给小团子喝。



       有一天,小团子实在是喝腻了,就耍赖不喝。



       周湘端着碗哄小团子:“宝宝乖,每天喝一碗鱼汤可以让你变聪明哦!”



       小团子眨巴眨巴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道:“奶奶,被抓到的鱼能聪明吗?”



       周湘:“......”



       【受委屈篇】



       转眼间,小团子就到了上学的年纪啦。



       这一天,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在讨论各自的爸爸爱谁。



       同学A说:“我爸爸最爱我!”



       同学B说:“我爸爸也最爱我!”



       同学C说:“我爸爸最爱我和妹妹!”



       转眼间。



       只剩下小团子可怜巴巴的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老师好奇的道:“宝宝,你怎么不说话鸭?”



       小团子哇的一声哭出来:“因为,因为我粑粑最爱我麻麻!”



       老师:“......”



       **



       小剧场这么好看,小仙女们真的不考虑投个月票吗?



       投月票能让小仙女们变得更漂亮哟。



       小仙女们要是不知道太阳你个仙人板板是什么意思的话,可以去百度一下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