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361:意料之外的反转,冯颖之死!

作品:《 全能千金燃翻天

       此时,叶灼正穿着隔离服在实验室做实验室。



       如今,时空穿梭器已经研究了一半,卡在了最关键的一步,还差一个芯片。



       只要找到合适的芯片,就能启动穿梭器。



       “叶小姐。”岑湖小跑着过去。



       “嗯。”叶灼放下控制器,抬头看向岑湖。



       岑湖接着道:“叶小姐,冯琦的母亲要见您。”



       冯琦的母亲?



       叶灼楞了下,“冯琦是谁?”



       “就是冯教授。”岑湖解释道:“她说她有重要的事情要找您。”



       冯教授的母亲找她?



       叶灼微微蹙眉,接着问道:“她人现在在哪里?”

m.quanzhifashi.com

       “就在门口。”岑湖抬头看向叶灼,“您现在要见她吗?”



       “见。”叶灼微微点头,虽然冯教授已经背叛了基地,可门外站着的是冯琦的母亲。



       冯琦是冯琦,这是两回事。



       老人家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见她,肯定是有事的。



       叶灼一边说话,一边往准备室里走去,“你出去告诉老人家,等我五分钟,我马上出来。”



       “好的,”岑湖点点头,“那我先带她去等候室。”



       “嗯。”叶灼微微颔首。



       这边,岑湖来到外面,就看到一名满头银发的老人站在那里。



       老人约摸八九十岁的样子,拄着拐杖,可能是晚年逝女的原因,老人家佝偻着腰,这么看上去,让人有些动容。



       “老人家您好。”岑湖走到老太太面前。



       “你、你好。”老太太抬头看向岑湖。



       岑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人高马大的,站在老太太面前,老太太必须要仰头看着他。



       岑湖礼貌的道:“老人家,我是叶小姐的助理岑湖。叶小姐现在有点忙,您先跟我进来等她。”



       “好的谢谢。”老太太跟上岑湖的脚步。



       等候室在基地内部,走路过去还有点距离,为了照顾到老太太,岑湖特地放慢了脚步。



       老太太一路走,一路看着,想到冯琦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眼眶有些泛酸。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冯琦要是不作的话,现在也跟岑湖一样,是岑氏基地的一员......



       可惜。



       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冯琦已经成为了背叛者,被永远的钉在了耻辱柱上。



       想到这里,老太太叹了口气。



       感受到老太太的情绪变化,岑湖放慢脚步,低头问道:“老人家,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没事。”老人家伸手擦了擦眼泪,努力的挤出一丝微笑。



       岑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向来是个不会安慰别人的人,只能装作没看到老人家擦眼泪的动作。



       几分钟后,岑湖带着老太太来到等候室。



       叶灼还在里面更换隔离服,这会儿还没出来。



       岑湖让人给老太太倒了杯茶,“您先喝茶,小心烫。”



       “谢谢你啊小伙子。”老太太笑着道谢。



       “不客气,”岑湖接着道:“叶小姐那边可能还要再等几分钟才能过来,辛苦您再等等。”



       老太太看向岑湖,“不辛苦,我等等没关系的,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很快,空气中响起脚步声。



       一道纤细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



       水晶灯光将她的身影拉的有些长,未见其人,但气势已经到了,让人望尘莫及。



       老太太眯了眯眼睛。



       岑湖立即抬头看去,“叶小姐!”



       也是这时,门外的那道身影在空气中显现出来,朝岑湖微微颔首,“嗯。”



       而后,叶灼走到老人家面前,“老人家您好,我是叶灼,听说您有事找我。”



       闻言。老太太抬眼看去。



       她虽然年纪大了,但眼睛不花。



       站在她面前的小姑娘约摸十八九岁的样子,面容姣好,五官精致。



       老太太出生名门,这一生见过很多名动天下的大美人。



       可从来没有谁,能让她这么惊艳!



       这就是造出航母的叶小姐吗?



       老太太楞了下。



       不得不说,叶灼跟她想象中的非常不一样。



       她本以为叶小姐是个二三十岁左右,没想到,居然这么年轻。



       最重要的是,小姑娘虽然年轻,可周身却散发着一股同龄人身上没有的沉稳。



       宛如历尽千帆的上位者。



       如果非要用四个字来形容她的话,那便是--



       天下无双。



       而且是毫不夸张!



       “叶小姐。”老太太看着叶灼,紧接着开口,“我是冯姝婧,也是冯琦的母亲。谢谢您能在百忙中抽出时间见我这个糟老婆子一面。”



       “老人家您言重了,”叶灼看着老太太,眉眼含笑,“您快请坐。”



       在这个世界上,叶灼只对两种东西毫无抵抗力。



       一是慈眉善目的老人。



       二是好吃的甜点。



       叶灼在前世是孤儿,七岁那年,差点冻死在冰天雪地里。



       是一位老奶奶将她捡了回去,用温热的糖水,一点一点的喂活了她。



       那种甜,不止是味蕾上的甜,而是直击心灵深处。



       一辈子都忘不了。



       此后,叶灼便噬甜如命。



       让叶灼遗憾的是,奶奶走得太早,她没能让奶奶过上一段幸福的晚年。



       自从奶奶去世后,叶灼便专心钻研中医,再后来,叶灼便开始研发时光穿梭器,希望能利用时光穿梭器来弥补遗憾。



       可惜,上辈子在实验完成了一半的时候,就出现了意外。



       冯琦的母亲和冯琦不一样。



       老太太慈眉善目,一看就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可惜,没能生个好女儿。



       如若不然,老太太一定能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老太太就看着叶灼,不知怎么地,眼眶突然有些发酸,哽咽着嗓子道:“叶小姐对不起,是我教女无方,让您跟基地都跟着蒙羞,我给您道歉,我也不奢求您的原谅,只求一个心安......”



       说到最后,老太太直接给老太太鞠了一躬。



       “老人家,您千万别这样!冯琦是冯琦,您是您,这跟您无关。”叶灼扶起老太太,接着道:“逝者已逝,生者如斯。以后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老太太看着叶灼,眼眶很红。



       她本以为再次提及冯琦,叶灼会异常愤怒,给她脸色看,毕竟冯琦做出了背叛基地的事情。



       而岑少卿对冯琦有恩。



       冯琦这么做,跟恩将仇报没什么区别。



       老太太在来的时候,甚至已经做好叶灼要给她脸色看的准备。



       可叶灼既没有给她脸色看,也没有借机指责她。



       叶灼依旧笑意盈盈的,能拥有叶灼这样的领导,是冯琦的福气。



       最重要的是,叶灼虽然年纪小,可气势在,让人一看就知道,她不是什么池中之物。



       航空母舰只是个开始而已。



       日后,她还会有更大的成就。



       冯琦背叛叶灼,是她的损失!



       见老太太泪流满面,叶灼立即抽出纸巾给她擦脸,“老人家,您别伤心,以后生活上有困难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老太太直接就愣住了。



       心里更加愧疚。



       虽然说冯琦是冯琦,可她毕竟是冯琦的母亲。



       都是她教女无方,才让冯琦做出这种事。



       她对不起所有人。



       “叶小姐,谢谢您,您是个好人,也是个好领导,”老太太紧紧捏着叶灼的手,“是冯琦身在福中不知福。”



       “关爱老人人人有责,”叶灼笑着道:“对了老人家,我听岑湖说,您有重要的事情找我。”



       “是的。”老太太点点头,看着叶灼,接着道:“说出来也不怕您笑话,冯琦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外孙女,如今也走上了她母亲的老路。我这一生算是白活了,女儿不像女儿,孙女不像孙女......”



       说到最后,老太太长叹一声。



       她从未想过,到了晚年期间,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早知如此,当年,她也没必要守着冯琦。



       守到最后,守成了笑话。



       看老太太这样,叶灼有些心疼,耄耋老人,正是含饴弄孙幸福的时候,可老太太却整日以泪洗面。



       不过,听到冯颖也叛变的消息,叶灼并不意外,因为之前冯琦背叛基地之后,叶灼曾调查过冯琦和她的女儿冯颖。



       冯颖常年住在国外,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冯琦叛变之后,冯颖就进入了国际时装部!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里面的内幕。



       如果不是冯琦的缘故,以冯颖的资历,她绝对进不了国际时装部。



       “其他话就不说了......”语落,老太太叹了口气,将袋子里的木盒拿出来,“叶小姐,我今天过来,是要把这个交给您。”



       “这是什么?”叶灼好奇的问道。



       老太太揭开木盒上的盖子,刚揭开盖子,便有耀眼的光从里面倾泻出来,“这是我们冯家的传家宝。”



       传家宝?



       既然是传家宝,老太太应该留给后人才是。



       交给她做什么?



       叶灼突然有些看不懂老太太的用意。



       语落,老太太接着道:“这块素玉在我们冯家传承了近百年。我年事已高,说不定哪天就走了,所以,叶小姐,我现在把它交给您。”



       这便是老太太这趟过来的用意。



       叶灼站起来,“老太太,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



       传家宝代表着一个家族的传承,这种东西,她哪里能收。



       “叶小姐,您别着急拒绝,先听我说。”老太太看着叶灼,缓缓开口,跟聊家常似的,只是聊着聊着,眼泪几乎决堤,“半个月之前,我外孙女冯颖回来了,冯颖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她妈妈那时候整天忙着工作,她才四个月,就交给我照顾,四个月的孩子,她还那么小,每天晚上我都要起来给她喂奶粉......”



       “小时候的冯颖真的很可爱,也很聪明,三好学生的奖状贴满了整张墙。小时候她跟我可亲了,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都是我亲自接送。到了高中,冯琦说要锻炼孩子的自主能力,就把她送进了寄宿学校。去了寄宿学校之后,冯颖整个人就变了,大学毕业之后,她就出国留学,一去国外,就是整整十年,这十年时间,除了语音视频和电话之外,我跟她几乎没有别的联络。”



       “天知道,半个月之前的早上,在门外看到冯颖回来的时候,我有多开心。我想着,这孩子她心里是有我这个外婆的,她和她妈不一样。”



       说到这里,老太太抽出纸巾擦了擦眼泪,接着道:“直至今天上午,我听到了她跟别人听电话,才知道她这趟回国的真正目的!她哪里是为了孝敬我,跟我团圆,她是奔着素玉来的!我听到她称呼电话那头的人蒂娜,在冯琦叛变之前,她也跟蒂娜通过电话。”



       “是蒂娜让她回国拿走素玉!与其让冯颖把素玉拿给C国,还不如让素玉发挥出真正的用途!蒂娜是C国科研基地的人,她要素玉,肯定是因为素玉里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我要把素玉交给您,就当是我在临死之前,为华国做的最后一点贡献!无论如何,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把属于咱们华国人的东西,送给一群倭寇之国!”



       老太太站起来,双手将装有素玉的拿起来,递到叶灼面前,“所以,叶小姐,请您千万不要拒绝我!”



       老太太虽然老了,可她的一颗爱国之心依旧年轻活跃!



       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不会背叛自己的国家。



       她要在生命的暮年,为自己赎罪,为冯琦母女赎罪!



       老人家这番话说的感人肺腑,她的一腔爱国热血,更是让人敬佩,叶灼站起来,双手接过老人家递过来的木盒,“老人家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研究出素玉的价值,不辜负您的一番心意。”



       “谢谢。”老太太擦了擦眼泪。



       “应该是我谢谢您才对,谢谢您的深明大义。”叶灼接着道:“您的这种爱国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华国人学习。”



       老太太看着叶灼,眼底全是动容的神色。



       眼前这个小姑娘,比冯颖还要小好几岁,可她的一言一行,不知道要甩冯颖几条街。



       如果冯颖能及上叶灼一半,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叶小姐,那我就不打扰您了,先回去了。”老太太接着道。



       “我让人送您回去。”叶灼道。



       “不用,”老太太笑着拒绝,“有司机在外面等我。”



       “那行。”叶灼微微点头,“对了,我留个电话给您吧,日后您要是遇到什么困难,或者在家无聊想找个人聊天,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



       叶灼一边说着,一边从桌子上拿起记事本和钢笔,将电话号码写给老太太。



       老太太双手接过记事本,“谢谢您叶小姐。”



       “您太客气了。”



       叶灼将老太太送到基地外,目送着车子消失在空气中,这才往基地内走去。



       岑湖跟在叶灼后面,不禁感慨道:“冯琦的母亲跟冯琦完全不一样,真不知道,老人家为什么有个那样的女儿!女儿那样也就算了,孙女也是那样!”别人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岑湖现在怀疑,老太太上辈子是不是毁灭了银河系!



       叶灼很认真的想了下,“可能是冯琦的父系基因有问题。不过跟后天影响也有关系。”



       岑湖点点头。



       另一边。



       冯家。



       冯颖差点把老太太的房间都翻了个底朝天,可就是没找到素玉。



       素玉到底在哪里?



       冯颖有些着急。



       找不到素玉,让她怎么跟蒂娜交代?



       “外婆到底把东西藏哪儿了!”冯颖紧紧蹙眉。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汽车引擎声。



       是老太太回来了?



       冯颖眉心一跳,立即来到阳台边。



       果然是老太太回来了!



       看到老太太,冯颖立即跑回房间里,把里面的东西整理好。



       十分钟后,冯颖装作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来到楼下,“外婆,您回来了。”



       “嗯。”老太太点点头。



       冯颖接着道:“外婆,您晚上想吃什么?我做给您吃。”



       老太太笑着道:“我吃什么都行。”



       “那我就做我最拿手的菜。”



       “好。”老太太点点头。



       为了讨老太太的欢心,冯颖晚上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顺便也想打听下素玉的情况,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不知道怎么开口。



       冯颖从小在老太太身边长大,她知道老太太不是个好糊弄的。



       可现在时间又那么紧张。



       “外婆,您牙口不好。多吃些豆腐羹,这豆腐羹可好吃了。”冯颖给老太太舀了些豆腐羹。



       豆腐羹是酸辣口味的,非常开胃,很适合牙口不好的老年人。



       “好。”老太太点点头,吃了口豆腐羹。



       “怎么样?您觉得的好吃吗?”冯颖迫不及待的问道。



       “好吃。”老太太点点头,“小颖啊,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那您再尝尝这个。”冯颖又给老太太夹了些猪肉炖粉条。



       粉条和猪肉都被炖的软烂,入口即化,也非常适合老人。



       而猪肉炖粉条又是老太太家乡的菜。



       冯颖一边给老太太夹菜,一边道:“外婆,您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记得,”老太太点点头,“明天天是你的生日。”



       冯颖惊喜的道:“没想到您还记得!我还以为您忘了呢!”



       老太太笑着道:“你生日我怎么可能会忘呢!”



       “那我生日,您准备送什么礼物给我?”冯颖接着问道。



       老太太道:“你想要什么?”



       冯颖的眼珠子转了转,“是我想要什么,您都给吗?”



       “嗯。”老太太点点头,“你是我唯一的外孙女,我不给你给谁?难不成,还能留给外人吗?”



       “外婆谢谢您!”冯颖亲昵的抱住老人家的颈脖,试探性的问道:“外婆,真的我要什么你都给吗?”



       “当然!”老太太拍拍冯颖的手,“外婆什么时候跟你撒过谎?”



       “那......”冯颖犹豫了下,接着道:“我、我想要素玉可以吗?”



       “可以!”老太太笑着道:“那素玉本来就是要留着给你的,早给晚给都一样,等明天你过生日,我就把素玉送给你。”



       “真的吗?”冯颖喜出望外。



       她根本就没想到,老太太会这么轻易的答应她的条件。



       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她要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蒂娜。



       老太太很认真地点头,“当然是真的!”



       “外婆,谢谢您。”冯颖拥抱了下老太太。



       等拿到素玉之后,她就立马离开华国。



       离开C国这么长时间,她早就想回去了!



       “傻孩子,”老太太拍了拍冯颖的背部,“跟外婆还说什么谢谢。”



       冯颖很快便松开老太太,接着道:“外婆,我还有其他事,先出去一下,晚点再回来陪您。”



       “嗯。”老太太笑了笑,笑意不达眼底,可冯颖却没有注意到。



       等冯颖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门外,老太太才长叹一声,家门不幸!



       冯颖来到蒂娜居住的小区,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蒂娜。



       闻言,蒂娜也特别激动,“你外婆真是这么说的?”



       “当然,”冯颖点点头,“我是我外婆唯一的外孙女,我外婆的东西不留给我,还能留给谁。”



       她早就知道,此次回国,她绝对不会空手而归!



       毕竟,她是老太太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血脉!



       “冯小姐,这次回去,卡拉博士一定会好好嘉奖您的!”



       冯颖笑着道:“嘉不嘉奖无所谓,我只希望卡拉博士别忘记最初答应我的事情就行。”



       卡拉博士答应许她国际时装部副部长的位置。



       “这个你放心,”蒂娜笑着道:“卡拉博士向来一言九鼎,绝不会出尔反尔,她既然答应了您,就一定会办到。”



       “那就好。”冯颖接着道:“明天我拿到素玉之后就会立即过来跟你会和。”



       “可以。”蒂娜点点头。



       冯颖走后,蒂娜又把这件事汇报给卡拉博士。



       卡拉博士也非常激动。



       他有种直觉,素玉一定会给他,给C国科技界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



       为了庆祝冯颖过生日,老太太让人买了很多道具回来装扮客厅。



       晚上冯颖刚到家,就看到客厅的墙上的生日快乐字样,以及漂浮在屋顶的气球。



       老太太就坐在沙发上,笑着道:“小颖,生日快乐。”



       “外婆,谢谢您。”冯颖走过来拥抱了下老太太。



       老太太感慨道:“时间过的可真快啊!记得你妈刚把你交给我的时候,你才这么一点点大,转眼间,都是大姑娘了!”



       冯颖哽咽着嗓子道:“外婆谢谢您,谢谢您从小将我养大,您放心,以后我肯定会好好孝敬您。”



       “嗯,”老太太点点头,“我相信你。好了,我们先去吃饭吧,今天我让吴嫂准备的都是你小时候爱吃的饭菜。”



       “好的。”



       祖孙二人往餐厅走去。



       菜还在厨房的恒温器上。



       冯颖扬声道:“吴嫂快把菜端出来,我们准备开饭了。”



       “吴嫂不在,我去端。”老太太淡淡开口。



       冯颖一愣,“吴嫂去哪儿了?”



       老太太接着道:“今天是你生日,家里就咱们祖孙俩,我让吴嫂提前下班了,咱们祖孙俩好好说说话。有个外人在,算是怎么回事?”



       “这样啊,”冯颖笑着道:“那我去端菜吧!您歇一会儿。”



       “不用,我跟你一起去。”老太太道。



       祖孙俩来到厨房端菜。



       很快,餐厅的桌子上就摆满了一桌子的菜。



       都是冯颖爱吃的。



       “还有这个。”老太太从厨房里端来一碗煮好的面条,揭开盖子,“先把长寿面吃了。”



       说是长寿面,其实就是一碗泡面。



       中间卧着个荷包蛋,以及一根火腿肠。



       这一幕,简直让冯颖泪目。



       记得她小时候嘴馋,看到别的小朋友吃泡面就非常想吃,可冯琦却嫌弃泡面是垃圾食品,不让她吃,于是,老太太在每年她过生日的时候,都会亲自煮一碗泡面。



       所以,冯颖也最期待过生日的时候。



       十年!



       整整十年了!



       就连她自己都忘了自己最初的爱好,可老太太居然还记得。



       冯颖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老太太。



       老太太对她百般疼爱,可她却在拿到素玉之后,就要离开老太太。



       老太太今年已经八十九岁了,如果她离开的话,老太太以后要怎么生活?



       难道她要放弃去C国的机会吗



       不!



       不行!



       加入国际时装部,成为管理层是冯颖毕生梦想。



       她不能因为一个老太太就抛弃自己的梦想。



       老太太已经老了,一个八十九岁的老人,还能活几年?



       可她不一样!



       她今年才三十岁出头,她不能因为一个快要死去的老人,就算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错过庙门无处多躲雨。



       如果她错过这次加入国际时装部成为管理层的机会后,日后恐怕再也没这个机会了。



       所以,拿走素玉,她势在必得!



       这样不能怪她。



       要怪只能怪老太太自己的。



       她又不是不带老太太去C国享福,是老太太自己不愿意过去。



       牛不喝水,还能强摁头?



       既然老太太有自己的选择,那以后老太太是生是死,就跟她没什么关系了!



       想到这里,冯颖松了口气,心理负担也减轻了不少。



       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老太太的声音,“小颖,还愣着干什么?快吃长寿面呀!



       “哦好!”冯颖的拿起筷子,吃了一口泡面。



       还是记忆中味道。



       很好吃。



       吃了两口泡面,冯颖又给老太太夹菜。



       祖孙俩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眼看着一顿饭就要吃完,可老太太还是没有拿出素玉,甚至没有提及任何关于素玉的话。



       怎么回事?



       难道老太太后悔了?



       明明是说好的事情,她怎能出尔反尔呢!



       冯颖微微蹙眉。



       “外婆......”冯颖转头看向老太太。



       “怎么了?”老太太看向冯颖。



       冯颖犹豫了下,接着道:“外婆,您昨天不是答应我要送我礼物的吗?”



       老太太笑着道:“原来你是在说这件事啊!等着!外婆这就去给你拿!”



       闻言,冯颖的眼睛都亮了,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外婆,我陪您一起去。”



       “不用,不用,”老太太摆摆手,“你坐在这里等我就行,我马上下楼。”



       “嗯。”冯颖点点头,看着老太太上楼的背影,心里非常激动。



       真是太好了!



       马上她就可以拥有素玉了。



       在冯颖期待的目光下,老太太终于捧着一个盒子来到餐厅。



       对。



       就是那个盒子。



       冯颖直勾勾的盯着老太太手中的木盒。



       老太太走到餐桌前坐下,冯颖站起来,伸手就要拿过木盒,“谢谢外婆的生日礼物。”



       老太太却伸手摁住了木盒,“等一下。”



       “怎么了外婆?”冯颖不解地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接着道:“咱们祖孙俩先干一杯。素玉就在这里,又跑不掉!你那么着急干什么?”



       “好!”冯颖点点头。



       她马上就要离开华国了,以后就留下老太太一个人呆在这里,临行之前,她陪老太太喝一杯也是正常。



       想到老太太以后就是一个人,冯颖还有些难过,但是一想到老太太是自己作的,她又不难过了!



       如果老太太真舍不得她这个外孙女的话,完全可以跟着她一起C国。



       可老太太没有。



       这说明,老太太心里也没有多看重她这个外孙女。



       老太太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酒,倒了两杯,递给冯颖一杯,“小颖,这杯给你。”



       明亮的水晶灯光下,粉色的液体在透明的高脚杯波光粼粼,异常好看。



       “谢谢外婆,”冯颖接过酒杯,有些好奇的道:“外婆,这是什么酒啊?颜色真好看!”



       “是梅子酒,我自己酿的。”老太太道。



       “那肯定很好喝!”冯颖笑着道。



       老太太点点头,“味道确实不错,要是喜欢的话,你可以多喝点儿。来,咱们干杯,小颖,祝你生日快乐。”



       冯颖立即跟老太太碰了下杯子,“谢谢外婆。”



       老太太一口饮尽杯中的梅子酒。



       冯颖也一口饮尽!



       梅子酒属于果酒,酒精度数不高,甜甜的,还带着股专属梅子的清香,口感非常好,虽然一杯看上去挺多的,可全部喝下去,却一点都不呛人。



       “味道怎么样?”老太太抬头看向冯颖。



       冯颖点点头,笑着道:“味道非常好,对了外婆,现在可以把素玉送给我了吗?”



       “拿去吧。”老太太淡淡开口。



       冯颖倾身拿起桌边的木盒,心脏跳得飞快,马上,马上她就可以登上去C国的飞机!



       以后,她就是国际时装部的部长了!



       想到她当部长的一幕,冯颖异常激动。



       冯颖抱着盒子就往外走,“外婆,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晚上您不用等我回家。”



       她这一走可能就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只是可惜,不能好好跟老太太告别!



       “你就不打开盒盖看看吗?”老太太的声音突然在空气中响起。



       冯颖的脚步断了下,打开盖子,这一看,眉头直接就皱了起来。



       只见盒子里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素玉!



       “素玉呢?”冯颖立即回头看向老太太。



       老太太眉眼含笑,就这么看着冯颖,“小颖,其实你这趟回来,就是冲着素玉来的吧?”



       “外婆您在说什么呢!我明明是为您回来的,跟素玉有什么关系?”冯颖伪装的非常好,“外婆,我是回来为您养老送终的,您养我小,我养您老。”



       “是吗?”老太太问道。



       “当然是了!”冯颖接着道:“外婆,您快告诉我,素玉在哪里?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关心素玉在哪里,你就一点也不关心你自己?”老太太反问道。



       “我自己?我自己有什么好关心的?”冯颖走过来,“外婆,您明明就答应了要把素玉送给我,难不成您还要出尔反尔?”



       就在此时,老太太突然呕出一口鲜血。



       看到老太太吐血,冯颖脸色一白,“外婆!您这是怎么了?”



       “我没有你这种背叛国家,出卖族人的外孙女!”老太太直接推开冯颖的手,变得像个陌生人,“孽种!你根本就不配姓冯!你把老冯家的脸面都丢完了!”



       冯颖不敢置信的看着老太太。



       她是怎么知道?



       “外婆,您误会了?”冯颖立即解释,“事情根本不是您想的那样的,我没有干出背叛任何人的事情!”



       老太太又是呕出一口鲜血,忍住体内剧烈的疼痛,“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孽种,我告诉你,我都听见了,想要素玉,没门!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把素玉交给你这种人!”



       冯颖有些生气了,她对老太太这么好,可老太太却这么对她!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歹!



       “我问你!素玉到底在哪里!”冯颖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阴狠无比。



       老太太只是笑。



       “你笑什么!”



       下一秒,冯颖的腹部突然传来一阵绞痛,接着,喉咙处传来一股腥甜的味道,而后就不可控制的吐出一口血。



       冯颖用手擦了擦嘴巴,看到手上全是鲜血时,顿时明白了什么!



       有毒!



       酒里有毒!



       “你给我下毒了?”冯颖质问老太太。



       “是,我是给你下毒了!”老太太点点头。



       她不但下毒了,而且是无药可解的剧毒!



       身为外婆,老太太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冯颖背叛自己的国家。



       “为什么?”冯颖接近歇斯底里的怒吼,“我是你亲外孙女!你究竟还有没有人性!”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