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364:叶小姐制霸长越国!

作品:《 全能千金燃翻天

       年轻女子一愣,接着道:“长官,的您认识她?”



       中年男人脸上说不出什么神色。



       像。



       真是太像了!



       这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可她已经死了!



       他亲眼看着她灰飞烟灭的,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地球呢?



       “你去把大小姐叫过来。”中年男人道。



       “好的。”年轻女子点点头。



       出门之后,乘坐简易飞行器,往空中飞去。



       很快,飞行器就停在一个圆形建筑物前。

m.quanzhifashi.com

       年轻女子从飞行器上走下来。



       刚走到门边,就被守在门口的男人拦住。



       男人身穿高级制服,五官帅气,站在门口,像极了一堵雕塑。



       “站住!”



       年轻女子摘下眼镜,“吴队长你好,我是袁艺。奉秋长官之命来见大小姐。”



       那人看都没看袁艺一眼,“证件。”



       证件?



       她都自报家门了,没想到吴寒还是找她要证件。



       她跟在秋长镇身边数十年,经常在各大场合露面,在长越国无人不识。



       她的脸就是最好的通行证。



       没想到今天居然被的人拦着要看证件。



       袁艺有些无语。



       早就听说秋笛身边的吴寒不近人情,铁面无私,除了秋笛之外,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之前袁艺还不信,现在看到真人,袁艺总算是相信了。



       “行,你稍等一下,我给你找证件。”



       袁艺低头找证件,却发现,证件根本就没带。



       “不好意思吴队长,我证件忘了带,你扫描下芯片行不行?”在长越国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块芯片,扫描下芯片就能获得身份信息。



       “不行。”吴寒面无表情的道。



       袁艺叹了口气,“吴队长,你就通融一下不行吗?我真的有急事要见大小姐!而且我有芯片,又不是没芯片!”



       “证件。”吴寒道。



       “我都说了我证件没带,”袁艺接着道:“我跟在秋长官身边已经10年了!难道我还能对大小姐不利吗?”



       吴寒又重复了一遍,“证件。”



       这个吴寒还真是铜墙铁壁,半点人情都不讲。



       “行行行,我回去给拿证件。”袁艺重新戴上眼镜妈只好返回飞行器,回去拿证件。



       好在袁艺的住处距离这里并不远,前后只用了十五分钟左右。



       “吴队长,给你看证件。”袁艺拿着证件在吴寒面前晃了晃,“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吧。”



       吴寒接过证件,按照流程扫描,系统扫描完毕之后,吴寒才道:“进去吧。”



       袁艺往里面走去,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看着吴寒道:“吴队长,你会笑不?”



       吴寒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就像没听到袁艺的话一样。



       见吴寒这样,袁艺无奈地摇摇头头,继续往里面走去。



       很快,袁艺便来到秋笛的办公室门口,伸手敲门。



       门从里面被人推开。



       袁艺看着开门的人道:“周秘书,我要见大小姐。”



       周秘书道:“大小姐在里面开会,您稍等一下。”



       “行。”袁艺点点头,“大概不还有多长时间结束?”



       “15分钟左右。”秘书回答。



       “好的。”袁艺立即启动通讯器,把这个消息告诉秋长镇。



       这边的秋长镇,一直在看着叶灼的资料,微微蹙眉。



       像。



       真是太像了!



       资料上的女孩儿,最起码跟那个人有七分相似。



       是她吗?



       思及此,秋长镇心里涌起一股危机感。



       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会议结束,秋笛从会议室里走出来。



       身为秋长镇唯一的女儿,秋笛从小就异常优秀,气场十足。



       年仅25岁,便能独当一面,能力甚至在秋长镇之上。



       “袁艺,你怎么来了?”看到袁艺,秋笛微微蹙眉。



       袁艺站直身体,给秋笛敬了个礼,“大小姐,长官有事找您。请您跟我走一趟。”



       “父亲?父亲找我什么事?”秋笛问道。



       袁艺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等您到了就知道了。”



       秋笛看了袁艺一眼,“等一下。”



       “好的大小姐。”袁艺点点头,站在原地等秋笛。



       秋笛来到办公室的更衣间,换了套衣服,这才从里面走出来。



       “大小姐!”袁艺看到秋笛出来,立即站直身体。



       “走吧。”秋笛睨了袁艺一眼。



       袁艺立即跟上秋笛的脚步。



       看到秋笛出来,吴寒往前面走了一步,“大小姐。”



       秋笛道:“去我父亲那里一趟。”



       “好的。”吴寒立即启动飞行器,“大小姐,请。”



       吴寒在秋笛面前,没有具体的职位,他来历神秘,几个月前突然来到秋笛身边,此后,秋笛身边要是缺飞行员的话,吴寒就是飞行员。



       秋笛要是缺保镖的话,吴寒就是保镖,秋笛要是缺谋士的话,吴寒便是谋士。



       在秋笛面前,吴寒就是全能的存在。



       而吴寒更是对秋笛忠心不已,除了秋笛之外,旁人谁也无法命令吴寒。



       哪怕是秋长镇,也使唤不了吴寒。



       秋笛进了飞行器。



       很快,两驾飞行器便消失在空气中。



       十分钟后,飞行器停在总部门口。



       吴寒提前下了飞行器,护着秋笛走下来。



       秋笛道:“在外面等着,我一个人进去找父亲就行。”



       “是。”吴寒点点头。



       秋笛走进总部。



       秋长镇办公室的门没关,秋笛伸手敲了敲门,“父亲!”



       “进来。”秋长镇回头。



       秋笛往办公室里走去,“父亲您找我有事吗?”



       秋长镇摁下开关,“你看这个人像谁。”



       秋笛抬头看去。



       只见空气中出现一道透明屏幕,屏幕上呈现出一个人的资料。



       叶灼。



       女。



       来自......地球?



       秋笛微微蹙眉,看向秋长镇,“父亲,您给我看一个低等人类的资料干什么?”



       地球人就是低等人。



       长越国处于银河之外的E-TY889星球,这里科技发达,宇宙文明已经发展到5级。



       而地球呢?



       地球目前还处于2级,2级文明能干什么?



       面对5级文明,他们只要动动小手指头,就能碾压死整个地球。



       最重要的是。



       地球的原住民,都是淘汰品,跟他们这些高等人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一万年之前,地球存在更高等的文明,文明等级变高,地球上的资源已经不能满足原住民,于是,原住民们便决定搬至比地球更高等星球,可是地球人口太多,无法将全人类搬迁,于是,地球便爆发出一场优胜劣汰制度,淘汰掉了一批资质低劣的人类。



       这些资质低劣的人类的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会被困在资源枯竭的地球,直至彻底灭亡!



       所以,目前地球上的生命,全都是最低等的存在!



       此时,秋长镇让秋笛看一个低等人类的资料,只让秋笛感到一阵恶心。



       很恶心。



       这种行为跟侮辱她的眼睛没什么区别。



       秋笛忍住心中想吐的冲动。



       秋长镇接着道:“你不觉得这个低等人类长得很像一个人吗?”



       像一个人?



       像谁?



       秋笛眯了眯眼睛,忍住心里的恶心,重新看向资料上的低等人类。



       不得不说。



       这个低等人类长得确实有几分颜色。



       可惜啊。



       低等人就是低等人。



       就算长得在好看,也只能是个低等人。



       就在这时秋笛突然想起一个人。



       叶灼。



       对,就是叶灼。



       越看越像。



       也是这时,秋笛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两个人的名字也是一样的。



       都叫叶灼。



       这是巧合吗?



       可叶灼明明就已经死了!



       她亲眼看着叶灼的尸体送到研究局的氮液室保存起来。



       不。



       这不是叶灼。



       叶灼早就死了。



       这只是一个低等人类而已。



       想到这里,秋笛慢慢冷静下来,接着道:“父亲,地球上无节制的繁衍,导致人口过多,偶尔出现一个长相有七八分相似的也很正常吧?”地球上一共有70亿人口,别说偶尔有一个长相相似的很正常,出现好几个也是正常现象!



       所以,这个低等人肯定不是叶灼。



       只是恰巧跟叶灼同名同姓,长得跟叶灼有些像而已。



       虽然这种几率有点低,但还有个词语叫奇迹。



       虽然秋笛是这么说的,但秋长镇还是有些不放心,“要不你去地球一趟?”



       这个低等人类,始终给秋长镇一股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非常奇怪,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分明只是一张照片而已,却让秋长镇心虚不已。



       他总感觉,叶灼没死。



       这个低等人



       让她去地球?



       那个低等的星球?



       怎么可能!



       她这种身份去地球,跟自降身份有什么区别?



       秋笛抬头看向秋长镇,“父亲,我觉得您太小题大做了。”一个低等人而已,根本不足以让秋长镇这么忌惮。



       “小笛啊,可我总觉得有些不放心,”秋长镇接着道:“再过些时日就是大选的日子,如果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现什么的话,那就真的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越是关键的时候,越是容易出错。



       秋笛好不容易才等到现在,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被谁影响到



       “父亲您多虑了。”秋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地球上资源有限,能力枯竭,距离咱们母星200万光年,您觉得在那样的情况下,叶灼能只身去往地球吗?”



       换一句话来讲,就算叶灼真的是叶灼又能怎么样?



       地球就是个低等到不能在低等的星球,叶灼在一个低等星球上,要什么没什么,造个光速航母都要两年时间,就这种能力,她还能蹦出地球不成?



       就算能蹦出地球,她蹦不出太阳系!



       如今一个低等人类,又有什么资格跟她比?



       简直可笑。



       她是谁?



       她可是长越国大族长的女儿,未来是要成为长越国一国之主的。



       这个低等人类算是什么?



       能比上她的一根小手指头?



       想到这里,秋笛眼底全是得意的神色。



       闻言,秋长镇眯了下眼睛,秋笛说的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可还有一句话叫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出错了......



       他们秋家的希望就没了。



       秋笛的能力是有的,可她毕竟太年轻。



       “小笛,那你的意思是?”秋长镇转头看向秋笛。



       “不用管她。”秋笛道。



       秋长镇思考了下,接着道:“小笛,这样真的行吗?”他始终有些不放心。



       叶灼对他们父女来说,就是致命宿敌。



       之前,叶灼在的时候,秋笛就永远别想有出头的时候。



       自从叶灼走后,秋笛也步步高升,现在就等这大选的时间了!



       可现在,地球那边又冒出一个叶灼。



       秋长镇能不担心吗?



       “父亲,您就不用担心了。”秋笛看了秋长镇一眼,嘴角含笑,“就算这个低等人和叶灼是同一个人又能怎么样?地球上的那些低等人,用了一万年时间,也没能走出太阳系,你觉得叶灼能吗?”



       走出太阳系光有能力可不行,还得有资源和能量。



       闻言,秋长镇松了口气,接着道:“大选的事情你都准备好了吗?”



       “大选的事情您不用操心,您就等着我成王冠冕就行。”有吴寒的忠心和力保,还怕那些的老家伙敢不选她?



       再说,长越国除了她之外,还有谁能有资格坐在那张宝座上?



       “吴寒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想起什么吧?”秋长镇问道。



       吴寒此前是叶灼最忠心的部下,因目睹叶灼灰飞烟灭,此后非常内疚,一蹶不振,导致失忆发疯,被秋笛捡回去,用药物控制,并且篡改了吴寒的记忆,在吴寒的记忆里,早已没有了叶灼的模样。



       而秋笛却成了吴寒的救命恩人,长越国的救世主。



       所以,吴寒只忠心秋笛一人!



       除了秋笛之外,他无视任何人的命令,现在的吴寒,和行尸走肉也没什么区别,他就是秋笛手中的提线木偶。



       “放心,不会。”秋笛脸上全是自信的神色,她的医术在长越国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哪怕是大国医见了吴寒,也看不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除非叶灼能复活!



       可死去的人能复活吗?



       还是那个低等人类能?



       想到那个低等的人类,秋笛眼底全是讽刺的神色。



       秋长镇也是老糊涂了,居然觉得一个低等人会影响到她!



       秋笛转头看向秋长镇,“父亲,您就别担心这担心那的了,好好等着我登上宝座就行。”到时候他们秋氏家族在长越国就是第一大家!



       至于叶氏团队的那些人?



       没了叶灼的领导和,区区叶氏团队根本不足为惧。



       看到唯一的女儿这么优秀,秋长镇也是欣慰不已,看着秋笛的眼底全是满意的神色。



       “小笛,你心里有数就行。”秋长镇接着道:“总之,不能让任何人挡了你的路。”



       “嗯。”秋笛点点头。



       目前在长越国,还有谁能超越她?



       她就是最强王者的存在!



       “对了,还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你。”秋长镇紧接着开口。



       “什么事?”秋笛问道。



       秋长镇道:“那个低等人类现在正在试图更改火星。”



       更改火星?



       秋笛直接笑出声。



       “父亲,您觉得这种事情有必要跟我说吗?”



       火星是什么地方?



       火星跟以前的地球一样,存在更高科技的文明,现在的火星毫无利用价值,就是一颗被遗弃的行星。



       那个低等人要是真那么厉害的话,也就不会浪费时间和心力去改变火星了。



       叶灼已死!



       剩下的,都是低等的仿制品而已。



       根本不足为惧。



       “父亲,您完全没有必要把事情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在秋笛看来,秋长镇完全就是杞人忧天。



       语落,秋笛接着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秋长镇点点头,“嗯,你先去忙吧。”



       秋笛转身离开。



       吴寒还站在门口等她,看到秋笛过来,吴寒立即跟上她的脚步,“大小姐。”



       “嗯。”秋笛微微颔首,“大选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都已经准备完毕了,您不用担心。”吴寒道。



       “很好。”秋笛满意地点头,“等我登上宝座,你想要什么奖赏?”



       吴寒看着秋笛道:“吴寒什么奖赏都不想要,只想守大小姐百岁无忧。”



       听到这番话,一旁袁艺脸上的神色非常复杂。



       这个吴寒到底是什么怪胎?



       来历无处可查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说出这种话来!



       身为为人,谁没有功名心?



       可吴寒呢?



       吴寒说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守秋笛百岁无忧.......



       如果不是亲耳听说的话,袁艺怎么也不会相信,有人能说出这种话。



       难道吴寒是秋笛的爱慕者?



       秋笛有长越国第二美女字称。



       自那个人去后,秋笛从第二美女,变成第一,如今风头正盛,下一届的大选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秋笛定会冠冕成王,丝毫不亚于当初的那位。



       秋笛也非常满意吴寒的回答。



       叶灼恐怕到死也不会知道,吴寒会成为她最忠诚的拥护者!



       “我们回去吧。”秋笛转头。



       “是。”吴寒恭敬的道。



       两人走进飞行器。



       秋笛坐在无菌室,眼眸微眯。



       其实秋长镇的担心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这种时候,不能有一点点的失误。



       秋笛摁下座椅上的影响按钮,接着道:“吴寒。”



       “大小姐,我在。”吴寒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



       秋笛接着道:“去研究所一趟。”



       “是。”



       她的亲自去研究所看一眼。



       只有亲眼看到了,她才能放心。



       万一地球上的那个低等人类真的是叶灼呢?



       叶灼就是个贱种!



       只要留给她一丝希望,她就能绝处逢生。



       吴寒立即更改飞行器航线。



       飞行器的速度很快,一个小时之后,就到达研究所。



       研究所的所长是叶灼。



       如今叶灼不在。



       研究所当家做主的人已经成了叶灵。



       得知秋笛过来,叶灵早早便等在研究所门口。



       看到秋笛从飞行器上走下来,叶灵立即迎上去,“秋小姐。”



       秋笛点点头,“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叶灵恭敬的道。



       “走吧。”秋笛道。



       叶灵立即跟上秋笛的脚步。



       三人一起往里面的氮液室走去。



       氮液室在研究所的最里面。



       走过去需要5分钟左右。



       秋笛突然提出要看叶灼的尸体,让叶灵有些疑惑,接着道:“秋小姐,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秋笛道:“先进去再说。”



       “好的。”叶灵点点头,跟上秋笛的脚步。



       很快,便走到液氮室门口。



       秋笛转头看向吴寒,“你在门口等一下。”



       “好的大小姐。”吴寒道。



       秋笛和叶灵往液氮室内走去。



       刚踏入液氮室,身上的服装就随着空气中的温度发生变化。



       这叫恒温服。



       发明者。



       叶灼。



       因为地球能源有限,所以叶灼在地球上的发明出来空调衣,并没有达到恒温服这种程度。



       长越国的恒温服,哪怕处于1000摄氏度高温,也能安然无恙。



       秋笛看了叶灵一眼,“最近液氮室有没有来什么人?”



       “没有。”叶灵摇摇头,“按照您的吩咐,过来看她的人,我都安排去附二所了。”



       “很好。”秋笛点点头。



       二人一直往里面走着。



       很快,就看到一个透明的水晶棺材。



       往进了看,水晶棺材內还躺着一个年轻女子。



       五官如画,倾国倾城。



       安安静静的躺在哪里,如同一个睡美人。



       虽然对方只是一具尸体,可再次看到她时,秋笛就忍不住的嫉妒。



       而且是非常嫉妒。



       她跟叶灼一样大。



       可她出生比叶灼好。



       叶灼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从小便风餐露宿,秋笛还记得第一次见叶灼时的情景。



       彼时。



       叶灼12岁。



       因为常年的风餐露宿,叶灼面黄肌瘦,12岁的孩子体重才40斤!



       当时的秋笛是高高在上,风光无限的秋家大小姐。



       看着这样的叶灼,就像在看一个可怜虫。



       当时,秋长镇提出让叶灼留下来伺候秋笛。



       秋笛当时的原话是:“这种黄毛丫头也有资格当我的佣人?她配吗?”



       女儿不同意。



       秋长镇也不能强迫,于是叶灼便被孤儿院收养。



       再次见到叶灼,是4年后。



       叶灼十六岁。



       此时,叶灼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黄毛丫头。



       自信、美丽、不但是名倾一方的神医,还是叶氏研究所的创始人!



       别说秋笛在她面前毫无存在感。



       就连秋笛的父亲,秋长镇见了,也得恭恭敬敬的叫她一声“叶小姐。”



       这让秋笛怎么甘心?



       毕竟,当初的叶灼差一点点就成了她的佣人!



       叶灼没出现之前,秋笛是长越国的第一美人,长越国大盟主的候选人。



       叶灼出现后,秋笛从第一美人变成第二美人,大盟主候选人也变成叶灼,叶灼甚至没有参加考核,直接就坐上了大盟主的位置。



       后来。



       叶灼的名声越来越大,众人都知道有叶小姐。



       至于秋小姐.......早就被人遗忘在了脑后。



       秋笛还记得参加某个酒会。



       众大佬们在聊及叶灼的时候,一个爱慕秋笛的人,顺嘴提了一句秋小姐。



       最后,众人的反应都非常一致。



       秋小姐是谁?



       他们怎么都没有听说过。



       有叶小姐珠玉在前,就算秋小姐做的在好,也不会引起注意。



       秋笛很清楚的知道,只有叶灼死了,她才能彻底的翻身。



       好在参天有眼。



       叶灼死于一场意外。



       得知这个消息,秋笛激动的大哭一场。



       众人只当她是伤心难过,殊不知,她是喜极而泣。



       死了。



       叶灼这个贱人终于死了!



       秋笛看着眼前躺在水晶棺材内的叶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心底也松了口气。



       尸体还在,就代表那个低等的人类根本就不足为惧。



       她也是疯了!



       居然觉得叶灼还有从E-TY889星球穿越地球的本事。



       ......



       另一边。



       今天是夏小曼预产期的日子,虽然到了预产期,可夏小曼的肚子却依然没什么动静。



       下午时分,林清轩有些等不及了,收拾好东西,陪夏小曼去医院待产。



       安排好病房之后,林清轩带着夏小曼去产科做检查。



       林清轩第一次做爸爸,见夏小曼到预产期还没动静,非常担心,“医生,我爱人她没事吧?今天是预产期,可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医生是个看起来很和善的中年妇女,“林先生,这是正常现象,您不用担心。检查单拿了吗?让我看看。”



       “拿了拿了。”林清轩立即把检查单递给医生。



       医生接过检查单,看了眼,接着道:“林太太这胎位......”



       林清轩一听这话,急得不行,立即道:“胎位怎么了?医生,你别吓我。”



       “哦,没事没事,”医生扶了扶眼镜,接着道:“林先生您不用紧张,就是考虑到林太太毕竟是个高龄产妇,加上胎位有些胎位不正,所以我建议你们最好剖腹产。”



       “剖腹产?”林清轩道:“那剖腹产安全吗?”



       “林先生您放心,剖腹产是最安全的手术。”顿了顿,医生接着道:“不过您也得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手术是绝对安全的,剖腹产虽然安全,可也是有危险的。”谁也不知道,手术台上会发生什么意外。



       这话一听,林清轩就更加着急了!



       额头上的汗几乎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见他怎样,夏小曼笑着道:“清轩,我是孕妇,我都不害怕,你害怕什么?”



       林清轩紧紧握着夏小曼的手,转头看向医生,“医生,您一定要让我太太和孩子安然无恙!只要他们安好,让我给多少钱,我都愿意给!”



       医生笑着道:“林先生您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



       “拜托您了!”林清轩站起来,朝医生鞠了一躬。



       医生立即站起来,“林先生您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医生的责任!对了,你们快去办理下剖腹产手续,按照林太太现在的情况,明天下午就能剖了。”语落,医生又嘱咐道:“对了林先生,剖腹产手续之前是不能进食的,林太太这边晚上9点钟之后,就不要再吃东西了。”



       夏小曼点点头,“好的。”



       听到不让夏小曼吃饭,林清轩很紧张的道:“那要是饿了怎么办?她现在是两个人,又不是一个人!”



       “饿了也不能吃的。”医生很严肃的道:“这关乎到孕妇跟孩子的生命安危。”



       听到这话,林清轩立即道:“那您放心,我肯定不让她任何东西。”



       医生点点头,“那你们快去办理手续吧。”



       林清轩点点头,转身看向夏小曼,“我先送你去病房休息,然后再去办手续。”



       “不用休息,我跟你一起走走,”夏小曼接着道:“我怀疑我就是听你的话,整个孕期太懒了,所才胎位不正的。”



       自从夏小曼怀孕之后,林清轩紧张的不行,恨不得连厕所都替夏小曼上了。



       “那咱们走楼梯。”林清轩接着道:“电梯空气不流通。”



       “嗯。”夏小曼点点头。



       很快,就到了第二日。



       得知夏小曼今天剖腹产,叶舒和叶琅桦都来了。



       林老太太没脸见夏小曼,跪在佛堂里为夏小曼和她肚子里没出生的孩子诵经祈福。



       林清轩站在手术室外,着急的来回踱步。



       叶舒笑着道:“四哥,你别着急。马上四嫂和孩子就能出来了。”



       林清轩道:“都两个小时了。”



       就在这时,手术室内突然传来一道宏亮的哭声。



       “哇哇哇--”



       这是VIP产房,今天生孩子的人,就只有夏小曼一个。



       听着哭声,林清轩大喜,都要哭出来了,立即跑到产房门口,扒着门缝往里面看。



       叶舒笑着道:“我就说四嫂和孩子马上就能出来了吧。”



       “怎么样?我妈生了没?弟弟还是妹妹?”安丽姿上气不接下气的从外面跑过来。



       “生了生了,”叶舒笑着道:“但暂时还没出来,应该快了。”



       “弟弟还是妹妹啊?”听到夏小曼终于生了,安丽姿也非常激动。



       叶舒道:“这个暂时不知道,等医生出来才能知道。孩子生完之后,应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哦。”安丽姿点点头。



       林清轩也非常着急,回头看向叶舒,“五弟妹,小曼和孩子怎么还不出来啊?”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就能看到夏小曼和孩子。



       “再等等,应该马上就出来了。”叶舒笑着道:“四哥你别着急。”



       “嗯,不着急。”虽然说着不着急,可林清轩还是在原地转来转去。



       约摸五分钟之后,在林清轩期待的目光下,产房的门终于开了,护士抱着孩子出来,“林先生恭喜您,母子平安。”



       林清轩从护士手中接过孩子,激动的不能自己。



       孩子。



       这是属于他和夏小曼的孩子。



       他盼这个孩子盼了几十年。



       安丽姿道:“是个小弟弟啊?”



       护士点点头,“是的。”



       叶舒和叶琅桦也走过来看孩子。



       “妈,您看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像丽姿?”



       叶琅桦笑着看向小婴儿,“鼻子像你四哥,眼睛像丽姿大姐姐,这耳朵呀,完全就跟你四哥的一模一样。”



       叶舒很仔细的看着小婴儿,笑着道:“还真是呢!瞧这小眼睛小鼻子的太可爱了!”



       等叶灼和岑少卿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下午了。



       夏小曼躺在病床上,意识已经清醒了,孩子就睡在他旁边。



       叶灼道:“丽姿,弟弟还是妹妹?”



       安丽姿道:“弟弟!大灼灼,你可来了,我爸妈都等你好久了!”



       “等我干什么?”叶灼问道。



       “等你给我弟取名字啊。”



       “我?”叶灼愣了下。



       取名字?



       这叶灼还真没什么经验。



       不过,这一切又好像在哪里经历过一般。



       就好像,曾几何时,她也给别人取过名字一样。



       记忆错乱了?



       就在这时,林清轩走过来,“是的。灼灼,要是没有你的话,我和你四婶就不可能有这个孩子,所以我和你四婶一致决定,孩子的名字由你来取。”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