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373:虐个渣渣,喝醉的灼灼!

作品:《 全能千金燃翻天

       叶灼酒量还不错。



       可惜,平时父母和岑少卿都不让她沾酒。



       李悦悦在家是个乖乖女,也不怎么沾酒,此时听到叶灼要去喝酒,顿时眼前一亮,暂时的忘记了忧伤,“咱们去哪里?”



       叶灼拿出手机,接着道:“这附近有家清吧,要不要去看看?”



       “酒吧?”李悦悦问道。



       叶灼微微点头,“算是酒吧的一种吧!但清吧属于休闲酒吧,环境比酒吧要优雅很多。”也没有酒吧那么龙蛇混杂。



       语落,叶灼接着道:“你要不要去?”



       “要的要的!”李悦悦忙不迭地点头。



       “那走吧。”叶灼伸手拉开副驾驶的门。



       李悦悦坐进副驾驶。



       叶灼饶到另一边,上了副驾驶。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车里放着叶灼最喜欢的音乐。



       “......落花雨,你飘摇的美丽,花香氤,把往日情勾起我愿意,化浮萍躺湖心......”



       李悦悦好奇的道:“这是什么歌啊?好好听!”



       叶灼一脸傲娇的道:“那是,我男神的歌能不好听吗?”



       这首歌是叶灼来到这个世界后,听到的第一首歌。



       以后就有些无法自拔了!



       最重要的是,歌手的人格魅力也很大!



       闻言,李悦悦惊讶的道:“大灼灼,你居然也有男神!”她还以为叶灼的男神就是岑少卿呢!



       没想到叶灼的男神居然是一名歌手。



       “我当然有男神!”叶灼道。



       “五爷知道吗?”李悦悦紧接着问道。



       “你猜。”叶灼道。



       李悦悦笑着道:“我猜他肯定不知道。”



       虽然跟岑少卿接触的不多,但是李悦悦能看得出来,岑少卿是那种很闷骚腹黑的人。



       他要是知道叶灼居然背着他还有男神的话,估计能酸死。



       叶灼笑笑没说话。



       事实上,岑少卿还真不知道她男神的事情。



       “对了灼灼,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啊?”李悦悦接着问道。



       叶灼道:“山水之间。”



       跟其他歌手不同,她男神风格独特,自成一派,充满超越现实的想象思辨,极具独特的人格魅力。



       李悦悦立即打开音乐软件,搜索歌曲名字,添加歌单。



       添加好歌单之后,李悦悦突然从歌单里看到一首歌曲。



       油尖旺金毛玲。



       这是一首非常冷门的歌,音乐软件上只有三四百条评论,如果不是欧阳奈介绍的话,她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好听的歌曲的存在。



       推荐这首歌的时候,欧阳奈还是她的男朋友。



       现在......



       想到欧阳奈,李悦悦的表情又变得忧伤了几分。



       从后视镜里看到李悦悦的表情变化,叶灼接着道:“欧阳奈跟你提分手了吗?”



       “目前还没有,”李悦悦接着道:“不过也跟分手没什么区别了。”



       看欧阳奈当时接听视频的表现,就知道,他打从心底里看不起她。



       叶灼一手扶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拍了拍李悦悦的肩膀,“两条腿的蛤蟆找不到,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嗯。”李悦悦点点头。



       就在这时,李悦悦的手机响了下。



       拿起手机一看,是欧阳奈发过来的消息。



       【李悦悦,我觉得我们不太合适,还是分手吧。】



       虽然知道欧阳奈为什么要分手,可李悦悦还是有些生气,回复:【为什么?哪里不合适?既然不合适,当初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欧阳奈追她用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跟她在一起之后,不到半个月就提出分手。



       这算什么?



       李悦悦从小在草原长大,本就是暴脾气,看到欧阳奈发过来的消息,恨不得直接从屏幕里钻出去,狠狠地甩欧阳奈几个巴掌。



       为什么?



       这头的欧阳奈微微皱眉,看李悦悦的口气,好像还不想跟他分手!



       也对!



       他条件这么好,父母都是高管,在京城有房有车,还是本地户口,别说李悦悦,换成任何一个女生,恐怕都舍不得跟他分手吧!



       可李悦悦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身份,就她一个牧民的女儿,也想高攀他?



       天方夜谭!



       欧阳奈冷哼一声,眼底全是讥讽的神色,回复李悦悦:【性格不合。】



       性格不合?



       李悦悦勾了勾唇角,【究竟是性格不合,还是你觉得我配不上你?】



       这个李悦悦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欧阳奈懒得跟她废话,【就这样吧,互相拉黑,以后不再联系。】



       李悦悦气地整个人都在发抖,生气的骂道:“呸!渣男!”



       恶心死了!



       初恋本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可她却遇到了欧阳奈这么恶心的人。



       骂完之后,李悦悦直接把欧阳奈拉黑。



       见她这样,叶灼问道:“怎么了这是?”



       “渣男给我发信息了!”李悦悦气愤的道:“灼灼,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李悦悦是绝对不会相信,世界上会有欧阳奈这种人的存在。



       “吃一堑长一智,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叶灼道。



       李悦悦叹了口气,接着道:“灼灼,五爷是你的第几个男朋友啊?”



       “第一个。”叶灼回答。



       “真的吗?”李悦悦惊讶的道:“那他是你的初恋啊!”



       “嗯。”叶灼微微颔首。



       “那他呢?”李悦悦接着问道:“你是他的第几个女朋友?”



       叶灼道:“我也是他的初恋。”



       李悦悦感觉自己被塞了一把狗粮。



       她是真的没想到叶灼和岑少卿是彼此的初恋。



       尤其是岑少卿。



       有句话叫男人有钱就变坏,有钱人,左拥右抱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在现实生活中,李悦悦也见过这种不少这种情况。



       她实在是没想到岑少卿在认识叶灼之前,居然没谈过恋爱!



       真是太难得了!



       李悦悦感叹一声,“真是太羡慕你们了!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叶灼眉眼含笑。



       不多时,车子就停在一家高档酒吧前。



       立即有侍者迎上来,“您好。”



       叶灼开门下车,将钥匙递给侍者,“麻烦了。”



       “您客气。”



       叶灼和李悦悦往清吧内走去。虽然是白天,可清吧内的人却不少,几乎是座无虚席。



       因为已经没位置了,所以叶灼就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



       李悦悦是第一次来清吧,坐在椅子上,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很快便有侍者送来酒单。



       叶灼接过酒单,转头看向李悦悦,“悦悦,你要喝什么?”



       “有什么?”李悦悦转眸问道。



       叶灼道:“我看他们家推荐的是蓝色梦幻星空和白色俄罗斯。”



       “我要蓝色梦幻星空!”李悦悦道。



       “行,”叶灼微微颔首,将酒单递给侍者,接着道:“一杯长岛冰茶,一杯蓝色梦幻星空。”



       “好的,您稍等。”侍者双手接过酒单,转身离开。



       李悦悦惊讶地看着叶灼,“大灼灼,你要在酒吧喝茶?”



       叶灼笑着解释道:“长岛冰茶是一种鸡尾酒,度数还不低,跟茶没有任何关系。”



       李悦悦微微点头,“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要在酒吧喝茶呢。”



       “怎么会。”



       很快,侍者就端着两杯鸡尾酒过来。



       李悦悦端起那杯蓝色梦幻星空,“这酒好好看啊!味道肯定也非常不错。”



       语落,李悦悦端起杯子喝了口酒。



       入口酸酸甜甜的,完全没有酒味。



       “哇!这酒好好喝啊!”李悦悦像个没有进过城的二傻子。



       叶灼淡淡一笑,接着道:“悦悦,你悠着点,这酒的度数可不低,后劲非常足。”



       “知道了知道了。”虽然嘴里说着知道了,可李悦悦还是一口就喝了半大杯。



       喝完一杯之后,又点了三杯,叶灼拦都没拦住。



       不但没有拦住,连带着叶灼自己都点了好几杯。



       叶灼本就有些贪杯,此时又没人看着,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喝完三杯长岛冰茶,叶灼如玉般的脸上染上几分绯色。



       头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就在这时,侍者又端着两杯鸡尾酒过来。



       看着桌子上的鸡尾酒,叶灼微微蹙眉,“这两杯酒应该不是我点的吧?”



       虽然她已经有些微醺,但意识还算清醒。



       侍者微微弯腰,接着道:“这两杯酒是那边的两位先生送给您的。”



       闻言,李悦悦抬头看去,只见靠近卡座的位置,坐着两个年轻男人,此时,也正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叶灼眉眼不变,“谢谢,我们不需要,退回去吧。”



       侍者楞了下,而后拿起桌子上的鸡尾酒,接着道:“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拒绝别人请客的客人。



       正常情况下,年轻的女客人不但会接受其他客人的请客,还会想法设法的让对方买单。



       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进入酒吧消费不用买单,这已经成了酒吧的潜规则。



       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拒绝了!



       坐在卡座的两名年轻男子也非常意外。



       他们和酒吧老板非常熟悉,在这里钓过不少年轻漂亮的妹子,本以为今天可以抱得美人归,没想到对方却直接拒绝了他们。



       这么美的美人,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妞肯定是在跟我们完欲擒故纵呢!”体型微胖的男人直接将烟蒂摁在烟灰缸里。



       瘦男人点点头,“彪哥,你说的有道理。”



       语落,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皆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叶灼和李悦悦那边走去。



       叶灼正在跟李悦悦捧杯。



       就在此时,旁边的椅子突然被人拉开,接着,两个一胖一瘦的男人坐到两人旁边。



       “美女,我们交个朋友吧?自我介绍下,我行龙,和这家清吧的老板是朋友。”



       叶灼不紧不慢地喝完杯中最后一口鸡尾酒,而后,微微转头,红唇轻启,很简单的吐出一个字,“滚。”



       滚?



       闻言,瘦男人不仅没生气,反而笑着道:“美女,火气这么大,是不是需要哥哥帮你降降火?”



       对面的胖男人笑着附和。



       李悦悦虽然平时有些彪悍,但遇到这种事,还是有些怕。



       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偷偷拿出手机,想报警求助。



       “美女,交哥朋友而已,没必要这么认真吧?”胖男人伸手拿走李悦悦的手机。



       李悦悦看着被胖男人拿走的手机,咽了咽喉咙,有些紧张的道:“还、还我。”



       胖男人紧紧捏着手机,看着李悦悦,调戏道:“想要手机?亲我一下我就还你!”



       这些女的就是假正经!



       都来酒吧了,还装什么好好女孩?



       啪。



       就在此时,叶灼端起边上的长岛冰茶,就这么地泼在了胖男人的脸上。



       胖男人都被泼懵了。



       对面的瘦男人也有些懵。



       须臾,胖男人拍桌而起,“小娘们儿!你敢泼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灼捏了捏右手。



       空气中顿时响起劈里啪啦的骨节声。



       砰!



       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本嚣张至极的胖男人和瘦男人,已经被叶灼一左一右的摁在了桌子上。



       无法动弹。



       这一幕,直接惊讶到了大堂内的其他人。



       谁能想到,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孩子,能一手摁住一个壮汉!



       真是太可怕了。



       “道歉。”叶灼红唇轻启。



       他们两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姑娘摁住不说,现在还要跟人道歉,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简直是太丢人了!



       不行!



       不能道歉!



       见他们没有任何反应,叶灼加重手中的力度。



       疼。



       很疼。



       两人几乎痛呼出声。



       “道歉。”叶灼的声音再次从两人头顶上响起。



       “对、对不起......我们错了......”两人带着哭腔道歉。



       这个女孩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他们要是再不道歉的话,恐怕连脖子都要被她掐断了。



       叶灼这才微微松手,“滚吧!”



       闻言,两人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速度之快,就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这一幕,也被酒吧经理看在眼里,他越看这个女孩儿,越是觉得熟悉。



       就好像......



       在哪里见过她一般,可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难道是记错了?



       经理微微蹙眉。



       大厅。



       两人走后,叶灼继续喝长岛冰茶。



       李悦悦看着叶灼,几乎双眼贸光。



       叶灼真是太厉害了!



       “灼灼。你怎么那么厉害啊?你刚刚那几招是跟谁学的?”



       叶灼微微抬眸,有些傲娇的道:“那是,爸爸不厉害谁厉害?”



       就在此时,电话铃声响起。



       叶灼滑动接听,“喂。”



       手机那头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领导。”



       叶灼楞了下,才反应过来,那人是岑少卿,“嗯,干嘛?”



       “你现在在哪?”



       叶灼看了看四周,接着道:“在迎宾路的666号清吧。”



       清吧?



       岑少卿微微蹙眉,“你在酒吧?”



       “嗯。”



       “跟谁一起?”岑少卿的声音立即就变了,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你们什么时候去的?你喝酒了吗?”



       “跟悦悦在一起。”叶灼被问的有些不耐烦了,“你怎么这么烦呀!不跟你说了,先挂了!”



       语落,叶灼便直接挂断了电话的,举起杯子,“来,悦悦!我们继续喝。”



       长岛冰茶刚喝下去并没什么感觉,但后劲特别大,此时的叶灼,分明是有些醉了!



       李悦悦也不例外,看着叶灼,傻笑道:“咦,怎么有两个灼灼啊?”



       “你是不是傻子?”叶灼笑着道:“还两个我呢!你以为是真假美猴王吗?”



       两人一问一答,笑得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等岑少卿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岑少卿按了按太阳穴,走过去,“祖宗,你这是喝了多少?”



       听到熟悉的声音,叶灼回眸看去,看这岑少卿道:“你、你是谁啊?”



       叶灼只觉得站在眼前的人有些熟悉,可是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人影模糊。



       岑少卿将佛珠收到口袋里,拿走叶灼手中的酒杯,“不许再喝了!”



       “你谁啊!居然敢欺负大灼灼!”对面的李悦悦拍桌而起,“灼灼!办他!”



       叶灼立即捋起衣袖,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岑少卿微微蹙眉。



       下一秒,叶灼便出招过来。



       虽然已经醉了,招式却一点都没错,换成旁人的话,还真招架不住。



       可站在叶灼前面的是岑少卿。



       曾经在京城一战成名的岑五爷。



       岑少卿微微伸手,揽住她的腰肢,直接将人打横抱在怀里,转头看向身后的助理,“把夫人的同学带回去安顿好。”



       助理对‘夫人’这个称呼并不陌生,微微点头道:“好的五爷。”



       助理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有家室的男人,由他来安顿李悦悦肯定是不合适的,于是便打电话给妻子,让妻子过来一趟。



       这边,岑少卿把叶灼抱回车内,跟司机说了一句“去凤凰庄园”后,便按下车内的升降板,隔离出一个小空间。



       “水,我要喝水......”叶灼不安分地在岑少卿怀内动了动。



       岑少卿本就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又当了那么多年的和尚,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撩拨。



       可此时,却也不得不忍住。



       “我要喝水!”见岑少卿半天不动,叶灼伸出手,对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



       清脆响亮。



       这一巴掌,让岑少卿清醒了不少,一手抱着叶灼,一手拉开车载冰箱的门,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小心翼翼地喂她。



       叶灼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的水,一些水珠从嘴角滚落直至颈脖,随后是锁骨,最后是白色的衣领间。



       这一幕,看得岑少卿热血沸腾,忍不住咽了下喉咙。



       岑少卿默默的在心里念了几遍清心咒,随后朝窗外看去。



       “你是谁啊?”喝完水,叶灼看着岑少卿,接着开口。



       岑少卿微微低眸,深邃的眸子里望也望不到底,语调有些哑,“你说我是谁?”



       叶灼很认真的看着他,“岑少卿。”



       “你是岑少卿对不对?”



       见她还能认出自己,岑少卿的神色缓和了几分,薄唇轻启,“我还是你未来老公。”



       “未来老公?”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



       “未来老公是什么东西?”叶灼问道。



       “未来老公是可以陪伴你一生的人。”岑少卿就这么抱着她。



       “岑少卿。“



       “嗯?”



       “你长得真好看,”叶灼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红唇欺上他的薄唇,就这么地吻了上去。



       岑少卿有那么一瞬间的微楞。



       喝醉的叶灼,比平时要主动很多,手脚也变得不老实。



       岑少卿本就意志不坚定,此时更是心猿意马,恨不得马上将身下的人儿就地正法,可理智却告诉他不能。



       忍住。



       趁人之危不是君子所为。



       吻着吻着,叶灼就睡了过去。



       岑少卿叹了口气,这祖宗,真能折腾人!



       也是这时,车子缓缓停下。



       岑少卿打开升降板。



       司机立即下车绕到后座,打开车门,“五爷,我们已经到了。”



       岑少卿微微颔首,抱着叶灼下车。



       刚下车,叶灼就醒了,挣扎着要下来,“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无奈之下,岑少卿只好放下叶灼。



       叶灼站在地上,只觉得天旋地转,难受的很。



       见她摇摇晃晃的,岑少卿立即伸手去扶她。



       叶灼甩开岑少卿的手,“我不用你扶,你把地扶好,别让地抖,我能好好走的!”



       岑少卿:“......”



       “你快扶着地啊!”见岑少卿半天不动,叶灼忍不住催促。



       岑少卿微微扶额,“你喝醉了,我抱你回去。”



       “你才醉了!你全家都醉了!”叶灼拍了拍胸膛,“不知道爸爸我千杯不醉吗?”



       岑少卿:“......”



       就在此时,叶灼惊讶的道:“白龙马!”



       白龙马?



       哪里有白龙马?



       就在岑少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叶灼摇摇晃晃地往边上跑去,一把抱住拴在树下的白色萨摩耶,痛心疾首的道:“白龙马!谁把你拴这儿了!为师找你找的花都谢了!”



       被叶灼抱住的萨摩耶:“......”



       岑少卿无奈地叹口气,他真是上辈子欠着祖宗的!



       等叶灼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只白色的狗头,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叶灼楞了下。



       这狗是谁家的?



       她又在哪里?



       下一秒,看清屋内的装饰,叶灼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岑少卿的住处。



       她怎么在岑少卿这里?



       她不是和李悦悦一起在清吧喝酒吗?



       也是这时,叶灼模模糊糊的想起来,喝酒喝到一半的时候,岑少卿好像来接她了,后来的事情,她怎么都记不清了。



       叶灼抬手摁了摁太阳穴,感觉头有些疼。



       不抬手不知道,一抬手吓一跳,她的手腕上居然绑着跟狗绳。



       狗绳!



       她的手腕上怎么会绑着狗绳?



       还有,这个狗是谁家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



       叶灼一脸蒙圈的看着萨摩耶的狗头,萨摩耶同样一脸懵圈的看着叶灼,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



       就在这时,客厅里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是岑少卿?



       “岑少卿?”叶灼叫了一句。



       “醒了?”岑少卿披着浴巾从外面走进来。



       黑色的浴衣,腰间系着跟同色的丝带,松松垮垮的,隐隐约约之间能看到藏在布料内的完美人鱼线和腹肌。



       见惯了他一身正装,一丝不苟的样子,突然看到他浴衣,一时间,叶灼有些微恍。



       如果非要用四个字来形容眼前的一幕的话,那便是,美色诱人。



       美人出浴。



       叶灼看着他,微微挑眉,“大白天的洗什么澡?”



       闻言,岑少卿只想把叶灼摁在床上打一顿!



       如果不是她让他热血沸腾,他至于大冷天的去洗冷水澡灭火?



       岑少卿薄唇轻启,“因为你吐了我一身。”



       叶灼一愣,“我吐了?”



       “你说呢?”岑少卿反问。



       叶灼微微蹙眉,“可我记得,我喝醉了从来不吐。”



       “那你还记得它是谁吗?”岑少卿将目光移至地上的白色萨摩耶。



       叶灼抬起手腕,“我正想问你,为什么我的手腕上会拴着跟狗绳。它是谁?”



       岑少卿轻挑剑眉,“怎么,你连自己的爱徒都不认识了?”



       “爱徒?”叶灼被说的云里雾里。



       “忘了?”岑少卿接着道:“当时你可抱着人家,哭着喊着都不放手。”



       叶灼一口咬定萨摩耶是她的爱徒白龙马,又哭又闹,无奈之下,岑少卿只得跟萨摩耶的主人协商,用两倍的价格把萨摩耶买下。



       “你确定?”叶灼微微蹙眉,“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肯定是你在说谎吧!”



       “汪!”萨摩耶立即叫唤一声,似乎在控诉着叶。



       叶灼莫名其妙的有些心慌。



       难道她喝醉之后,真的有那么沙雕?



       岑少卿拿出手机,点击播放视频。



       下一秒,空气中便有一则视频播放出来,视频上,叶灼正抱着萨摩耶不撒手,痛哭流涕的道:“白龙马,你放心,以后为师再也不会丢下你!为师的白龙马!”



       叶灼抬手遮眼,有些微囧!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她绝对不相信,这就是她。



       “现在相信你吐我一身了吗?”岑少卿的声音再从空气中传来。



       事实就摆在眼前,叶灼想不相信也不行了,抬头看向岑少卿,“你怎么还录像了?快删掉!丢不丢人啊!”



       岑少卿嘴角含笑,“现在知道丢人了?”



       叶灼没说话。



       岑少卿接着道:“你知道当时狗主人是什么反应吗?”



       不用想也知道,狗主人当时肯定惊呆了。



       叶灼瞪他一眼,“我并不想知道!”



       岑少卿薄唇轻启,“好了,快起床吧!奶奶还在等我们回去吃饭。”



       “那它怎么办?”叶灼看向地上的萨摩耶。



       萨摩耶也歪着脑袋看着叶灼。



       叶灼太忙了,没什么时间养小动物,而林家已经养了一只拆家的二哈,再加一直萨摩耶的话,在二哈的教导下,估计能翻天!



       岑少卿接着道:“带回去给奶奶养着吧,刚好奶奶前几天说想养只小狗。”



       “那行,”叶灼接着道:“如果奶奶不养的话,再带回我家去。”



       “嗯。”岑少卿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把萨摩耶一起牵回去。



       叶灼坐在床上,清醒了几秒钟,这才掀开被子起床,准备换衣服。



       衣服是岑少卿提前就准备好的。



       一套米色小香风的套装。



       叶灼属于行走的衣架子,什么衣服都能驾驭,换好衣服之后,站在落地镜前帅气的吹了口哨,“我怎么这么好看!”



       半个小时后,两人牵着萨摩耶出现在岑家庄园门口。



       岑老太太早早地便站在门口,看到叶灼,激动地跑过去,“叶子!”



       “岑奶奶!”一老一少相拥在一起,好半晌,才松开。



       岑少卿牵着萨摩耶走过去,“奶奶,您之前不是说要养只狗吗?这只萨摩耶送给您养。”



       岑老太太哼了一声,接着道:“哪来的狗?怎么长得跟你一样丑!”



       岑少卿道:“这狗是灼灼买的,但她没时间养,既然您不想养,那就算了!”



       闻言,岑老太太的神色瞬间就变了,立即从岑少卿手里接过狗绳,一边摸着狗头,一边道:“我说这小家伙怎么这么可爱,这么俊!原来是灼灼买的!乖乖大重孙,快让太奶奶看看!”



       岑少卿:“.......”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