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391:愿意为她放下一切!

作品:《 全能千金燃翻天

       在白嘉裕看来,宋时遇虽然没有看破红尘,却也跟看破红尘没什么两样。



       他没有心,不会喜欢上谁。



       性子又孤僻,还有易怒症。



       虽然宋时遇从没有说过,他不会娶妻生子,却也能看得出来,他不会做这种事。



       在他身上,好像就没有‘欲望’这种东西。



       无用论身边的人玩得有多疯,他依旧能镇定自若。



       有的时候,白嘉裕甚至在怀疑,宋时遇是不是不行。



       闻言,田子浩皱眉道:“你又不是三哥,你怎么知道三哥不是那种为了传宗接代就娶妻生子的人?”



       “你不信?”白嘉裕反问。



       “我不信。”田子浩道。



       生而为人,只要有条件,就不可能没有生理需求,就不可能不会娶妻生子,除非他想眼睁睁的看着家族走向灭亡。

m.quanzhifashi.com

       白嘉裕接着道:“不信就打个赌?”



       “好啊,打赌就打赌,”田子浩接着道:“赌什么?”



       “一百万。”白嘉裕道。



       “行,没问题。”田子浩点点头。



       对这些公子哥儿来说,一百万只是无伤大雅的小钱而已。



       田子浩接着道:“嘉裕,你初中的时候,有没有暗恋过你们班的班花?”



       白嘉裕道:“我有暗恋过我们班的女同学,不过不是班花。”



       “后来呢?”田子浩好奇的道。



       按照白嘉裕的性格,他能不把人追到手。



       正常情况下,只要是白嘉裕看上了,就没有追不到的。



       白嘉裕道:“后来,后来她就转学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呢?”田子浩瞪大眼睛问道。



       白嘉裕有些无语的道:“你还想要什么然后?”其实是有然后的,毕业之后,偶尔午夜梦回,白嘉裕还会梦到这位女同学,于是便托人去打听这位女同学的下落,但得到的结果确实女同学早已结婚生子。



       自此之后,白嘉裕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位女同学,把这份美好藏于心中。



       田子浩接着道:“我初中的时候也暗恋过班里的女同学,你说我们都有过暗恋的对象,不可能三哥没有!真好奇三哥暗恋的对象长什么样!”



       非常好奇!



       白嘉裕吸了口烟,“别好奇了,三哥跟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一样,他是不会喜欢谁,更不会暗恋谁的。”



       暗恋?



       不存在的!



       宋时遇要是喜欢谁,直接抢就行了!



       “你又不是三哥肚子里的蛔虫!”田子浩接着道:“你还记得岑五爷吗?当初的岑五爷也说自己终身不娶,还吃斋念佛,阵仗闹得比三哥还大,最后怎么着,还不是抱得美人归了?”



       这就叫给大家表演,自己打自己的脸。



       白嘉裕道:“三哥跟他情况不一样。”



       就在这时,白嘉裕目光一瞥,看到熟悉的身影,立即丢掉烟头,站直身体,“快把烟扔了,三哥来了!”



       田子浩一时没反应过来,“扔烟干什么?”



       白嘉裕直接抢走田子浩手里的烟扔掉,接着道:“三哥最近非常讨厌别人吸烟。”



       “他自己不也抽吗?”田子浩道。



       “早戒了。”



       “戒了?”田子浩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白嘉裕趁机又塞了一颗口香糖到田子浩嘴里,“三哥最近心情不好,你说话注意点。”



       “知道了。”田子浩点点头。



       眼看着宋时遇越走越近,白嘉裕立即迎上去,“三哥。”



       宋时遇微微颔首。



       田子浩也走过来,“三哥。”



       宋时遇接着道:“你们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两人摇摇头。



       宋时遇道:“没事就回去吧。”



       “嗯。”田子浩立即打开车门。



       白嘉裕坐在前面开车,田子浩坐在副驾驶,宋时遇独坐在后座。



       车内放着今年的流行音乐。



       宋时遇微微蹙眉,“换一首。”



       白嘉裕愣了下,“三哥你说什么?”



       田子浩也有些微楞。



       宋时遇紧接着开口,“我说音乐换一首。”



       “哦,好的。”田子浩立即点击切换音乐。



       很快,车厢内的音乐就换成了另一首带有戏腔的。



       宋时遇接着开口,“我要听山水之间。以及这个歌手的所有歌曲。”



       “山水之间?”没想到宋时遇会突然点歌,田子浩问道:“三哥,是山水画的那个山水吗?”



       “对。”宋时遇微微点头。



       “是许蒿唱的?”田子浩又问道。



       宋时遇靠在椅背上,接着开口,“那读嵩,不是蒿。”



       田子浩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大意了。



       是他大意了。



       很快,车厢内就弥漫着山水之间的词调。



       田子浩专门上网搜了下这个歌手的资料,接着道:“三哥,这个歌手还挺厉害的,所有歌曲的作词作曲都是他自己,而且还有一首叫《千百度》的歌曲被选入了大学课本。”



       本以为宋时遇会因此畅谈,没想到宋时遇只是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田子浩微微蹙眉。



       难道他理解错了,宋时遇并不是喜欢这个歌手,只是单纯的喜欢听他的歌曲而已?



       大佬的心思你别猜!



       田子浩看了身边的白嘉裕一眼,白嘉裕也有些懵。



       他以前也没发现宋时遇喜欢听歌。



       很快,车子就到了宋时遇的住处。



       陈思瑶早就等在公寓,见三人回来,立即笑着迎上来,“时遇,你们回来了,我给你煮了你最喜欢的生姜红糖水。”



       “嗯。”宋时遇嗯了一声。



       虽然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字,却也叫陈思瑶非常兴奋,因为宋时遇至少不是无视她。



       “我去给你盛过来。”陈思瑶接着道。



       见陈思瑶这样,田子浩有些无语的道:“我这个表妹就是这样,只要一看到三哥就看不到别人,也不说给我们俩拿点东西。”



       白嘉裕耸耸肩,“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陈思瑶就是这样。



       无论宋时遇对她什么态度,她都是微笑以对。



       很快,陈思瑶就端着生姜红糖水过来。



       但客厅里只坐着白嘉裕和田子浩。



       陈思瑶微微蹙眉,“时遇呢?”



       白嘉裕道:“上楼了。”



       就在这时,宋时遇换了套家居服,从楼上走下来,怀里......还抱着只胖乎乎的猫。



       猫?



       陈思瑶甚至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宋时遇居然抱着猫?



       陈思瑶小时候被猫咬过,还对猫毛过敏,因此一直很怕猫,见此,往后后退了好几步。



       白嘉裕之前见过这只猫,所以并不觉得好奇,但还是惊讶的道:“这猫还没死啊?”宋时遇又没养过猫,脾气又不好,猫又是那种特别会撒娇和需要人照顾的动物,白嘉裕还以为,这只猫早死了!



       没想到,它不但没死,反而还变胖了一圈。



       “放心,”宋时遇抬头看了眼白嘉裕,“你死了它都不会死。”



       闻言,白嘉裕笑着道:“三哥,我可是你最好的兄弟,你居然为了一只猫这么说我。”



       宋时遇看了他一眼,眼神凉凉,没说话。



       白嘉裕立即闭嘴,转移话题道:“这猫好可爱啊,叫什么名字?”



       “咪咪。”宋时遇回答。



       白嘉裕有些无语的道:“这也叫名字?”



       “宋咪咪。”宋时遇道。



       “好吧,就勉强被称为名字吧,只不过,这重名率也太高了!”语落,白嘉裕瞧到站在一旁的陈思瑶,笑着道:“思瑶你站那么远干什么?猫又不是老虎!”



       陈思瑶脸上扬起一丝僵硬的笑,“没什么。”



       田子浩道:“我表妹从小就怕......”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陈思瑶打断,“表哥你还不回去吗?刚刚舅妈已经在催你了!”



       田子浩知道陈思瑶的用意,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傻姑娘!



       在他看来,陈思瑶就是哥彻头彻尾的傻姑娘,为了一个根本不会爱上自己的人,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那我就先回去了,”田子浩从沙发上站起来,“三哥,嘉裕,我就先回去了。”



       “嗯。”宋时遇微微点头。



       白嘉裕站起来送田子浩。



       转眼间,客厅里就剩下陈思瑶和宋时遇两人。



       陈思瑶咽了咽喉咙,稳住自己,大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将红糖生姜水放在茶几上,“时遇,你快趁热喝了它。”



       看出陈思瑶畏惧的眼神,宋时遇低头看了眼怀里的猫,接着道:“你怕它?”



       闻言,陈思瑶心下一喜。



       注意到了。



       宋时遇居然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变化。



       宋时遇会不会因为她怕猫,就弃养它?或者把它送到宠物店去?



       陈思瑶压着心底的激动,接着道:“没、没有。”



       “既然怕猫,就离它远点,我也怕你伤到了它。”很淡漠的一句话,淡漠到就好像在跟一个陌生人对话一般。



       陈思瑶也直接就愣住了,她本以为宋时遇会因为她而把这只猫丢掉,没想到,宋时遇居然让她离猫远点儿。



       虽然有些意外,但陈思瑶也并不难过。



       毕竟这只猫是宋时遇的宠物,宋时遇爱猫心切也正常。



       陈思瑶扬起笑容,接着道:“时遇你误会了,我不怕它,一点都不怕。”



       宋时遇并没有戳穿陈思瑶,就这么看了一眼她,没再说话。



       刚好往屋里走的白嘉裕听到两人的对话,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他虽然也经历过爱情,但还是有些不懂陈思瑶对宋时遇的爱。



       陈思瑶为了爱,可以放下一切。



       包括骄傲和自尊。



       这是白嘉裕无法做到的。



       看到白嘉裕进来,陈思瑶笑着抬头,“嘉裕你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白嘉裕笑着道:“我随便吃什么都行。”



       “那好,”陈思瑶接着道:“那我就随便发挥了。”



       “嗯。”白嘉裕点点头。



       陈思瑶转身往厨房走去。



       白嘉裕看向宋时遇,“三哥。”



       “嗯。”宋时遇应了一声。



       白嘉裕接着道:“三哥你以后会娶妻生子吗?”



       “不会。”宋时遇道。



       白嘉裕剥了一颗口香糖放进嘴里,接着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你想结婚生子的话,一定要优先考虑思瑶。我看思瑶真的是贤妻良母型的,最关键的是,她还这么喜欢你!”



       陈思瑶并没有走远,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顿了顿脚步,仔细的听着宋时遇的回答。



       她在期待。



       期待宋时遇回答。



       须臾,宋时遇轻轻开口,“不会,我永远都不会娶妻生子,就算有一天会娶妻生子,对象也不会是陈思瑶。”



       哪怕讲究,他也不会选择陈思瑶。



       听到这句话,白嘉裕愣住了,站在不远处的陈思瑶也愣住了。



       脸上惨白的一片。



       她没想到,宋时遇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她甚至开始怀疑,她多年以来的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



       白嘉裕微微蹙眉,“不是吧三哥,思瑶她这么爱你,你未免对她太无情了一点吧!”



       “单相思的爱不是不会有结果的。”宋时遇就这么看着白嘉裕,接着道:“而且,爱不是施舍。”



       爱从来都不是施舍。



       因为是局中人,所以宋时遇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门外,陈思瑶已经泪流满面。



       须臾,她擦干泪水,继续往厨房走去。



       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能嫁给宋时遇,她只是想好好守护着宋时遇,如今听到这样的回答,又算得了什么呢?她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不是吗?



       从爱上宋时遇的那一刻起,她就输了,现在经历的这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呢?



       陈思瑶来到厨房,开始切菜炒菜,就像没事人一样。



       ......



       从寺庙烧香拜佛回去之后,叶灼并没有回家,而是跟着岑少卿一起来到岑家庄园拜年。



       年初一,除了岑毓颜之外,岑少卿的其他几个姐姐都回来了。



       客厅非常热闹。



       见叶灼回来,几个姐姐争先恐后的给叶灼塞红包和礼物。



       叶灼盛情难却,只好一一收下,“谢谢各位大姐二姐三姐,祝三位姐姐新年发财,四季如意。”



       岑月牙笑着道:“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岑越樱道:“就是就是,都是一家人!”



       “对了灼灼,这是我自己在家先得无聊织的围巾,你戴上试试看喜不喜欢,要是喜欢的话,就送你了!”岑玉映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围巾,递给岑少卿,“给灼灼围上试试。”



       “好。”岑少卿伸手接过围巾,弯腰给叶灼围上。



       黑色本是很沉闷的颜色,可围在她身上,却非常好看,她的肌肤本就白皙,此时更是如玉般细腻。



       “好看吗?”叶灼抬头看向岑少卿。



       岑少卿微微颔首,“好看,很适合你。”



       叶灼转眸看向岑玉映,笑着道:“那就谢谢大姐了。”



       岑玉映走过来帮叶灼整理了下围巾,笑着道:“前面你二姐才说了不用跟我们客气,你这又跟我客气上了!”



       不多时,三个小家伙走过来,纷纷要送给叶灼礼物。



       叶灼微微弯腰,收下小家伙们的礼物,并且拿出早就给小家伙们准备好的礼物。



       “这是甜甜想要的世界第一聪明的机器人,这是旺仔的空调衣,这是威廉要的激光玩具枪,还有这个......”



       三个小家伙开心坏了,礼貌的道谢,“谢谢未来小舅妈!”



       年初一,在岑家拜年的不止几个姐姐,还有岑老太太的老姐妹,以及跟岑家交好的家族。



       “老姐姐,那个穿红色大衣的就是你未来的孙媳妇?”王老太太问道。



       岑老太太点头道:“对对对,就是穿酒红色大衣,跟少卿站在一块的那个!”



       闻言,王老太太笑着道:“你孙媳妇儿长得真好看!跟画上画的一样!”



       岑老太太傲娇的扬起下巴,“那是,我孙媳妇儿能不好看吗?我告诉你,我孙媳妇儿不但好看,还非常有孝心,你看我身上穿的空调衣,还有戴的这个首饰,尤其是这帝王绿的手串,都是我孙媳妇儿送的!”



       王老太太一脸羡慕的道:“你孙媳妇儿真好,不像我家那几个,整天就知道给我钱!我都说了我钱够花,他们非要给!你说我一个老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自己又不是没钱!”



       边上的管家:都是凡尔赛本赛!



       很快,就到了开饭的时候。



       吃完饭,叶灼和岑少卿来到三楼的茶室。



       看到茶几上摆放的茶具,叶灼忍不住手痒,接着道:“我来给你煮杯茶吧。”



       “你要是想喝茶的话,我给你煮。”岑少卿道。



       “不用,我想自己煮。”



       岑少卿微微颔首,也行,“那我给你奏个乐。”



       “奏乐?”叶灼挑眉。



       岑少卿嘴角微勾,指着墙边道:“你看那边。”



       叶灼转眸,便看到红木架上放着一架凤尾古琴。



       “你还会弹这个啊?”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



       叶灼眉眼含笑,“真是没想到。”



       岑少卿道:“你没想到的东西还多着呢。”



       须臾,岑少卿走到古琴边上,盘腿坐下,试了下音色,接着道:“想听什么?”



       “你即兴发挥吧。”叶灼道。



       “行。”岑少卿十指放在琴弦上,不多时,便有悦耳的音乐声从指间流泻出来。



       叮叮咚咚。



       绕梁三日。



       叶灼坐在矮几上煮茶,纤细白皙的手不停地穿梭青色的茶具间,烟雾袅袅升起,将那绝美的容颜映衬得若隐若现。



       尤其神秘。



       眼前是人间美景,耳边是绕梁仙音,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美妙的琴音透过窗户传到楼下。



       岑玉映惊讶的抬眸,“这琴声是从三楼茶室传出来的?”



       岑老太太点点头,“听着声音应该是五丫头弹的。”



       “奶奶,您还敢叫少卿五丫头啊?”岑月牙笑着问道。



       岑少卿脾气古怪,哪怕是家里人,都不给面子的!



       ‘五丫头’这个小名,只限于小时候用。



       自从长大后,岑家人很少再叫过这个小名。



       不是不叫。



       而是怕岑少卿生气。



       岑老太太道:“有我孙媳妇儿在,我为什么不敢?”



       岑月牙笑着道:“说起来,我都有十几年没听到咱们家五丫头弹琴了。”



       岑玉映点点头,“十三年了。”



       自从那件事之后,岑少卿就再也没碰过琴。



       听着从楼上传下来的琴音,三个姐姐心里感受颇多。



       岑少卿比她们想象中的更爱叶灼。



       半个小时后,叶灼煮好一壶茶,到了八杯,端起来给岑少卿送过去,“大师辛苦了,喝茶。”



       岑少卿端起一杯茶,品了一口。



       “怎么样?”叶灼问道。



       “入口微苦回甘,芬芳馥郁,沁人心脾,”说到这里,岑少卿再次端起杯子品了一口,“好茶!煮茶人的手艺更是一绝!”



       叶灼笑着道:“真的假的?”



       “你自己尝尝?”岑少卿道。



       叶灼将托盘放在茶几上,端起一杯茶,品了下,接着道:“嗯,不错,手艺没丢。”



       须臾,叶灼放下杯子,接着道:“岑少卿,趁着今天太阳不错,心情也很不错,咱们再来一次催眠吧?”



       叶灼想尽快理清脑海中混乱的记忆。



       “行。”岑少卿微微颔首,站起来道:“我去那催眠工具。”



       “好。”



       不多时,岑少卿就拿着一个盒子回来。



       所有的催眠工具都在盒子里。



       岑少卿燃起熏香,很快,屋子里就充满了一股清香的味道。



       叶灼也慢慢进入梦乡。



       ......



       另一边。



       今天是年初一,何子腾想把徐瑶带回去拜年,顺便让父母见见徐瑶。



       他跟徐瑶的感情现在非常稳定,更重要的是,他们之间该做的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早就应该把需要带回去见见父母了!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



       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



       更何况,徐瑶还不丑!



       虽然父母之前说过绝对不接受徐瑶,但何子腾相信,他真把徐瑶带回来了,父母见徐瑶乖巧懂事,一定会喜欢上的。



       趁着中午吃饭的时候,何子腾开口。



       “爸妈,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件事。”



       何母放下筷子,接着道:“说吧。”



       何子腾接着道:“我谈了个女朋友,想带回来给你们看看。”



       “这是好事啊!”何父笑着开口,“用不着商量,直接带回来就行。”



       他们做父母的,不就希望儿女成龙成凤,然后成家生子吗?



       何母白了何父一眼,转头看向何子腾,“女方人怎么样?家是哪里的?”



       知道父母对徐瑶有一件,,所以何子腾就没有直接提徐瑶,笑着道:“爸妈,你们放心,她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哪家的姑娘?”何母接着问道。



       “哪家的姑娘暂时保密!”何子腾笑着道:“妈,难道您还有门第之见啊?”



       门第之见倒是没有。



       何母就是怕何子腾被人骗。



       俗话说,结亲理三代。



       她总得搞清楚女方家庭是什么情况。



       “行吧,你准备什么时候带回来?”何母接着问道。



       何子腾道:“下午我们出去看电影,要不晚上带回来吃饭吧?”



       闻言,何母微微蹙眉,接着道:“哪有人正月初一晚上带女朋友回来的?”



       “晚上不行那什么时候行?”何子腾问道。



       “要不明天上午,要不初四上午。”好事成双,现在又是正月,大户人家还是比较重视这个的,平时倒也无所谓了。



       正月一般都会讨个好兆头。



       何子腾接着道:“要不就明天上午吧?”



       何母点点头,转眸看向何父,“明天上午你有时间吗?”



       何父笑着道:“现在是正月,我不忙。”



       “那就行。”顿了顿,何母接着道:“子腾,有一句话我要提前跟你说清楚。”



       “您说。”何子腾道。



       何母道:“带女朋友回来可以,但是不要带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回来。”



       “知道了知道了。”何子腾点点头,“妈您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带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回来。”



       何母没再说话。



       吃完饭后,何子腾去徐家接徐瑶去看电影。



       何子腾第一次来徐家的时候,还挺紧张的,现在次数多了,一点都不紧张了,毕竟家长也见过了!



       而且徐家父母对他非常热情,比亲儿子还亲!



       “叔叔阿姨,瑶瑶好没好?”



       徐父赶紧给何子腾端来一杯茶,“马上就好,小何你再等等。”



       语落,转头看向徐母,“你去催催,别让小何等着急了!”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