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415:回长越国!

作品:《 全能千金燃翻天

       一句话说完,徐超男挂了电话。



       徐瑶做错了事情,就应该付出代价。



       可能徐瑶暂时会恨她,但日后,徐瑶肯定会感激她。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徐瑶一错再错。



       徐超男看着天边的云霞,深神的叹了口气。



       就在此时,楼下响起铺天盖地的警笛声。



       徐超男看了看休息室的方向。



       休息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徐瑶没听到半点声响。



       不多时,她便被一阵开门声惊醒。



       徐瑶从睡梦中惊醒,抬头一看,就看到了好几个警官,以及站在警官身后的徐超男。



       徐瑶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m.quanzhifashi.com

       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姑姑!”



       徐超男看着徐瑶,语重心长的道:“瑶瑶,人做错了事情不可怕,可怕的是拒不认错。我已经跟警察同志说好了,只要你好好配合他们工作,在里面认真改造,他们不但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以后还能获得减刑的机会!”



       亲手把亲侄女送到警察手里,她的心不痛吗?



       她恨不得能直接代替徐瑶坐牢。



       可是法不容情!



       徐瑶看着徐超男,恨不得一口咬死她。



       她已经开始后悔了。



       她就不应该来投靠徐超男,在徐超男这种人眼里,根本就没有血脉亲情。



       恶心!



       简直让人恶心!



       徐瑶歇斯底里的怒吼,“你不是我姑姑!徐超男!我妈说的没错,你从来就没拿我当成你的侄女看过!徐超男!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看着这样的徐瑶,徐超男的眼睛有些微红,她的眼前不断的浮现出徐瑶小时候的模样。



       她不明白。



       不明白那么可爱的一个小丫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都怪她。



       如果不是她忙于事业,对徐瑶疏于管教的话,徐瑶肯定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徐超男现在非常后悔,捏了捏太阳穴。



       “徐超男,你少给在这里假惺惺!你就是猫哭耗子!”直至被警察戴上警车,徐瑶依旧是大骂不已。



       徐瑶后悔了。



       她是真的后悔了。



       当初她就不应该鬼迷心窍,她为什么要去赴米晨的约。



       她要是不赴约的话,也就不会受米晨的诱惑,上了米晨的贼船。



       造成这一切都是米晨!



       原本她只是想安安心心的嫁给何子腾,当何家的主母。



       可后来,事情就不知怎么演变成,她要杀了何子腾......



       徐瑶用戴手铐的双手,抱头痛哭。



       边上警擦冷冷的道:“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对警察来说。



       这就是鳄鱼的眼泪。



       假若徐瑶没被抓个现行的话,那么现在哭的人就是受害者了。



       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另一边。



       徐父徐母被直接赶出了别墅。



       徐超男站在他们面前,“以后我没有你们这样的哥哥嫂嫂,你们也没有我这个妹妹,咱们就此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如果不是哥哥嫂嫂的纵容,徐瑶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超男,我可是你亲哥!”徐父看着徐超男,“你对瑶瑶见死不救也就算了,现在还要这样对你的亲哥哥亲嫂嫂吗?”



       徐父从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会被徐超男赶出家门。



       一直以来,徐超男都是个任劳任怨的妹妹。



       就算徐家父母在她找男朋友这件事里从中作梗,她也没发现什么。



       对徐家父母来说,徐超男就是个提线木偶,赚钱的工具。



       可现在,这个提线木偶突然有了自己的思想,摆脱了他们的控制,这让他们怎么接受得了?



       不。



       不行。



       他们不能被徐超男赶出家门,若是被赶出去的话,以后他们要怎么生存下去。



       徐母更是被吓得花颜失色。



       这些年来,她当惯了富太太,每天就跟那些富太太们在一起,吃吃下午茶,打打牌,顺便吹吹牛,小日子过得非常潇洒。



       要是被赶出去的话,她还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超男,你跟你哥一脉相承,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你不能这么无情!”徐母接着道:“不走!我们不走!这里是徐家,就算是死,我和你哥也要死在这里!”



       想赶他们走?



       没门!



       连窗户都没有!



       “随便你们,”徐超男接着道:“反正这栋别墅我已经卖出去的,你们现在不出去,等会儿自然有人来请你们出去!我只是来通知你们一声的而已。”



       “你在跟我开玩笑?”徐父看着徐超男道。



       徐超男很认真的道:“你要是认为我在跟你开玩笑的话,那我就是在跟你开玩笑吧。对于你们,我已经仁至义尽!”



       徐父的脸色直接就白了。



       他知道,徐超男这回是认真的了,她这是要逼他们上绝路啊。



       “徐超男,你究竟还是不是人!”徐母怒吼。



       徐父看着徐超男的背影,眼底皆是阴狠的神色,须臾他眯了眯眼睛,拿起桌子上的花瓶,纵身而起!



       既然徐超男六亲不认,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大不了就同归于尽。



       徐超男能在商场打拼这么多年,自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立即有保镖从身后冲出来,一脚踢开徐父手中的花瓶。



       砰!



       花瓶碎片落了一地。



       徐超男转头看向被踢倒在地上的徐父,眼底全是很冷的神色,“徐占鳌,过去的事情我已经不想跟你计较了,没想到,你居然想要了我的命!”



       “你什么意思?”徐父抬头看着徐超男,眼底全是讽刺的神色,“我做什么了?徐超男,我拿你当最亲的妹妹,徐家上上下下的事情,都由你一个人做主,甚至想把唯一的女儿过继给你!可你呢!你现在居然翻脸不认人!徐超男,你没有良心!你该死!你会下十八层地狱的!”



       妹妹养哥哥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可徐超男,居然想抛弃他们!



       徐超男究竟还是不是人!



       徐超男冷笑一声,“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每谈一次男朋友,就会黄掉的真正原因吗?徐占鳌,我之所以什么都不说,不是因为我不知道,而是因为我看在你是我哥哥的原因上!”



       徐超男已经四十二岁,可她依旧是单身。



       一方面是徐超男无所谓婚姻,另一方面则是哥哥嫂嫂的功劳。



       毕竟她是徐家的摇钱树,她要是嫁人了,以后徐占鳌夫妇要怎么生活?



       所以,只要她谈一次恋爱,徐占鳌两口子就会想方设法的破坏。



       时间长了,徐超男便也就失去了谈恋爱的兴趣。



       闻言,徐父直接就愣住了。



       他没想到,徐超男什么都知道。



       她只是不说而已。



       原来,他们才是那个跳梁小丑。



       徐占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徐超男接着道:“我发现我就是对你们太纵容了,所以你们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肆无忌惮的压榨她。



       肆无忌惮的欺负她。



       她对哥哥嫂嫂百般纵容。



       可最后呢?



       她换来了什么?



       简直可笑!



       下一秒,徐父直接哭出声,抱着徐超男的大腿道:“超男,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都是哥哥不好,是哥哥太自私来了!哥哥以后不会了,请你原谅哥哥好不好!”



       他知道,这回不能在硬气下去了。



       他必须要讨好徐超男。



       他们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妹,徐超男肯定会原谅他的,要不然,徐超男也不会纵容他们这么多年。



       徐母也赶紧出声,“还有我!超男,嫂嫂也跟你认错了,以前都是我们对不住你,超男,你就原谅我和你哥吧!不管怎么样,咱们都是一家人啊!”



       “没机会了。”徐超男抽出自己的腿,“以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好自为之吧。”



       语落,徐超男直接离开。



       “超男!”徐父对着徐超男的背影嘶吼,“妹妹!”



       这一次,徐超男走的决绝,连头都没有回。



       接下来的时间里,徐超男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带着签证和护照,开始了一场全球旅游。



       而徐家父母就惨了。



       他们以前过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可现在,只能被迫搬进阴暗潮湿的地下室。



       他们打了无数次电话给徐超男,可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



       长越国。



       秋笛再次打开禁闭室的大门。



       里面充满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衣灵半死不活的趴在透明的玻璃墙上,看到有人进来,用力的抬了下眼皮。



       是叶灼来救它了吗?



       不......



       不是。



       看到来人是秋笛,衣灵又耷拉下眼皮。



       “衣灵,时至今日,你应该想清楚了吧?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只有我才能成就你,才能给你一条活路。”



       叶灼已死,以后,她才是长越国唯一的救世主。



       “我不怕死,”衣灵的声音非常虚弱,“坏女人,想干什么尽管来吧?只要我不死,我相信,总有一天,叶小姐会来救我的。”



       “叶灼已经化成灰了。”秋笛勾了勾唇角。



       “没有!”听到这句话,衣灵奋力的挥起翅膀,直直地撞在玻璃墙上,在玻璃墙上撞出一个血印,“叶小姐不会死的!它会来救我的!一定!”



       没死。



       叶灼没死。



       叶灼那么厉害,单挑九足兽,连虫族都要忌惮她三分。



       这种人,怎么会死在一场实验中?



       不。



       不会的。



       它不相信。



       衣灵紧紧咬着牙,“叶小姐会来的。”



       “哈哈哈!”秋笛直接笑出声,“指望一个死人来救你?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啪嗒--



       因为力气耗尽,衣灵直接从透明墙壁上滑落下来。



       秋笛勾了勾唇角,让人端进来一盘冒着香气得百灵果。



       这百灵果是衣灵最喜欢吃的食物。



       闻到百灵果的香味,衣灵觉得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在跳舞。



       它已经饿了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来,秋笛每次只让人送来一点点的食物,吊着它的命,让它饿不死。



       自从叶灼消失后,它就再也没有吃过百灵果。



       此时的衣灵恨不得一口气直接把那盘百灵果吃光。



       它真的好饿。



       好饿。



       秋笛手里拿着百灵果,接着道:“跟我结契,以后我让你每天都能吃百灵果。”



       “呸,我不稀罕。”衣灵道。



       “真的不稀罕吗?”秋笛将百灵果扔给旁边的宠物猴。



       宠物猴立即接过百灵果,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它吃的真的很香。



       衣灵看得直咽口水。



       秋笛打开玻璃门,拿起一颗百灵果放在衣灵面前,“想吃吗?这颗赏你了!”



       闻言,衣灵眼前一亮,立即张嘴接过,可下一秒,秋笛又拿走百灵果,“做梦!衣灵,想要吃百灵果,跟我结契!”



       衣灵扭过头,不再看秋笛和那只讨厌的猴子。



       那猴子似是看出了衣灵的想法,跳到衣灵的前面,故意吃给它看。



       衣灵又扭过头。



       它真的很饿。



       这种感觉用枯燥的文字根本无法描述出来,此时的衣灵恨不得能吃下一座大山。



       见衣灵还敢无视宠物猴,



       秋笛紧紧皱着眉,伸手直接扳回衣灵的脑袋,恶狠狠的道:“小畜生,我让你看着它!”



       衣灵被迫直视着宠物猴吃东西。



       “叶灼已经死了!死了!”



       秋笛狠狠瞪着衣灵,脸上的神色非常可怕,阴狠无比,让人头皮发麻。



       死了。



       叶灼早就死了。



       叶灼就是个贱人。



       以前活着的时候影响她,现在死了还在影响她。



       此时的秋笛恨不得将叶灼挫骨扬灰。



       衣灵愤怒的道:“没死!大灼灼是不会死的!她不会死的!”



       叶灼才不会死!



       砰!



       秋笛直接一巴掌扇过去。



       噗。



       衣灵本就满身伤痕,此时直接吐出一口鲜血。



       疼痛难忍。



       可就算这样,衣灵依旧觉得叶灼没死,抬头看向秋笛,“坏女人,只要你不杀了我,大灼灼就一定会来救我的!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比不上大灼灼,你连她的一根小手指头都比不上!”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秋笛看着衣灵。



       “你敢吗?”衣灵笑着道:“你要是敢的话,有种现在就杀了我!你不敢杀我,因为你还想靠我让众人臣服你!秋笛,你不敢!秋笛,你就是缩头乌龟!”



       秋笛双手握拳,浑身都发抖,“小畜生,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



       浑然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中了衣灵的激将法。



       衣灵看着秋笛落下来的手,眼眶有些微红。



       对不起啊大灼灼。



       它是真的撑不下去了。



       它现在很饿、很累、很辛苦,简直生不如死。



       死对它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下一秒,秋笛的手死死的掐住衣灵的脖子。



       砰。



       也是这时,秋笛的手被一道巨大的击中,被迫松开衣灵。



       “笛儿!你这是在干什么?”



       秋笛回头,脸上的怒色也在这个时候消失的一干二净,“父亲!”



       秋长镇从地上把衣灵捡起来,看着满身伤痕的衣灵,皱眉看向秋笛,“笛儿,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要笼络衣灵!你都干了些什么!”秋笛什么都好,能力也有,就是太年轻,太冲动。



       一个战衣若是失去衣灵的话,就如同失去灵魂!



       他跟秋笛说了很多次,让她无论如何都不要得罪衣灵,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可秋笛就是不听。



       秋笛冷着脸,“父亲就是因为有你这样三番两次的护着它,所以让它才敢这么猖狂!”



       如果不是秋长镇拦着的话,她早就对衣灵下了死手。



       “你知道衣灵代表着什么吗?”秋长镇问道。



       秋笛冷哼一声,“我就不相信,若是没有衣灵的话,我还坐不稳那个位置!”



       秋长镇紧紧皱着眉,接着道:“笛儿,你太看轻衣灵在长越国的地位了!你看看这个!”语落,秋长镇递给秋笛一个传讯器。



       看完传讯器,秋笛的神色也变了变。



       秋长镇接着道:“所以,笛儿,你现在千万不能伤了衣灵的性命,你得慢慢驯化它。让它为你所用,叶灼已经死了,只要利用好衣灵,日后你就是长越国的新君,以后没有任何人能影响到你的位置。”



       秋笛的前途一片光明,何必跟一个死人计较。



       死的人已经死了。



       难道她还能从液氮室里爬起来威胁到秋笛的位置?



       根本是天方夜谭!



       此言一出,秋笛眯了眯眼睛。



       先前确实是她太急躁了。



       她不该想要了衣灵的命。



       秋笛转头看向秋长镇,“父亲,这件事确实是我欠缺考虑。”



       秋长镇点点头,接着道:“你心里清楚就好。”语落,又道:“你做事要有分寸,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及衣灵的性命。”



       “好的。”



       秋长镇从口袋里拿出一粒药丸喂给衣灵吃下。



       这药丸是大巫医给的,效果非常好。



       衣灵刚吃下,就感觉体内有一股暖流,体内的疼痛全部消失,接着就是熟悉感。



       大巫医!



       这是大巫医的药丸。



       衣灵猛地睁开眼睛。



       它跟叶灼早已心神合一,叶灼早年跟大巫医交过手,因此对大巫医也非常了解。



       原来。



       大巫医没死!



       如果大巫医没死的话,那他一定跟叶灼的消失有关系。



       大巫医这个人,阴暗无比,擅长躲在暗处,暗箭伤人,如果这里面有大巫医的手笔的话,这些事情就好解释了!



       这一瞬间,衣领找回丢失意念与信心。



       不能死。



       它不能死。



       它若是死了的话,以后叶灼要是回来的话,就见不到它了。



       它要活下来!



       大灼灼,一定要早点回来接她啊。



       ......



       另一边。



       八大家族。



       大族长坐在首位,“诸位,马上就是大选的日子了,依诸位看,是否要拥立秋笛?”



       闻言,台下的几位族长议论纷纷。



       按理说,秋笛应该是叶灼唯一的继承人,毕竟,叶灼曾经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秋笛了。



       “这样,”大族长思考一瞬开口,“支持秋笛的站到我的左手边。”



       语落,二族长从位置上站起来,刚想走到大族长的左手边,回头瞧见其他五个族长依旧坐在原地,二族长楞了下,“你们都不准备支持秋大小姐?”



       “女君之位不是小事,秋笛太年轻了。”五族长开口。



       “年轻?”二族长皱了皱眉,接着道:“当年的叶小姐不年轻?”



       叶灼当年才多大?



       十八岁。



       二族长跟其他几位族长一样,非常忠于叶灼,他觉得,既然叶灼把众人托付给秋笛,那秋笛就一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秋笛肯定能带长越国走向更加辉煌的明天。



       无论如何,他们不能违背叶灼的话。



       “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叶小姐。”三族长道。



       像叶灼那样的,毕竟是少数。



       闻言,二族长眯了眯眼睛,接着道:“可这毕竟是叶小姐的意思。”



       “二族长,你别忘了,这只是秋笛的片面之词而已。”三族长接着开口,“我们把跨星案资料送过去那么久,秋笛也没能打开,这说明,她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



       一个连跨星案资料都没有能力打开的人,又怎能坐上女君之位?



       而且,叶灼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能证明把储君之位交给秋笛!



       二族长接着道:“我觉得秋笛应该没有这个胆量骗人。而且,我们也调查过当年的事情,跟秋笛所言属实!”



       说起这件事,几人都没说话。



       毕竟,当年的叶灼确实有过那么一段经历,如果她是为了报恩所以把继承人之位交给秋笛,也不是没有可能。



       说到这里,二族长顿了顿,又道:“还有叶寒,如果不是叶小姐亲自动手的话,你们觉得谁有能力更改掉叶寒的记忆?别说秋笛,怕是我们八个人联手都没有这样的本事。”



       由此可见,秋笛说的都是真的。



       闻言,空气中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



       二族长说得有些道理。



       须臾,三族长抬头看向大族长,“大族长,依你之见,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大族长摸了把胡须,接着道:“再缓缓,女君之位不是儿戏,更何况,虫族那边还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



       早在三年前,虫族就想攻打长越国。



       因为长越国处于能量源最好的地理位置。



       若是能攻下长越国,就能拥有时S星系内最好的资源。



       三年前,虫族首领首战便碰到了叶灼。



       叶灼以一人之力,横扫虫族三千精兵,从此在虫族留下一个传说。



       虫族心甘情愿的对长越国俯首称臣。



       因此,长越国一直不敢对外公布叶灼的讣告。



       就怕虫族再起祸心。



       如今叶灼不在,若是虫族再度发起战争的话,除非总盟国出手干预,如若不然,长越国一脉将会永远的消失在S星系中。



       闻言,二族长也点点头,



       大族长接着道:“对了,老三老五,我让你们打探衣灵的消息,你们查的怎么样了?”



       “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三族长道。



       五族长接着开口,“衣灵一生只认一个主人,它跟叶小姐又心意相通,会不会是察觉到叶小姐的事情,所以......”剩下的事情,已经不言而喻。



       “不会的,衣灵绝对不会轻易寻死!”一直没说话的八族长开口。



       至少在叶灼的讣告没出来之前,衣灵不会寻短见。



       大族长微微点头,“那就继续找。”



       于此同时。



       另一边。



       火星。



       叶灼站在一个微型机器面前。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她转头看向身边的岑少卿。



       岑少卿薄唇轻启,语调低沉,“星际穿梭器。”



       之前的叶灼一直以为自己是未来穿越过来的,所以研究了一年多的时空穿梭器。



       其实时空穿梭器对她根本就毫无帮助。



       她现在最需要的机器是时空穿梭器。



       闻言,叶灼眼眸微亮,笑着道:“没错,这就是星际穿梭器,我要用利用这个回到长越国。但是现在,还缺少一样东西。”



       “永动机?”岑少卿一眼看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叶灼微微点头。



       岑少卿走过去,研究了会穿梭机的主要结构,接着道:“或许你可以试试素玉。”



       “素玉?”叶灼微微挑眉。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