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453:入狱十年!

作品:《 全能千金燃翻天

       李曼。



       时隔多年,李曼居然出现了。



       看着台上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原告席的赵丹有些脚步不稳,呼吸也有些急促。



       李曼不是已经死了吗?连他们都找不到李曼,为什么李曼会突然出现在星际法庭?



       不。



       这不是真李曼。



       当年,李曼将满月送走之后,满江山就派人将李曼灭口了,家丑不可外扬,为了防止李曼来金蝉脱壳那一招,派人在李曼的老家的守了三个多月,之后的很多年里,他们也一直都在密切注意着李曼,但李曼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至此,他们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可现在,里面居然成了站在台上成为了证人,让赵丹接受不了。



       不光是赵丹,包括一向镇定的满江山,都难以接受。



       如果这人真是李曼的话,那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事实,他们遗弃的罪名也就成立了!

m.quanzhifashi.com

       一时间,满江山的额头上冷汗涔涔。



       弹幕上也有些精彩。



       【我的天,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李曼的话,那这两口子也太可可怕了。虎毒不食子,可他们却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害,又有什么资格成为万民之父母?】



       【我觉得大家暂时不要乱站队,前一秒我们还觉得叶小姐是个不孝女呢,转眼间事情就反转成这样,谁知道后面还会不会有其他反转?】



       【嗯,楼上分析的很有道理,说不定这是一场局中局也说不定,从父母的角度出发,没有哪个父母会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手。】



       【从现在开始,我站叶小姐。不管满月公主是不是被满江山和赵丹扔掉的,但这夫妻俩前后两副不同的面孔是真的。得知叶小姐是长越国的女君,他们就觍着脸皮上门认女儿,叶小姐刚禅位,他们立马变了一副面孔,现在叶小姐成了总盟国未来的第一夫人,他们又是一副面孔!在星网上高调公布他们跟叶小姐的关系,换个角度想想,如果满月公主没死的话,现在站在这里被指责的人就是满月公主了!】



       【卧槽!这么一想的话,满江山这两口子确实非常可怕。】



       【或许从头到尾都是叶灼在算计呢?】



       一时间,网络上争论不休。



       赵丹自然知道现在的情况很不利于自己,抬头看向台上,紧接着开口:“不!你不是李曼!法官同志,她在撒谎!这个女人跟叶灼联合起来想害我们!叶灼既然能做出假视频,就能找来假人证!”



       李曼已经死了。



       就算叶灼找来一个跟李曼相像的人,也无法做到瞒天过海。



       叶灼微微抬眸,“满太太口口声声说我要害你,请问,我为什么要害你?如果不是您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上门碰瓷,我也不会挖出这么一段陈年往事。”



       最开始的时候,叶灼也想着能跟亲生父母相认,一家团聚。



       可自从知道她是被满江山夫妇有意扔掉的之后,她就没再动过这个念头。



       满家给了她生命,从前的叶灼已经死了,他们就此两清。



       独自美丽。



       可就在这个时候,满家缠上来了,第一次,叶灼设计让满家打消了这个念头,可再次得知女儿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他们有腆着脸皮追过来了,叶灼从未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她清楚的知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如果这一次再仍由满家找上门的话,日后的麻烦只会越来越多。



       必须要一次性快刀斩乱麻,直接斩断日后的所有麻烦。



       赵丹现在也非常后悔。



       早知道,就不应该招惹这样一个麻烦。



       现在倒好,猪肉没吃到,反倒惹了一身骚。



       赵丹眯了眯眼睛,计从心生,“是你!是你害死了满月!你想代替满月不成,就恼羞成怒杀了她!最后怕阴谋被揭穿,便伙同这个女人来陷害我们!叶灼,你真是太恶毒了!”



       对。



       肯定是这样的。



       叶灼跟满月年纪相仿,在得知满月的真实身份之后,便设计杀害了满月,想代替满月去满星国享受荣华富贵,于是在叶灼禅位之后,她就想着去满星国。



       不过那时,她和满江山拒绝了叶灼。



       肯定从那个时候开始,叶灼就记恨上了他们。



       她想报仇,于是就找人来演了这么一场戏。



       叶灼的心机真是太深了!



       闻言,叶灼也不生气,就这么看着赵丹,“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到底谁才是恼羞成怒,无中生有的那个幕后真凶,我今天带来的人证和物证会告诉大家真相。”



       李曼已经死了。



       李曼已经死了!



       赵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让自己不要紧张,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叶灼用来欺骗人的手段。



       就在此时,台上的李曼好似看出了赵丹的想法,微微转身,紧接着开口,“太太,您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还活着吧?”



       再次听到李曼的声音,赵丹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李曼道:“我根本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警告你,作伪证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最好想清楚!别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李曼看向法官,“法官先生,我可以用人格担保,我今天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并且我可以为自己的言行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说到这里,李曼接着道:“我叫李曼,满星国人,今年65岁。刚刚叶小姐播放的视频全部都是真的,因为就是视频里的李曼,当年也是我亲手将满月公主送到了万古冰川。”



       “闭嘴!你给我闭嘴!我根本不认识你!”赵丹直接打断了李曼没说完的话。



       不能再说下去了!



       赵丹有种预感,这个李曼,很有可能就是当年的李曼。



       李曼回头,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既然你说你不认识我,为什么会这么心虚?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



       “我刚把满月公主放到万古冰川,就遭遇了杀手的埋伏,你敢说,那些杀手不是你和先生派来的?”李曼在中年时期受过赵丹的恩惠,因此对赵丹非常忠心,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夫妇俩会派出杀手想要了解了她,“人在做,天在看,当年您做的事,现在也该得到报应了!”



       满星看了看赵丹,又看了看满江山,觉得事情非常不对劲,在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杀敌不成自损三千,从座位上起来,“法官同志,我有问题要问这位自称是李曼女士的弄女士。”



       “请问。”法官又看向李曼,“李曼,你也有权利选择回答或者不回答。”



       “好的。”李曼点点头。



       满星看向李曼,问道:“请问这位女士,你说我父母派杀手来追杀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个不会说话的死人了,又怎么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呢?”满星这句话虽然简短,却也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



       满江山和赵丹他们一个是满星国总统先生,一个总统夫人,他们俩如果真的派出杀手的话,李曼一个女流之辈还会有活路?



       很明显,李曼在撒谎。



       根本就没有什么杀手。



       此言一出,观众席间也是议论纷纷,都在质疑着李曼的真假。



       李曼面向众人,接着开口,“我之所以能侥幸活到现在,是因为当时的领头杀手刚好是我的旧知。也是他告诉我,往后十年不能抛头露面,要不然我必死无疑,也因为这个原因,我在外面躲了十九年!直至今天!”



       她在外面躲了十九年,也担心了十九年。



       这十九年来,她无时不刻不在忏悔。



       那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就在将满月扔掉的三天后,她曾偷偷去万古冰川打算给满月收尸,她已经亲手扼杀了一条人命,不能再让她暴尸荒野。



       可等她去万古冰川时,那里已经没有了满月的身影。



       万古冰川条件恶劣,经常有猛兽出入,没看到满月,李曼还以为满月被异兽分食了!



       往后的日子里,她经常会梦到浑身鲜血的满月找她索命,哭着问她,为什么要狠心把她扔掉!



       做了亏心事,怎么可能一点都不亏心?



       这些年来,从不相信鬼神之说的李曼,开始信佛吃素,可就算是这样,心里的愧疚感也没有减少半分。



       直至三天前。



       当满文找到她的时候,她就知道,她解脱的日子到了。



       她藏了这么多年,愧疚了这么多年,终于拨云见日,不用在饱受煎熬,在痛苦中度过每一天。



       满江山夫妇是满月的亲生父母,她一个外人都难受了这么多年,满江山夫妇就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吗?



       思及此,李曼抬头看向满江山夫妇,“先生,太太,这么多年以来,你们就没有做过一次噩梦吗?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命!你们这么做就不怕满月公主来找你们报仇,一命抵命!?“



       “血口喷人!”一直未说话的满江山在这个时候开口,“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联合叶灼一起来冤枉我们!满月是我最重视的长女,自从她失踪之后,我无时不刻不想找到她,又怎么会故意弄丢她!法官先生,请你一定要严查此事,给我和我夫人一个交代!”



       此时的满江山虽然看着镇定无比,其实心里非常着急,他现在也非常后悔,后悔为什么要把这件事闹到星际法庭。



       他是满星国的总统,就算他再有能耐,也没法将手伸到星际来!



       现在怎么办?



       说到这里,满江山顿了顿,转而又补充道:“满月、满星、满文、他们三个都是我的亲生骨肉,如果我真有弑女之心,那么满星和满文又怎么会安然无恙的活在现在?”



       此言已出,原本就议论纷纷的众人,此时又议论开来。



       “是啊,满先生根本就没有理由来伤害自己的亲生女儿。”



       “我看这个李曼肯定是个坏人!”



       “我看满太太说得对,估计就是叶灼想要冒充满月公主不成,最后直接杀害了满月公主,现在又要把这件事嫁祸到满先生满太太身上去,真是太恶毒了的!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的存在!”



       “也不一定,毕竟叶小姐放出来的视频里,满太太也不是什么善茬!”



       “肃静!”



       就在此时,法官敲击了下手里的小锤子。



       现场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法官站在那里,接着开口,“满先生放心,我们星际法庭一定会秉着公平公正公开的态度来处理这件事,不放过一个坏人,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语落,法官看向李曼,接着道:“李曼,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就是李曼,并且你说的一切都是事实。”



       李曼拿出一个包,走到法官面前,“这是我十九年前在满家的工作证,还有,为了自保,这个是我留下的音频证据。”



       录音!



       李曼当时居然录了音。



       赵丹忍不住抬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法官接过工作证和录音器。



       须臾,录音器里的声音传出来,“李曼!现在立刻把她送走,送的越远越好!”



       “可、可她是您和夫人的亲生女儿。”



       “......”



       “闭嘴!李曼你给我住嘴!从现在开始,满星国没什么满月公主!你怀里抱的就是一条狗!我能留她一条命,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录音器里传来的声音,跟视频里的几乎一模一样。



       虽然已经十九年过去,但音质依旧非常完好。



       赵丹和满江山谁都没想到,当年的李曼居然携带了录音装置,并且一直保存到现在。



       法官将录音器递给工作人员,接着道:“拿去检验下。”



       “好的。”工作人员双手接过录音器。



       李曼接着道:“至于先生和太太为什么要扔掉满月公主,全都是因为那个曹大师!曹大师妖言惑众,自满月公主出生后,他便说满月公主是个灾星,会给满家和满星国带来灾难!”



       说到这里,李曼又拿出两张照片,“这是曹大师给满月公主占卜的卦象,我偷偷拍下来了。”



       此时的赵丹恨不得扑倒台上,将李曼一刀捅死。



       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她对李曼那么好,可今天的李曼却反咬一口。



       人证物证确凿,一审判决满江山和赵丹夫妇因遗弃罪被革除满星国总统身份,剥夺政治权利终生,有期徒刑10年。



       另外,李曼也因为从犯被判处5年。



       不过,李曼并不后悔,满是皱纹的脸上,反而一片释然。



       得知这个结果,满江山脸上灰白的一片,当场便瘫软在椅子上。



       赵丹也没有比满江山好到哪里去。



       她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本应该是叶灼迫于压力,跪着跟他们道歉,说她错了才对。



       可现在,叶灼不但不是满月,他们反而还惹上了牢狱之灾。



       叶灼到底是谁?



       她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还有,叶灼是怎么找到李曼的?



       看着满江山和赵丹终于被绳之以法。



       弹幕上一片叫好声:【善恶终有报!从你们两口子把满星国丢掉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想到今天!】



       【叶小姐对不起,之前误会你了!故去满月公主请安息吧!十年牢狱之灾实在是太便宜这两个恶魔了。】



       【一条人命才十年!呵呵!】



       【十年也不少了,赵丹今年42,满江山48,十年之后,他们都是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人了,要是寿命短的话,说不定还撑不到那天!】



       【我看满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满江山夫妇是满江山夫妇,请不要把满星也带入他们,我相信满星公主肯定不是那种人!】



       【对对对,不要一杆子打死所有人!】



       【给叶小姐道歉!也给我自己的行为道歉,我不应该因为很片面的新闻,就误会叶小姐,抹黑叶小姐!



       【叶小姐拯救了整个长越国,她怎么可能是那种不忠不孝的人?我早就应该想到的,自打自脸的感觉非常不好受,以后再也不会了。】



       一时间,弹幕上都是在给叶灼道歉的。



       现场那些一开始就义愤填膺支持满江山夫妇的人心里也非常不好受。



       谁会想到,最后真正恶毒的人居然成了满江上夫妇!



       也没有人会想到,满星国的总统和总统夫人,竟然会因为遗弃罪,双双入狱!



       不过瞬间,整个星网就被这则新闻给刷屏了。



       那些没能看到直播的人,纷纷爬墙看录播。



       一场录播看下来,骂满江山夫妇的人就更多了。



       隔着一道防护墙,叶灼看到了李曼。



       虽然被判处五年的牢狱之灾,但李曼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悲伤的神色,看向叶灼,“叶小姐,请您一定要代替我跟满月公主说声对不起,当年我不应该一走了之,更不该将年幼的她扔在那里。”



       人生从来就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李曼知道,此时她说什么都没用了。



       可说了,总比什么都没说过的要好。



       叶灼坐在她对面,浅浅出声,“事情已经过去了,满月已经死了,你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出狱以后好好做人。”



       李曼站起来,朝叶灼鞠了一躬,“那就麻烦代我去满月公主的坟前说一声对不起。如果时间能重新开始的话,我定不会那样做!”



       “好。”叶灼微微点头,“你的歉意,她肯定能收到。”



       其实这件事,错不在李曼。



       她也只是听从吩咐而已。



       更何况,当年的赵丹还在满月身上安装了监视器,在赵丹没有销毁监视器之前,就算李曼又转头偷偷把满月抱回去,她也活不了。



       从监狱出来,叶灼看着一碧如洗的蓝天,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灼爹!”



       “叶小姐!”



       风先生和雷欧从边上迎过来。



       雷欧好奇的道:“灼爹,那个李曼跟你说了些什么啊?”



       “她拜托我给满月道歉。”叶灼道。



       雷欧点点头,接着道:“对了,灼爹你猜我们是怎么找到李曼的?”



       “怎么找到的?”叶灼问道。



       雷欧接着道:“说来也是奇怪,我们几个找李曼找了三天三夜都没找到,就在抓耳挠腮的时候,李曼居然自己出现了!”



       “这么说,李曼不是李曼找到的?”叶灼问道。



       雷欧摇摇头。



       李曼藏得实在是太紧了,雷欧动用了很多人脉都没找到。



       叶灼微微蹙眉。



       李曼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找上门。



       这背后肯定有原因。



       见她怎样,雷欧接着道:“灼爹,要查一下李曼突然出现的原因吗?你说,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炸?”



       虽然目前满江山和赵丹被判刑了,可他们毕竟是满星国的领导人,只要满星提出上诉,星际法院就得重新受理。



       “不用,”叶灼接着开口,“我想,我知道原因了。”



       雷欧好奇的问道:“灼爹,你知道是谁让李曼现身的?”



       “嗯。”叶灼微微点头。



       雷欧接着道:“能告诉我吗?”



       “不能。”



       雷欧立即跟上叶灼的脚步,“灼爹,我还是你的好大儿吗?”



       另一边。



       满文也观看了这场直播,他的神情从愤怒转至嘴角微扬,看到镜头里的父母被戴上电子手铐的那一刻,压在他心头的那颗巨石终于消失不见。



       十九年。



       整整十九年,那些伤害姐姐的人,终于得到报应了。



       樊慕就坐在满文身边,看到这一幕,他转头看向满文,一脸唏嘘的道:“真没想到你长姐小时候居然那么惨,也是她命大,这样都活下来了!对了,你父母被关进去,接下来,你二姐那边肯定还会有行动,你打算怎么办?”



       “公平竞争。”满文道。



       他蛰伏至今,等的就是这一天。



       无论如何,绝对不能将满星国交到满星手里。



       “你二姐在满星国要人脉有人脉,要关系有关系,选她的人一抓一大把,你拿什么跟她公平竞争?”樊慕问道。



       满文接着开口,“她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看着这样的满文,樊慕有些无语的道:“兄弟,你还不知道你现在的立场吧?就你现在这个名声,连上榜都困难,你怎么跟她公平竞争?”



       为了不露锋芒,满文这些年来,在满星国口碑极差。



       满文接着开口,“放心,我肯定能上榜。”



       “好,就算你上榜了,后面的投票环节怎么办?”说到这里,樊慕眯了眯眼睛,接着道:“难道你有路子了?你去找你长姐了?”



       如果有叶灼的帮助的话,满文肯定能登上总统之位。



       “没有。”满文摇摇头,“连亲子鉴定都说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以后也别再说她是我姐姐了。”



       叶灼已经彻底的跟满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而他也不想成为叶灼的包袱。



       满文现在能做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



       “说到亲子鉴定,”樊慕眯了眯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叶小姐和阿姨的亲子关系会不成立呢?”



       满文道:“因为她不是我姐姐。”



       “兄弟,这就没意思了,跟我还装呢?”樊慕敲了敲满文的肩膀。



       满文未说话。



       因为满江山和赵丹的突然入狱,满星国陷入了紧急危机中。



       幸而有副总统在撑着。



       国不可一日无君,必须要重新再选出一个君主来。



       副总统终生无法转正,担任总统的必须从满家的继承人中挑出一个。



       满江山有三个侄子,一儿一女。



       满文名声在外,就算上榜了,也不会有人选他。



       至于满江山的另外三个侄子,那还不如满文呢!



       所以,满星根本不用担心竞选问题。



       满星现在最担心的是父母。



       难道真的要让父母在牢狱里呆十年?



       “星儿,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准备竞选的事情。”曹大师走到满星身边。



       满星回头,“满文是个纨绔,满飞满强以及满在邦比满文好不到哪儿去,竞选的事情您不用担心。”



       “但你也不能掉以轻心,万一发生变故呢?”曹大师接着道:“就像这次一样。”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