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463:一直稳稳的坐在那个位置上!

作品:《 全能千金燃翻天

       叶寒直接就愣住了。



       耳根子变得赤红不已,一直延伸到脸颊深处。



       虽然跟时倾城是同学,清楚时倾城的性格,但时倾城突然说出这番话,还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就......挺突然的。



       叶寒甚至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你脸红什么?”看着叶寒这样,时倾城笑着打趣道:“行不行不就一句话吗?有什么可犹豫的!”



       时倾城不说还好,时倾城一说这话,叶寒的耳朵就更红了。



       叶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明明平时也不这样,可在时倾城面前,就好像矮了一截一样。



       这样的他很不像他。



       时倾城就这么看着叶寒,步步紧逼,“说话呀!”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可能是在军校里生活的时间太长了,导致时倾城的性格有点像男孩子。



       风风火火的,有什么事不会藏着掖着。



       见叶寒不说话,时倾城接着道:“难道你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没有!”这句话叶寒倒是回答的利索。



       时倾城双手抱胸,“那咱俩的事情到底行不行?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你怎么跟一堵墙似的?”



       “我、我.......”叶寒开始结巴起来。



       时倾城无语的道:“怎么还结巴了?行的话我们就做男女朋友,不行的话,就做好朋友呗!”时倾城不觉得这件事说破以后就没法做好朋友了,她是个很冷静的人,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满心满眼都是他,若是不喜欢了,那就是不喜欢了,断的干干净净,就算再做回朋友也不会有其他想法。



       她现在只要叶寒的一句话。



       “你,我......”叶寒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你能让我想想吗?”



       他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时倾城。



       只是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会在军校的那段时光。



       若是让他直接拒绝时倾城的话,他怕自己会后悔。



       可若是匆忙答应的话,似乎又太草率了。



       “行,那你好好想想,”时倾城接着道:“我虽然比你大三岁,但我长得漂亮,能说会道,虽然没有灼灼那么优秀,但也不比其他女生差,你可得好好考虑,错过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嗯。”叶寒点点头。



       时倾城转身便走。



       叶寒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



       就在此时,时倾城微微回眸,“叶小寒,你干什么呢?”



       “怎么了?”叶寒道。



       时倾城接着道:“说好了带我到处转转的,你怎么还楞那儿了?”



       “哦,来了。”叶寒瞬间反应过来,小跑着跟上时倾城的脚步。



       时倾城就像忘记了刚刚的对话一般,“总盟国这些年的变化可真大,对了,中心广场现在在哪里?是这边吗?”



       叶寒楞了下,而后反应过来,“是在这边。”



       时倾城跟上他的脚步,“我想买个芯片,你带我去中心广场看看。”



       “好的。”



       两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叶寒也忘记了刚刚的事情,神色语调都变得自然起来,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再次看向时倾城时,心跳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加速。



       那种感觉就像触电一样,以前从未有过。



       ......



       满文顺利登上总统之位,虽然有很多人不服,可他的身后毕竟站着一群惹不起的大佬。



       “总统先生。”助理走进来,恭敬的道。



       “什么事?”满文抬头。



       助理接着道:“赵理事长来了。”



       “让他进来。”满文放下手中的文件。



       “是。”助理点点头,转身出去。



       很快,赵理事长就进来了。



       “总统先生。”



       赵理事长今年50岁,再有10年就退休了,是满江山的老部下,也是满星的忠实粉丝。



       在他看来,除了满星之外,根本就没有一个人配坐上总统之位。



       因此,赵理事长对满文是各种看不惯。



       哪怕是满文现在已经当上了总统,他依旧觉得满文是个废物。



       等着吧。



       满文总有一天会被一撸到底的。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废物,他能一直稳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



       就算有靠山有怎么样?



       靠什么都不如自己有实力!



       而满星是真有实力的。



       满文拿什么跟满星比?



       “赵理事长来了。”满文微微抬眸。



       赵理事长弯了弯腰,“是。”



       “东西带来了吗?”满文问道。



       “带来了,”赵理事长拿出一份文件,双手递给满文,“请您过目。”



       赵理事长主管国库。



       从满江山在位时,国库就一直不断的出现问题,满江山几次三番说要查账,都被满星悄无声息的给压下去了,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现在只要把账目刷新一遍,上下打点一番,也就找不到任何漏洞了。



       至于满文,就满文这种废物,他能看出来这账上有哪里不对?



       简直可笑!



       所以,赵理事长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满文接过文件,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神色。



       好半晌,他放下文件,抬头看向赵理事长,语调有些低沉,“赵理事长,你觉得这个账单有问题吗?”



       “当然是没有问题的,”赵理事长接着道:“总统先生您放心,近些年来咱们满星国风调雨顺国泰平安,国库一直非常充盈。”



       “真的没有问题吗?”满文抬头看向赵理事长。



       不知怎地,听到这句话,赵理事长居然有点心虚。



       满文这是是什么意思?



       难道满文发现什么了?



       不。



       不会的。



       就满文这种什么都不会的纨绔,他能看懂什么?



       估计就是在吓唬他。



       满文虽然没什么脑子,但是站在满文身后的却哥哥都是大佬,这些话肯定都是那些人教满文的。



       想从他口中套出话来?



       怎么可能!



       赵理事长看向满文,毫不心虚的道:“如果真有问题的话,您会看不出来吗?”



       满文点点头。



       见满文这样,赵理事长的嘴角扬起一抹讥诮的弧度,他就知道满文这个废物是在诓他。



       赵理事长接着道:“您还有什么其他吩咐吗?”



       满文没说话。



       满文连个账单都看不懂,赵理事长自然没必要把他放在眼底,接着道:“总统先生要是没其它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啪!



       就在此时,本捏在满文手中的文件,被砸在地上。



       “赵善东,你真以为我是死的吗?”



       赵理事长脸上有冷汗冒出。



       满文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的看出些什么了?



       不。



       没有。



       赵理事长深吸一口气,回头看向满文,“总统先生,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满文重新拿出一本账单,“你过来给我解释下,这几处的亏空去哪儿了?真以为弄出一本新账单来,就能瞒天过海?!私挪公款,赵善东,你好大的胆子!”



       听到这话,赵理事长浑身血液倒流,浑身都在发抖。



       怎、怎么会这样!



       满文是怎么看出来的?



       扑通!



       赵理事长直接跪在地上,脸上惨白的一片,“总统先生......我承认,我全都承认,是我鬼迷心窍平,请您从新发落!”



       “说,你还有哪些同伙。”满文坐下来,松了松领带。



       “没有,没有同伙,”赵理事长一边擦着额边的冷汗,一边道:“从头到尾就我一个人。”



       满文点点头,“好,就你一个人是吧?”



       “是。”赵理事长很坚定的道。



       事已至此,他当然不能把同伙交代出来。



       若是交代出来的话,那他就完了!



       “好,很好,”满文解开袖扣,“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赵理事长你应该还有个女儿吧。你一大把年纪了,活着死了对你来说是无所谓,可你女儿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你不会希望看到她出事吧?”



       此言一出,赵理事长的神色瞬间就变了,抬头看向满文,“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满文接着道:“私挪公款是什么罪名你应该比我清楚!如果你肯把同伙交代出来将功抵过,至少不会影响到你女儿!”



       赵理事长跪在地上,脸上的表情非常痛苦。



       满文从椅子上站起来,接着道:“既然没有同伙,那我只能公事公办了。来人!”



       这话音刚落,立即有人从门外走进来,“总统先生!”



       满文接着道:“赵善东私挪公......”



       这句话还没说完,赵善东就道:“我说!我说!我全都交代!”



       女儿就是赵善东的命根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女儿,无论如何,不能让女儿受到伤害。



       为了女儿,他可以付出一切!



       满文低眸看了赵善东一眼,而后挥挥手。



       站在赵善东身后的警卫立即退了出去。



       满文扔给赵善东一支笔和一张纸,“把你知道的东西,全部写在这上面。”



       赵善东捡起纸笔。



       另一边。



       岑少卿和叶灼手牵手走在川流不息的街头。



       这里是总盟国的主街道,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尤其繁华。



       可就是这般繁华的景象,都成了两人的背景板,不动声色中已然成了这座城市中最养眼的风景线。



       “我这边的事情都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这两天就能回去。”岑少卿薄唇轻启,“你看后天行吗?”



       “后天可能不行,再等等。”叶灼道。



       岑少卿问道:“满文的事情还没处理好?”



       “嗯。”叶灼微微颔首。



       她也不想插手管满家的事情,可满文毕竟是她的亲弟弟,更何况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满文都是个合格的弟弟。



       在没有处理好满文的事情之前,就算是回去了,叶灼也不放心。



       “要不你先回去?”叶灼看向岑少卿。



       “我不着急,”岑少卿左手捻着佛珠,“你什么时候回去,我就什么时候回去。”



       “嗯。”叶灼微微点头。



       边上一座三十三层的建筑物内。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坐在靠窗的位置,目睹了街边的一切,眼底全是阴狠的神色。



       她现在很肯定,叶灼就是满月。



       但她不明白,为什么叶灼和赵丹的亲自关系会不成立。



       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当时亲子关系成绩的话,现在站在岑少卿身边的就是她了。



       她绝对不会像叶灼那么自私,要求岑少卿回地球。



       她会始终陪在岑少卿身边。



       可惜。



       她没这个机会了。



       亲子鉴定做了,满江山和赵丹也不在人世了,现在已经没有证据能证明叶灼就是满月了。



       但是满星不服。



       她跟叶灼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她生来高贵,受尽世人敬仰,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她明明应该比叶灼更加优秀才是!



       叶灼凭什么能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



       这一切本该是她的。



       叶灼。



       都是叶灼,是叶灼抢走了属于她的东西。



       叶灼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如果不是叶灼横插一脚的话,事情根本不会变成这样。



       如果不是叶灼的话,她现在已经是满星国的总统了,哪里还有满文什么事?



       她也是叶灼的妹妹,凭什么叶灼只对满文一个人好?



       叶灼这么做,到底有没有把她这个妹妹放在心里。



       凭什么!



       到底是凭什么!



       思来想去,满星始终想不到,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叶灼帮满文都不帮她。



       她明明比满文优秀那么多!



       满腔的狠意彻底的冲昏了满星的头脑。



       啪。



       她直接砸掉了一个古董花瓶。



       碎片散落了一地。



       “星儿。”曹大师推门进来,被眼前的这一幕吓了一跳。



       听见曹大师的声音,满星才反应过来,回头看向曹大师,“师傅。”



       “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不过一瞬间,满星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任何异样,“我就是不小心打碎了个花瓶。”



       曹大师看了满星一眼,接着道:“星儿,你现在不要想太多,一切按照计划行事,这一次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师傅。”满星突然开口。



       “怎么了?”曹大师抬头。



       满星接着道:“叶灼就是满月。”



       “你说什么?”曹大师有些震惊。



       经过亲子鉴定事情之后,曹大师都以为叶灼不是满月了,这件事就是个乌龙而已。



       没想到......



       满星接着道:“叶灼是我的亲姐姐,满文是她的亲弟弟,所以她才会出手帮满文,要不然,您觉得整个S星系,还有谁有那个资格把那么多大佬聚集在一起?”



       “也许是其他原因呢?”曹大师道。



       满星摇摇头,“不会有其他原因,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叶灼肯定就是满月。



       语落,满星看向曹大师,“师傅除了亲子鉴定之外,还有什么办法能证明,她就是满月?”



       曹大师摇摇头。



       就算现在能证明叶灼就是满月也没用了。



       毕竟是满江山和赵丹抛弃叶灼在先。



       满星好像看出了曹大师眼底的话,接着道:“他们是抛弃她了没错,可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抛弃她!我还是她的亲妹妹,她嫡亲的妹妹,她都能支持满文,为什么不能支持我!”



       满星太了解叶灼现在的势力了,她虽然已经不是长越国的女君,可只要她开口,长越国的实权依旧在握在她的手中。



       其实曹大师也非常奇怪,为什么叶灼会对满文那么好。



       按理说,叶灼如果真是满月的话,她应该很恨满家人才对,可叶灼却对满文......



       满星说的也没错,她和满文同时都是叶灼的亲妹妹和亲弟弟,如果叶灼真是因为血缘关系才对满文那么好的话,就不应该只对满文一个人好。



       身为姐姐,叶灼应该公平些。



       跟满星比起来,满文就是个废物。



       满文有什么资格?



       想到这里,曹大师眯了眯眼睛,“星儿,我觉得这肯定是叶灼的阴谋。”



       “什么阴谋?”满文问道。



       曹大师接着道:“她故意对满文那么好,其实就是想像培养一个可以为她办事的提线木偶。”



       叶灼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对满文那么好!



       “我看不像,”满星摇摇头,接着道:“以叶灼现在在S星系的地位,她完全不用多此一举。”



       叶灼现在是名扬长越国得叶小姐,也是总盟国少主的未婚妻,她想要什么没有?何必费尽心机在满星国培养个提线木偶?



       闻言,曹大师皱了皱眉,“......那,咱们的计划还要继续吗?”



       “继续。”满星道。



       “如果继续的话,那叶灼那边?”曹大师有些为难。



       叶灼既然出手护着满文,肯定会一直护着。



       有叶灼在,



       满星眯了眯眼睛,“叶灼就算在厉害,身体里流的也是满家人的血,我就不信,这么一次,我还斗不过她!”



       本是同根生,她就不信,她会比叶灼差。



       她凭什么比叶灼差?



       她要证明给叶灼看,就算没有叶灼的帮助,她依旧能把满文从那最高处拽下来,让他粉身碎骨!



       曹大师也非常相信满星,点点头道:“星儿,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满星说的没错,她和叶灼本就是一母同胞的姐妹,他们身体里流的是同样的血,满星不一定就比叶灼差。



       人都需要爆发力,满星已经在叶灼手上栽过一次了,绝对不会再栽第二次!



       ......



       回到思雨阁,叶寒的心跳依旧有些不受控制,抬头间,刚好看到叶灼和岑少卿并肩从走廊上经过。



       叶寒立即站起来,往外走去,拦住两人,“姐,岑先生。”



       “怎么了?”叶灼微微回眸。



       “没事,”叶寒摸了摸鼻子,接着道:“我、我想找岑先生聊聊。岑先生,你有空吗?”



       岑少卿转头看向叶灼。



       叶灼微微点头,“你去吧。”



       “那我先去了。”岑少卿跟上叶寒的脚步。



       两人前脚刚走,时倾城就从后面揽上叶灼的肩膀,“灼灼!”



       “嗯?”叶灼微微侧眸,“怎么了?”



       时倾城接着道:“你觉得我跟叶小寒怎么样?”



       叶灼楞了下。



       时倾城解释道:“就是,如果我和叶小寒在一起的话,你会不会反对?”



       “会反对。”叶灼点点头,“你跟他不合适!”



       时倾城一愣,顿时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时倾城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可反过来一想,叶灼会反对也正常,毕竟她比叶寒大好几岁。



       叶寒是最听叶灼话的,叶灼都反对了,那叶寒就算喜欢她,也不会跟她在一起的。



       见时倾城这样,叶灼轻笑出声,“我逗你玩的呢!你们叶寒你们有情人终成卷须,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为什么要反对?”



       时倾城欣喜若狂,“灼灼你真不反对?”



       “不反对。”叶灼道。



       “那你也不介意我比叶小寒大?”时倾城问道。



       “叶寒自己都不介意,我为什么要介意?”叶灼接着道:“我看起来很像这种爱管闲事的姐姐吗?”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时倾城抱住叶灼,高兴的道:“灼灼,谢谢你!”



       “傻子!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叶灼拍了拍时倾城的手,“叶寒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如果你不向前迈一步的话,他永远都不会主动迈出步子。”



       ......



       来到屋里,叶寒将门窗都关好。



       岑少卿看着他的动作,捻了捻手中的佛珠,有些看不懂的满文的意图。



       须臾,叶寒关好所有的门窗,走过来,“岑先生你先坐,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岑少卿倾身坐在叶寒对面,“什么问题,你问。”



       叶寒接着道:“当时你跟我姐,是谁追的谁?”



       “我追的她。”岑少卿坦然的道。



       叶寒道:“我听说在认识我姐之前,你还有过出家当和尚的念头是吗?”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



       “那你是怎么发现你喜欢上我姐的?换一句话问,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叶寒实在是太好奇他对时倾城的感觉了。



       是喜欢吗?



       时倾城给可他最后期限,他必须要在明天之前做出选择。



       岑少卿的眼前浮现出叶灼的样子,缓缓开口,“喜欢是什么感觉我也说不清。会是看到她的时候会心跳加速,也会是想她的时候心跳也会加速,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会忍不住嘴角上扬,世界万物都比不上她的微笑......”



       彼时岑少卿陷入了一个误区,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是得了什么病。



       当然这种事情是不好说出来的。



       万一叶寒嘲笑他怎么办?



       “心跳加速就是喜欢吗?”叶寒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于我而言是这样。”岑少卿薄唇轻启,接着道:“你是不是在好奇自己对时倾城的感觉。”



       “岑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叶寒好奇的问道。



       岑少卿薄唇微扬,“你的心事都写在你的脸上了。”



       叶寒接着道:“那你觉得我对倾城是什么感觉?我喜欢她吗?她让我明天就给她答复。”



       “这种事情只能问你自己,如果喜欢的话,就答应她,如果不喜欢,也不要耽误她。”



       闻言,叶寒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凑到岑少卿耳边,低言了几句,须臾,他接着道:“岑先生,你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吗?”



       原本这种私密的事情是不好直接说出来的,但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



       岑少卿有些微囧,轻咳一声,“这种事情千万不要在你姐面前说。”



       “我知道我知道,她虽然是我姐,但毕竟男女有别嘛!”叶寒迫不及待的道:“所以,岑先生,你到底有没有过?”



       岑少卿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道:“你这种情况很正常,如果那个人是时倾城的话,那我很肯定,你心里有她。”



       “真的吗?”叶寒问道。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



       叶寒笑着道:“岑先生,这么说你也有过了?”



       “没有。”岑少卿捻着佛珠。



       也就是眼前这人是他未来的小舅子,要不然,他早让人扔外面去了。



       未来小舅子也就只能忍着了。



       叶寒看了岑少卿一眼,“真的没有?”



       “真没有,”岑少卿接着道:“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你姐还在外面等我。”



       “嗯,你去吧。”叶寒点点头。



       看着岑少卿的背影,叶寒嘴角含笑,他想,他心里应该有答案了。



       于此同时,一条新闻在星网上爆发出来。



       之前众人怀疑满江山夫妇的死亡不是意外是真的!



       因为真正买凶杀人的凶手是满文,投毒之人已经交代出满文。



       满文刚经历过大选,现在又闹出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满文也面临指控。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