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081章 他抱着苏酒啃

作品:《 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

        萧廷琛用指关节叩了叩花几,“只要你能救醒苏小酒,莫说帮你做三件事,便是做三百件,我都毫无怨言。”

        “果然爽快。”陆擎起身,“走吧,去瞧瞧那位苏姑娘。”

        厢房,萧廷琛甚至还没来得及告诉陆擎苏酒的症状,老人家已经抚着花白胡须,一眼洞穿了她的情况,“她吞下了蛊毒花魄,因此才会陷入沉睡。小女娃娃倒也机智果断,若是她舍不得吞下花魄,体内寒毒发作,用不了多久就会香消玉殒。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这花魄用来替人续命,倒不失为一味良药。”

        “能救醒吗?”萧廷琛只在乎这个。

        “天底下也只有老夫一人能救醒她。”陆擎饶有兴味,余光恶劣地扫视过萧廷琛,笑容里突然多了些快意,“至于叫你做的三件事,老夫已经想到了第一件。”

        ……

        入夜,厢房。

        小女童端着红漆托盘进来,小心翼翼朝里张望,突然吃惊地睁圆了眼睛。

        灯火葳蕤,白日里那位容貌极好看的大哥哥,居然拿着一件大红襦裙在身上比划。

        她呆愣愣走过去,“大哥哥,你也要穿裙子吗?我哥哥说只有小姑娘才会穿裙子哦。”

        萧廷琛脸色臭臭的,扔掉襦裙坐在圈椅上,懒散地翘起二郎腿。

        他拿着细烟管往花几上磕,耷拉着的桃花眼里都是不满。

        陆擎那个老贼叫他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穿女装帮他收割药草,还要把宅邸附近的药草田全部收割完。

        陆擎和司空辰交好,所以他怀疑他是在帮司空辰出气。

        可是苏小酒的命还捏在陆擎手里,他说不出拒绝的话。

        小女童爬上椅子,费劲儿地把红漆托盘放在花几上,“师父叫我给大哥哥送饭,大哥哥吃两口吧?”

        萧廷琛掀起眼皮打量她,四五岁的小女孩儿,娇小稚嫩得可怜。

        他伸手揪了把她歪歪斜斜的发团子,故意道:“这么小就被陆擎使唤,真是不容易啊。欺负小孩子,陆擎连畜生都不如。”

        “师父很好的……”小姑娘急了,“桐桐和哥哥没有人要,师父带我们回家,给我们好吃的和暖暖的衣服……不许你说师父坏话!”

        她噘着嘴,白嫩的腮帮子鼓鼓的,乌漆漆的圆眼睛染上绯红湿润,十分可爱娇憨。

        萧廷琛睨着她,觉得膝下若是有个女儿,也是十分有趣的。

        可惜……

        他勾了勾薄唇,伸手揉了下桐桐的脑袋。

        小家伙走后,萧廷琛胡乱用过晚膳,抱着苏酒去隔壁耳房沐身。

        他剥去苏酒的袄裙和主腰亵衣,把她放进盛满温水的大浴桶。

        他坐在小杌子上,拿帕子仔细给她擦背,少女肌理娇嫩凝白,摸着比棉帕还要绵软丝滑。

        他起身给她擦拭前面,喉结滚动,眼眸也渐渐深沉泛红。

        又擦了半晌,大约实在无法压抑那股子异样,他扔掉棉帕,随意摘去外裳,嘴上却说着不情不愿的话,“妹妹昏迷了也不忘勾引我……罢了,便勉为其难上一回当吧。”

        那浴桶只堪堪容下两人,他抱着苏酒,故意拿花瓣贴在她的面颊上,却觉得花瓣比不上她的脸蛋来得秾艳纤丽。

        灯火幽微,少女闭着睫毛,大约心里面有点别扭害羞,眉尖隐约可见轻轻蹙起的痕迹。

        萧廷琛视而不见,指尖流连过喜欢的地方,连呼吸都粗了几分。

        得趁着苏酒醒来之前,多玩点他喜欢的花样啊。

        反正她现在昏迷着,捶不了他的头。

        天岚山的雪夜漫长寒冷。

        半个时辰后,浴桶里的水已然冷却大半。

        萧廷琛披着件袍子,给苏酒绞干头发擦净水珠,又拿了套寝衣给她换上。

        他把她抱到榻上,拿了引枕垫在她腰间。

        厢房简陋,木榻周围没有帐幔,他单手撑在少女脸颊旁,一手扣着她的后脑,视线里只余下那抹细腻的嫣红唇瓣。

        他喜欢,无论如何都是吃不腻的。

        他抱着苏酒啃,正啃得欢喜时,槅扇被人悄悄推开。

        桐桐和自家哥哥来送衣裳,两人躲在门外,十分稀罕地望着萧廷琛,“哥哥,他在吃什么呀?是不是姐姐嘴里有糖,他坏,想抢姐姐的糖?”

        小男孩儿也不明白萧廷琛这是在干嘛,但他想起市井妇人捂住自家小孩眼睛的模样,于是很懂事地捂住桐桐的眼睛,用那把稚嫩的嗓子语重心长道:“这是大人的秘密,咱们不可以多看,会长针眼的哦!”

        萧廷琛黑着脸,那种事情被打断自然是很不悦的。

        他放下苏酒,在榻上盘膝而坐,拉过被子盖住双腿,“你俩来干什么?”

        桐桐把新衣裳放进衣橱里,“师父说,给姐姐解毒需要半个月,怕你们没有换洗衣裳,叫我们送衣裳过来。”

        萧廷琛眯着眼望去,那些衣裳全是女子的襦裙,看来陆擎是真打算叫他穿女装。

        可是想看他笑话哪有那么容易,他不折腾的陆擎叫他爹,这些年算是白混了个吃小孩儿的坏名声!

        薄唇勾起的笑容又野又痞,衬着脸颊上烙印出的盗字,分外邪气妖孽,看得两个小家伙一愣一愣,连脊背都忍不住窜上凉意。

        小男孩扒着桐桐的耳朵,“他看起来快要吃小孩儿了,咱们赶紧跑吧?”

        桐桐点头如捣蒜,和哥哥手拉手地跑了。

        萧廷琛拂袖,用内劲掩上房门。

        他把苏酒抱到怀里,摸了摸她软乎乎的脸蛋,“这两个小孩儿倒是可爱,我琢磨着,咱们如果能有一双孩子,定然也会这么讨人喜欢。”

        桃花眼忍不住弯起,蕴着星星点点的光彩,“苏小酒,你这回若是能好起来,我就请陆擎开一副解除绝子汤的药,好与你生两个孩子。”

        他俯首,温柔地吻过少女的眉眼。

        灯火洒满木榻,他缓缓把苏酒放倒在榻上,俯身而去,俊脸上跳跃着欢喜和神采,与沉睡在乾和宫时大相径庭,整个人像是重新活了过来。

        ……

        翌日。

        陆擎一早就邀请司空辰来到暖阁,兴奋地搓搓手,“快出来了快出来了,我可是给辰兄备了一份大礼啊,保管你看了能笑一辈子!”

        ,

        苏小酒:我要醒来,我要锤爆他的狗头!

        萧廷琛: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