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千六百一十章:法杖

作品:《 劫天运

        李古仙师父应该不会谎报军情吧?想到这,我立即又随即缩地到了房间的另一个地方,但就在我出现在黑暗之中的时候,忽然一张苍白狰狞的脸猛然就出现在了我面前,毫无疑问,这也是一只恶灵!

        但鬼道法术本就擅长控制,就在这恶灵要攻击我的时候,我立即又以鬼道法术控制起对方,这样一来我控制的鬼,数量就过两个了!可惜,这并没有让我立即轻松下来,因为很快我的控制就给打断了!

        原因是又有一只鬼疯狂的朝我攻击着,而且还打得我的阵法摇摇欲坠!

        这种爪功非常的犀利,每一击都无法看清楚它的轨迹,只能在对方挥动爪子的时候,稍微预测到攻击的位置和范围,这显然是很危险的征兆!

        当然,鬼道的控鬼术,可不仅仅是控制一两只凶鬼,所以但凡出现的鬼,全都给我控制了个遍!

        不过让我郁闷的是,这鬼类完全不同于一般鬼类,自成为了法宝的器灵后,它虽然攻击和移动都受我控制,但我却无法控制他们是否消失和出现,这点着实是很致命的!

        因为她一旦受到控制,立即会消失不见,旋即又出现在了房间里面!适时的对我进行攻击!

        所以很快,周围的大阵就承受了无数的攻击,大阵有点坚持不下去了,我现在已经想象出了当时老板的无奈,一边是欣慰这东西很厉害,一边是因无法控制而带来的种种损失!

        看来浓烟范围内,就是她的绝对领域,在这里没有人能够控制她们,即便是控制住,她们也能直接消失不见!

        当然,如果不难对付,它就不会曾经是灵宝级别的存在了,我快的移动,同时见一个也控制一个,并且在她们没来得及消失的同时,想办法让它们承受来自于鬼道的..lā』

        但这女鬼却没有那么容易对付,我现在把浓雾困锁在大殿内,本身就让浓雾散不出去,所以反倒是让她们处于有利空间了!

        我想了想,瞬间已经了然了原因所在,所以干脆就不在控制这些女鬼,而是直接控制范围内的鬼气!因为或许从一开始,我的定位就不对!

        控制鬼气对我而言并不困难,反而因为大阵的缘故,所以我控制的范围也并不大,虽然密集,可完成起来除了消耗元力外,没有太大的难度。

        而等我直接用纳灵法把它们控制在更小的范围后,鬼道控鬼术也跟着启动了,把这一团的鬼气牢牢的顶固在我前方!

        果然没有任何的悬念,这气雾并非真正的鬼气,而本身就是这法杖内的器灵,我把鬼气拉扯回来的时候,那女鬼果然被我逼得凝形而出。

        可当我一看这女鬼时,脸色却不由一变了,因为她竟穿着一身威风凛凛的黑色皇袍,仿佛天生就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威仪!

        只是那身板,实在是太瘦太苗条了,让她穿着这身宽大的黑皇袍时,有种唱大戏的感觉。

        “一世欢愉,几世哀思,可笑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淡淡的说道。

        那空洞的双目,还有满嘴利齿的血盆大嘴,猛然朝着我瞪了过来,并且出了呀呀的乱叫声,看起来还真是相当的恐怖!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说说你的情况。”

        结果更为刺耳的尖叫声朝着我吼来,几乎等同于声波攻击,震得大阵也有些瑟瑟抖了!

        我大袖一挥,再度用控鬼术彻底控制住她,当然,她的情绪肯定是没办法控制的。

        不过这并不能让她有丝毫情绪松动,或许因为她的坚持和固执,也或许是她曾经高高在上习惯了,这样的执拗,从法杖中的铭文就看出来了。

        我走回了正中央,拿起了法杖再看了一眼,那披头散的女鬼,不正是这连皇冠都没有的无冕之皇么?

        “无冕之皇么?”我叹了口气,却没有想到我这句话,竟让这女鬼呲牙咧嘴的表情凝固了下来,那双白色的鬼眼不再圆瞪,而是恢复了正常。

        “还真是无冕之皇。”我上下打量她的情况,心中疑惑更重,武则天这类女皇就不说了,肯定不屑写这些儿女情长的词句,但这无冕之皇却应该和这铭文有关联。

        加上两者联系起来,结果也就稍微有些端倪了,或许是因为自己的男人死了,以至于她才会变得如此,又或许生生世世的轮回,都无法回到初世的欢愉,仅剩世世哀思,以至于她常叹息命由她不由天。

        “我是鬼道传人,无论如何,我们俩相遇,不也正是一种缘分么?你能够出来,你不能够出来,都是我一念之间,却不再你的控制之内,所以以后大家好好相处吧,有什么难处,有什么不快乐的,都和我说一说,大家交个朋友,互相帮助,互相的倾诉,总比什么都闷在心中的好。”我看着她说道。

        “你是谁……”女鬼终于问出了声。

        “夏一天,你恐怕不认识。”我淡淡一笑,旋即又问:“你又是谁?”

        这问题当然需要问一问,也能够让我了解她还记得多少东西。

        “我是……紫。”女鬼的名字,只出现了一个字。

        我心道可能是连名字都忘了,只能说道:“紫,好名字,那以后我就叫你紫好了,对了,你还记得另一句铭文么?”

        “不记得……”紫很快说道,随后皱起了眉心,那枯瘦的手,很快放在了眉心那,似乎正在深沉的回忆一些东西。

        “不记得了?看来,你的记忆并不完全,打造这件灵宝,本身应该会全无障碍的将你作为器灵,可让你安全寄居里面,而看你并非什么都记不得,那极有可能是因为这件灵宝的一部分受损,才导致了记忆的缺失,如果你跟我合作,成为我的伙伴,我带你行走这一界,必定会寻找丢失的另一个部分,并重新修复这上面的阵图,助你恢复原来缺失的记忆,如何?”有需求就有满足,我当然不介意依着她,这是交换。

        “为什么……你完全可以控制我。”紫很快说道。

        “不为什么,互相交托生死,有时候比控制来的更划算,不是么?而且我是鬼道传承者。”我说道,这件灵宝出自于金仙道,那当然可以去金仙道寻找剩下毁掉的部分,当然,或许这已经不是金仙道转的第一手,但很可能丢失那一部分,也可能就在金仙道中,毕竟谁拿到这件法宝,都想要修复成法宝吧?所以有另一缺失部分,肯定也会留着。

        而听店老板说的,这件宝物应该是顺来的,那很可能忘了顺出缺失部分了,我现在用高价去寻回缺失部分,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可以。”紫只是少许的犹豫就答应了。

        我心中松了口气,旋即拿起了法杖,和她进行结印,这也是没有法宝说明书时必经之路,很多无主的东西,要实际掌握,都复杂得多。

        把仙血和印记抹在法杖上,彻底将其收归己用后,我问道:“紫,杖名,你还记得么?”

        “哀思……”紫表情复杂的念叨,我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不过这把黑漆漆的法杖取名‘哀思’,确实有些应景,所以我很快点点头,说道:“好名字。”

        把法杖随意的挂在了后腰上,我打开了大殿的门,这时候,微光已经从天上照了下来,也算是天亮了,可惜天气不是很好,密密麻麻的雨点从空中落下,阴霾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