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千一百七十章:管事

作品:《 劫天运

        神近昭屁颠屁颠的也走了,韩珊珊还在那捣鼓紫剑,简直是爱不释手,她想法比别人极端得多,同样是见猎心喜,她却是对于有挑战的事物才有兴趣。

        所以圆慈看着我,说道:“你在时候,九重天又何曾平静过?而九重天何时平静的时候,怕你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什么意思?你这和尚又开始神神叨叨了吧?”我瞪了他一眼,他却不怕我瞪,因为早就习惯了,反而说道:“你呀,及早行乐吧,你这跌宕起伏的一生呀。”

        “你这么一说,跟看到了我的未来似的?大师赶紧说说,有何见解?”我当即换了副表情,圆慈忽然安静的看着我,随后说道:“一天,命运的密钥,终究有一天要打开的,现在珍惜眼前,不要放过任何遗憾,明白么?”

        我伸出手,一瞬间就扭住了他的面颊,说道:“我说,你就不能更明白点么?”

        “我……我就是猜的……我就一病号,你能轻点么?!”圆慈猝不及防,吃痛下连忙拍开我的手,我轻哼一声,说道:“我要是有什么事,九重天可怎么办?”

        圆慈顿时说道:“我这就是感觉,感觉而已,你想想呀,你出道到现如今,哪一次你折腾起来,周围事物不跟着鸡飞狗跳的?可你一平静下来,这世界就好像是忽然风平浪静了,再结合你先天气运这一点,正是你在搅动这风云呀,所以,我感觉早晚有这么一天,当命运的密钥……”

        “什么是命运的密钥?”我皱眉问道。

        圆慈犹豫了下,随后忽然严肃了下来:“华珂。”

        “什么……”我脸色微变,这个时候圆慈忽然提及这注定不能跟我过度接近的女儿,让我心中忍不住一震。

        “她就是启动命运的密钥,每逢一段时间,我都会让她解开你命运的一部分枷锁,你可还记得么?”圆慈忽然问道。

        “强行打开命运的那一次?”我皱眉说道,圆慈点了点头,说道:“不止是如此。”

        “还有什么?”我连忙问道,圆慈摇摇头,说道:“别再问了,到时候有必要的时候,你自会知道。”

        我脸色微变,华珂的情况我当然平素都有问及,现在的她,早就成长得婷婷玉立了,不但四处学艺,还常常下去历练,而圆慈说起来,则是带大她的大师父,一直受他关照成长,这并非是我所愿,而是圆慈并不想让我太过接近她。

        现在说到这份上,圆慈就是在提醒我,可能命运的密钥会很快解开。

        “这件事,珂儿知道么?”我问道。

        “她知道的比你多得多,她不是小孩子了,也早有这个决心和觉悟,我告诉你,是提前给你做个准备。”圆慈说道。

        “我知道了……她会怎样?”我连忙问道。

        “我不知道,我也没经历过,不过这就是宿命,恐怕不是你想避开就避开的。”圆慈摇摇头,我无奈叹了口气,说道:“我注定亏欠这孩子两辈子!”

        “你终究要还的。”圆慈苦笑道。

        “嗯。”我这次只能点头,有时候,命运这种飘渺之物,是以无形来存在的,不是你摸不着,是它还没应验。

        而就在我还打算从圆慈口中挖点详细的时候,韩珊珊已经挥动起了紫剑,随后继续插入了剑鞘之中,说道:“收工回去啦,剑就先交给我研究了。”

        离开了天道空间后,夏瑞泽当然也收到了紫剑稳定的消息,特意的还来恭喜了下我,我倒是没什么好说的,就答应在天城送他一个府邸,就算不给他住,郁小雪和虞心在天之境呆了多少年了?现在天城里大部分熟人她们都认识,回来小住一段时间也是可以的。

        要知道截教这种地方始终和郁小雪母女有些格格不入,我也不过是多给她们母女一个选择罢了。

        闲着的功夫,我当然没忘了神近昭的亲事,当即把九方素叫了过来,询问她和神近昭的情况。

        这小姑娘果然跟神近昭早生情愫,怪不得在化外之地的时候,两人在称呼彼此的时候,语气和称呼都略显亲密了。

        “素素,你父亲和为师是很好的朋友,你父亲既然去世了,婚事便有为师来做主好了,择日不如就在交流大会的途中举办好了,各路的仙家也不用麻烦相请,都会过来庆贺一番的,你意下如何?”我笑问道,少梓和香菱都在一旁,脸上也带着欣慰。

        “我……我都可以……”九方素一脸羞涩,不过两眼是闪烁如星,可见欣喜。

        “只是都可以?小师妹你知不知道,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简直是大办特办呢!”香菱笑嘻嘻的说道。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们俩平时还在我们面前躲呢,现在好了,可以名正言顺了吧。”少梓笑道,九方素羞得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呐呐答应,怕昏了头了。

        九方素这孩子当年跟着我的时候,就心性纯良,是个好姑娘,跟神近昭是很搭配的,我当然是由心的溺爱,虽然以前对神近昭常常训斥,不过多是防止他浮躁,而近些年大有好转,这孩子也是要成大才的。

        “那这几天比赛的中途,就由你们大师姐和二师姐帮忙操办此事吧,我再定个好日子,给你们主持婚事。”我笑道,而九方素和高兴坏的神近昭连忙双双感谢。

        交流大会是整个天城的事情,却也不需要我事必亲躬,甚至比赛我都没有去看,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韩珊珊那边,我也是三天两头去看看紫剑的情况,再加上女子军团的事情,也是让我一团乱麻。

        赵茜现在在府邸养胎,而外婆却直接跑那边去了,也是因为夏瑞泽没事过去请安,让她烦躁了。

        母亲那边倒是喜欢夏瑞泽过去,听说这段时间又逗得母亲喜欢不已,我是没打算去打扰,毕竟夏瑞泽来这里也不是常住,总是要走的,到时候再补上孝心就是了。

        胡清雅现在是天城大总管了,根本没时间跟着我的屁股后面跑,这倒是让我心情颇为感到郁闷。

        “清雅最近是比较忙的,要不……我给你找个贴心的小尾巴?”赵茜看着我,笑意颇浓。

        “这……也好吧,最近政事也不见来找了,连交流会的事情,都没人给我汇报了,感觉就是在天城混日子,挺不习惯,找个来事的,对了,让宋婉仪来……或者云清也行,婉仪这丫头能来事,云清好像是温婉文静了点。”我自顾自说道。

        赵茜掩嘴一笑,说道:“婉仪哪有空理你?人家现在掌管的事情也不是情报方面的,而云清嘛,在做学问,你天天要找事,这不是难为她了么?你也别觉得大家不理你,那是因为你出去的时候,那一次不是必然处在暴风雨之中,所以回来,大家就是想让你能够放轻松,有家的感觉,就连那些首领和领袖想见你,都给拦下来了呢……”

        “怪不得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原来是不让我折腾呀。”我一脸自嘲,但很快我又继续点名道:“要不,惜君也行……这段时间,倒是没怎么见她了,再不行,蒋若茵……”

        “都别费心想了,天城的事你都多久没过问了?惜君现在闭关修炼,蒋若茵手握天城财政大权,现在交流大会天天忙得她焦头烂额,哪有空搭理你?”赵茜再次摇头,看我要抓狂,她笑道:“要不我让影儿跟你一段时间吧,她刚刚去东边历练回来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