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千七百零八章:花脸

作品:《 劫天运

        “我也去!”我好歹也是天城城主,关心这九重天多一个混沌境仙家与否,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何况要是李子欣真的成了混沌境仙家,问题确实复杂了。

        “一天,你留在这里好了,有更需要你的人在这里,我不会让她真的晋级混沌境的,这李子欣现在的状态就是定时炸弹,我已经和操琴道友说过了,务必扑杀这不安定因素。”李古仙没有犹豫,她也曾是一方雄主,也知道多一个混沌境意味着什么。

        我点头留了下来,现在跟着李古仙上去,顶多是拖累她的速度,但这里却还有一群恐慌李子欣的仙家在。

        好比李稚儿,给自己姑姑威胁,这确实让她出乎预料,要知道当年自家姑姑可是很偏袒她的,即便是在极东之地给我抓住,她姑姑也是主张救她。

        可现在呢?恨不能杀她。

        “妘牧,现在可怎么办?”李天境其实更慌张。

        “师父,不说李子欣能否晋级成功,恐怕比我们担心的应该是李掌门才对,以李子欣如此不稳定的状态,任谁看到都会制止。”我说道。

        “那没办法制止呢?”李天境经历刚才,别说是跟李天剑提亲这种事了,现在还害怕给李子欣杀了,可见晋级混沌境界的可怕。

        “那只能听天由命了,混沌境的仙家,弟子实在不知道阻拦。”我苦笑道。

        李天境神情都变了,而不只是他,其实商珺也好不到哪去,现在除了他爹能保护他,其他人当然不具备这能力。

        当然,他立即也看着李氏两兄弟,脸色僵硬下来,传音给了李正峰和李迅机两兄弟。

        结果好像这话触动了李氏兄弟,气得李正峰脸色铁青,而李迅机当即喝道:“我三弟已经死了!你还要我们怎样?”

        商珺看李迅机居然不顾颜面怒喝,也忍不住冷冷说道:“怪就怪李造元胡说八道!要不然岂有我们什么事!今日之后,就各安天命吧!有何事也别找上我!”

        “我们找你?呵呵,别把自己当回事!”李迅机咬牙切齿。

        李正峰面无表情,商珺也一甩袖子离开了这里,估计打算自己想办法去了。

        “李子欣前辈误会了大家,也未必能够晋级混沌境,且看看长辈们如何的处理此事好了,毕竟我们这些晚辈,其实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我苦笑道。

        众人皆以为然,我传音给了李稚儿,说道:“你也不要太自责,你杀的人十恶不赦,固然你姑姑恨你,但你却为世间除去了一恶,至于你三哥遭逢不测,也是大家预料之外……”

        “三哥……可是……可是爹还要我……嫁给商珺……这……”李稚儿眼中欲哭无泪,岂止是一身麻烦,她现在刚刚摆脱了殷化一,却又成了商珺的未婚妻,这简直给李天剑弄得名声全无了。

        “谁都想不到这点,但只要没有任何关系,又怕什么?小姐姐,你不是只喜欢天城城主么?”我问道。

        “可是……我……我已经没有脸见他了……我爹先是把我许给了殷化一,又把我许给了商珺,即便我和他顺顺利利,可也是三次嫁人了,我没办法接受……真的,妘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知道么,我没脸活下去了……”李稚儿忽然哭诉起来。

        我也是愣了下,其实我也没想到李天剑会无耻到这地步,这殷化一和商珺是什么人?一个无耻之尤,早把李稚儿当成了工具对待,另一个还杀了弟弟,是无情之人,对她肯定也全无兴趣,但她爹却这么安排,难免让人唏嘘。

        “你是被动的一方,若是天城城主知道,定然不会因此拒绝你……”我苦笑道。

        “妘牧……我真的很看不起我自己……”李稚儿的想法却并非如此,这屡次三番下来,她早就给折腾够了。

        “等这里的事情都解决了,我保证一定如实禀报天城城主!”我安慰道。

        可惜李稚儿没有立即回答我,好一会却忽然无奈笑出声:“要是姑姑真的成了混沌境的仙家,并且为了报仇杀了我……我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什么?”我不免震惊,但李稚儿没有再说别的,快速的飞离了大殿。

        我立即想要追出去,但李天境拉住了我,传音说道:“妘牧,快给师父想点办法!”

        “师父,什么什么办法?”我无语的问道,李天境连忙传音说道:“不能不防李子欣还有极东胜天,就算李掌门既往不咎,杀了儿子填坑,可说的好好的,未必极东胜天和他姘头不寻仇。”

        “有道理,这么说来,大家都是死路一条呢。”我沉凝说道,这吓得李天境都说不出话来。

        “妘牧!你平时馊主意那么多,不管如何,你今天必须也想点办法出来!”李天境咬牙说道。

        我其实也懒得理他,现在安慰李稚儿都来不及呢,哪有时间管他,而且刚才我已经救他一命了,现在不能全都让我来处理。

        不过馊主意的话,我也不是想不到,所以说道:“师父,这样吧,咱们既然没办法控制李子欣进入混沌境,那就控制她复仇的步骤,你的存在感相对商珺和李氏兄弟,毕竟没那么明显,李子欣要报仇,最先杀的我看应该是商珺,毕竟他杀的是自己的弟弟,可谓是恶贯满盈,至于咱们,想办法隐藏起来,帮凶和主谋毕竟不同嘛。”

        “这……”李天境想了想,随后说道:“如何让李子欣必杀商珺在先?”

        “烈火烹油,散播商珺设计自己弟弟的消息呗,咱们毕竟没有得到真正实打实的利益,但商珺不同,现在他拿到了第十四剑门不说,还得到了李掌门赐婚,要死也是他先死,师父何必忧心?”我笑道。

        李天境给我这么一说,顿时兴奋起来:“哈哈!你这么一说有道理!我们只需要把这消息放出去,是这商珺操控的一切,那李子欣还不找他麻烦了!?”

        “那师父,我现在可以去安慰师叔没?”我笑道。

        “当然要!你也得这么和她说说,免得你师叔胡思乱想。”李天境连忙说道。

        “不是……我说师父,如今李掌门都这么说了,你还敢对师叔心存觊觎?而且话说回来,你也没敢跟李掌门提起想迎娶李师叔的事情呀……弟子现在都觉得此事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去了……”我诧异的问道。

        李天境脸色一变,这事当然重要,所以他忍不住犹豫了起来,随后由衷说道:“妘牧,你这李师叔……似乎命运有些颠沛呀……这嫁给谁,谁就马上要倒霉的样子,这是何故呀……”

        “师父的意思是……”我一脸的疑惑。

        李天境想要拍我脑袋,当然给我躲开了,不过不妨碍他说道:“你李师叔或许是传说中的不祥之人呀……师父考虑了许久……”

        “师父难道要打退堂鼓?”我吃惊的问道。

        李天境当然早有这心思了,为了李稚儿,他简直是跟坐过山车似的,心里落差七上八下的,如果再这么下去,他老命都要吓掉半条,所以难免有了退意。

        我这么问也是给他两条路选,如果他不愿意退出,此刻仍然继续追求李稚儿,那我也不必保他了,让他自生自灭算了,但如果他知难而退,我倒是不介意拉他一把,毕竟人无完人,这也是一条回头路。

        李天境叹了口气,苦笑传音道:“为师何尝不想娶回美人,又把天剑仙门拿到手中?可我的好弟子呀,师父也知道你努力了……但你也看到了,李掌门根本不会考虑到为师……他宁可考虑那商珺,为师除了天境门,在李掌门眼里,可谓什么都不是……除非有一天李掌门死了……”

        我认真的看着李天境,随后说道:“师父,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你是正人君子,还是个阴险小人了,大家都说你异常的险恶,觉得你十恶不赦,但我觉得,你好像只是做了眼下该做的事情,这似乎透着几许无奈,几许悲哀……”

        李天境听完,忍不住拍了拍我的肩膀,苦笑说道:“你这孩子,为师何尝猜得透?你能够说出这番话,为师也不瞒你了,为师又何曾次次都是正确的?一路磕磕碰碰过来,也做了许多的糟心事,违心事,更是有许多的恶事……可为师也是因为有其他的事情所左右,也很无奈呀……”

        我倒也没办法说他什么,挣扎求存罢了;但要给李天境完全洗白,这不存在的,李天境的恶,其实也是他本身的一种原罪。

        “那师父,现在……”我问道。

        “保命要紧!”李天境连忙说道。

        我点头赞同,这符合李天境的性子,在好色和小命二选一里,他的自私占据了绝对。

        追着李稚儿返回了别苑,站在门口那就能听到她哭得一塌糊涂,可见这姑娘的委屈。

        她本来以为殷化一已经是自己人生最后一道坎,可谁能想到只是噩梦的一部分?

        他父亲不过把她当成了联姻的道具,嫁给谁,成为谁的妻子,那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起到什么作用罢了!

        我敲了敲门,可李稚儿没有丝毫要开门的意思,我无奈之下,也只能返回偏房,这时候除了我的本尊,还有谁能够安慰她?

        想着现在没准李天境还要处理李子欣的问题焦头烂额,根本顾及不到这里,所以我决定这次用本尊来安慰她。

        而且之前给了杜青霄七天之期考虑,虽然时间没有到,可现在计划赶不上变化,李天剑回来了,七天之约的最后一天再出来,李子欣的问题早就解决了,李天剑一旦放松下来,这窥天镜肯到处乱瞄,我再跑出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本尊站在了李稚儿的身后,这小姑娘哭得可谓凄惨,我拍了拍她的后背,虽然没有拍到实处,但敏感的她瞬间就感应到了我的存在,连忙转过了头。

        我笑呵呵的看着她,说道:“李稚儿,你都哭成大花脸了,知不知道这样很丑?”

        “你……呜呜……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嘲讽我嘛……”李稚儿气得又扭头趴在了桌子上,这一下哭得更是可怜了。

        我当然知道她其实是心情好了些,只不过想要和我撒娇罢了,所以问道:“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

        “我三哥……三哥给爹爹打死了……呜呜……他还要把我再许配给商珺,我恨死他了……”李稚儿哭诉道。

        “我把你带离这里如何?”我也不打算再让小姑娘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