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97章 新年的气息

作品:《 全职赘婿

        闺蜜突然推门而入,云千岚急切的让她出去。

        这样的林宝,完全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危险举动。

        可她闺蜜一开门就看见这幅亲密的场面,连衣领都开了,当即调侃道:“呦,打扰你们了,就知道你和这男人有点事情。”

        “你快出去。”

        她喊的着急,闺蜜还以为是破坏了气氛,她发火了,碎了一句就关上了门,就听见屋里一阵高跟鞋的响声。

        真敢在我这里动真格的,这不像千岚的风格呀。

        然而不一会,高跟鞋声音就安静下来了。

        因为屋里停止了。

        保持冷静的云千岚,对突发情况是有预计的,也有应对的准备,只是担心林宝用暴力伤人。

        此时林宝在松开他之后,突然眨了眨眼睛,然后又晃了晃头,变成了那温和嬉笑的模样,满脸疑惑道:“云医生……怎么了?我刚刚是不是睡着了。”

        恢复了!

        云千岚愣愣的睁大眼睛,没有想通是怎么恢复的,立刻解释道:“是啊,刚刚给你针灸,你说太舒服了,就睡了。”

        “那我怎么走下来了。”

        “你大概是睡的头晕了,说口渴。”

        “哦……”林宝挠着头,坐回了椅子上,揉着脑后,奇怪道:“最后扎那一下好疼,怎么还舒服的睡着了。”

        云千岚没理他,转过身,整理着衣领,又擦了擦嘴唇,回头看了眼林宝,发现他嘴上也全是口红。

        “擦擦嘴,你流口水了。”

        “哦。”林宝听话的擦了擦嘴,纸巾又立刻被云千岚拿走了,丢进了垃圾桶里,示意林宝好好坐着不准动。

        她依然保持着医生的冷静,靠在门口,低头思考着。

        是剧痛触发了林宝的开关吗?那为什么突然恢复了,是因为不疼了?。

        好像不对。

        “云医生,怎么了?”

        “你坐着别动。”

        她走到林宝面前,握紧小拳头,照着他的头就敲了一下,林宝哎呀一声,捂着脑袋无辜道:“干嘛打我。”

        果然是痛觉的等级不够,必须是剧痛那种。

        前者似乎确定了,但后者呢,为什么突然恢复就不得而知了。

        大概是林宝自己内心的挣扎,恢复过来了,毕竟这次面对的毫无敌意的云千岚,危机意识下降,似乎说得通。

        但这一次,让云千岚知道,不能冒险去触发开关了,因为她不确定下一次能让林宝快速恢复过来,她自己又应付不来。

        刚才那样子,分明是要现场办事了。

        这家伙,亲的那么用力,她嘴唇都有点疼了。

        她抬手掐了林宝一下,以泄私愤。

        疼的林宝一头雾水,云医生到底要干嘛。

        他慌慌张张的道歉,又把云千岚气笑了。

        似乎更印证了她的猜测,正常的一面,变得温和善良,比以前那油滑的样子,讨人喜欢一点。

        但另一面,就显得恐怖了,完全是一副挣脱撩开的野兽姿态。

        “给你开一副药,要按时吃。”

        “我脑袋真的有后遗症。”

        “有一点,你没发现你最近有什么不对的吗。”

        林宝想了想,如实说道:“最近睡眠不太好,经常做噩梦。”

        “还有呢。”

        “没了吧……”

        “要和医生说实话。”

        林宝尴尬的张张嘴,“有点……虚。”

        云千岚噗嗤的笑了,刚刚那紧张的气氛,似乎也在笑声中宣泄出来,不知情的林宝却气到了,“你可是医生,要严肃,笑话病人的隐私,太不负责了吧。”

        “好,我道歉。”她捂着嘴,“这很有可能是大脑的影响,大脑是人体中枢,尤其是那方面,大脑反馈的心理作用有一定关系。”

        “真的?”

        “我是医生,我会胡说吗。”

        “那你不是男科大夫啊。”

        林宝的幽默,让云千岚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这种模样的林宝,的确有趣的多了,还有点大男孩的纯真。

        难道是刚刚分裂过后,本体人格的强烈反弹,所以更纯真了?

        诊断过后,云千岚把药交给林宝,又留下一句嘱咐,“你脑袋的后遗症,不能受伤,知道吗。”

        “什么不能受伤。”

        “就是疼,你一旦遭到剧痛,极有可能昏迷过去。”

        “我现在这么脆弱了?”

        “还以为自己是那个铁打的林宝。”

        “好吧……大过年的,我听话。”

        送走了人,云千岚长舒一口气,刚刚的危险,可能比暴力场面更……难堪吧。

        林宝把她当做什么……老板奖励的女人,这是曾经拳场的规矩吗?许霏霏没说过,恐怕又是一个林宝藏在心里的秘密。

        还好没有开车,否则她还没办法处理了,只能顺着他的要求演下去,那就为患者牺牲很大了……

        正放松着,门被闺蜜推开了。

        她一脸白眼,“平时那么冷淡,原来喜欢刺激的,我这里被你随便用了,该怎么补偿。”

        “懒得理你。”

        “大过年的,想吵架呀。”

        “他是我的病人。”

        “你不是内科大夫吗,什么病人还亲亲我我,关门的时候,我可看到他贴你嘴上了。”

        “我只是内科大夫吗,出国那些年我做什么,你忘了。”

        她闺蜜眨了眨眼,才回过神,“那人心理有毛病?”

        “别说的那么粗俗,是心理疾病。”

        “心理疾病还要接吻才能治。”

        “我走了……”

        对牛弹琴的场面,云千岚遭不住了,这些年也只有这么一个好朋友,只可惜两人生活环境和状态完全不同了,一个是严肃的医生,一个是市井气的女老板,共同语言也越来越少。

        她知道,人生来是孤独的,唯一的朋友,没话题也维持着,免得自己真的彻底孤独了。

        回去之后,她把自己的判断,告之了许霏霏,也算有所进展。

        许霏霏的思路也通了,林宝的两次失控,的确是被人打的很惨,当然很疼了,尤其是两次都打在了头上。

        也就是说,要让林宝彻底避免和别人打架了,他现在的状态,似乎失去了“超能力”,完全被另一个野兽人格掌握了。

        虽然有了进展,可不安的事实,依然让她的新年,蒙正了一层阴云。

        一天之后,年二十八。

        虽然现代都市的新年,年味越来越少,但老一辈人还是喜欢张灯结彩的样子,商场里挤满了中老年购买年货。

        也包括温泉馆里的中年女人们,她们纷纷出去采购了一番,这里的物价可比她们国家便宜多了。

        空了大半的温泉馆,变得更冷清。

        二楼的办公室里,没有了披麻戴孝的气氛,恢复了办公环境,日式的地板上,端坐着两个人。

        “你不习惯这跪姿,不用学我,免得伤了膝盖。”

        “谢谢小姐。”

        曲洋松开了腿,变成了盘腿坐,舒缓了腿麻,他一一汇报着,那都是林宝给他的资料。

        大人物的私生活,不是一般人能窥探的,林宝虽然朴素的不像老大,但身份摆在那,想联系他都要通过秘书。

        曲洋哪有本事查到真东西,至多是花边新闻。

        但这次有了林宝相助,连陈子河的真货都得到了,他积极领赏一般的汇报,让桃可儿很满意。

        黑色长裙的少女,仔细听过之后,微微皱眉,“李晓婉是林宝老婆的手下,何婷婷是他的财务,谢安琪是他老婆的闺蜜,白奴是他的保镖,这都是真的?”

        “都是事实。”

        未免有些夸张了,个个都是敏感的身份,林宝敢保持情人关系,每一个泄露出来,都可能有危险。

        “他不是上门的女婿吗,为什么敢这样。”

        “这……我也不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