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2章 沐秋烟又记起来一些事

作品:《 陆知宴沐秋烟

       就这样,陆知宴一遍遍说服自己,不断坚定自己的认知。



       同时,他强行禁止自己去想这件事。他可以怀疑任何事,唯独不能怀疑清清救他这件事,这是对清清的亵渎!



       陆知宴懊恼他方才一瞬间的猜疑!



       他停下脚步。



       尽管沐秋烟背着方洁艰难前行的样子,让他……怪异地产生一点点的怜惜,但他没再跟上去。



       他时刻告诫自己,沐秋烟是害死清清的杀人犯!



       “陆总,”周柏开车停在陆知宴面前,下车为陆知宴打开车门,“要帮一下太太吗?”



       陆知宴闭上眼,跨到车内,狠心开口:“不需要。”



       说罢,他关上车门。



       被陆知宴下属扣住手腕束缚住的苏云声大声喊,“陆知宴,你既然不肯去帮秋烟,那就放开我,让我去!!”



       “陆知宴,她一个人很危险,你放开我!”

m.quanzhifashi.com

       陆知宴闭眼皱眉,“堵住苏云声的嘴,我不想听他再说一个字。”



       他无法跨过清清的死去帮助沐秋烟,可让他眼睁睁看着苏云声去帮忙,他做不到!



       “是的,陆总。”周柏回答,掏出手机,下达命令。



       等周柏挂断电话,陆知宴又道:“找个人跟着沐秋烟,不用管她,没出事就不用告诉我。”



       他终究是没忍住,他深深恨着沐秋烟的同时,内心深处一直有一道声音,那就是沐秋烟不能死。



       “另外,给她两天时间,两天后,让她滚回清苑。”



       “还有,看好苏云声,别让苏云声再靠近她。”



       周柏越来越觉得残忍无情的陆总奇奇怪怪,特别是对太太。以他对陆总的了解,陆总恨透太太,可为什么他从陆总的言语中听出隐隐的关心?更诡异的是,陆总是不是太在意苏医生了?仿佛在吃醋一样。



       迷雾重重。



       不过这不是周柏需要考虑的,他回:“是。”



       就这样,沐秋烟一个人背着方洁离开,她循着模糊的记忆,朝着一个目的地去。



       路上,她尝试着拦车。



       没人停。



       一个狼狈的女人背着浑身是血的死人,在这个阴云笼罩、电闪雷鸣的环境,很吓人,每一辆途经的车子都加速开走。



       沐秋烟能靠的只有她自己。



       靠她一双脚……



       好在这是海城的郊区,距离京市非常近,距离沐秋烟前往的目的地也没那么远。



       大概一个半小时后,沐秋烟背着方洁来到京市郊外一处农院。



       这里,处于群山之间,是沐秋烟刚刚想起来的一处地方。这里,是她妈妈的私人房产,很安静。



       沐秋烟刚记起,在这处农家小院,年幼时期的她坐着妈妈亲手制作的秋千,被妈妈从后面推到最顶端,愉悦至极,轻松至极,像只快活的小小鸟。



       时至今日,秋千仍在。



       可是,当年在她身后默默推秋千的人,再也醒不过来了。



       沐秋烟抹去眼泪,她侧头,小声嘶哑道:“妈妈,我带您回到小院了,我记得,您之前就说过想回来看看的,我们回来了。”



       一片寂静。



       方洁永远不会再给沐秋烟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