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74章 留下遗书,走入大海

作品:《 陆知宴沐秋烟

       苏北庭嗤笑一声,“陆知宴哪里值得你这样?”



       他说完,决绝走出画室。



       沐秋烟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她抱着那几张侧脸图,小声喃喃,“不是的,不是陆知宴。”



       她爱的人,不是陆知宴啊。



       恢复记忆以后,沐秋烟以前弄不明白的事情,比如她为什么固执病态地爱着陆知宴,为什么她对陆知宴的那份爱怎么都不容易消耗,现在全都弄明白了。



       那是因为,她的灵魂认定了傅追野,她亏欠……车祸中为她挡下所有伤害的傅追野!



       她失去了记忆,错把和傅追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陆知宴,错认成了她亏欠的爱人!



       所以,她才会任由陆知宴伤害。



       如今,一切真相大白,错了,全错了啊。



       她真正爱的人,在那场车祸中,为了救她,替她挡下全部伤害,成为植物人。



       前不久,她爱的人经历一场生死抢救,或许她赶去,傅追野能有一线生机活下来?她没去。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沐秋烟心口太疼了。



       五年时间,但凡她没认错人,而是找到傅追野,陪伴他、照顾他,或许能将他从植物人状态唤醒呢?



       她没这么做。



       她把罪犯当爱人,并嫁给他。一次次纵容罪犯伤害她、羞辱她……



       这个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搞笑的事情?



       沐秋烟精神彻底崩溃,她笑出声。



       她的笑声,压抑痛苦,比哭声还要让人难受。



       沐秋烟笑了很久,笑得脸颊酸痛,笑得满脸都是眼泪。



       她平铺开画着傅追野侧脸的那些画,和傅追野经历过的一切,全都在沐秋烟脑海中回荡。



       吧嗒。



       吧嗒。



       眼泪一滴滴砸在画上。



       沐秋烟慌忙去擦。



       结果,眼泪越晕越深,把画作的线条都弄得模糊。



       沐秋烟不敢再动。



       她将那幅画从地板上拿起来,放到画板上,拿起一支笔,重新修补被眼泪模糊的地方。



       沐秋烟的手拿起画笔时很费劲,但她坚持修补好。



       一边描摹,她一边喃喃,“阿野,下辈子,不要再碰上我了。我不值得,我连真正的爱人都认不出来,我不配。”



       沐秋烟至今都还不知道,她认不出来傅追野,很大程度是因为傅追野的催眠。



       她只以为全是她的过错。



       “我不配。”



       “我不配。”



       沐秋烟一遍又一遍不停重复。



       失忆时,沐秋烟本就经受着一份痛苦。



       恢复记忆后,沐秋烟记起了曾经经历的那一份痛苦。



       痛苦和痛苦叠加,沐秋烟这次是真的支撑不住了,她对活下去,没有一点向往。



       更何况,她的弟弟因为她,被陆知宴送进监狱。



       沐秋烟在画室又呆了两小时。



       她将当初陪时景画完的四幅画,全都填好颜色,裱入画框,又留下一封遗书,她从画室离开。



       天色已暗,一切归于静谧。



       沐秋烟一身白裙,走向海市和京市之间的大海。



       海风咸涩,吹在沐秋烟的脸上,凉得刺骨。



       海风一波接着一波,在海面卷起一道又一道的波涛。



       沐秋烟脱下鞋,踩在沙粒上,站在浅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