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百七十二章 收服狼鲶

作品:《 奇门圣尊

       ,奇门圣尊



       熊霸天没有跟下去,他必须要稳住奇门圣军的人心:



       “奇门圣军的将士们,现在我们的风尊遭遇了不测,生死不明。



       但我相信风尊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会没事的,一定在什么地方静静地恢复着修为。



       我相信你们与我的看法和想法一致。



       因此,在找到风尊之前,我们必须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遵守奇门圣军的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千万不要自乱阵脚,让敌人有可乘之机。



       现在,有神风殿的道长前辈为我们护道,我们将以疾风战舰为载体分出七个小组,在坠龙河上寻找风尊的踪迹。



       大家不要分得太散,相互之间要有照应,发现情况不对,立即向附近的战舰发出信号。”



       七艘战舰在熊霸天的组织号令下,开始分散行动,寻找云风。



       自然在战舰了的宗门人员也参与了行动。



       他们中的人绝大多数都不后悔追随奇门圣军,即便是现在风尊遇到了危险,令他们到混沌世界修炼的梦想暂时无法实现,但依旧坚定信念,没有一丝想要后退的想法。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且不说是否到混沌世界修炼,就单单有神风殿这个强大的后台就足以令各大宗门兴奋。



       龚子剑最为活跃,骑着他的龙形兽,一马当先于他所在的战舰,仔细地搜索着目光和神识所及的坠龙河域。



       岳冲之、华清子等神风殿的道长们则分散在各个战舰上,既可保护战舰上人员的安全,又可协助搜索云风。



       再说帘儿在灵犀、灵应的保护下潜入坠龙河中,漫无目的地搜索起来。



       坠龙河不是想象的那么深浅,除了冰冷刺骨之外,竟然潜下千米也不见底。



       这样的深度几乎与海洋比美,区别在于一个是淡水,一个是咸水。



       虽然靠近河面的水系妖兽很少,但越往下面走,水系妖兽就越多,体型就越庞大,个性就越凶恶。



       千米水深的水系妖兽还不算什么,帘儿等人只需释放出气息就可将他们吓走。



       但到达两千米深水域时,黑暗、幽冷的河底散发着恐怖的气氛,总让人觉得黑暗深处有着什么庞然大物在静静等待着它的猎物。



       果然,走了不几步,便见一个庞大的黑影快速游了过来,那双眼睛如同幽绿的灯笼一般。



       “狼鲶!”



       帘儿一下就认出了这种水底的霸主级妖兽,其战斗能力相当于太极境九重天,皮厚肉糙,牙尖嘴利,十分不好对付。



       这种狼鲶除了它的尾巴是常用的攻击手段之外,最为特殊的是它那两条鞭子一样的胡须和狼爪一样的双鰭,攻击时不讲策略,只管拼命进攻,稍不留意,就会被它的鞭须抽中而丧命。



       但对于帘儿这位闻名远古的驯兽宗的宗主来说,完全就是小儿科。



       她向灵犀与灵应轻声传音道:



       “你们都别动,交给我说好了。”



       灵犀与灵应知道笔下帘是驯兽高手,便点头示意,只管释放神纹规则,强化防御阵法,保护笔下帘不受其他妖兽攻击。



       帘儿刚拔出驭妖剑,蓝莲花便冲了出来,大叫道:



       “主人,我又可以帮你驯服妖兽了!”



       随着帘儿修为的恢复与增长,驭妖剑中的剑灵蓝莲花的修为也在同步增长。



       因此,当帘儿出剑的时候,不是一个人战斗,而是有相同修为的蓝莲花协同战斗。



       所以往往令对手防不胜防,很快败下阵来。“你别急,为稳妥起见,还是先使用驯兽丹吧!”



       帘儿担心蓝莲花的安危,不想冒险,因为没有谁知道这坠龙河底的狼鲶是否发生了变异,有没有令人恐怖的本能神通。



       说到这里,狼鲶已经冲到了不足百米远的距离。



       帘儿早已取出驯兽丹含在嘴里轻轻咬碎,然后张口向狼鲶吹出一口异香。



       那异香有圣气的加持,不惧河底乱流,直接破开狼鲶惯性冲来的杀气,瞬间没入狼鲶的口鼻。



       那狼鲶刚张开扁平的血盆大口,露出密密麻麻的锋利牙齿,就要将帘儿四人吸进嘴里,饱餐一顿。



       却突然闻到一缕扑鼻的异香,令它身心十分畅快,禁不住猛地一吸,将帘儿吐出的驯兽丹香全部吸了进去。



       强大的吸力竟是将帘儿四人吸到了嘴边,差一点就成为狼鲶牙齿下的美餐。



       那狼鲶忽地一窒,一双幽绿的眼睛霎时定住,整个身体似乎也僵了一般。



       片刻之后,狼鲶看向帘儿的眼神变得柔和而恭敬,表情竟是有点呆萌,一道神念在帘儿的泥丸宫中响起,那是狼鲶认主的声音:



       “主人,小鲶愿意为奴,侍奉你一生一世。”



       帘儿大喜,这经过丹仙老君改良后的驯兽丹果然是圣级极品,竟然连相当于太极境九重颠峰的狼鲶也在顷刻间臣服。



       “好,小鲶,从此你就跟着我,需要你战斗时绝不能退缩。”



       “主人放心,小鲶一定拼死战斗!”



       “行,现在我需要你带我们在坠龙河底寻找一个人,你能办到吗?”



       “没问题,只要是在坠龙河里,小鲶还没怕过谁!



       那些独角蛟、冲浪蛇、喷水蟒、蝎尾虾等等统统都不在小鲶眼里。”



       “既然如此,那就带我们去寻找吧!”



       四人上了狼鲶扁平的头顶,任狼鲶在河底随意前行。



       狼鲶忽然用神念问道:



       “对了,主人,你还没有告诉小鲶要寻找一个什么样的人。



       因为今天坠龙河的天空掉了许多人下来,都成了河底妖兽们的腹中餐。



       如果主人要找的人没有恐怖的修为,恐怕要找他很难。”



       帘儿一听,不禁悲从心起,眼泪唰唰地就流了下来:



       “小鲶,我要找的人实际上是一具被道气包裹着骷髅,你有办法吗?”



       “这个,恐怕很难办到。



       凭小鲶特殊的感觉波动,可以感知千米左右范围内的一切事物。



       只要那具骷髅没有被其他妖兽吞噬,我就有办法找到。



       如果已经吞入腹中,小鲶也无能为力。



       所以,我们只有碰碰运气了。”



       帘儿想想也是,云风从天空上坠落下来,很有可能被某个水系妖兽吞入了腹中,如果真是那样,的确也不好寻找,总不可能将长达万里的坠龙河中的妖兽全部杀光剖腹吧?



       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找不到云风的骷髅,找到一点线索也可以,再循着线索进一步寻找,还是有机会将云风找到。



       抱着这个希望,帘儿催促小鲶在坠龙河底仔细搜索起来,不放过任何一种可能。



       而天空上的七艘疾风战舰也是夜以继日地在万里坠龙河流域寻找,希望能够发现云风的蛛丝蚂迹。



       然而,三天三夜过去了,没有任何人发现云风的一点一滴消息。



       熊霸天不得不按照岳冲之道长等人的意见,通知帘儿出水,到神风殿去寻求风后的帮助。



       或许通过风后能够找到云风,即使找不到,也可请风后出手,将更天天域黑暗星辰覆灭,为云风报仇。



       帘儿四人乘坐在小鲶的头顶上冲出水面,来到熊霸天面前,眼含泪水坚决地说道:



       “熊副指挥,你带着人去神风山求助,我与他们就留在这里继续寻找。



       我相信我的夫君一定就在坠龙河底某个地方,他或许很需要我的帮助,只是我们一时还未发现他而已。”



       看到笔下帘如此坚决,熊霸天还能说什么。



       他明白云风与夫人们的感情十分好,想要劝阻笔下帘离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便点点头同意道:



       “既然笔夫人如此坚决,我再留一艘疾风战舰,安排妖族二十八宿在此警戒,如果有什么危险,他们也好及时通知我。”



       没想到的是,猎兽宗的天才弟子龚子剑自告奋勇地道:



       “晚辈愿意留下来协助笔夫人寻找风尊。”



       龚子剑愿意留下来,一是因为对云风的内疚,二是对笔下帘驯兽的本事十分崇拜,想要向笔下帘学点东西,三是想在奇门圣军面前表现一下,争取改变众人的看法。



       毕竟当时云风受伤也是因他而起,否则坐在有防御阵法的甄别台里的云风又怎么可能被敌人抓住机会而重创呢?



       笔下帘对龚子剑自愿留下没什么意见,反正多一个人也有好处。



       商量好之后,由妖族二十八宿驾驶疾风战舰隐藏在坠龙河底,跟随小鲶行动。



       而熊霸天则带着投奔奇门圣军的宗门与岳冲之道长等人乘坐六艘疾风战舰回神风后,向风后求助。



       同时也可给投奔奇门圣军的宗门人员找到一个避难之所,免受黑暗星辰的迫害。



       临走时,岳冲之道长取出一柄拂尘交给笔下帘道:



       “如遇无法应对的危险,你可以激发这柄拂尘中的伟力,它是我师尊留在里面的一道杀念,无极境五重天的强者也无法承受。”



       笔下帘收好拂尘,心中充满感激,双手抱拳道:



       “晚辈谢过道长,如此大恩,没齿难忘。”



       “我们走了,你们多保重,若有发现,立即传讯通知我们。”



       岳冲之道长说罢,便招呼疾风战舰启程,向神风山而去。



       而笔下帘则指挥妖族二十八宿钭疾风战舰沉入坠龙河隐蔽前行,跟随在小鲶的后面进行反复搜索。



       期间,他们遇到了不少不知好歹的水系妖兽前来挑衅,但统统都成了小鲶与笔下帘等人的奴仆或者被取了妖丹。



       因而归降后的妖兽跟在疾风战舰后面,竟是成千上万,那场面当真是蔚为壮观。



       可又搜寻了七天七夜,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帘儿悲从中来,伤心地呼喊道:



       “夫君,你到底在哪里,请你告诉帘儿一声,帘儿一定会来到你身边,帮助你脱困。



       你千万不要抛下帘儿和孩子,抛下爱你的姐妹们、孩子们和亲人们,以及爱戴你的奇门圣军将士。



       夫君,你在哪里?你快告诉帘儿!”



       帘儿的悲呼,让听者无不落泪,与其建立了神识联系的小鲶竟然也挤出了几滴眼泪,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主人,可能有个地方我们还没寻找,我们要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