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2593】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作品:《 暖婚新妻,老公晚上见

        李妈收到季母的命令以后,索性放下手里的活朝门口走去。

        开门,她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张小姐,夫人等候你多时了。”

        张曦没有说话,只是迈着轻盈的步伐朝大厅走去。

        进门就看见安琪和季非离早已坐在沙发上等待,她故意斜睨了眼安琪,接着说道,“阿姨,我记得好像并没有让不相关的人出现在这里。”

        安琪笑了笑,肆无忌惮的说着,“这里季家,谁是不相关的人难道某些人心里没有自知之明吗?”

        “安琪……”张曦气的双手紧紧的攥起了拳头,咬牙切齿的说着,“安琪,别以为你坐在季非离的身边,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警告你,谁笑到最后才是真的。”

        说完,她将目标转移在季母的身上,接着再道,“阿姨,现在外面的局面我已经在电话里跟您说清楚了,不知道在您的心里是否已经有了答案?”

        季母先是皱眉了下,随后脸上扬起了浅浅的笑容,“既然他们当事人也在,不如你先将你的想法说出来让他们听听。”

        张曦本想拒绝,可是却直接改变主意,“也好。”

        她找了个地方坐下,随心所欲的说着,“既然你们复婚是真,那就请你们立马离婚!”

        “不可能!”

        “休想!”

        季非离和安琪几乎是同一时间内说道。

        张曦嗔恼,“如果你们执意选择在一起,那我就会让你们季家付出惨痛的代价!”她沉默了下,声音慢慢的缓和下来,“如果你愿意改变最初的想法,那我自然会重新考虑。”

        “你是在威胁我们吗?”

        安琪率先反应过来。

        张曦嗤笑了下,随即带着警告的语调说道,“我只是在提醒你们。”

        安琪表明自己的态度,“不管你使出什么阴谋诡计,我也不会离开非离,更不会给你一丝站在他身边的机会。”

        张曦闻言,脸色渐渐的拉拢下来。

        季非离出面,“张小姐,我们已经跟你说清楚,你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难道就不怕丢失你们张氏的颜面吗?”

        “我现在这副样子难道还在乎那些外在吗?”

        张曦咬唇。

        现在,张氏的名分已经被自己毁掉。

        她为了回到季非离的身边不惜承认自己所做的一切,可是换来的却是所有人的冷嘲热讽!

        为了他,她愿意倾尽所有。

        可同样为了他,她也会变得丧心病狂。

        季母看着这尴尬的气氛,出面调解道,“他们复婚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可你们做不成夫妻同样可以做最知心的朋友。”

        “朋友?”

        张曦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就算她此生得不到自己心中所爱,也绝对不会和他做朋友。

        在他心中,那会是一种侮辱。

        安琪当即拒绝,“我不同意!”

        “季非离,你真的愿意为了她而再次让季氏陷入险境之中?”

        “如果你执意如此,那我必定会尽自己所能护季氏周全。”

        “你……”

        张曦当即恼怒。

        手紧紧的攥起了拳头,就连指甲嵌在肉里都毫无知觉。

        其实在得知他们复婚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可是她却愿意努力一试,可谁曾想,等到的却是他们这般态度。

        安琪起身,双手叉腰,“张小

        姐,麻烦你以后不要再试图套我妈的话,还有也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季非离的面前。”

        “所以你是在以季家女主人的身份来通知我吗?”

        张曦的脸色黑青。

        “是!”

        安琪脱口而出。

        张曦揪着安琪的辫子不放,嘴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阿姨,听到没,这就是您选中的儿媳妇?才复婚第一天她就想要代替您的位置。”

        “……”

        季母听了后,先是一愣,随即就将目光缓缓的落在安琪的身上,正要开口的时候却被安琪当即拦下,“你别想挑拨离间我们之间的感情。”

        张曦得寸进尺,“心虚了?”

        季非离实在听不下去,低吼道,“够了!这里是季家,不是你肆意撒野的地方!”

        张曦没有想到季非离会这样说,不由的拧了眉,“季非离……你当真对我如此狠心……你难道真的忘记我们以前那些幸福的时光了吗?”

        她想用他们在一起的回忆来唤回唯一的感情。

        可当说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错了。

        这无疑是给自己的伤口上撒盐而已。

        “那些不堪的日子对我来说只是一种耻辱。”

        季非离来不及细想,直接说出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张曦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耻辱?

        在他心里,他们之间的感情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可即便如此,那他又为什么会选择和自己在一起?

        难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安琪?

        原来,都只是自己一厢情愿,自欺欺人罢了。

        安琪一把揪起张曦,带着命令的口吻再道,“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你想做什么?”

        张曦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与不满。

        “我不想看见你!”

        “安琪,你还真把自己当做这里的女主人了?”

        “我是光明正大的站在季非离的身边,不像你,只是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而已。”

        张曦听着,呼吸渐渐的紊乱起来。

        下一秒,整个大厅内传来了清脆的声音。

        啪——

        张曦毫无预感的巴掌直接挥在安琪的脸上。

        安琪捂着红肿的脸颊回头,重新将目标转移在张曦的身上,还未还口就迎来季非离的声音,“张大小姐,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还有请注意这里是季家,不是你随意撒野的地方!”

        他下意识的挡在安琪的护在身后,心疼的问道,“疼吗?”

        “我不想看见她!”

        安琪声嘶力竭的喊了声。

        季非离缓缓的闭了下双眼,“交给我。”

        他眸光阴深的看向了张曦,一字一顿的说着,“我不对女人动手,识相的话赶紧离开。”看着张曦迟迟不肯离开的样子,再道,“我现在看见你就觉得让人反感,真不愧长了一副好看的皮囊,而内心却比任何人都阴险狠毒!”

        “我打了你的女人,你心疼了?”

        张曦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她是我的女人,我不心疼,谁来心疼?”

        季非离回答的理所当然。

        张曦看着他们的举动,心知肚明,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一文不值吗?”

        “请你马上离开!”

        季非离态度坚决。

        张曦实在气不过,她一心爱着的男人竟然当众敢自己走?

        想着想着,脸上的泪水止不住的涌现出来。

        安琪依旧捂着脸颊,“别在我们面前惺惺作态,还是你以为故意摆出一副可怜样就会赢得非离的同意?”

        张曦的手慢慢的贴近季非离的手,可是下一秒,就被安琪拦下,“你没有资格碰我的男人!”

        季非离生怕张曦再做出什么,再次挡在安琪的身前,“张大小姐,就算你站在这里磨破嘴皮子,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季非离……她究竟有多好,你为什么要死死的守护着她?”

        “我们之间的感情你这个局外人无法明白,自然也不会看在心里……”

        季非离说话的同时还死死的包裹着安琪的小掌,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

        “好了,不要再说了。”

        张曦双手捂着耳朵,大声呐喊道。

        季母有些烦躁,将手里的杂志直接摔在了茶几上,“你们吵够了没?这里不是你们的菜市场!”

        她伸手指着楼梯的方向命令道,“你俩给我回屋去!”

        看着他们迟迟不肯动弹的样子,再道,“你们是想违抗我的命令吗?”

        “妈……”

        安琪轻声唤道。

        季非离轻轻的扯了下安琪的胳膊,随后摇了下头。

        安琪实在拗不过季非离,只好跟着他的步伐离开。

        大厅内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张曦独自一人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很长一段时间她才开口说道,“季夫人,这就是您精心布置的一盘局?”

        “我只是想让你们当面把话说清楚而已,我哪会知道你们竟然会吵的这么凶!”

        季母想起安琪的嘱托,只好装作一副可怜样。

        “您如果真的还把我们之间的承诺放在眼里,那你就不应该把户口本给他们!”

        显然,张曦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在季母的身上。

        “这么说,你是在怪我?”季母有些不高兴,就连神色有些不耐烦,“可是你也别忘记我们承诺的前提是季家不受到任何损失,可是你呢?你给我的答案又是什么?”

        “我并没有背叛我们之间的承诺。”

        张曦已然恢复以往的神情,隐隐之中还有些不满。

        季母没有任何退缩,继续朝前方走去,“那你跟我解释,公司股票逐渐下滑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因为你处处争对安琪而改变的吗?”

        张曦果断问道,“您不能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怪罪在我的身上,难道在您的心里,安琪就没错吗?”

        季母似乎已经认定,“这件事情中,你才是罪魁祸首。”

        “原来,季夫人也有推卸责任的时候?”

        张曦笑了笑。

        “你什么意思?”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在您的心里,金钱胜过一切。”张曦虽然是肯定的语调,但是心里却十分疑惑,“或者,您是被安琪收买了。”

        “这里不欢迎你,还亲你以后不要随意踏入我们季家。”

        季母没有回答张曦的话,反而直接下了逐客令,“李妈,送客!”

        “总有一天,你们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的!”

        张曦丢下一句话,起身,迈着沉重的步伐选择离开。

        她发誓,今日的屈辱她一定会加倍奉还!

        这里,她此生都不会再踏入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