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75章:我去接你回来

作品:《 爷是娇花,不种田!

        呆呆回来,只在京待到苏言坐完月子,看苏言和弟弟妹妹都安好,然后就离开了。

        老夫人叹息:呆呆有这份孝心,宁脩在地下有知,心里定然也会倍感安慰吧。

        “老夫人,大老爷来了。”

        王嬷嬷话落下,看宁有壮走进来,“母亲。”

        老夫人点点头,“这么晚了怎么过来了?”

        “儿子睡不着,见母亲房里的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说着,瞅了一眼床榻上的娃子。

        两个娃娃,苏言出月子后,一般都在她屋里,偶尔送到老夫人这里,让老夫人守着,这样苏言能好好歇歇,老夫人看着娃子心里也高兴。

        虽然有奶娘和婆子看着,但晚上娃子哭闹,也是让人歇息不好。

        看宁有壮看榻上的娃子,老夫人:“抱孙不抱子,你这做祖父的要不要抱抱你的孙子,孙女?”

        本以为宁有壮定会摇头拒绝,没曾想,宁有壮却道,“我,我能抱吗?”

        老夫人看看他,“你是他们的祖父,你想抱自然可以抱。”说着,老夫人将榻上的小娃轻轻抱起来,递给宁有壮。 m.quanzhifashi.com

        宁有壮赶忙将胳膊伸出去,然后,然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怎么接过来?

        老夫人看他那样,一边说着,教着,一边放到他的怀里。

        软绵绵的娃子一抱住,宁有壮顿时全身紧绷,第一反应:原来世上真的还有比诵经更难的事。

        “你看,她长的像不像宁脩?”

        宁有壮听了,看着怀里那睁着眼睛,一脸懵懂无知望着他的娃子,仔细看了一会儿,轻声道,“她比宁脩好看。”

        对着个娃子,不自觉的连说话都不敢大声了。

        听言,老夫人笑笑。

        宁有壮这话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在逗她开心。但,像一个当祖父的说的。

        当祖父的觉得自己儿孙好才是对的。

        宁有壮低着头,看着怀里那弱小的几乎一碰就碎的娃子,心里感觉莫名。

        宁脩曾经也这样的弱小和无助吗?他都不记得了!

        “普渡寺,你若不想去就不去了吧!我明日去宫里一趟跟皇上求个恩典。”

        听言,宁有壮抬头,脸上是意外,“母亲……”

        宁有壮从未想过,他母亲会主动说让他回家。他还以为,他娘希望他这辈子都老死在庙堂之中。

        “有壮,娘对你的期盼从来就不多,只要你身体康健,像现在这样对自己子孙有一份仁慈之心就够了。”老夫人说着,抬手抹了一下眼睛,伸手将娃子从宁有壮手里抱回来,“时辰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歇着吧。”

        宁有壮听了,起身,“儿子告退。”

        老夫人点头,宁有壮抬脚往外走去,当走到门口时,脚步停下,转身,看向老夫人。

        看着老夫人头上的白发,还有她低头望着怀里孩子时,那慈爱怜惜的眼神,宁有壮静默少时,抬脚又走到老夫人身边,“娘,这些年儿子不懂事,让你伤心了,都是儿子的不是。”

        宁有壮说完,看他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就哭了起来。

        老夫人这一哭,可是把宁有壮给吓坏了,在他的记忆中,他娘从来都是强悍的,很多时候还是蛮不讲道理的,何曾看到过她这样。

        “娘……”

        “呜呜呜,有壮,娘这是高兴,这是高兴……”老夫人说着,又哭了起来。

        王嬷嬷在一边看着,也忍不住抹泪,心里也万般不是滋味儿。

        而宁有壮看老夫人哭的厉害,也差点跟着哭了起来。

        虽然怎么做个孝子他还是有点稀里糊涂。但,他娘刚才说了,只要他身体好,对儿孙有心,她就高兴。

        那么,他以后就多吃多喝好好保重身体,另外再多多抱抱这俩娃子,他娘定然就高兴了吧。

        王嬷嬷看着给老夫人递帕子擦泪宁有壮,心里叹息:若是侯爷还在时,大老爷能幡然醒悟那该有多好呀。

        老夫人这辈子就盼着大老爷和侯爷能父子和睦。然,最终却还是没看到。

        要说,老夫人这辈子真的有太多的遗憾。

        ……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

        外面什么局势,苏言不太清楚。但她却明显能感觉到,宅院内外的侍卫增加了许多!

        宁晔说是为保护她和老夫人的安全。可是,有时候苏言还是莫名感觉她被软禁了。

        只是,这只是她心里的感觉,从未说过什么。

        不过,外面的局势不明。宅院内宁有壮的变化却是相当的清楚。

        那一日,她竟然看到宁有壮在跟奶娘求教抱孩子的姿势。然后,王嬷嬷说,“老夫人夸大老爷是个好祖父,大老爷很受鼓舞,正努力着想把孩子抱的更好。”

        苏言听了,笑笑。

        都说这世上最难捉摸的就是人心了,看来这话不假,善恶都在一线之间。

        不过,宁有壮的改变,应该让老夫人很是欣慰吧。

        这一日,苏言正抱着孩子在院子里晒太阳,忽而听到……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听言,苏言转头,就看到宁有壮字在跟宁坤说话。

        “儿子来看看祖母。”

        “来看你祖母,你干嘛哭丧着一张脸?”宁有壮皱着眉道。

        宁坤听了,抬手摸摸自己的脸,随着看着宁有壮,带着一丝恳求道,“父亲,儿子能不能在这里住几日?”

        “好好的侯府你不待,你住这里作甚?”

        “儿子想祖母了,想在这里陪着祖母几日。”

        “放屁!”粗话出口,宁有壮想到老夫人说的要善待自己儿孙,宁有壮嘴巴抿了抿,随着道,“你祖母这里有我,你在这里只会扰了你祖母清静。所以,还是免了吧。”

        “父亲,我就待几日,我会老老实实的待着,祖母不喊我,我绝对不会去烦扰祖母的。求你就让我这里待着吧!”

        宁有壮皱眉,看宁坤那样子,绝对善待儿子就要忍着自己脾气,当个慈父真的很不容易。

        “那你老实说,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待几日?”

        “这个……”宁坤犹豫了一下,最后选择如实道,“我娘嫌我是个不争气的,每天都用看烂泥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心里苦,不想在侯府待了。”

        宁有壮听言,看了宁坤一眼。

        就在宁坤以为他爹还不会同意时,就听……

        “这样呀!那你就在这里待着吧,多待一些日子。”

        “谢父亲。”宁坤应着,心里:他父亲这是爱护他呢?还是因为清楚,他住在这里,他娘定然会更加不痛快才答应的呢?

        感觉是后者,他爹就是因为知道他娘会不痛快才答应的。

        哎,他爹和他娘的情意,由此可见了。真是淡的很呐!

        怪不得他听京城内的人都在说,皇上都同意他爹还俗了,可他爹还说要在家继续修佛。

        看来在他爹心里,说不定当和尚都比当人夫来的畅快。

        宁有壮才不管宁坤这会儿什么心情,他径直走进院内,看看苏言,看看她怀里的娃子。

        苏言看了,起身,将孩子递给宁有壮。

        宁有壮看看她,伸手接过,心里暗腹:宁脩这媳妇倒是有眼神。

        正想着,看怀里的娃子对着他咧嘴笑了笑,那天真无邪,又可爱软萌的样子,让宁有壮也忍不住跟着笑了笑。

        “看来她很喜欢父亲。”说完,苏言伸手碰碰孩子的小脸,抬脚走进屋内。

        喜欢他?!

        这么小的娃子她懂得什么呀!苏言这存粹是猛人的好听话。

        这点宁有壮相当的清楚。可脸上,还是忍不住乐开了花儿。

        宁坤站在外,看着宁有壮脸上的笑,满脸的惊色,他爹竟然也会露出这种慈爱的表情?还有,他抱孩儿的姿势,竟然看起来特别的娴熟!

        这,这是什么怎么回事儿?

        难道经书里还教人怎么带娃子吗?

        宁坤惊疑不定。

        侯府

        而宗氏,当知道宁坤也住到老夫人那里不回来时,脸当即耷拉了下来。

        看宗氏脸色难看,尤嬷嬷理解她的心情,辛辛苦苦小心翼翼算计了十多年,算计到最后却是让男人和儿子的都同她离了心。如此,如何不心塞!

        也许在宗氏的心里觉得,她不止是嫁了个烂泥,还生了个烂泥。

        所以,这些年挡在她面前的从来都不是宁侯,而是她天生的命不好。

        “今日宅院那边一切可都好吗?”宁晔从来回来,看着冯荣问道。

        “回少爷,一切都好。”

        “二夫人这些日子都在做什么?”宁晔喝着茶,随意问道。

        “回少爷,二夫人每天都差不多,就是带孩子,养身体,陪老夫人。”冯荣如实道。

        宁晔听了,不紧不慢道,“这么说,她是已经从宁脩的死里走出来了。”

        冯荣:“少爷这也算是好事儿。”

        若是二夫人为侯爷的离世要死要活的。那,于她的身体和两个小主子都不是好事儿。

        虽然二夫人坚强的,让人觉得她有些薄情。但,人活着还是要先顾活的!

        宁晔听了,笑笑,“冯叔说的是,苏言不再念着宁脩,也是好事儿!”

        听到宁晔这话,冯荣抬了抬眼帘,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大少爷这话透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也许,是他想太多了吧。

        ……

        只是苏言这样子,有人觉得好,而有人却很看不惯。

        “二夫人,你没想过去找找宁侯吗?”师茉看着苏言。凉凉道。

        苏言听了,逗着床上的孩子,头也没抬,淡淡道,“他既活着,早晚都会回来的。”

        听言,师茉呵呵一声,冷冷道,“二夫人这等心性的人还真是少见。”

        苏言抬眸,望着师茉,眸色淡淡,“你想说我是个心狠的人?”

        “难道二夫人觉得自己心不狠吗?”

        “所以,你可是觉得宁脩为我做的一切都是不值得的?”

        “是很不值得。”

        苏言淡淡道,“可他愿意,你奈何?”

        一句话,让师茉脸色更加难看,不再多言,转身走了出去。

        苏言看一眼师茉离开的背影,少时收回视线,垂眸,看着那日渐白嫩见胖,一日比一日硬实的娃娃,低头,轻轻亲了亲他的额头,轻喃,“不会太久的。”

        侯府

        傍晚时分,冯荣看宁晔从外回来,忙迎过去,“大少爷,二夫人今日派人带话过来,请你去宅院那边一趟。”

        宁晔听了,“有说是什么事吗?”

        冯荣道,“没说!不过,老奴想可能是为两位小主子百日的事儿吧。”

        营业听了没多言,转身离府朝着宅院而去。

        到宅院,宁晔没去见老夫人,而是直接去了苏言那里。

        “冯荣说你有事儿要见我。”

        苏言点头,多余的话一句没说,直接拿过桌子上的信放到宁晔跟前,“呆呆病了,我想去看看他。”

        宁晔拿过信看了看,看信的内容,是病了一些日子了。

        “还是我派人过去吧!家里还有两个小的,你身子也才刚恢复,路途遥远你去不合适。”

        苏言道,“家里两个小的,有你护着,有祖母和父亲照顾着,我没什么担心的。可呆呆病了一些日子还没好,我心里实在放心不下。所以,我要亲自去看看才能安心。”

        有他护着,她安心。

        呆呆病了一些子不见好,她实在担心。

        苏言对他的信任,还有对呆呆的担心,都没一丝作假。

        宁晔看看她,静默少时,道,“你同祖母说了吗?”

        “嗯!我已经跟祖母说过了,我快去快回,十多天也就回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明日我就派人送你过去。”

        “劳烦大哥了。”

        “一家人何必说这些。”宁晔说着,看着苏言道,“让师神医也同你一道去吧!她医术精湛,也许能帮上忙。”

        “大哥说的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该说的说完,宁晔未多待,随着离开。

        苏言站在院中,望着远方,眸色幽幽。

        宁脩,我去接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