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六章 受制于人

作品:《 捡个王爷去种田

        汉王妃最终哭晕在棺桲前,所有人都认定了这必定是汉王无疑,否则汉王妃何以会如此激动?

        尽管汉王妃一直喊着尸首不是汉王的,汉王没有死,可却没有一个人相信她,就连紫晴二人,也是哄着汉王妃,才顺着她的话说。

        而白灵和上官煜这边,也启程回京,准备在‘汉王’的棺桲进京之前,与他们相会。

        至于那王将军,则是被上官煜每日折磨,求死不能。

        京城,忠王府。

        忠王自入京以来,第一次来到忠王妃的院子。

        换做是从前,忠王妃定会喜不胜收,可如今心已经凉了,只能装作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王爷来了,可是要留下来用晚膳?”忠王妃期翼的望着忠王,一如刚成亲时那般。

        忠王淡淡的嗯了一声,抬手示意忠王妃坐在身边的位置。

        品了一盏茶的功夫,忠王才开口道:“你收拾东西,明日进宫向皇后禀报一声,就说与本王一同回封地。”

        “王爷也要回去了吗?”忠王妃期待的问道。

        忠王抬起头来,冷眼射向忠王妃,却没有回答。

        忠王妃身子一颤,忙道:“是妾身失言了,妾身知道该怎么做了,王爷保重。”

        “哼。”原本同意留下来吃饭的忠王,一甩衣袖离去,不带半分留恋。

        望着空荡荡的椅子,忠王妃失神了好一会,才低笑道:“夫妻本该一体,可你我之间,更似主仆。既然你不肯给我最起码的尊重和荣宠,那我又何必忠诚于你?”

        北辰国,太子东宫。

        面相阴柔的太子北辰傲,看完密信后,放到了身侧的小几上,示意自己的幕僚看。

        “这东汉国的三皇子倒是够狠,可惜是个不长脑子的人,被人利用了还以为是自己的翻身之日。好在主子英明,早就知道三皇子的斤两,与他之间的交易都是利用而已。”幕僚看完信件之后,嗤笑道。

        “你们汉人,就是喜欢自大,你的旧主更是其中之最。”北辰傲看向幕僚身后站着的少年,鄙夷的道。

        “殿下所言极是。”少年恭敬的朝北辰傲行礼。

        若是白灵在此,定会认出少年是白文,那个自傲于白家长子长孙,却没有多少真才实学,偏偏自认为前途无量的大堂兄。

        因为白大树卷走钱财,白文索性带着剩余的银两,逃往北辰国。

        路上被紫峰安排的人打劫之后,一身是伤的白文,因为经商的日子久了,会一些北辰国的语言,之前又给三皇子做过事,竟然投奔到北辰傲身边。

        不过以白文这样的身份,也不过是做幕僚身边的杂役,并不可能让他成为心腹。

        但北辰傲也不是十分防备白文,毕竟他已经没有退路,忠心于北辰傲是他唯一能活下去的机会。

        “孤有一任务交给你,让先生说给你听。这次若是能做的好,孤会赏你良田宅院,金银和美女。但你若是做不好,孤也不会养无用之人。”北辰傲目光幽冷的看了白文一眼,挥手示意他先行退下。

        白文忙表明忠心,即便不知道任务,也只能表示必定会完成。

        北辰傲与幕僚谈隐秘的事情时,二人都会去密室,不给任何人偷听的机会。

        密室中,北辰傲看着幕僚将密函烧毁,这才问道:“先生以为,那人当真能成事吗?北辰国,可会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幕僚拱手行礼,落座在下首的位置,恭敬的开口道:“那人若成事,必定会生灵涂炭。北辰国若愿意归属,或许能幸免于难。可现在,殿下也没有别的选择,否则北辰国必定与东汉国一样,成为他养毒人的人间炼狱。”

        “依先生之见,孤只能受制于人了?”北辰傲嘴角始终噙着一抹弧度,眼底却不见任何笑意。

        “不是受制于人,而是为了北辰国的基业,暂时委屈殿下虚以为蛇。待殿下找寻到足够诚意的盟友,能与其对抗之际,再将其一举击败!”

        幕僚说完,起身撩袍,单膝跪在北辰傲面前,恳求道:“属下此生誓言效忠殿下,绝无二心。恳请殿下为了万千的黎民百姓,能忍辱负重!”

        北辰傲只是看着幕僚,良久都没有作声。

        不止是这一刻,想要与那人对抗的心思,北辰傲早已经升起,奈何实力不足。

        且当初为了保护北辰国的百姓,北辰傲早已经与那人不止一次的合作过。

        除非能彻底歼灭对方,否则北辰傲不但不能与对方为敌,还要适当的给其好处,否则那些证据足以毁了他这个储君。

        “孤发誓,真到了那一日,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北辰傲阴恻恻的开口,本就妖孽的俊脸,更加的邪佞几分。

        如意郡主追到了紫霄城,想要硬闯将军府和军营,紫霄军自然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在紫霄城十数日,如意郡主派人蹲守,也不曾见到过上官煜的身影,才知道他已经离开了。

        “来人,去那个什么村,把白灵那村姑给本郡主抓来!本郡主就在这等着,就不信上官煜会一直不出现!”如意郡主找人找的脾气暴躁,此刻已然是要疯狂的节奏。

        偏偏紫霄城不是京城,更不是忠王府的封地,没人会敬着、惯着她这个皇家郡主。

        白雪听到如意郡主的喊话声,吓得身子一缩。

        这几日如意郡主脾气越来越暴躁,白雪作为出主意的那个人,自是少不了要被如意郡主打骂,这会一半脸都是肿着的。

        可如意郡主越不待见白雪,越要时刻把她带在身边,白雪想要去找白文的计划,也一直没能实现。

        不过即便白雪能去找人,也不可能找到了。

        紫峰奉命回来坚守紫霄城,每日出门都是靠轻功,免得被如意郡主缠上,少不得要浪费些时间。

        “头,如意郡主强买下一座距离将军府极近的宅子,好像要在这里常住。”负责盯着如意郡主的暗卫回来禀报道。

        “随她便,只要她不伤人,不威胁到主子,由着她闹腾。”紫峰一听到如意郡主这几个字,就觉得头疼。

        偏偏这个时候,又不能因为这点小事给上官煜传信过去。

        而如意郡主到底是皇家郡主,紫峰也不好做的太过了,还得让认保护她的安全,免得给汉王府带来麻烦。

        “那边有动静了吗?”紫峰问的,自然是军中的细作。

        想要将细作一网打尽,并且反击敌方,这才迟迟没有行动。

        可之前还不安分的细作,最近却没有半点不寻常,让紫峰不由得警惕起来。

        “暂且没有,和往日一般。”暗卫答道。

        “再派几个人手,他每日接触过谁,也一并严密监视。”紫峰怀疑对方在酝酿阴谋,不敢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