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百章 曹氏连环计(下)

作品:《 覆手

        曹云:“你既然找上门,欧阳逸自然很清楚事态会怎么发展。所以为了张九案,希望你尽可能的打好太郎案,为张九案收集足够多的筹码。”

        九尾:“你不帮我吗?”

        曹云答非所问:“我对案子的理解和你对案子理解存在差距。想在太郎案中获得足够多的筹码,重点是对证人张九和被告太郎的询问。你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检察官,我相信你。”九尾局部战斗力之强,强到曹云都不敢正面和其交锋。

        曹云补充:“不过,不要为了争取筹码而输了官司。”为了打好张九案,结果导致太郎没有被定罪,西瓜和芝麻将一起丢。

        九尾点了点头:“我回去工作了,有空可以一起吃饭,再见。”言语态度有较大转变。

        “再见。”曹云微笑举手,看一眼高山杏,示意高山杏送客。

        九尾走路快,来的快,去的也快,对高山杏点下头,就径直离开律师所。高山杏连送都没来得及送,刚追到大门口,九尾已经发动了车辆。

        陆一航走过去站立在曹云身边,道:“曹律师,我没发现你有失败的苦涩,反而看见胜利者的微笑。”

        曹云呵呵一笑,重新将毛巾盖在脸上,道:“欧阳逸被我分心,肯定会很关注太郎案,并且还会为张九设计与完善一份庭审质询答卷。欧阳逸却不了解九尾,九尾局部战斗力非常可怕。通过这件事,九尾必然无比重视在太郎案庭审上对张九的质询。谎言或者是装饰过的实话经受不起风雨的考验,张九将在太郎案庭审上接受血的洗礼。”

        陆一航想了好久后问:“曹律师,你真的不到三十岁?”

        “真的。”

        “那……你听说过借尸还魂吗?”

        “什么?”

        陆一航摇头,叹气道:“没事,我觉得我最好先不考虑当检察官的事。”在东唐当检察官,首先要考虑一个问题:怎么赢曹云?陆一航回忆自己进入律师所后曹云处理的各案件,细思恐极。

        ……

        数天后法庭正式审理太郎案。太郎情绪很奇怪,按照常理来说,要么太郎应该认罪,争取一线生机。要么太郎应该反对自己有罪,垂死挣扎。而太郎即使在预审庭上也没有正面回答法官的问题。太郎没有承认自己杀人,也没有否认自己杀人。

        根据警方提供的证据,基本可以证明太郎杀死了皮斯。但是无证据支持太郎杀皮斯的动机。庭审的一个重点,太郎是否和另外三起杀人案有关。

        本案预计开两到三庭。

        第一庭重点,九尾质询太郎,是否和另三起命案有关。

        这里要先说明一点,诸如一些电视剧中的律师很牛气哄哄的站起来对法官说,要求行使被告的沉默权。被告有沉默权吗?部分国家有,但实际上被偷换了概念。

        有些国家市民有配合警方,回答警方问题的义务,有些国家市民没有这项义务,也就是在面对警方调查的时候可以行使沉默权。部分国家刑事被告在法庭上拥有沉默权,但很多人曲解了这个意思。这个沉默权指的是不需要你去证明自己无罪。并非可以完全不回答问题。

        举例,检方问被告,案发时间你有证人证明你不在现场吗?这个问题属于要求被告自证无罪,被告可以行驶沉默权。

        假设检方问被告,你是否杀了某人。这个问题不属于沉默权范畴。原本大陆法系是不存在沉默权,不过这几十年来的变革,在引进了陪审度制后,东唐赋予了嫌疑人在审问期间的沉默权。

        简单来说,东唐法理上支持嫌疑人沉默面对警方的审讯,但基本不支持法庭上的沉默权。除非存在有客观的原因。

        一旦到了法庭上,太郎就无法回避问题。

        九尾:“你是否杀了皮斯?”

        这个问题,任何国家的法庭都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这时候律师跑出来,要求行使沉默权,这就是扯外星人的蛋。

        沉默权真正说法是:不得被强迫作不利于自己的供述或强迫承认犯罪。当沉默权生效,代表被告可以拒绝回答问题而不承担后果。

        诸如九尾这个问题,太郎可以沉默不回答,但是法官不会认同其沉默权。假设法官认同其沉默权,会对陪审团说明,这个问题不可以作为判断被告是否有罪的依据。

        太郎拒绝回答问题,仰头无畏的看九尾,九尾在重复了三次问题后,对陪审团点下头,表示这个问题已经问完。陪审团在没有法官说明的情况下,会采纳太郎默认自己杀了皮斯。

        但是这样一来对控方并不算有利,如果太郎拒绝回答所有问题,反而会把事情复杂化。这时候九尾就想起了曹云的一步策略:激怒被告。

        九尾:“在学校经常被欺负……找不到女朋友……工作推荐首选马戏团,你和马有关?……”九尾一个个问题的问出,九尾自己感觉自己慢慢蜕变成一名恶毒的巫婆。因法援而接案的太郎律师对本案并不上心,九尾问的太过份了,他就随意反对一下。

        怪律师?当然不能怪辩护律师。辩护律师也非常生气,麻辣隔壁,太郎竟然对他也行使了沉默权。

        九尾的策略取得了效果,在被嘲笑之后,太郎承认自己杀人,以表示自己有勇气面对法庭和法律,以表示自己无所畏惧。

        接下去的讯问中,太郎有问有答。他承认自己是杀手,并且不以为耻,深以为傲。说明了四个案件的作案过程。但是他拒绝回答同伙或者中介人问题,太郎反而教育九尾,人要讲义气,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九尾知道太郎在自卑到无法自拔的地步后,找到一个突破自尊的信念,死死的抱住这根救命稻草。以至于信念成为超越生命的一种信仰。所以太郎是不会出卖张九的。

        太郎因为身体原因遭歧视,同时爱情无果,事业不顺,一直处在人生的谷底。张九给了他一个价值,一个作为人有用的价值。诸如俗话说的,被人利用最少证明你还有被利用的价值。同时太郎在杀人事业上的成功,也让太郎收获了事业的成就感。

        ……

        第二庭分成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九尾讯问被告太郎,讯问其和张九的关系。太郎承认自己和张九认识并且比较熟悉,但是否则自己杀人和张九有关。九尾依仗太郎律师懒得反对,全面询问和收集了张九与太郎关系的详细情况。

        为了应对张九案,太郎案没有公开审理。欧阳逸和曹云都无法去现场听审。两相比较,欧阳逸显然很吃亏,九尾是专业的,她能在事后详细和曹云说明情况。张九无法知道太郎的情况。

        于是第二庭第二部分,也是重头戏上演了。

        欧阳逸以为出了曹坑,却不知道自己进了曹圈。张九出庭接受讯问,几个问题后九尾很肯定张九有制式的演练过庭审质询。

        美颜始终是美颜,美颜不会让你的DNA变得美丽。

        九尾掌握有太郎的讯问资料,加上九尾核心准备内容就是要打开张九的缺口,质询开始不到一分钟,张九就全面崩盘。

        九尾:“你意思是,你和太郎的关系很疏远,只是认识。”

        张九:“是的。”

        九尾:“你记得太郎的生日吗?”

        张九:“不记得。”

        九尾:“你记得你太太、孩子、母亲,岳母的生日吗?”

        张九亏在没有反对律师,回答:“我记得太太和孩子的生日。记不住母亲和岳母的生日,因为她们过的是农历生日。”

        九尾:“你记得太郎的农历生日吗?”

        张九:“这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

        九尾:“请重新回答。”

        张九:“我和太郎关系很疏远,我不记得。”

        九尾拿资料:“去年太郎生日,你在某某餐厅订座,并且携带家眷出席给太郎过生日。”

        张九:“是太郎通知我他生日到了,他没有朋友,出于同情我同意帮他庆生。”卧槽,你怎么会知道的?

        九尾:“你和妻子,两个孩子出席了生日会?你订座,并且买单,当天晚餐的开支为四千六百元。以上信息对吗?”

        “……”张九惊了。他哪知道这是九尾最擅长部分,绝不忽略任何一点细微线索。

        九尾:“证人,以上信息对吗?”

        张九:“对。”

        九尾:“你赠送了一只手表给太郎作为生日礼物,手表的价值为一千美刀,对吗?”

        张九:“对。”

        九尾:“两周后你生日,太郎携带两瓶葡萄酒去你家吃晚餐,他是你邀请的唯一来宾,对吗?”

        张九:“对。”

        九尾:“我再问一个刚才问过的问题,你和太郎的关系怎么样?”

        张九:“对不起,因为太郎卷入是非,所以我否认了我们的关系。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是的。”

        制式证词一旦转变了基准点,证词就会全部乱套。

        九尾:“一直都是吗?”

        张九:“当然。”

        九尾:“你们今年有没有一起吃饭?”

        张九:“有。”

        九尾:“哪一天?”

        张九:“经常一起吃饭,我记不清了。”

        九尾:“太郎说,今年你们每月都难得联系一次,从来没有在一起吃饭。你意思是太郎在撒谎?”

        张九看向被告席的太郎,回答:“哦……今年我比较忙,太郎又醉心漫画,我们确实很少联系。”

        九尾:“请证人确定一下你和太郎关系好吗?你是一名律师,你应该知道在法庭上做伪证的后果。”

        张九超级难受,他不知道太郎在前半庭说了什么。欧阳逸和他配合的两套证词完全被九尾打乱。证词的流程还没开始,就已经乱的一塌糊涂。

        张九:“我们原本关系不错,但因为一些小事疏远了关系。”

        九尾:“疏远后的关系如何?”

        张九:“如你刚才说的,我们偶然会联系打个电话,不会再一起吃饭。”

        九尾问:“如果在街上偶遇呢?”

        张九:“没有偶遇。”

        九尾:“假设。”

        张九:“应该会打个招呼,聊一聊吧。”

        九尾:“请法官同意,我想出示3号证物。”

        3号证物是张九和太郎坐在同一条长椅上的视频,张九把档案袋落在长椅上,太郎在张九离开后,拿档案袋离开。九尾留了一手,并没有说明档案袋内是张九刚从银行取的现金。

        张九沉思了很久后道:“我不知道,忘记了。”无法回答。他没想到九尾打的这么细,一步一个套的追下来,逼的自己根本无法回答。

        九尾趁胜追击:“我提醒一下,这是死者皮斯妻子安娜和你达成私人法律顾问协议的第二天,你从银行取了二十万现金的那天。你将钱放进档案袋,带到长椅上。”

        张九心惊,竟然全程被监控。那条长椅是自己和太郎交易的地点。张九推测,前几次交易没有被视频,说明这个监控是新安装的。可是自己在交易前,已经确定过周边没有监控。

        要否认还是要承认呢?

        无论承认还是否认,自己都扛不过去。该死的辩护律师,为什么不反对呢?只有他有权阻止九尾质询。难道曹云无视九尾,的和辩护律师达成金钱交易?

        张九一手捂住心脏:“对不起,我好难受。可以帮我叫救护车?”三十六计,缓兵之计。

        九尾不着急:“当然可以。如果你到了医院检查没有问题,我相信法官一定会追究你作伪证的行为。”

        张九不理会:“麻烦你,叫救护车。”伪证算什么,律师证自己都不要了,再问下去自己就全面崩盘。

        法官看的出来张九有问题,但是无法排除张九真的发病。万一自己不答应导致张九死亡,那自己要负全责。于是法官道:“因证人身体有异……”

        九尾打断:“法官大人,不需要休庭。正巧有一组由第二医院专家成立的医疗急救小组,携带了检查仪器在法庭外停车场处休息,他们还携带有各类急发病的抢救治疗药物。不如请他们进来给证人检查下身体。”

        九尾表面淡定,暗自心惊,曹云竟然算到这点。实际上没那么玄,曹云猜测可能会出现类似情况,所以准备好了医疗急救组,医疗专家,并且还带上了检查仪器。

        很夸张?呵呵,只是有钱而已。再说曹云医学领域不熟悉,请海洋找第二医院院长走了后门。反正不是自己的人情,反正不是自己掏钱。无所谓……有钱买不到健康,但有钱我可以把医院搬到法院。

        欧阳逸最大的失误是,他没有想到曹云会在太郎的庭审中投入巨大的精力和物资。

        九尾拿出手机问:“证人,你确定需要医疗专家进场吗?”

        张九一身冷汗:“不用了,我已经好多了。”一旦检查没问题,陪审团必然会降低对他的好感。

        九尾:“意思是你可以继续作证?”

        “是的。”张九内心那是崩溃的。不继续作证,必须说明理由。对方有备在先,连专家组都安排好了,自己怎么找理由?耍刘莽都难逃继续作证的命运。要么说该死的还是那辩护律师,他可以拦截九尾一大半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