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28章 坑爹的货

作品:《 金粉

        皇帝先看了晏衡的,随后就抬头看了眼晏衡。

        靖王紧张起来了,悄不溜地起身,走到皇帝后头,探头觑了觑,眉头立时又是一紧——好家伙,这熊孩子扬扬洒洒三四页纸,竟把皇帝出的考题答得详详细细从容不迫!虽然说不算特别优秀吧,但他能写出这么一篇就已经是奇迹了,更别说还没有什么废话!

        靖王有点急了,纵然这篇算不得什么好货,可要是把太子比下去了,这皇帝的脸该往哪儿搁?这兔崽子怎么就没点眼力劲儿,硬是不会审时度势呢?这不长眼的兔崽子,难道是想把他爹给坑齁死在这儿吗?他就不能谦虚点儿!

        但当他看到第二篇,那满脸的郁气顿时又消散了许多,太子这篇一挥而就五六张,可谓字字珠玑格局尽显,比晏衡那篇尽强了不知多少!他这揪紧了的心口便陡然又松懈下来,看向太子,连连打着哈哈:“殿下文韬武略样样出色,真乃长江后浪推前浪,连臣都要甘拜下风啊!”

        太子微笑颔首:“要论文治武功,本宫一不及父皇,二不及王爷,岂敢担出色二字?倒是阿檀今日让我刮目相看了。”

        晏衡连忙说:“殿下这话可折煞臣了,臣这是竭尽全力才未致输得太惨,佩服佩服!”

        晏衡虽说垂涎着军职,可又怎么会一点不知分寸呢?在台下见得靖王脸色一阵黑过一阵,他要是再赢下去,今儿回去只怕屁股得开花。再说太子素日没少关照他,让让就让让吧,行事留得三分余地,总得让皇帝下台。

        这对答考的是对敌技巧,他没有领过兵,也不像太子这般有朝中顶尖的军师和大儒悉心栽培,但他胜在跟他爹行军过十几年啊,他喝奶的时候都在战场,又怎么可能会连不懂应敌套路?再说了,可别忘了前世他是怎么坐稳这靖王位置的,他要没有几分心计,不早死在人家手上了!

        说起来道理便是相通的,稍加变化,三四页纸的策略也就出来了。

        当然,既然不想屁股开花,就不能太出彩,写通顺交上去,既不会暴露太多,又能免去靖王回头算账,也算皆大欢喜。

        果然,皇帝看完之后频频看过来,那脸色瞧着就好看了很多。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不错。还挺有长进的。朕记得那会儿你爹为了给你请先生,还死乞白赖地托人家梁尚书上李家做说客呢。这两年过去,不但是字写好了,文章都能写出来了,挺好。”皇帝扬眉出声,手指掸了掸他的文章:“太子能写得好一点也不让人意外,倒是你能写成这样,很不容易了。”

        兵部侍郎瞧着,也笑道:“那敢问皇上这胜负该如何定夺?”

        “自然是殿下胜晏衡负!”靖王忙不迭地给兵部侍郎使眼色,这老儿怎么一点也看不懂人眼色呢?昨儿监完考他还上他王府吃了他一顿炖羊羔肉呢!这当口不赶紧判晏衡负,居然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地问皇帝?下回可别登他门了!

        “至于胜负,”皇帝反复地看着两篇文章,又交替地看着晏衡与太子,道:“论武艺,自然是晏衡赢,论用兵对敌的策略,太子赢,这么说来应是平手。不过,”说到这里皇帝敛色,又接着道:“以晏衡在武试时的沉着老练,朕觉得仍要略胜太子三分。晏衡胜!改日朕再传你进宫授官。”

        “皇上万岁!”晏衡跪地谢恩。

        靖王听到这里却都快哭出来了!“皇上,晏衡何德何能……”

        明明就是太子胜,他怎么能拐着弯地让晏衡胜呢!

        皇帝望着他,目光微敛,转头和蔼地与太监道:“来,再给靖王上一盘酱菜头。”

        “遵旨!”太监响亮地称是下去了。

        皇帝侧转身子,背朝着靖王了。

        晏衡武艺比太子强就算了,他身为勋贵之后,来日也是要替朝廷替太子冲锋陷阵保家卫国的,靖王府身为勋贵武将之首,用心栽培子弟这天经地义,也不是不能理解,可他晏崇瑛怎么能装怂挖坑,搞得他以为晏衡真的很挫一样呢?

        他要是不这么坏,那他也就不会坚持让太子跟晏衡比了呀!看把他儿子给打击的!这儿子他可是从小到大都没舍得让他受过什么委屈!

        想到这儿他用力沉了口气,却还是恼,便又把太监招来,压声吩咐道:“从今儿起,每日赏三两大蒜去给靖王,让他每天晚饭时吃下去,看着他吃下去,并且吃完不许漱口!”

        亏他当初还卯足劲给他留媳妇儿,这会儿来拆他的台?看看谁比谁黑吧!

        靖王此时当然不知道皇帝暗地里如何黑了他一把,他此刻正捧着酱萝卜沉浸在无比激动的情绪中——奶奶的,两盘酱菜咸菜,这还不如直接把他给腌了呢!都是晏衡这兔崽子,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坑爹货出来!

        可骂归骂,该吃的还是得吃啊,谁生的儿子谁担着!

        旁边李南风看到这个结果,还是挺高兴的,最后一关虽然她没有看到文章,但从皇帝的话来判断,应该是不如太子,这么说来晏衡应该还是收敛了,武功强了也就强了,要是脑子还比太子好使,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除去皇帝不高兴不说,晏衡还可能被怀疑上!别看靖王大大咧咧地,似乎万事不过心,人家细心起来你压根就察觉不到呢!

        晏衡刻意给太子留了台阶的,得来这么个结果,很是有些春风得意,睨着李南风:“我厉不厉害?”

        李南风笑容一垮,几十岁的人了,赢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居然还得意起来了!

        转头又跟太子说话去了。

        这里接了圣旨招呼李南风,高高兴兴地就想走,刚转身就被太子扯到了一边:“赢了之后高兴不?”

        那可不!

        晏衡谦虚:“高兴,因为全是殿下让着臣,这说明殿下爱护我。”

        太子睨他:“可把你能的。”说完又压声:“下回再对蓝姐儿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