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90章 难辞其咎

作品:《 金粉

        “自然是终生,难不成只放她去烧个香就回?”皇帝道:“朕念在你和挚哥儿蓝姐儿份上,保她诰命夫人身份,好自为之吧!”

        “法不外乎人情,阿敏这么做乃事出有因,臣不反对皇上略施惩戒,但一味将责任推到她头上,是否有些过了?

        “说句僭越的话,臣与皇上当年揭竿之时,不也是因为不忿于前朝官僚腐败,忠臣贤能蒙冤受屈而不能出头吗?

        “阿敏也只是无奈之下进行反击,纵然行为有过,也不能说她一个人的责任。”

        “怎么会是她一个人的责任?”皇帝道,“朕已经下旨赐死胡氏,稍候对永王兄弟也会有发落,怎么就成了她一个人的责任?”

        “恕臣斗胆,太皇太后是否也该负一份失察偏袒之责?”

        “那是臣的祖母,朕以孝治天下,你总不能让朕下旨斥责年迈的祖母吧?!”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皇上要罚阿敏,臣不敢说什么,但也请同时让太皇太后给阿敏赔个罪,或者承受些许后果。

        “否则的话便不要总是让阿敏受委屈。她是臣的妻子,她若去了尼庵,臣这后半辈子怎么办?”

        皇帝凝眉:“她是你的妻子,也是朕的妹子!高家宗室人丁并不繁荣,朕愿意拿她开刀吗?

        “究竟是你夫妻双双要紧,还是给满朝等着效仿的臣民立规矩来的要紧?她的仇报了,做错的事也该承担后果,这是两码事,朕希望你也不要犯糊涂!”

        “不过,”说到这里他口风一转,又道:“念在你的份上,尼庵就免了吧。”

        省得到时候生不出孩子怪到他头上。

        李存睿谢了恩,又问:“那爵位呢?”

        “她都这么能耐了,还要什么爵位?”皇帝又拔高了声音。

        李存睿听完,随后便就把摘下梁冠放在几上。

        皇帝眉毛一抖:“你要干什么?”

        李存睿道:“阿敏是臣的妻子,臣无能,不能替她报仇,眼下还要眼睁睁看她受罚,臣没脸继续留在朝堂安享尊贵。

        “否则不光臣的儿女家人瞧不起臣,臣自己也会瞧不起自己。内子犯罪,臣难辞其咎,愿意自请离朝,辞去官职,归府自省。”

        皇帝眯眼:“李存睿,你敢要挟朕?”他站起来:“居然连你都要跟朕唱对台戏?!”

        “臣万死不敢。”李存睿深揖抬头,“臣对皇上的心思心知肚明,只是皇上,此事到如今,臣以为,臣辞官是再好不过的办法。”

        皇帝咬牙怒视他,随后在殿内负手踱步。也不知多了几圈,他在帘栊下停下来:“你当真?”

        李存睿点头:“再真不过。”

        皇帝看向前方,半晌后才又攥攥拳头,瞅回他道:“想好了那就辞吧!即刻回衙门去交接。”

        ……

        李南风与晏衡在承天门外这边找了间暖和的茶楼,而后盯着宫门,不多时倒也被晏衡盯到了两个出宫办事的太监,不知道他说了啥,光看比划了几个,太监们当中一个就折了回宫,再过了会儿又往茶楼来了。

        太监道:“胡继太妃被下旨赐了毒,刚刚服用完。两位王爷随兰郡王回去候旨了,太皇太后犯了病,正着太医治着。

        “郡主这边……似乎不太好,皇上传郡主去了乾清宫,这会儿已经往宫外来了,姑娘回府只怕能碰得上。对了,郡主出来后太师也进宫去了。”

        李南风心提到了嗓子眼:“怎么个不好?”

        “具体不知道,不过皇上方才传礼部觐见,小的见着礼部梁大人急匆匆地进宫了。”

        礼部管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小事,这会儿召见,是要做什么?

        李南风竟呆不住了,匆匆下了楼,立刻上马车回府。

        晏衡追下楼,马车则已经上了大街……

        李夫人不知道李存睿赶在那当口去做什么?

        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如果李存睿要为她顶罪什么的……以他的人品,他不是做不出来,可她怎么能让他顶罪呢?

        他是朝中的能臣贤臣,也是功臣,他一世英名不能因为她而染上污点!他往常那么聪明,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处理不好的,怎么这回他竟这么傻?

        她心神不定上了辇,想在宫门下等他出来,又太过显眼,便仍是回了府。

        李南风到家直奔正院,正碰上李夫人除斗篷。

        “怎么样了?”她走上去:“皇上说什么了?”

        李夫人想起李存睿说过她与李挚都已经知道这件事,便不再回避,说道:“皇上要惩治我,要夺我的爵,送我去尼庵。

        “结果你父亲过去了,他让我先回来,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她边说边看向门外,眼里的担忧十分明显。

        李南风也是头一次看她失态,也想不到她这辈子竟然能看到她李夫人失态,不管且按下这层,说道:“皇上又不是不了解前因后果,怎么还会罚得这么严?夺爵便夺爵,咱们也不稀罕,这送去尼庵又是唱的哪出?”

        这不成心要活活拆散她和李存睿么?以皇帝人品,不应该啊!

        李夫人心里纷乱如麻,不想接她的话。

        这会儿家丁匆匆进来:“太太!不好了,老爷辞官了,正在衙门办交接!”

        李夫人忽来一阵眩晕:“他为什么要辞官?!是不是他跟皇上说什么了?!”

        “不知道哇!小的也是刚收到消息,就来禀太太了!”

        “赶紧再去探探!”

        李南风打发人走,又赶紧扶着李夫人坐下。

        虽说早就料到结局恐不顺利,但也没想到会走到李存睿辞官的地步。李存睿为这么点事辞官?而且皇帝居然还答应了?

        前世李存睿过世后葬礼上,皇帝悲伤的模样还历历在目,这世不过就出了这么点事,他就翻脸不认人了?

        这不应该啊!

        况且这节骨眼儿上也并不是“卸磨杀驴”的时候,他到底想干嘛?干嘛要跟自己过不去?

        但这会儿也来不及多想,李存睿既去了衙门交接,那么接下来消息必然会传开,不定有多少人会来登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