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13章 我的愿望

作品:《 金粉

        前世李南风就是在竹心庵遇见的裴寂。

        裴寂逃了,她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竹心庵。

        既然他隐藏身份和实力在与她交往,那么竹心庵的相遇是不是有问题也不好说,否则,前些日子她也就不会让杨琦去送笔试探了。

        杨琦回来说,裴寂接到笔的时候是有瞬间的凝目的,后来的话语里裴寂自己也提到他知道竹心庵的笔出名。

        晏衡不知道她与裴寂的渊源,裴寂就更不会知道了。

        裴寂不知道,那这就是抓人的先机。

        如果当初的相遇是一场预谋,那么竹心庵一定会有痕迹。

        晏衡虽然不能猜到那么准确,但也知道这个线索绝对很有用。也知道李南风掌握的线索比任何人都要多,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

        “那就晚上,白天庙里有香客,目标也太分散了。”

        两人三言两语敲定,这时候阿蛮走进来:“王爷请世子上衙门去。”

        李南风便道:“那你去吧。我也得回去上学了。” m.quanzhifashi.com

        晏衡道:“吃完早饭再走。”

        “你吃吧,王爷找你肯定是衙门里有正事,吃了赶紧去。”

        晏衡便没再说什么,让阿蛮送她出门,自己梳头更衣往衙门去。

        临出门前他交代唐素:“带几个人去竹心庵附近埋伏,看着点就行了,裴寂很机警,一定要注意行藏。”

        ……

        裴寂是凌晨时分辗转到达的竹心庵,看到他去而复返,檀心与徐幽他们都很吃惊。

        “李南风已经在让人抓我了。我那里已经暴露,晏衡在追我,估摸着他们已经猜到是我救走的徐幽。”

        屋里一阵异样的沉默。

        “她竟这样敏锐。”檀心低言。

        “不是一天两天了,”裴寂道,“应该有了些日子,但我也不知道哪里不对,总之她忽然就怀疑了我,那日我来这里之前,她差人送了枝姑姑做的笔给我,我回去后,她就在门下等我了。当时我没发觉什么,但看起来,她应该是那时候就已经有了疑心。”

        “那你们得赶紧出城!”檀心道,“再多呆一刻就有多一刻的危险。”

        裴寂走到窗前:“来不及了。朝廷的防卫我探过很多次,如今城门紧闭,出不去的。”

        “可是韩探就曾经出过一次!”

        “韩拓那会儿跟如今不同了。韩拓那会儿,朝廷还不知道这么多讯息,事情过去年余,早就加强了。”

        徐幽望着他背影,上前两步道:“属下斗胆一问,公子是出不去,还是不愿意出去?”

        檀心微顿:“此言何意?”

        徐幽看了她一眼,又望向裴寂道:“公子早前,曾经有过想直接对李家揭开这桩恩仇的想法。”

        “对李家揭开?”檀心凝眉,“这怎么行?那不等于直接把命送到高家皇帝刀子底下么?我们实力悬殊这么大,是完全没有资格跟他们交涉的。他们不会听信,也绝不会容许我们对李灼和晏晗的死提出质疑!”

        裴寂望着窗外,并没有言语。

        ……

        晏衡立了这么一大功,靖王府从上到下都很高兴,李南风在门下见着晏弘,晏弘都春风满面地停步跟她唠了几句。李南风也高兴,晏衡解决了姜图,这无论如何是件振奋人心的事情。

        回府路上也到处都是官兵,显然是还在为昨日的事收尾,但是路上的人们脸上全无对官兵抱有的害怕忌惮之意,看起来姜图的落网,的确也安稳了人心。毕竟经历过十几年战乱的人,最期盼的也就是天下太平。

        晏衡去衙门里见过靖王,又进宫见了见皇帝,然后回府。

        姚凌和高贻他们竟然都来了,一是为道贺,二是为打听因由。

        下晌又上了趟衙门,到了傍晚,他便着唐素去李家传话李南风,约定戌时去接她。

        上旬的月光仍然不那么亮,戌时还只有一弯镰刀月悬在半空。

        李南风在角门外上了晏衡的马车,便往竹心庵驶来。

        路上她问:“你的伤要不要紧?”

        “不要紧。”晏衡看了眼她。

        李南风点点头:“要小心点。”

        庵里有晚课,戌时终止。

        裴寂听着梵音落下,立在窗前仍无动于衷。

        在竹心庵已经呆了有一个昼夜,这一个昼夜里,檀心他们仍在坚持劝说他出城,他也没有再反对。

        他也不知道去找李南风主动摊牌有多少胜算。毕竟双方的身份和立场摆在那里,哪怕他知道她会不一样,显然也的确没有理由无条件地去相信一个站在对立面的人。

        但也很显然,他还没有找到能顺利出城的法子。他并不担心他自己,却担心徐幽他们。他们并没有多少自保的能力,而无论如何,他们对郑王府是衷心的,他应该保全他们。

        “好在此处还算安全,公子不用着急。姑姑让我给公子备了酒,公子若是睡不着,不妨饮一些助眠。”

        少女给他铺好床,又把托盘上的酒壶与杯盏放到桌上。

        扶窗而立的他静默片刻,忽然扭了头看过来:“我听说高贻还在城里。打从那年你们分开之后,彼此还没有见过面吧?”

        少女手顿住。

        “你去看过他吗?”他目光深深。

        **头垂下,手抚着酒壶,半晌后嗯了一声。

        裴寂复看着窗外夜色:“等我们事情办完了,你会去找他吗?”

        **垂目良久,幽幽道:“应该不会吧。找了也只是徒添伤感。我能蒙他惦记那么些年,能得到他正经前来提亲,就已经很满足了。

        “他能来提亲,便说明他对我的一番心意,那么如今这样,跟嫁了给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分别。

        “而他,会娶上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

        裴寂望回窗外,半晌后点点头:“其实我曾经有个愿望,希望我长大以后,能带着大家找个山明水秀的村落定居下来,做个知足的百姓,比邻而居,守几亩田,种上几亩地的菜,然后跟那个彼此投缘的人生儿育女。

        “我没有想过,那些隔段时间就会来看看我的叔叔伯伯,姑姑姨母,他们关心我的功课和武功,原来竟是在等我长大,等着我来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