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26章 真不公平

作品:《 金粉

       沈夫人笑起来。



       别过脸来的当口,笑容止住:“这么说来,我这个正妃也不过是个虚名。”



       靖王望着前方,说道:“你们都没错,错的是我不该存在。可惜我不能把自己劈成两半,就是劈了,也不顶用,否则的话,我又何至于如此?



       “我与你有结发之情,我也不是那忘恩负义之徒,你放心,我会尽到责任的。”



       沈夫人咬唇瞪着他,抓起手旁一只软枕砸向他后背!



       靖王下意识闪避了一下,却没回头,也没说什么,抬步走了。



       沈夫人坐在原处,长久坐了一阵,方深深抽了一口气,抬袖拭了把眼泪。



       靖王前脚出了院子,晏衡跟着也自小花圃阴影里走了出来。



       循原路回到房里,阿蛮开门让他进内:“怎么样?”



       他没吭声,将外头的深色衣裳解下来,坐在桌旁出起了神。



       心情还是激荡的,先前屋里的对话一字未落被他听进耳里,靖王实实在在地把他的态度摆给了沈氏,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m.quanzhifashi.com

       要知道他前世里因为母亲的死怨了他二十几年,无良男人的印象已经在他脑海里根深蒂固。



       但方才他可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他没有想到,那个他不齿了多年的男人也没那么糟糕透顶。



       可既然如此,又为什么刚刚回到京师,林夫人就死了?且正妃之位与世子爵位也全都落到了沈氏母子手上?



       他百思不得其解。



       回想起来,前世里沈氏母子里最先死的是沈氏。五年后的冬天,没等到晏衡有能力对她下手时她便已因疾而终。



       当然,前世晏衡里并没有怀疑过林夫人的死因,因为一切看上去都太像是她自尽了。



       因而他怨气一半投放在靖王身上,一半则暗暗地给了撇下他而“独自了断”的母亲。



       对沈氏母子,他自然也是有恨过的,如果不是他们,母亲的存在便不会受到威胁,他也不必一夕之间如此狼狈。



       但终究他没有想过杀他们泄恨,沈氏的死他除去冷哼了几声,并未因此感到多么畅快,或者扬眉吐气。



       沈氏死后也不过五六年时间,靖王也染了疾,康靖十三年春也递交了折子,告病致仕。



       他养病的那三年里,才是晏衡与晏弘晏驰暗斗你死我活到的几年。



       沈氏在诰封之后不久,晏弘被钦封为靖王世子。



       十三岁,且未曾探知过人间险恶的晏衡尚且沉浸在母亲何故会被父亲送出京师的迷惑里,他并未曾觉得这件事有多么重要,连母亲都没有了,那个时候谁还会有心思去想爵位该归谁呢?



       真正对上,是后来一系列事情。



       康靖三年,也就是林夫人过世翌年,靖王奉旨去西南办差期间,沈氏也病了一场,晏弘自沈氏日常养身的燕窝里查出砒霜,严审下人们无果,接而发动内宅大搜索,最终在他晏衡柜子里搜出来一瓶用剩了的砒霜。



       康靖四年,林夫人祭日,他与那兄弟俩奉靖之命去寺里祈福超度,半夜里晏弘唤他出来说话,话没出口,晏弘便昏倒在地,并滚下山坡,同来一众人全部指证是他推了晏弘下去。



       康靖五年,沈氏重病,忽一日唤他进内,他有前车之鉴,自是提防不去。



       隔年沈氏病危,初霁让他前去正在外督营的靖王处报讯,他这才去了。靖王指挥完了那场校练才回来,回来后沈氏死了,未曾见上靖王最后一面,晏弘却赖上他晏衡。



       晏衡在任亲军卫副指挥使的时候被陷害入了大理寺天牢,那会儿,晏弘来探监。



       晏弘像个疯子一样捉着他的衣襟控诉他如何害死了沈氏,让他这辈子失去了最为敬爱之人,扬言要将他挫骨扬灰,这才让他知道,原来晏弘是真的认为他故意害得沈夫人死都见不上靖王。



       原来一个处心积虑陷害同父异母弟弟、并恨不能将他除之后快的卑鄙小人,也会有那么强烈真挚的情感吗?



       那一刹那,晏衡是这么疑心过的。



       但那不重要,也不能影响他。



       好在皇帝是信他的,将他关在天牢里半年不曾下斩立决。直到他在狱中授意属下各部四处奔走,找到了证据,使大理寺重新审理,才得以申冤平反。



       活着出了天牢之后,晏弘自然就成为他头号要铲除的对象。



       但也仅仅是晏弘。



       晏驰有月子里逃亡时落下的顽疾,身子比沈氏还弱,晏衡只是将他作为顺带的目标一并拔除,所以最后也并没有等到他怎么出手,是他自己短寿。



       晏弘死的时候据说手里还攥着装着两岁儿子一撮胎发的香囊,念叨了妻子孩子名字数十遍,也挺惨,不过罪有应得。



       沈氏母子心思不干净,这是一定的了,至于他们有没有直接害死林夫人,同样还需要证据。



       目前让他最为不解的是,至今仍然信念坚定的靖王,究竟又是为何会突然改变主意?



       回京之后的那天夜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晏衡心里五味杂陈。他自然是极其不愿意自己的生父是杀害他母亲的凶手,更宁愿自己前世是误会了他,但他仍然害怕万一不是。



       好不容易重来的一生,谁不希望把一切缺憾都填补上去,变成圆满和平顺有福气的一生呢?



       “公子,夫人差人给您和大爷二爷送了燕窝粥过来。”



       阿蛮这时端着托盘进来,又悄声说:“据说是昨日拿去李家赔礼的燕窝。”



       晏衡看着燕窝,不免又想:林夫人眼下凭着良心在对待沈氏母子,她若知道沈氏私下里怀着这份心肠,不知又会做何反应?



       又想到李南风——大家一样被雷劈,他这打睁开眼起就没消停过,那婆娘倒是自在,家里不但没这等破事儿,她老子跟他哥还百般宠着她!



       这么一想,这老天爷还真他奶奶的不公平。



       ……



       李南风迎到了余夫人,带着丫鬟帮手余家下人安顿好她们婆媳之后,居然全须全尾地自正院回了房。



       所以也不知道是她祸闯得太多,虱子多了不咬了,还是李夫人在憋什么大招,总之打翻花架的事她没有急着秋后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