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36章 老家哪里?

作品:《 金粉

       院子门口已经有下人们出出进进了,屋里传来晏驰止不下来的咳嗽声。



       靖王加快步伐进屋,屋里下人们都忙着端水奉药,见他来,又纷纷退到了旁侧。



       此时进宫宣太医自不可能,好在城里良医也多,初霁打发几个人去了,没片刻就陆续几个大夫都到了来。



       晏驰咳喘不止,甚至于咳出了血,靖王从旁瞧着直到大夫眉头展了,才退出来问事由。



       “方才夫人与二爷在屋里说话,听到外头猫叫,便推窗来看,不料那猫竟如疯了一般朝着窗口扑过来,二爷离得近,被吓得不轻,一口血涌上来,就不好了。”



       小厮跪在地下颤着声说。



       “屋里人去哪儿了?明知二爷身子不好,如何也无人来把猫驱开?!”



       “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小厮连磕了几个头,说道:“夫人到来不久,便有丫鬟过来传话,说是林夫人吩咐了王府管事,要给咱们才到的人训话,传我们立马就去!小的们初来乍到,断不敢坏了府里规矩,只得先过去了。”



       “丫鬟?”靖王眯眼,“哪里的丫鬟?!”



       “……小的不认识,但看模样,很是有些气势。”



       “你们就一个不剩地走了?”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那丫鬟在不停催促,又吓唬我们说慢一步仔细林夫人问罪!小的们哪里敢……”



       靖王深深凝目,睥睨了他半晌之后抬头。



       那边厢晏驰经过施针,已经缓过来了,但整个人萎蘼地靠在枕上,十分羸弱。



       “王爷,侍卫在窗外发现樟脑草!”



       初霁握着个物事快步走到跟前。



       靖王拿来看过,眼内蓦然有精光暴射!



       ……



       林夫人走出曦日堂,到达前院这一路竟不言不语,除去脸色阴沉,看不出来还有什么怒意。



       车夫早把马车套好,与侍卫们候在前院里。



       她站定桂花树下,往晏衡院子方向望了望,而后从黄鹂手上接过披风,走向马车。



       黄鹂要登车,被她唤住了:“你不用去。”



       “夫人!……”



       “夫人!”



       黄鹂话刚落,英枝便追了过来,跪下来道:“夫人!您要走也要带上奴婢呀!奴婢跟您一起走!”



       英枝是去年冬进京后才采买进王府的,时间不久但却事事周到,去沧州那些日子也是她在前后服侍,林夫人看了会儿她,没说什么便招手让她上了车。



       虽然只是夫妻俩在房里争执了几句,但到底也还是惊动了一些人,好些受过林夫人关照的下人都到前院来了,一个个面露担忧。



       但到底身份隔在那里,想说的话又不敢说,靖王又不在,连跪请收回成命都不可能做到,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上了马车。



       英枝服侍她靠在车壁上:“奴婢要不要去给三爷送个讯?”



       林夫人说“不必”,英枝便不说话了。



       出门前初霁急匆匆赶过来,叩响了车壁说:“王爷是在气头上,夫人也在气头上,您二人多少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无须因此事伤了情份。王爷已着我交代了侍卫,出城之后您先找间客栈住下来,等明后日王爷则亲自接您回来。此事王爷也有王爷的难处,您且恼恼,回头就原谅他罢。”



       林夫人没理会,直让人发了车。



       门外梆子刚响二更。



       这响声传遍了王府大街,也传到了太师府。



       李南风睡得警醒,不知道哪里门开,听到声响的她就睁开了眼睛来。



       隔墙不时传来轻响,天亮后就是诰封官眷的重要时刻,作为当朝至高一品夫人,李夫人那边今夜里自然不可能安稳得下来。



       “姑娘醒了?”疏夏坐起来。



       她问:“父亲他们都没歇着?”



       “歇着了,明儿上晌诰封完毕,老爷还约了靖王吃茶,方才在书房议了许久呢。”



       李南风眉头一皱,趿鞋下地。



       寻靖王算账这事她倒没什么可愁的,他们决定了的事情,她不可能,也没必要去阻挠。



       主要是当李家正在紧张准备着明日之事的时候,不知道靖王府如今又是什么情形?



       也不知道林夫人看到那纸条了不曾……



       但即便是看到了,能发挥多少作用,她也不确定,因为她仅知道林夫人放弃正妃之位结果遭到了靖王的辜负与薄待,因而也只能提醒她仔细身边人,切勿因一念之差而万劫不复。



       而林夫人能否理会,又会否在意,这些都非她能掌控,毕竟这有挑拨之嫌。



       “姑娘歇吧,夫人那边也熄灯了。”



       疏夏重新给她整理了一下被褥。



       看了眼昏暗夜色,李南风坐回床头,只片刻,她又迅速坐起来,夜色里两只眼睛格外闪亮地望着疏夏。



       ……



       马车嗒嗒地上了街头,林夫人依旧十分安静。



       英枝频频打量她,又斟了茶给她:“夫人润润喉吧。”



       林夫人接在手里,杯子在掌间缓慢地转动。



       “你老家是哪里的?”



       听到她忽然这么问,英枝怔了一下,道:“奴婢老家在郫县。”



       林夫人扬唇:“那倒是离蜀中挺近。”



       英枝微顿,陪了个笑道:“夫人问奴婢这个,可是有何示下?”



       林夫人望着杯子,以袖掩着喝了两口茶,放下道:“心里烦,随口聊聊。”



       说完她撑额歪在了迎枕上:“我歇会儿。”



       英枝连忙替她塞好了腰靠,又盖了薄毯,在小榻下方杌子上坐下来。



       坐下来之后她又忍不住去看林夫人,闭眼静躺着的她恬静淡然,仿佛一点防备都没有。



       她喉头轻滚,收回目光,卷起衣摆擦了擦手心。



       ……



       夜凉如水。



       出城这一路上,谭骏扭了不知第几次头去看车里这位大小姐。



       两刻钟前他刚刚安寝,门就被推开了,这位金尊玉贵的小姐蹑手蹑脚到了他房中,居然让他套车送她出城!



       谭骏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李夫人砍的,这三更半夜的哪里敢带她私自外出?



       可是她又赖着不走,这就很让人头大了。她这大半夜地呆在他一个男人房里,回头让人知道,他就是有二十个脑袋也不够李存睿剁的不是!



       最后只得揣着这条命出来了。



       但她到底要干啥呢?



       他也不知道,他也不敢问。



       “先找个隐蔽些的地方停下来。”



       李南风察觉到他在开小差,敲敲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