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41章 您下旨吧!

作品:《 金粉

       晏驰咬着下唇,横竖不再吭声。



       晏弘看着沈夫人:“衡哥儿母亲若不回来,就算他们不往外说,世人也定然会认定是我们动了手脚。



       “就算不考虑靖王府在朝中的影响。只说我们自己,一来冤枉,有口莫辩,二来就是留在了王府也不光彩。



       “——他们已经把我们给恨上了,留下来也没意思,我是主张离开的。但是走之前,总得把事情说清楚,不能我们稀里糊涂地走了。您说呢?”



       沈夫人撑着额,叹气道:“这要怎么说?到了这地步,说了她也未必信!况且,我们能走哪里去?难不成还回沈家?”



       晏弘沉吟,说道:“不回沈家,咱们安身的钱总还是有的,这个等回头再议。



       “先说衡哥儿母亲那边……



       “她不是进宫了么?不如我们也进宫去,索性就当着皇上的面,一五一十说出来,倒要看这幕后凶手究竟是谁!”



       沈夫人攥着帕子深思。



       她不过是个凡夫俗女,哪里有那么多早知道?昨夜里会去寻晏驰也着实是因为回到故地看到物是人非,心下感触去寻他唠几句罢了。



       晏驰的话的确让她心动过,可说到动手杀他们,哪里至于。

m.quanzhifashi.com

       若早知道会牵出这么多事来,她自然是会及时掐止他念头的,可惜就是不知道。



       但不管怎么说,事情都是因他们而起这点没有错,她也确实该做点什么了。



       她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有这番主见,我又有什么问题?



       “就按你说的办。你去安排吧,我换身衣服,咱们也进宫求见去。”



       ……



       乾清宫的太监便是来传靖王入宫的。晏弘刚至前院,就正碰上靖王登马欲要进宫。



       他抢前几步拦住马说明来意,又跟太监深作揖求他通融。



       太监皮笑肉不笑,推说作不了主。



       晏弘提袍跪于马前,靖王才沉脸允了,这里迅速穿戴好的沈夫人便立时登上马车,一道往乾清宫来。



       此时天边已有晨曦,文武百官们已经陆续在赴朝的路上。



       在等待靖王到来的过程里,晏衡坐在凳子上,望着心灰意冷的林夫人,开始有了足够的时间沉思。



       有人利用林夫人所购樟脑草嫁祸她,如果沈氏与晏驰作案条件不足,那会是什么人呢?英枝背后是沈家吗?



       看起来沈家确实有理由。



       可是沈家前世也没从沈夫人这边捞到多少好处,晏弘晏驰对沈家似乎都观感平平。



       晏弘看起来会好些,但晏驰压根不在乎,就像个彻头彻尾的白眼狼。



       沈余原先还想嫁进晏家,沈氏没肯,晏弘死后,沈栖云有一次着人来托晏驰帮忙跟靖王递话,晏驰竟把来人腿都给打折了。



       沈家以一个没落世族身份,想在权势滔天的靖王府施行这样的手段,还是得掂量掂量吧?



       除沈家之外,似乎就只剩晏弘了……



       “禀奏皇上,王爷到了,沈夫人与晏家大公子也来了,恳求面见皇上。”



       正想到这里,太监进来了,始终皱着眉头在等待的皇帝,眉头皱得更明显了点:“宣。”



       靖王先进殿,一眼看到坐在旁侧的林夫人与晏衡。



       皇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借着端茶润嗓子,把沉着的脸别开了。



       君威之下,靖王气势也无形短了三分。他先往上行了个大礼,而后来到林夫人跟前:“小莺……”



       林夫人冷笑:“我跟王爷很熟吗?”



       “小莺——”



       “皇上!”林夫人越过他走到御案前,“臣妾叩请皇上即刻下旨,判我与晏崇瑛自此之后一刀两断,您怎么还不下旨呢?!”



       “我不接旨!”靖王怒道,“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怎么惩罚都可以,要想离开王府,除非我死了!”



       “想我留下,除非你杀了晏驰给我报仇!”



       “倘若凶手是他,我立马亲手拍死他给你报仇!”



       “那你这意思想杀我的不是他们?”林夫人咬牙冷笑,“你看看你,事实证据都摆在眼前,你还要为他们开脱!



       “我说沈氏母子容不下我和衡哥儿你不信,我离府是你下的命令,半路上我就差点被人杀死还要伪装成自尽,这世上还有比你们更狠毒的吗?!”



       “你讲点道理好吗?”靖王急道,“驰哥儿也遭了暗算,这分明就是有人在后头推波助澜,先把事情弄明白了再来骂我成不成!”



       “驰哥儿遭暗算?”一直斜乜着眼看着他们俩吵嘴的皇帝听到这里,忽然插话,“什么意思?”



       靖王便把晏驰如何被猫扑,来去事由皆说了出来。



       “驰哥儿窗外发现的樟脑草确定跟衡哥儿母亲采办的是一批?”皇帝倏然凝目。



       “千真万确!”



       “皇上!”林夫人亦未料到这层,当下激愤说道:“是他们栽赃我!”



       “行了,朕心里有数。”



       皇帝凝眉,兀自想了会儿,忽然看向靖王:“不是说弘哥儿和他母亲也来了?”



       靖王俯身:“就在殿外,未得传召,不敢擅闯。”



       “传吧。”



       晏弘与沈夫人由太监领进来,拜见过后,皇帝也让赐坐。



       沈夫人未起,伏地道:“臣妾教子无方,得知小儿心有邪念时未曾及时制止,以至于酿成大祸。事情是因我而起,臣妾不敢诿过。但臣妾与小儿并未插手谋杀之事,还望明查!”



       “此事回头再说。”皇帝又看向晏衡,“下手的那个丫鬟呢?”



       晏衡起身:“在门外。”说完冲殿外的阿蛮挥手,随后阿蛮便把英枝给押了进来。



       英枝往前一扑,栽倒在晏衡脚底下。



       皇帝望着押送的侍卫:“方才林夫人所说与事实可有出入?”



       侍卫伏地:“回皇上,无任何出入!”



       皇帝背抵着椅背,垂眸望了英枝半晌,侧首看向晏衡:“你是怎么想的?”



       晏衡静立半晌,才缓声说道:“回皇上,这刁婢的老家在郫县。”



       “郫县?”皇帝笑了下,“这么说来与蜀中隔得挺近。”



       沈夫人与晏弘俱都抬头。